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沾血的鸡蛋

死亡万花筒 22.沾血的鸡蛋 作者:西子绪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死亡万花筒 22.沾血的鸡蛋在线阅读。 死亡万花筒 22.沾血的鸡蛋相关章节: | | | 死亡万花筒最新章节目录 | 西子绪的小说 | 死亡万花筒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已经吃了三胞胎母亲做过的几顿饭。

    但每顿饭都有个特点,便是食材几乎都是全素的,看不到一点荤腥,基本上属于有个鸡蛋就算是加餐了——因为这,许晓橙还曾经不满的抱怨过。

    但是今天的食物却不一样,淡色的汤中漂浮着鲜红的肉丸。肉丸的颜色非常漂亮,透出一种诱人的深红色。浓郁的香气窜进了大家的鼻间,如果不是才看到了那么可怕的凶案现场,恐怕大家都会因此食欲大开。

    “你们吃啊。”女人说,“你们怎么不吃?我特意给你们做的。”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带着让人不愉快的微笑,站在旁边轻声道,“可好吃了。”

    没人动筷子。

    虽然眼前肉丸是如此的诱人,但大家显然都联想到了一件比较糟糕的事情——这肉丸到底是用什么肉做的。

    “你们为什么不吃?”女人还在疑惑的继续发问,她撩了撩耳畔的发丝,第一个拿起了筷子,夹住了一颗肉丸,“很好吃。”

    她将肉丸放进了嘴里,雪白的牙齿咀嚼者红色的肉,看起来香甜极了。

    许晓橙又捂住了自己的嘴,看表情似乎又被这场景刺激的有些想吐,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但女人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些似得,用筷子夹住了第二颗丸子,一脸餍足的继续塞进嘴里,大口吞咽。

    “嘎吱嘎吱。”肉丸吃到后面,女人的口中发出了类似于咀嚼脆骨的声音。许晓橙听到这声音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冲向厕所。

    其他人也纷纷离开了桌子,想要离这个女人和这一锅热气腾腾的肉丸远一些。

    女人见到他们害怕的模样,却仿佛不明白为什么,嘴里嘟囔着说我做的饭菜不好吃吗?他们都喜欢吃啊。

    没人说话,大家在这一刻都想念起了那干巴巴的面包,至少那个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吃饭的时候仅剩下的两个三胞胎又出现了,她们手拉这手站在门口,沉默的看着大快朵颐的母亲。

    林秋石离她们比较近,便用余光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果然如阮南烛所说的那般,她们一个人肩膀上有闪光的粉末,一个人的发丝上有。林秋石记得阮南烛说过,肩膀上有的是小十,头发上有的是小土,如此看来,被杀掉的那个姑娘,应该就是她们的姐姐小一。

    双胞胎依旧是神出鬼没,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便不见了踪影。

    这顿午饭搞得大家非常不愉快,本来以为晚饭会好一点,谁知道晚饭的时候,女人又端出来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骨头汤。

    肉汤里面的骨头和萝卜一起炖的,浓郁的香气再次充斥了众人的鼻腔。

    大家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可看见这锅骨头汤脸色却一个比一个难看。

    张星火忍不住低低的骂了起来:“我前几天天天想吃肉什么都没有,妈的今天怎么全是肉。”

    “这肉你敢吃?”唐瑶瑶也有点烦躁,“鬼知道是什么做的。”

    女人见大家还是不动筷子,也不再劝说,而是自顾自的拿起汤勺开始喝汤。那汤虽然大家都没有品尝,但却莫名的让人觉得美味。

    “真好喝。”女人如此赞叹着,“你们不吃,太可惜了。”

    于是大家就一天没吃饭,看着女人吃了满满一锅的肉,喝了一大碗的汤。

    等着女人吃完后,大家才聚在一起沉默的吃着没滋没味的干面包。

    “那汤看起来好好喝啊。”曾如国对于刚才桌子上的食物有些恋恋不舍,“真的不能喝吗?”

    “谁知道那汤是什么做的。”唐瑶瑶不耐烦道,“坚持几天就那么难么,等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你想吃香喝辣也没人拦你。”

    “那个小女孩的尸体呢?被他妈带到哪里去了。”许晓橙小声的发问,她动了动鼻子,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眼桌子上的肉汤,“如果找到尸体,这汤就能喝了吧?”

