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自由恋爱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餐。

    感受着清凉的微风和温暖的阳光,应该能爽朗一整天,确实是个极好的办事日子。

    自从来到大龙村后,李亚东难得没让人叫,太阳刚冒头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碗走地鸡汤面下肚后,全身说不出的舒坦。

    “东哥,你……”

    “行了,你们去办你们的事,别管我,我今天没打算出门。”齐龙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李亚东挥手打断。

    他们今天和马支书还得去县里跑手续,小四八成已经在约定的地方等着了。

    “那就好。”齐龙点点头。

    他是担心待会儿谢兴洋过来了,保不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东哥会跟对方发生摩擦,那到时候他和小虎不在,万一东哥吃亏了怎么办?

    也是有些过于关心了,说句不好听的,以大龙村的乡亲们对于李亚东的敬重,除非他们死绝了,否则怎么可能让谢兴洋动李亚东一根汗毛?

    再说了,真斗起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真当胜利哥那一支平均身高185的老毛子团队不是人呀?

    就算放弃这次计划,胜利哥也断然没可能看着李亚东挨揍啊!

    如果不出门,双方不照面,那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喝了杯水后,齐家兄弟和马支书三人,便开着猛虎大帅离村了。

    胡广源去了大根叔家,准备找他借点家伙事儿,他是泥瓦匠出身,村里的窑洞基本都是他弄的。

    胡广源估计也是闲得蛋疼,现在每天就想着怎么好吃好喝,再加上昨晚一顿烤全羊备受好评,当然,主要还是李亚东都赞不绝口。所以深受鼓舞,自认为这是一项意义重大的工程,昨晚灌了几瓶酒后就跟李亚东几人聊过,说是打算砌个壁炉起来,给大家弄烤鸭吃。

    只要他愿意弄,这种事情李亚东等人能有什么意见?

    巴不得。

    所以又鼓励了他一番,搞得胡广源现在干劲十足。

    科舍洛娃就比较惨一点,昨晚齐虎显然已经跟她沟通过,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只要胜利哥的计划还没完成之前,她基本是不好出门的。

    就算出门,也只能在隔壁左右的几户人家里转转,反正不准下山马支书他们家的这一片地势比较高,其实就是建在半山坡上。

    三娃吃过饭后跑了过来,已经是常态,只要李亚东在马支书家,他一天得往这里跑一百二十次。

    也方便,他家离马支书家直线距离不过十五米,就是隔壁,齐虎和科舍洛娃就睡在他家。

    “怎么了,皱着个眉头,不高兴的样子?”李亚东坐在院子里喝茶,看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笑着询问。

    “唉……”三娃长叹口气,踱步走过来,也没个讲究,一屁股在他旁边的空地上坐下。

    “唉什么唉呀,才二十出头的人,搞得像个小老头一样。”李亚东没好气地笑了笑,约莫清楚是什么事情,问道:“你父母又催了?”

    “何止是催啊!”三娃知道李老师顶聪明的人,没什么事情能瞒得住他,丝毫不显意外,唉声叹气地说,“这次都不经过我同意,把小红箱都准备好了。”

    “小红箱?”李亚东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知道是定亲时送的彩礼箱,农村大多都有这习俗,他们那边也一样。

    里面装着各种有着特殊寓意的小玩意儿,譬如五谷杂粮,又譬如皂角、头绳之类的。

    以后有更直接一点的,里面塞钱。

    贵重是挺贵重,却失去了美好的传统寓意,粗鄙!

    当然,这是李亚东的感觉。

    现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彩礼总能无往不利,没有一个姑娘家不喜欢。

    “是啊!你说他们……也真是的,我也没多大年纪吧,急成这样。再说了,那姑娘我见都没见过呢,就直接上门提亲?”

    望着三娃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李亚东笑了笑,这就是社会在发展、两代人在思想认知上出现了偏差。

    过去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孩子结婚,在拜堂成亲之前是完全可以不用照面的,只要双方父母看对眼、沟通好就行。

    至于感情?

    去他娘的感情吧!

    饭都吃不起,你跟我谈感情?

    老一辈的人认为两家门当户对,凑成亲家,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生存、能填饱肚子,大过一切。

    但现在不同了,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家家户户都能吃饱饭,甚至还有余粮。再加上信息发达,年轻人的眼界也比以往更为开阔,渐渐无法接受“终身大事全由父母作主”的做法。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自由恋爱”,90年代,饶是偏远农村里,也渐渐开始流行起这个。

    说实话,李亚东也挺讨厌老一套的做法,更有甚者指腹为婚,孩子还没出生就把婚姻大事定了,想想就感觉恐怖。

    田三石和邱虹就属于这种类型,不过他俩还算好的,性格互补,能过到一块儿去。

    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好的,我们自然要继承与保留,但明显不合理的东西,同样也得摒弃。

    “想要我出出主意?”李亚东笑着望向三娃,哪里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

    三娃闻言,脑袋顿时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起来。

    他最信服李老师的话,他说的,一定是对的。

    “首先表个态,我不赞成过去还没见面就能结婚的那一套。”

    三娃一听这话后,顿时笑弯了嘴。

    心想李老师就是李老师,有文化,明事理,不像他父母和村里的长辈。

    同时也寻思着回去有了拒绝父母的说辞。

    对于李老师,他们也是相当敬重与佩服的。

    “不过呢……”

    好吧,三娃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最讨厌这种神转折。

    “父母也是为你好,这一点你得明白。我估计他们跟女方那边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你要直接拒绝,不说给他们掉脸吧,也挺伤他们心的。我的意思嘛……小红箱就先别提过去了,拎点上门礼,你自己过去,去见见那姑娘,万一看对眼了呢?你说对吧?那事情就好办了。如果没看对眼也简单,就回来跟父母直说没看中就行,这样至少对他们有个交代。你要真看不中的话,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硬逼你的。”

    “我……自己过去?”三娃刷地一下就红了脸。

    李亚东感觉稀奇,丫的一个孤身进大漠能撵狼的狠人,去人家串个门还能害羞、胆怯?

    “不然呢,难不成要我陪你去?”李亚东没好气道。

    他也就随口一说,哪知……

    “好呀!”三娃顿时大喜过望,不知怎么的,只要有李老师在,他感觉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卵大事。

    好你妹!

    “哒!哒!哒……”

    李亚东正准备说点什么,让三娃打消这个不靠谱的念头他可不爱凑这种热闹。突然,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彻整个山岗。

    有大车进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