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正文完结 )

对方辩友恋爱吗第四十八章(正文完结 ) 作者:沈白鲸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对方辩友恋爱吗第四十八章(正文完结 )在线阅读。 对方辩友恋爱吗 第四十八章(正文完结 )相关章节: | | | 对方辩友恋爱吗最新章节目录 | 沈白鲸的小说 | 对方辩友恋爱吗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十二月最后一天的时候, B市又下了一场大雪, 鹅毛雪花漫天飘, 整个B市好像是童话中的雪镇, 从上空望去一片无暇。

    沈抒意早上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哈了口气,蹭出一小片能看见外面的视野。

    窗外的世界都变的白茫茫, 窗沿边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积雪。

    街上没几个人行人,沈抒意趴在窗台上看了一会儿风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将散在床边的书都塞到书包里,才穿上拖鞋去洗漱。

    距离他们输掉那场比赛已经过了两个星期。

    与此同时,期末考试也悄然而至。

    眼看明天就是元旦,辩论队的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约好在中午的时候出去小局一下。

    一年之中最末的时间,也是辩论队在这一学期最后的例会,接下来将近两个月的寒假,他们基本上没有办法凑齐一个队伍的人。

    选在今天也是有原因的。

    在A大, 每个系别放假的时间不一样,沈抒意所在的播音主持专业是全院最早进行考试的,元旦假期回来的第二天就进行, 而阙白所在的法律系则要拖到十一号才能走人。

    元旦假期之前几个人相对都不算太忙,等到元旦过后,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冲刺阶段的复习,大家都抓紧了时间要学习, 没人有空。

    沈抒意和秦以辞约好了,要一起出门。

    其实每年一到这种时候,沈抒意是最不愿意出门的,漫天的大雪看着很美,但路却不好走,深一脚浅一脚不说,还得担心会不会滑倒。

    沈抒意收拾好自己出了门,秦以辞早就站在门口等她了。

    男人倚在墙上,等到小姑娘出来,习惯性地帮她把围巾重新塞好。

    一直到把小姑娘裹得跟个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才收手。

    沈抒意举起双手试图抗议,她不用裹的这么严实啦!

    “今天去食堂吃小馄饨怎么样?下雪的早上吃点暖和的,也好暖暖身子。”秦以辞无视了小姑娘的抗议,道。

    “好呀。”小姑娘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听到好吃的,笑的又眯了起来。

    也不在意秦以辞是不是把她包成一个粽子了。

    “带热水了吗?”秦以辞笑了笑,伸手去揉小姑娘的帽子。

    他用了力气,将小姑娘摁的左右摇晃。

    “带了的呀。”沈抒意被摇的头晕,拍了一下身后的小包包:“热水,暖手宝,书本,全都带好啦,放心啦学长,我真的不会冷的,只有一节课呀。”

    “那就好。”秦以辞收回手,道:“等下课就过来,我带你整理。”

    之前沈抒意在辩论队投入了太多精力,为了防止挂科,秦以辞主动承担起了帮助小姑娘学习的任务。

    好在沈抒意专业非书面考试的内容在之前已经完成了,但还剩下两门要笔试的专业课,加上思修和英语,一共有四门。

    现在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除了吃饭,还要开启整理知识点的日常。

    “嘿嘿,还是要学长帮帮忙啦。”小姑娘吸了吸鼻子,道。

    沈抒意一个人当然也可以整理重点,但整体效率和有秦以辞在旁边的时候简直不能比,她也是临到期末才发现,秦学长还是个学霸来着。

    而她,从小就对学习的事儿不是很在行。

    但好像从小她的身边都是学霸,以前是沈心愿,现在是秦以辞。

    “嗯,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要记得注意点,今天雪大,小心滑倒。”秦以辞絮叨完最后一句,两个人也出了门。

