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见面就给钱
作者:傲骨铁心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魏公公评点浙兵,浙兵方面同样也有将领在对皇军指指点点。

    首先,一个不容质疑的事实就是,浙兵上下无论是标兵精锐,还是卫所官兵,对于魏公公和大明皇帝亲军所持的态度都是极不友好的。

    这种不友好并非全部来自于魏公公去年对定海卫的“报复”,而是来自于对太监的固有偏见,或者说是歧视。

    偏见这种东西,不是一两次见面就能改观的。对此,魏公公也并不在意,他相信浙兵上下只要和他老人家多合作几次,那么他们一定会对他老人家的多金土豪作风膜拜不已。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和军队打得火热的贤寺,再出一个英明神武的魏公公又算个什么事。

    “叫儿郎们也精神些,莫要叫人家笑咱皇军是帮弱鸡。”

    公公随口吩咐了一句,部下们尽管对“弱鸡”二字不是太明白,但显然明白公公的意思是让他们针对浙兵的架势做出应有的反应,要不然也太叫人家看轻了。

    命令一下,随同公公一起到舟山的皇军官兵们立时个个打起精神,军容整齐手执各式武器,以纵队行军模式踏步往前走去。

    “没想到魏太监倒也懂得练兵。”

    远处从大嵩所出来的一众浙军将领远远看到皇军行军,均是感到惊讶。因为无论是军容军貌,还是武器装备,亦或士兵行进姿态,这支皇军表现的都不比左前二营差。

    “蒋千户死的倒也不冤。”

    说话的是穿山所千户蒋雄,当日也是这位蒋千户替自杀的蒋国荃收的尸。蒋是溪口人,有看风水的说他家日后能出灵龟,大富大贵的很呢。也不知这事怎么传到蒋的同僚耳中,所以常被同僚们打趣为蒋王八。灵龟这玩意不就是王八么。

    “有容,你如何看?”

    浙江总兵官施德政今年已经五十四了,他和参将沈有容算是共事二十多年的老伙计,当年他从福建调任浙江后,想方设法把沈有容也请调了过来,为的就是能够重塑浙兵。眼下倚为浙兵主力的左前二营就是施德政从江南吴淞处要回的,不然就算他施总兵本事再大,也没法子把浙江沿海已经算得上是糜烂的诸卫重新整顿起来。整顿卫所这事,朝廷都干不了,若不然,何需设什么九镇。

    士弘是沈有容的表字,武人之间本没有互称表字的习惯,但到了总兵、参将这一级,多多少少都沾了些文人的习惯,都想往文官靠齐。

    这也是武将的悲哀,本朝重文轻武,不说远的,就大嵩所这些个武将,哪怕贵为二品总兵的施德政面对四品宁波知府,都下意识的有对方更贵重的念头。

    “平倭港一战,骆指挥与我细说过,我来舟山后也曾往平倭港实地查看过,此港为中左所驻地,设有炮台,若倭寇来攻,便是两三千人都不虞丢失,可实际上前后不到一个时辰便丢了,除了吴淞那边船多炮利外,其步战能力于东南也是首屈一指...这个魏公公,倒真有点当年的西厂厂公风范。”

    沈有容了须。

    “别人是宫中出来的,做什么都有陛下的支持,不似我们啊,想做些事难于登天。”施德政有感而发,继而又精神一振,“所幸这位魏公公乃是执意进取、开拓之辈,否则你我二人心中夙愿便是老死也不得偿啊。”

    “也是四明相公鼎力支持,若不然,此事也不定能成。”

    沈有容点了点头,当日巡抚高中丞将他和施德政召去说起这三省联兵讨伐东番之事时,他那颗心当时可是跳的厉害,不为其它,只为夺取东番实是他沈有容生平最大愿望。

    其实早在沈有容驻闽期间,他便曾率部两次进入过东番。第一次是万历三十年,澎湖巡检所报倭寇侵占东番,四处残害我福建商民和东番土著。沈有容闻报后,不顾台风危险,亲率21艘战舰拼死渡海前往东番,全歼了该股倭寇,斩首有一百多级。

    第二次是万历三十二年,又是澎湖巡检所上报有荷兰红夷鬼占领了澎湖群岛中的马公岛。后这些红夷鬼以互市为名,企图像葡萄牙人在广东澳门那般永远占领澎湖列岛。

    当时,福建八闽军心思遁,在此危殆情势下,沈有容经过严密部署,不顾自身安危,单舟驰往荷兰舰船,指陈利害,严正晓谕,不费一枪一弹便迫使荷兰红夷鬼退兵。此后,沈有容为一绝后患,力请时任巡抚金学曾上书朝廷于东番设府,归福建布政使司管辖。

    可惜,金学曾却被调离,新上任的福建巡抚王兴对东番设府不感兴趣,又将金学曾在时组建的远征日本舰队解散。沈有容灰心之下便离了福建来了浙江,一呆就是十年。

    原以为此生再无进取东番机会,不想,从京师来的魏公公却有此心,又得浙党支持,此事不经朝廷,大有可为。

    因而,不管定海卫这边对那位魏公公如何仇视,沈有容却是坚定以浙兵配合拿下东番的。他眼光不但长远,私下更有做海贸生意,其走私货物多是运往琉球,每回都有巨利,深知海贸之大利若由朝廷统管,绝对可以富国强兵,故而,于浙江诸将而言,沈有容是真心实意支持三省联兵计划的。

    他私下和施德政建议过,如果拿下东番,就以浙兵驻东番北部,尔后以此为基地夺取琉球,这样一来,琉球之利大半就能落入浙江之手。

    施德政对此也是深以为然,但如果浙江方面这么做的话,肯定会引起魏太监的不满,所以如何进行这个计划又不得罪魏太监和福建方面,倒是个棘手的事。

    那边,亲兵来报,魏太监和随从已至大嵩所,施德政忙和沈有容带领一众将领前往迎接。宁波知府吴克业身为文官,却在一众武将之中,肯定是鹤立鸡群。他本不想去迎那个魏太监,但想了想还是随施德政他们一起过去了,毕竟,魏太监的面子可以不给,四明相公的面子还是要看的。

    这边,魏公公至岭下就叫人将他从八抬大轿上放下,举目四眺之后,欣然负手沿阶级上行。

    到得上面的大嵩所,便见数十员浙军将领等侯在那,为首者自是浙江总兵施德政。

    “魏公公!”

    施德政抱拳向前,满脸笑容,其后诸将亦同行礼。

    “叫各位久等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魏公公哈哈一笑,也是抱拳上前,满脸热乎,“来啊,把咱家给诸位将军的薄礼抬上来。”

    话音刚落,就见数十名军汉抬着一箱箱银子吃力的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