第九百六十七章 包出油吗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价格不是问题?

    胜利哥呵呵一笑,这就好办了。

    不然价格存在问题的话,那想短时间内将这家伙掏空,还真心不太容易。

    因为据东哥提供的情报,这家伙的身家大概在3000万至4000万之间,实事求是的说,还是非常有钱的。

    比他都有钱,也不知道怎么攥起来的,赚钱小能手啊,毕竟中国私营经济崛起也就那么几年。

    而按照陕北这边的开油行情,一口井的费用也就一百万不到,以这个标准来算,那想彻底掏空他,岂不是得钻个至少40口空井?

    当人家傻啊!

    概率太低,谁陪你玩?

    实际上胜利哥早已为谢兴洋量身定制了一套计划,就等着他找上门,并开口说出这话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谢老板这单买卖,我倒是有些兴趣。不过呢……有些话咱们还得提前说清楚。”胜利哥淡笑着说。

    谢兴洋闻言心头一喜,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一半,连声道:“张总请讲。”

    “第一,谢总提供的土地下面必须得有油才行,这事儿其他人说了都不算,我也甭管什么来路,反正我只相信自己的技术人员,到时我们会去勘测,如果我们勘测的结果并没有油,那是不会继续提供坐标和相关数据的,因为一块明明没油的地皮,你硬要让我开出油来,那是不可能的,别说我办不到,神仙来了都没用。”

    “这是自然!”谢兴洋愈发感觉对方专业,用力点头道:“张总放心,我在本地承租了几块地皮,其他的地方不敢说,但有一块下面绝对有油,当年就连石油总局的专家都去测过,另外我的人也研究过,都说下面有油,不可能大家都错到一块儿去了,对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嗯,那倒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说的那块地下面,藏有的概率应该比较高。”

    胜利哥笑了笑,哪里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块地皮,指定是大龙村旁边的那片大漠无疑,这事儿他已经听东哥讲过他与谢兴洋的纷争就是因此而起。

    “嘿嘿……”谢兴洋笑了笑,示意胜利哥继续。

    “第二,一旦我们到达现场后,现场的指挥权就得交给我们,钻井工人必须听我们的指挥,让他们在哪里钻,就在哪里钻,让他们钻多少米,就钻多少米……反正,必须令行禁止,不得擅作主张,否则就算是一个好坐标,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钻出油来,而且即便出了油,产量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这没问题!”谢兴洋不带任何犹豫地说,“张总的团队拥有国际一流水准,当地小县城里的水货师傅自然无法跟你们相提并论,既然请你们过去了,那指挥大权肯定得交给你们。这一点我会严格执行下去,你可以放一百心,没人敢不服从安排。”

    “那就好。”胜利哥点点头后,又补充了一句,“另外,既然我们已经过去了,那么现场除了施工人员外,所有的技术人员,必须全部撤离。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最烦做事情的时候,边上有些懂又不懂的人指手画脚,影响心情不说,还会拖慢进度。”

    “我也烦!”谢兴洋深有同感地说,“张总请放心,这事儿你不说我都知道办。说句不好听的,请人还得花钱呢,既然已经请了你们,那县里的那些水货师傅还要他们干嘛,让他们回家洗洗睡得了。”

    胜利哥会心一笑,很满意对方的配合态度,如此一来,他才更方便行事。

    到时候开油现场的技术人员,有且仅有他们一拨,所有事情……还不随他摆弄?

    “最后一个,就是价钱。”胜利哥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眼谢兴洋后,继续说道:“谢总你大概也了解过,请我们开油的费用可不低,而且我们不包施工,只做指导。”

    “这个我清楚。”谢兴洋点点头道,心想不低才靠谱,因为低的全是水货!

    至于不包施工,此事也可以理解,真有水平的人都是靠知识和大脑赚钱,谁会跟你出苦力?

    反正施工队好找,有对方在旁边指导着,给出具体的钻井数据,也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多花一方人力的钱而已。

    “张总你就直说吧,你们是个什么资费标准?”

    “一口井,三百万。”胜利哥伸出三根手指道。

    “三百……”谢兴洋情不自禁地蹙了蹙眉,心想:这个费用还真是高到离谱啊,而且,还是不包施工的价格。。

    如此算来,倘若加上施工方的费用,一口井的成本,至少在三百五十万往上走!

    一般的小老板估计得当场吓瘫,饶是他,都感觉有些心惊胆战。

    他所有的钱全部套出来投进去,也就……够挖***的……

    你说吓不吓人?

    不过,如果每口井都能出油的话,那就完全不是问题了,别说三百万一口,就是像老汪那样五百万一口,又有何妨?

    想到这里,谢兴洋望向胜利哥,笑着说,“那张总,这三百万一口的井,是包出油的吗?”

    “包出油?”胜利哥没好气地笑了笑,道:“我说谢总,你不是想太多了?钻井开油,哪有‘包’这么一说?石油这东西埋在底下数千米深,看不见摸不着,你找遍全世界,再牛逼的人物,也不敢说百发百中。”

    “可汪和平那边,也是你们……”

    “那不一样。”谢兴洋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胜利哥摆手打断,知道他想说什么,解释道:“他那片地,旁边已经开出了几口油井,底下藏油的概率极高,我们过去经过勘测,再加上他的技术人员耗时几个月苦心研究出来的数据,才能定位到一个可能性很大的坐标。实不相瞒,也只是可能性很大而已,在开钻之前,我们同样不敢保证一口井就能出油,寻思着或许还得再打一口。结果显而易见,汪老板的运气不错。

    “再一个,当初跟汪老板签订的那份合同,说五百万包出油,那是因为我们初来乍到,需要一些知名度,所以才跟他签的。要换正常情况下,我们的费用可没这么低。你如果也想学他,可以,我就破例做了你这买卖,包出油,一千万,干不干?”

    “……”谢兴洋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一千万一口井,你开什么玩笑,那岂不是说……他的全部身家只够三口井的?

    虽说包出油的吸引力真的很大,但万一,只钻出三口日产原油一丢丢的小井呢?

    那他得多少年才能回本?

    做……其实还是可以做的,但依然……感觉好心疼啊!

    “那个……张总,你们开油的成功率应该很高吧?”

    “你如果说跟当地县城里的技术团队或施工团队相比,那肯定要高出几倍不止。”胜利哥点点头道。

    他已经了解过,目前已经着手开油的一些油老板们,还真是有够浑的,因为请不到专业的技术勘测人员,那怎么办?

    干脆省略了,直接找当地的施工队,全仰仗施工队长的眼力劲打井,因为能当施工队长的人,基本都是从业多年的老师傅。

    可眼力劲这种东西,特别是对于石油开采这个行当来说,作用占比其实并不是很大,否则的话,专业的设备仪器也就不会那么贵了他这次从俄罗斯带过来一批仪器,总价值至少一千万人民币以上,而且,还都是“小物件”,大家伙事儿根本带不过来,另外培养一个相关专业的人才,也必定没那么困难。

    再有,这些油老板们难道就没想过一个问题吗?

    施工队的老师傅就算看出了某个地方有油,他只要不傻,就不会帮你一口井打出来。

    因为这样他就少了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