    雪花落在身上,两人并肩前行。

    沈抒意下了第一堂课去到图书馆。

    她在门口细心地抖落了身上的雪花,又在垫子上跺了跺脚,才去找秦以辞。

    上楼,转弯,往前走两个房间。

    沈抒意打开门,便看见正在认真做卷子的秦以辞。

    物理系期末考试的时候要考数学和物理,秦以辞也要做题来熟悉题型。

    这两门科目全部都是沈抒意的学习盲点,她每次看秦以辞做这些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崇拜。

    沈抒意推开门的时候秦以辞就注意到了,他抬眼看了一眼,示意她坐过来。

    秦以辞将电脑推到沈抒意面前,看了一眼她画的重点,教给她如何精炼概念,便放小姑娘自己去整理了。

    两个人,一个人整理笔记,一个人奋笔疾书,一幅风景美如画。

    两个人此刻的样子被一个路过的大一学生拍摄,多年之后,两个人双双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了卓越成就,武术燃称羡他们的神仙爱情的时候,这张照片被无数人提起,也被A放在了招生简章上。

    这些都是后话。

    沈抒意专心致志地整理笔记,等到打了下课铃声之后停下伸了个懒腰,小姑娘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关节,转头看秦以辞。

    秦以辞已经站起来了。

    “走吧,围巾带好。”

    男人轻笑:“自己带好,不然……”

    “就会变成小粽子。”他开玩笑道。

    “才不会呢。”沈抒意冲他扮了个鬼脸,系好围巾。

    一行人约好在学校不远处的酒楼聚会,仍然是秦以辞上次请客的地方,秦以辞和沈抒意两个人先到,过了一会儿,其余的几个人也一起到了。

    陈思源准备下午回去和孩子们一起过节,吃晚饭就准备出发,他拖着行李放到一边,搓手坐下:“这次又是队长请客吗?真是不好意思啊嘿嘿嘿。”

    “你要是不好意思就AA,一天天就会说好听的。”郁岚和陈思源日常斗嘴。

    郁岚和尹劭的事儿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沈抒意到现在也不知道,不过自打那件事情之后,两个人都回归了辩论队,而且感情好像也比之前好了。

    现在的辩论队,沈抒意和秦以辞成成双成对,郁岚和陈思源成双成对,只有阙白一个人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但是他还挺开心的,每天都带着令人无法理解的姨母笑,沈抒意每次看他的时候都感觉有点可怕。

    但总之,三个人都走出了当初失败的阴影,每个人看起来都成长了很多。

    这种成长直接体现在陈思源身上,男孩来到包间里暖了暖手,从随行包中翻出一个文件夹,一人面前拍了一张纸。

    “这是我做的寒假计划,以最晚放假的阙白为标准,我们从14号开始进行上面写着的训练,每天在群里录音打卡,并且以一个星期为一次的基础进行二对二攻辩,辩题我会在每周一的时间发出去,过年的时候七天假期,怎么样,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在说出来。”

    陈思源坐回座位:“虽然我也不一定听。”

    沈抒意这会儿也开始佩服起陈思源了,都期末这么关键的时候了,他还有时间安排计划表。

    唯有阙白快哭了:“为什么啊陈思源儿,你是不是在针对我,我十二号才放假,十三号到家,你是一天都不让我休息啊!”

    陈思源哼了一声:“那我们来研究一下,A大论坛上陈思源同学那些年不得不提的往事?”

    阙白:“……”

    阙白:“我没有任何意见,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关于那新年您的往事儿,人家家全都不知道呢。”

    那篇帖子不是他写的,他没偷偷在背后骂陈思源,白白不知道,白白不想听!

