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一不小心……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伴随着一个轰隆隆的声音在荒野中炸响,已经停工两个多月的1号钻井台,重新投入使用。

    在大号柴油机的澎湃动力驱动下,特制的黝黑钻头再次一圈一圈的旋转起来。

    “二毛,注意高压水管,水不能停,别给钻头崩断了。”

    “中贵儿,把29号扳手给我拿过来。”

    “开富,你最好去帐篷里把三轮子赶出来,去中华哥那里拖点柴油回来,这点油肯定不够。”

    四个小伙子忙得焦头烂额,实际上这500块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他叫什么?”李亚东指了指趴在钻台基座上、拿着一只大号扳手拧啊拧的虎头虎脑的小伙子,望向孙永强问。

    这小子看着不太灵光,但其实干起事来还是挺靠谱的最累最脏的活儿自己干,身先士卒,而且不忘给每个人明确分工。所以四个人虽然显得有点人单力薄,但好歹钻台上的作业指示灯一直保持绿色,这就代表着运行情况良好。

    “大名叫什么我也不清楚,杨志锋喊他钢蛋。”

    “钢……蛋?”

    李亚东不由一阵无语,这特么的是个什么名儿?

    “钢蛋!”

    “咋了?”

    好歹管用。

    那就行了。

    “钻到2000米要多久啊?”李亚东没敢走太近,就感觉很危险的样子,一直想象着基座上的齿轮和连杆会有崩飞的危险,因为它们似乎有些不堪重负,一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扯着嗓门问。

    “怎么的不得钻个通宵啊?老板你们先回吧,明天早上再过来,应该就差不多了。”钢蛋同样大声吼道,主要钻井运行的噪音太大。

    “这么久?”李亚东诧异,寻思着就500米而已嘛。

    “久啥呀,1500米呢,地下都是花岗岩,老难钻了。所以我刚才说的还是理想状态,万一不走运钻头崩坏了,更换钻头什么的还得多花一天时间。”

    他这么一说李亚东就明白了,想想也是,若非施工难度太大,又怎会越到后面越贵呢。

    “行吧。”李亚东点头道:“那你们就上点心,好好钻,我明天早上再过来,要是不小心出油了……呵呵,除了500块外,再给你们一人包个大红包。”

    “不小心?”钢蛋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心说这三个字用得极好啊。

    因为这口费井除了不小心外,正儿八经的想钻出油根本没有可能。

    真想说一句“老板,你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钱多了用不完给我呀”。

    当然,只要不傻,这话他就只在心里想想,同样点点头道:“我们办事你放心啊老板,喏,看到那根管子没有,你明天早上过来一看要是冒黑水了,那就是像你所说的一样‘不小心出油了’。”

    李亚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井台旁边的空地上挖有一口“小池塘”,四方四方的。里面盛有清水,很干净的样子,原以为是个蓄水池之类的东西,此刻定眼一瞧,才发现不是。

    有根细小的白色塑料软管从井台下面延伸到这边,很不起眼的样子,正有干净的清水汩汩地从里面流出,最终汇入“小池塘”之中。

    显而易见,这就是井台的出油口。

    只是很可惜,现在从里面流出来的却不是黑色的石油,而是瞅着白得不能再白、估计都能直接饮用的地下水。

    ‘争点气吧兄弟。’李亚东心说,别让他的第一次开油就沦为笑柄。

    “老板,感觉今天来错了。”回去的路上,孙永强苦笑着说。

    “哦?怎么讲?”李亚东问。

    “害你白扔了十几万呀,要是过几天来井台拆掉了,这笔钱不就省了?”孙永强摊摊手道。

    李亚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心说“你讲的好有道理的样子哦”。

    丫的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吗?

    他这人生中第一次开油,就不能给点精神上的鼓励和心理安慰?

    “那可不一定。”李亚东“哼哼”道。

    不管别人怎么想,但他自己不能失去信心,否则的话,现在就好扭头回去让钢蛋收工了,还钻个屁呀?

    “呵呵……”孙永强尬笑了两声,收起话头,不再多言。

    曾几何时他不同样的自信满满吗?

    特别是钻最后两口井的时候,甚至比对方现在的状态还自信,就连红包都准备好了。

    可结果呢?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他感觉经历过这件事情后,往后余生中即便最大的挫折,都不足以压垮他的脊梁。

    看淡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晚上回到大龙村,酒足饭饱之后,反正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村里连电视都没一台倒不是因为买不起,听马支书说之前有人买过一台,但拖回来连中央台都是满屏幕的雪花星子,根本瞅不见人,所以又拿回去退了,他们这边好像有什么磁场干扰之类的,约莫地下不光有石油,还有金属矿。

    七点钟睡觉也是不切实际的,那能怎么办?

    李亚东依旧和胜利哥酌着小酒,谈天论地,很自然而然地就聊到了狗头岭那边的毛油地。

    “那块地用俏皮话讲,含金量还是相当高的,我过去一看才将将钻到1500米就没钻了,就让师傅们再往下钻500米。你感觉怎么样?”

    “嗯,可以的。我之前不就说了吗,以后咱们自己钻井都得往2000米钻,宁愿多花点钱,但这样保险,不会有什么遗漏。”

    得到胜利哥的支持后,李亚东也算暗松口气,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去钻人家费井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还是感觉有些搞笑的。

    再加上他虽然嘴上不说,但今天着实被孙永强和那几名小师傅打击得不轻,搞得他就好像就是个傻缺一样。

    多少有些糟心。

    晚上,约莫是因为胜利哥的一阵“安抚”,所以李亚东睡得很甜,还做了一个梦。

    梦到狗头岭那边的毛油地喷油了,满地都是,那油多的……居然形成了泥石流,最后把旁边的云雾村都冲了,紧接着来了好多武警官兵抢险救灾,弄的他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早上起来才发现是一场梦。

    梦嘛,都比较扯,倒也没太在意。

    在马支书家吃完早饭后,李亚东便带着齐家兄弟“偷摸着”离开了大龙村。

    为啥?

    因为胜利哥昨晚说,谢兴洋突然问起他,问李亚东是不是也住在大龙村。

    胜利哥说好像是有这么个人,看见过一两次,但住得远,也没啥交流。

    然后谢兴洋就将李亚东编排了一番,大抵的意思就是说他如何持强凌弱之类的,而且阴险狡诈、扮猪吃老虎。

    所以李亚东还是寻思着稍微低调点,免得谢兴洋再浮想翩翩,影响胜利哥的计划。

    今天开车的是齐虎,他能记路,走过一次的路大抵都能记住。

    等来到狗头岭、车辆接近云雾村时,李亚东发现村头的空地上坐了不少人,像是在搞什么集会一样,但又没看见其他什么东西,只是坐在那里谈笑风生。

    “我去……这些人大好的天气都不下地的吗,就坐在这里吹牛打屁?”开车的齐虎没好气地说,主要他不得不减速,因为路被堵住了。

    “你慢点,别板着个脸,待会儿拿烟下去发一圈,让他们挪个地方。”李亚东交代道。

    齐虎点点头,让他哥从手套箱里摸出一包大中华,车开到村口停下,正准备下去时,一帮村民们却突然围了上来。

    “李老板,恭喜恭喜啊!”

    “是啊,可喜可贺呀!”

    “祝您财源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