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十年
作者:夜雨夜语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十年后。

    终南山脚的道观已经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只留下一块鸟语花香的地方。小七在道观周围布下阵法,隐藏了道观。

    十年间,他们一点都没变化,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年轻。

    唯一的区别,便是他们的修为愈发深不可测。小七每隔十年就要去一次上界,禀报人间的情况,他去了还没回来。

    马筱筱、南漓月模样没有多大变化,但更加韵味十足。她们两人中间,放着一张小凳子,上面趴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正在呼呼大睡。而宝宝则是骑在小男孩身上,无精打采的晃悠着小短腿。

    宝宝身下的小男孩叫做王轻风,是王均亦和杜月茹的孩子。九年前,小七和马筱筱亲自上门提亲,促成这门亲事。八年前,王轻风出世。

    王均亦和杜月茹成亲之后,并没有居住在终南山,而是在沪海定居。王均亦虽然做了父亲,但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可可也成了家,和小七的弟子,尘漠然。

    柳嫣儿早在十年前就去了地府,从那以后,王均亦再也没见过她。他曾经向小七打探过柳嫣儿的消息,小七告诉他,柳嫣儿不在地府了。

    不在地府,那么就在天界。

    没错,柳嫣儿的确是去了天界,在太上老君弟子雨沫身旁做一个婢女。

    说是婢女,她们却情同姐妹。

    十年间,张无道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苏醒过来,女娲娘娘为他们重塑肉身。他们虽然没有了天地二魂,却有了元神。元神不灭,人就不会死。

    只不过,他们这些当年的玄门高人,而今已是被一个个小辈超越。

    然而,张无道他们苏醒了,但王老头和玉阳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可是愁坏了小七,好几次他都想去找陆压道君问问怎么回事。

    但陆压道君神秘莫测,踪迹难寻,小七无能为力。陆压道君也来过几次,但每次都避而不谈。

    纵然他是人间守护者,但和陆压道君相比,他还只是一只成长的雏鹰。

    这十年,人间说不上安宁,时不时会有厉害的妖魔鬼怪出世,不过,都被小七他们镇压了。他们也没有经常出手,一界总要保持阴阳平衡。

    地府是人间的反照面,有人就会有鬼。十年前,阎王作乱,被带上天界。此后,地府一直由崔府君等判官独掌大权。六年前,天庭册封崔府君为阴天子。

    从此以后,地府再也没有崔府君,只有崔天子……

    这十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筱筱姐姐,哥哥怎么还没回来啊?”

    宝宝仰着小脑袋,望向马筱筱,马筱筱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很快就会回来了。”

    “哦。”宝宝嘟着小嘴,有些不高兴。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马筱筱他们扭头看去,看见一道身影穿过小七布下的阵法。

    他是陆压道君,这一次他变成自己原来的模样,不再邋遢。

    十年,陆压道君整整又做了十年的乞丐。

    宝宝见到他,一脸不高兴,跳到他的肩膀,小手揪住陆压道君的胡子,嘟着小嘴道:“你说,是不是你把哥哥藏起来了?”

    陆压道君笑道:“你这小家伙,本座不就是把你带着历练了一番人生吗?你至于这么恨本座吗?”

    马筱筱和南漓月无奈摇头。

    五年前,陆压道君来此带走宝宝,美其名曰说带宝宝历练一番人生,然而,一年以后,他带着宝宝回来了。小七差点没认出宝宝来。

    宝宝浑身脏兮兮的,就剩下两个眼珠子转动,自那之后,小七对陆压道君怨气大得很。

    “宝宝要揪掉你的胡须……”

    “小家伙,我这次可是带着人来的,你看到肯定很高兴。”陆压道君很喜欢和宝宝玩闹,一个小顽童,一个老顽童。

    宝宝哼唧一声,抱着小手,“你带谁来了?”

    “你看……”

    “宝宝。”

    陆压道君指向阵法入口,恍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马筱筱和南漓月身体一震,两人面面相觑,这声音……莫非真的是她?

    旋即一道小身影从阵法之外走进来,宝宝瞪着大眼睛,然后从陆压道君肩膀跳过去,“小姐姐,你来了,你来看宝宝了。”

    一袭绿裙,熟悉的面孔,银铃般的笑声,她是小绿,小七他们三十多年没见到的小绿。

    宝宝拉着小绿的手,蹦蹦跳跳,十分高兴。小绿拉着他走到马筱筱身旁,笑嘻嘻地道:“筱筱姐姐……”

    “小绿,你怎么来了?”马筱筱心里十分激动,以至于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小七从上界回来之后,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小绿,但还是没有办法。

    小绿嘻嘻一笑,“我去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嗯。”

    “小七哥哥呢?”

    “他去天界了,还没有回来。”小绿哦了一声,眼中掩盖不住的失望之色。忽然,宝宝大喊道:“哥哥回来了。”

    小家伙兴奋地手舞足蹈,小手指着天上。小绿仰着脑袋看了过去,见到了她想念了三十多年的人。小七落地,宝宝一闪去到他肩上,道:“哥哥,小姐姐来了。”

    小七神情一震,抬眼看去,声音有些颤抖,有些不可思议,“小绿?”

    “小七哥哥。”

    小绿小跑过去,扑到他怀中。温暖的怀抱,融化了她冰封了三十多年的心境。陆压道君轻咳两声,“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下。”

    小七望着他,撇了撇嘴,“师伯,你又打什么坏主意?”

    陆压道君一脑袋黑线,“我怎么坏了?”

    “你还不坏?你上次把宝宝带去体验人生,送回来的时候,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宝宝也嘟着小嘴帮腔,“就是就是……”

    “好吧,我承认大部分是我的错,不过,这小家伙也有错,谁让他不听话来着。”陆压道君道:“好了,说正事,我这次是给你师傅他们送肉身来的。”

    “送肉身?”

    陆压道君点点头,绣袍一挥,王老头和玉阳子的肉身出现。

    “他们要醒过来了吗?”

    “也该醒了。”陆压道君点点头,“我走了,你们好好叙叙旧。”

    陆压道君离去,宝宝跳下小七的肩膀,拉着小绿走到道观门前坐下,小嘴不停地说,这三十来年,他也是极为想念他的小姐姐……

    ps:终于完结了,这是夜雨的第一本书,结局还算圆满,三十多年不见的小绿回来了,她和小七他们之间有很多话要说,很多很多……

    全书一共两百九十五多字,本书中间出现过很多事情,本来应该是在大战之后结束,但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完结。没有办法,夜雨只能继续写下去。

    这一写又是百万字,我不知道各位书友对这个结局怎么看,总之,夜雨已经尽力去写了。

    夜雨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写这么长,这么多。说真的,这一年多来,夜雨被很多书友骂过,褒过,夜雨愤怒过,感动过。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陪伴,小七的故事告一段落了。

    新书《阴阳鬼杀》已经十一万字,诸位兄弟姐妹不妨去看看韩墨的故事,一个崭新的故事,一个新的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