    陈思源又哼了一声。

    沈抒意看了看,道:“我也没什么意见。”

    计划表看着复杂,其实除了二对二的时间比较长之外,其余的内容每天差不多只用十五分钟就能搞定,并不耽误事儿。

    “那行。”陈思源点头:“一起努力吧,我也想在毕业之前能跟别人吹吹牛逼。”

    他认真地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说我有一群好朋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拿过一个冠军。”

    就连陈思源都毫不掩饰这种想要夺冠的心情,沈抒意转过头看着秦以辞,却发现对方的眼睛,也在看着她。

    “想拿冠军吗?”秦以辞问。

    当然想啊,谁不想呢。

    可是冠军只有一个,当时的他们只是在所有队伍中最不起眼的一支,称之为末流辩手,末流队伍。

    “一起努力。”沈抒意回答。

    再也不会觉得带着梦想是虚无缥缈的姑娘,郑重的许下了第一个承诺,她想陪着那个人,随他一路前行。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年末聚会,大家嗨起来啊!”阙白举起果汁,活跃气氛:“来年的我们,一定可以进步的,我相信我,也更相信你们!!!”

    中二少年浑身燃烧着的气息成功的带动起现场的每一个人。

    秦以辞第二个举起杯子:“我相信我,也相信你们。”

    五个人同时站起。

    “A大辩论队!”

    “加油!”

    送走了陈思源,辩论队最后一次例会结束。

    沈抒意和秦以辞踩着雪,往家走。

    “学长,你不用回家的吗?”沈抒意犹豫了一下,问道。

    辞旧迎新的一天,她就算回家也是孤单一个人,到哪儿都无所谓。

    她想起十一的时候,孤单一人的秦以辞,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学长也跟她一样是无家可归的吧。

    “家里没人。”秦以辞斟酌了一下,说了个小谎。

    其实江卉是在的,但他不想在新年的第一天就听她歇斯底里的喊,便干脆说家里没人。

    沈抒意哦了一声,安静地跟在秦以辞身边走了一会儿,小姑娘忽然提议:“那学长,我们一起包饺子吧。”

    别人家里都要包饺子的。

    秦以辞顿了一下,并没有一口答应,在他的印象中,新年的那一天包饺子,从来都是别人家里的特权。

    他从来都没奢望过。

    良久,他才笑着应了一句:“好啊。”

    不仅是包一顿饺子,他也有很多话想要和小姑娘说开了。

    他的手指蜷起,终于做了决定。

    秦以辞他们是在晚上吃过晚饭,等待新的一年的时候才开始包饺子。

    沈抒意早早地到了秦以辞家中,小姑娘撸着袖子揉面,脸上蹭了好多面粉,忙得不亦乐乎。

    秦以辞坏心地刮了她的鼻子一下,将原本就花了脸的小姑娘蹭的更花了。

    沈抒意憨憨地笑了两声。

    切菜的活儿秦以辞是不给沈抒意的,小姑娘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秦以辞剁馅,准备好了才给放小姑娘去包。

    两个人将饺子煮好盛出,等待着新的篇章的开启。

    秦以辞看了眼时间,眼看着就要倒计时了,他按住了玩手机的沈抒意,

    那姑娘一开始没觉得怎么样,可秦以辞一直都没说话,方才发现学长好像和平时的样子不太对。

    她小心地问:“学长?”

    “沈抒意。”那男人看着她的眼睛:“我想跟你说点事情。”

    她忽然紧张。

    心底隐隐知道他想说什么,又不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却没想到她对面的人比她更紧张,那男人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才道:“首先,我需要跟你说明一下我的家庭状况,我爸是一个流连花丛的风流公子,我妈也是个极难相处的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我从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愿望,希望我将来不要成为像我爸一样的人,我在现在并不能全然保证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我愿意让你用时间来证明。”

    他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堆文件。

    男人的逻辑依旧清晰,言语间仍旧条理分明,但沈抒意分明能听见他语气里颤抖的声音:“我16岁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现在名下有三套房但没有车,但也完全可以在我家里挺直腰板不受他们控制,所以你想和他们相处就和他们相处,不想和他们打交道可以当做看不见。”

    小姑娘眼睛有点润湿。

    秦以辞现在对她是全然的坦诚相待,她听得懂秦以辞话里的意思,他把自己一层一层地拨开摆放在她的面前,只等待她的一个选择。

    沈抒意自然是喜欢她的,她甚至想现在马上就答应秦以辞。

    男人却及时制止住她,再一次深呼吸。

    “抒抒,你听我说完。”秦以辞克制道:“但我似乎从来没有跟你谈过理想,你知道的,学长是带着另一个人的愿望一直在往前走,但你知不知道,学长的未来是想做什么?”