    林秋石面露无奈,心想这姑娘也是心够大的,就算看到了尸体,他也不想尝这锅汤的味道。闻着再香又如何,谁也说不清楚原材料到底是什么。

    “找找看?”唐瑶瑶说,“之前我还以为有问题的是三胞胎,现在倒是感觉,有问题的是三胞胎的母亲。”

    “不如我们先找找尸体?”阮南烛忽的提议,“反正这屋子也不大。”

    那女孩的尸体被打扫起来之后也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好在这屋子不大,想要找到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那就找一找吧。”唐瑶瑶同意了阮南烛的提议,“正好我们没有搜过这个房间,顺便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

    于是一行人便开始在屋子里四处检查。

    这屋子并不大,三室两厅而已。厨房是重点检查对象,林秋石在厨房里看到了一些食材。这些食材几乎全是素的,而且看起来很不新鲜了,也难怪做出来的东西味道那么糟糕。

    厨房旁边就是厕所,厕所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比较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厕所里那个巨大的浴缸。

    浴缸里有些黑色的污渍,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使用,林秋石仔细看了看,感觉那黑色的污渍有些像血液,但又不是特别的确定。

    众人找了一圈,几乎把屋子的每个角落都翻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那一袋子尸体。

    “到底放哪儿去了?”唐瑶瑶道,“难道这里还有别的房间?”

    阮南烛思考了片刻,忽的起身去了厨房。

    唐瑶瑶说:“你去厨房干嘛?哪里都找过了……”

    谁知道阮南烛进了厨房片刻,众人便听到了一句:“找到了。”

    林秋石赶紧跟了过去,发现阮南烛站在冰箱门口。冰箱门此时大开着,露出了里面一个黑色的袋子。

    那袋子就是昨天女人用来扫到小女孩尸体的裹尸袋,此时被塞满了整个冰箱。

    “居然放在冰箱里。”唐瑶瑶感觉有些恶心,“我再也不想吃她做的东西了。”

    阮南烛伸手就将那黑色的袋子从冰箱里拖了出来。

    林秋石见状道:“你要做什么?”

    “检查一下。”阮南烛低着头,“你们不是想吃肉么?”

    说过自己想吃肉这话的曾如国讪讪笑了:“我也不是一定要吃……”

    阮南烛没理他,解开了袋子的绳索,将袋子里的东西露了出来。里面果然是小女孩的尸体,尸体被砍的乱七八糟,有些地方甚至无法辨认出具体的部位。

    看到血腥的尸块,阮南烛的表情非常冷静,他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袋子,然后抬头:“没有缺少比较关键的部位——至少骨头汤不是用她女儿来熬的。”

    众人:“……”

    唐瑶瑶看着阮南烛干笑:“祝萌,你也太冷静了吧。”

    阮南烛说:“不冷静的都已经死了。”她沉思片刻,“现在的问题是她为什么要杀掉她的女儿。”

    “谁知道呢,或许是她疯了?”唐瑶瑶烦躁道,“我们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嗯。”阮南烛随口应声。

    这一天大家都没吃什么东西,就随便啃了几口面包。到晚上的时候都被饿的无精打采,最惨的是那锅肉汤一直摆放在桌子上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众人想着女人美滋滋喝汤的样子,都有点扛不住,纷纷表示自己有点困了先去睡觉。

    林秋石也饿了,没滋没味的啃了一个面包之后就回屋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阮南烛躺在他的旁边,说:“你知道以前为什么每家每户都会生那么多孩子吗?”

    林秋石说:“不知道……”

    阮南烛侧过脸,把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因为那时候没电子产品,他们晚上都没事情做。”

    林秋石:“……”

    阮南烛:“你看我们现在……”

    林秋石冷静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表示自己还是有电子产品的。

    阮南烛:“你手机还有电啊?”

    林秋石:“我带了充电器……”

    阮南烛陷入了沉默,片刻后,委屈道:“你就知道玩手机,都不陪我说说话。”

    林秋石被阮南烛搞的神情恍惚,有种自己仿佛真的有了个可爱的女朋友的错觉,而这可爱的女朋友此时正在和自己撒娇,埋怨自己不够热情。

    “好吧,你想说什么?”林秋石把手机收了。

    阮南烛说:“你猜今天晚上会死人吗。”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阮南烛会突然说这么一句。

    “我觉得会哦。”阮南烛伸出手,搂住了林秋石的腰,轻声细语,“因为鸡蛋上,已经沾了鲜血。”