    沈抒意微怔。

    秦以辞还从来都没有跟她谈过这方面的事情。

    他们的生活中似乎只有辩论,似乎唯一的目标就是明年的省赛,小姑娘对未来从来没有准确的规划,也没有一点对未来的憧憬。

    她是得过且过的。

    而秦以辞,目标分明。

    她想到秦以辞的专业,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再听下去了,绝对不能,小姑娘捂住了耳朵,想要逃避现实。

    “抒抒。”秦以辞拉下了沈抒意的手,对她说:“我申请了原核芯片实验跟进,并且已经通过。”

    原核芯片。

    她太熟悉这四个字了。

    那是她父亲留下来的笔记中反复提到的东西,是沈心愿看到一眼就奋不顾身投入的东西,是所有物理学家为之狂热的命题。

    她想秦以辞跟她说的未来,哪怕是穷的叮当响也没有关系,但没想到秦以辞的未来,是她父亲曾经走过的路。

    他要当科学家。

    他要步她父亲的后尘。

    小姑娘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抽干了,她恍恍惚惚地推开秦以辞的手,没有理会欲言又止的他,侧身离开。

    沈抒意回到家,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眼泪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秦以辞最开始跟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她当然是感动的,一个男人把自己的过往和未来都摊到她的眼前,把所有选择的权利都留给她,说明他对她有足够的真心,也有足够的尊重。

    但她是真的没想到秦以辞居然想跟进沈程睿的实验。

    那不是……

    沈抒意心中一惊,她拿出手机拨打沈心愿的电话,一遍又一遍。

    当她拨打第五次的时候,那祖宗终于接了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压抑着不耐烦:“怎么?”

    一听就是睡觉被吵醒了。

    沈抒意擦了擦眼泪:“秦以辞申请你的实验,你答应了?”

    原核芯片技术,是沈心愿全权负责。

    对面那姑娘不假思索的嗯了一声:“你男朋友挺优秀的。”

    沈抒意咬唇,她的手指扣了扣地板,好半天,才下定决心道:“你能不能,不要他啊。”

    她真的也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可如果……

    沈心愿那边似乎是轻笑了一声,电话的那头,陷入了沉默。

    好半天,那小姑娘才冷冷地说了一句:“趁我现在没发火,我建议你把你的屁话给我收回去。”

    一丝情面都不给。

    沈抒意咬着嘴唇,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掉,她胸口闷得生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和沈心愿说话。

    那头沈心愿火气稍减,语气也轻了一点:“沈抒意,我们姓沈的人,骨子里就埋着理想,你扪心自问,你加入辩论队之后,想不想拿冠军,你又为了这个冠军,又做了什么?”

    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练习查资料。

    “你想想,你在过着这样生活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充实。”

    “可是……这不一样。”沈抒意反驳,辩论又不会……

    牺牲。

    “你是想跟我说,辩论又不会出人命是吗?”那头沈心愿几乎快被她气笑了:“你以为世界上学物理的人那么多,都会出现意外吗?你当物理是什么学科,谁都能突破历史吗?你觉得你的秦学长是智商比我高还是学历比我好,要出问题第一个没的也是我的狗命,再说了,不是我嘲讽你男朋友啊,他再厉害现在就一个大学生,能做的只有对表格和挨骂,你真当实验室这么好进呢。”

    沈抒意:“……”她现在更难受了。

    那边沈心愿依旧不客气:“有的时候我怀疑你的脑子里都是屎,才能傻的这么这么清新脱俗。”

    沈抒意:“……”

    沈抒意哭不出来了,她憋了半天,道:“我觉得你现在骂人越来越难听了。”

    “那也是被像你男朋友那样的实习生给气的,一天到晚一个表格搞二十遍都搞不明白。”沈心愿骂道:“老子一天天都快被他们气的心脏病犯了。”

    沈抒意抽了抽鼻子:“您老这么中气十足不太像是有心脏病。”

    “别跟我贫。”沈心愿没好气道:“大半夜的还是在我唯一的假期给我打电话,我现在怀疑你想谋杀我,还有,你那男朋友我见过,他对物理的贡献这辈子估计也就是做全民实验了,这些话我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了,但他还是选择跟进这个实验,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你。”

    为了做一个合格的女婿,帮她完成父亲没有完成的愿望。

    沈抒意怔住。

    “原核芯片技术跟进,他可以写大学最后的毕业设计,而且,作为我的投资人之一,麻烦你对他稍微客气一点。”沈心愿道。

    沈抒意:“?”

    沈抒意:“什么投资人?”

    沈心愿顿了一下,随后又啧了一声。

    “看来他是没告诉你啊,怪不得你现在一个人哭的跟狗一样,呵呵,让你吵老子睡觉,活该。”

    说完,沈心愿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沈抒意抱着手机,整个人都懵了。

    沈心愿最后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小姑娘慌乱地擦了擦眼泪,从地上弹起来,想要冲到隔壁问个明白。

    门一打开,便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她的门前不安地来回走动。

    看到她后,方才顿住脚步。

    两个人对视,秦以辞心下一紧,这姑娘……哭了。

    秦以辞懊恼道:“抒抒,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并没有想像你父亲那样。”

    沈抒意看着他。

    秦以辞道:“你的父亲是我很尊敬的物理学家,我虽然从小喜欢物理,但也知道自己的上限不够,就像妹妹说的,我就算考上博士,也只能做一些平常的研究,毕竟我在物理方面,从来都不是绝世天才。”

    “但我仍然愿意为我所热爱,一直前行。”

    “那么,你愿意选择一个可能一辈子平庸,永远没有什么出息的物理学研究者吗?”

    沈抒意听到最后,几乎又要哭了。

    但她没有忘记沈心愿才说的话,她问:“可是,我听我妹妹说,你是她的投资人。”

    “哦,你说这个啊,不重要。”秦以辞淡淡地道:“年轻的时候开了个公司,赚了点钱,正好把余钱投进去了。”

    沈抒意:“……”

    所以你那点余钱都得到了沈心愿客客气气的尊敬?

    您的余钱好像有点多啊,所以为什么你会觉得余钱不重要啊!

    秦以辞道:“我并不是很喜欢做生意,但好像这方面做得还挺不错的,以我现在的收入养活你没问题的,以后我所有的钱都给你花。”

    想了想,他又说:“公司的风险性太大,如果写你的名字万一失败了你的利益会受到损失,不过没关系,以后我每赚一套房的钱就买房写你的名字,怎么样?”

    沈抒意:“???”

    这画风转换的不太对劲啊学长,我们刚才不是还在聊梦想吗?

    秦以辞又道:“你既然没有梦想,那我就让你当一个可以没有梦想的人,等我明年毕业的时候,应该可以买一栋楼,到时候你就每天躺在家里,收收租就行了。”

    沈抒意:“我觉得还是不用了,学长。”

    她不想不劳而获。

    秦以辞诧异地看着她,又恍然大悟:“收租也觉得累,没关系,我找个人帮你收,到时候你就在家里数钱就是了,而我就去教教书,你觉得这个未来规划怎么样。”

    “当然不怎么样。”沈抒意认真道:“我就算再咸鱼也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啊,我又不是真的想混吃等死等你养!”

    沈抒意站的笔直:“我当然也有梦想,我想在辩论队的时候拿到一个全国冠军,我想在你毕业了之后让A大辩论队恢复先前的荣光,我想在毕业之后,当一名优秀的电竞解说。”

    那姑娘眼角的眼泪又开始掉:“我也有未来的憧憬,只是……”

    “只是你不敢向未来看。”秦以辞走到小姑娘的身边,轻轻抱住她:“我知道的,抒抒,我都知道。”

    他知道那姑娘从来都不软弱,他知道她骨子里藏着的坚韧。

    她只是不说,只是一直在自我欺骗。

    她害怕孤独,害怕走在未来的路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害怕到最后,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梦想。

    他知道沈抒意所有的想法。

    秦以辞温柔地帮她擦掉眼泪,抱住小姑娘:“那么,不要害怕,抒抒,我愿护你一路成长,也远伴随你一路前行,不管最后是身披星光,还是黯然离场,我都愿意在你身边,并始终在你身边。”

    “所以,我最喜欢的小辩手,你愿意和我谈恋爱吗?”

    沈抒意模糊着眼泪抬起头,那男人的眼睛里,似乎藏有星光。

    她看得见热爱,也看得见未来。

    沈抒意偏着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衣角。

    “好啊。”

    新年的钟声敲响第一下,沈抒意踮起脚,吻上秦以辞嘴唇。

    我们来谈恋爱吧,秦学长。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正文完结,一来甜饼部分,主线爱情部分已经结束,接下来就要走辩论路了,将会有大波比赛内容,害怕有小天使不喜欢所以挪到番外。二来正文完结盗文太厉害了,所以辩论环节和其余人的小甜饼都放在番外啦!

    番外可见:

    全国总决赛,以辞抒意在一起后的小甜饼,郁岚和陈思源,阙白还在考虑中,如果你们喜欢我再加上一篇阙白的番外,不会烂尾,我爱你们,顺便新文《想谈恋爱就学习》求个预收,一个追妻火葬场的小学鸡爱情故事,鞠躬。

    ————————————————————————————————————

    又冷又酷小学霸*嚣张恣意大魔王。

    林 邈,人帅家有钱,性格叛逆,想搞电竞。

    沈音曜,人美家有钱,啥都不爱,只想学习。

    为了拯救自家不成器的孩子,两位家长在一次酒局之后将两个独生子送到一起,强行捆绑。

    林邈他爹掩面哭着对沈音曜说:“求求你救救我们家不成器的林邈吧,只要你能让他学习,你想做实验的钱叔叔都出!”

    沈音曜:“这钱也太好赚了,不就是带个学渣好好学习吗?”

    转过身,连她名字都写不对的林邈气得她头爆炸。

    沈音曜她爹捂着脑袋对林邈说:“求求你让我们家沈音曜别那么努力了,只要你让她玩会儿游戏,建俱乐部的钱叔叔帮你出。”

    林邈:“这钱也太好赚了,不就是带个妹打游戏吗?

    转过身,林邈的头被沈音曜打爆。

    两人双双放弃,换来对方老父亲异口同声的加钱。

    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让她(他)打游戏(学习)?啦!

    曾经死也不学习的学渣竟然在下课的时候开始做题了,好哥们大惊,以为林邈中邪了,却见少年耳朵一红:“她说考得好了,给我亲一下。”

    曾经全世界都是学习的学霸竟然在下课的时候打游戏了,全班同学大惊,以为学霸要堕落了,少女声音温柔:“帮男朋友上个分。”

    所有人都以为一代学霸就此堕落,可在一个月后的期末考试中惨遭打脸,沈心曜的名字仍然稳居第一,而林邈,紧跟其后。

    你和第一都归我,想谈恋爱就学习。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对方辩友恋爱吗第四十八章(正文完结 )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对方辩友恋爱吗第四十八章(正文完结 ) 地址:https://www.qiqiw.com/38_38347/46.html

对方辩友恋爱吗相关小说推荐: 一直得道一直爽龙珠之最强叶秋海贼之鬼姬独占娇妻:老公,慢点吻打爆诸天的黑科技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口袋妖怪之月见山车神传修仙禁地这个道士不一般大帝从爆肝开始噬界体女王大人很委屈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