    林秋石陷入沉默,开始思考阮南烛话语中的含义。

    阮南烛却并不详细的解释,只是温声道:“睡吧,明天见。”说完就闭着眼睛,陷入了沉沉的深眠。

    阮南烛睡了,林秋石却没能睡着。

    这狭窄的屋子如同棺材一般逼仄,如果是有幽闭恐惧症的人在里面一定会觉得喘不过气。

    好在林秋石并没有这个毛病,但他依旧感觉到了浓重的不适。天已经黑了,雾气变得越发浓郁,透过浓雾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景物。矗立在平日上的楼宇,孤零零的立在原地,与世界和隔绝起来。

    夜晚是寂静的,这种寂静却给人带来了一种安全感,林秋石希望这样的寂静可以保持到天亮。

    然而阮南烛的话语,却好像成为了预言。

    凌晨三点左右,林秋石从梦中醒来了。他的耳朵里,钻进了一种让人觉得十分不愉快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是利器在凿着墙壁,沉闷却刺耳,一下,两下,声音近在咫尺,林秋石仿佛和声音的源头只有一墙之隔。

    他睁开了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意识自己的确不是在做梦。

    阮南烛还在睡觉,林秋石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他叫醒,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声音的频率开始变快了,好像是外面的人失去了耐心,加快了速度。

    “咚”“咚”“咚”,一声接着一声,林秋石伸出手,轻轻的推了推阮南烛,道:“南烛,醒醒。”

    阮南烛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里是一片清明,仿佛刚才熟睡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一样:“怎么了?”

    “外面有声音。”林秋石说,“好像有人在凿墙壁。”

    阮南烛看向他们旁边的墙壁。因为是旧楼,墙壁并不厚,声音也很容易传播。他伸出手,轻轻的将手掌贴在了墙壁之上,随后脸色微变,道:“往后退一点,离那墙壁远一些。”

    林秋石点点头,“怎么了?”

    “外面有东西。”阮南烛说,“不知道是什么。”

    两人点开了灯,借着屋子里的余光,看向那面继续在发出声音的墙壁,敲击声连绵不绝。

    如果只是敲击声也就罢了,很快,林秋石就明白了阮南烛让他远离墙壁的原因。

    只见并不厚实的墙壁之上,竟是渐渐的被凿出了一个小孔,那小孔后面,慢慢的伸出了一个尖尖的锥子……

    因为房间太小,林秋石的床边就是墙壁,这锥子又长又尖,对着他躺在之后头缩在的位置戳了过去。林秋石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如果他刚才还睡在床上,恐怕人都凉了。

    锥子伸进来之后,又退了出去,似乎因为没有看到鲜血,又连着戳了好几下,在都没有看到鲜血之后,终于放弃了,收回了那尖尖的锥子。

    声音安静了下来,林秋石道:“走了?”

    阮南烛蹙眉:“再等等。”

    “我看看。”林秋石突然想到什么,他弯下腰,朝着被凿出来的洞口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没把他的魂儿吓到,只见洞口外面,堵了一只黑色的眼睛,那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带着一股子癫狂的味道。

    那眼睛也看到了林秋石,在知道自己杀不掉他之后,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外面。

    林秋石被这一幕吓的冷汗都出来了,低声骂了两句:“卧槽,外面到底是人是鬼。”

    阮南烛道:“不知道,先别出去,等天亮再说。”

    林秋石抬手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嗯……”这情形简直和恐怖片里的一模一样,他万万没想到就会在那里看到一只眼睛,他们还对视了片刻。

    “你怎么那么容易醒。”阮南烛问,“这声音也不大啊。”

    “我听力特别好。”林秋石说。

    “好像的确是。”阮南烛说,“每次你都是第一个醒的。”

    林秋石叹气,又看了那洞口一眼,“还好醒了。”不然现在他脑袋估计已经被开了个洞。

    然而他刚松一口气,就听到这咚咚咚的声音再次出现,只是出现的位置比刚才远了一些,似乎是去凿其他人的墙壁了。

    “卧槽,他还没放弃啊。”林秋石骂道,“我们怎么办?要去通知他们吗?”

    阮南烛看了眼林秋石:“你在里面等着我,我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秋石道:“一起吧,出了事儿也好有个照应。”

    阮南烛似笑非笑:“你不怕?”

    林秋石:“这不是你在么。”

    阮南烛闻言笑容更深,他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全身心信任别人的样子很诱人?”

    林秋石一愣:“什么?”

    阮南烛:“算了,没事。”

    两人走到门边,打开了铁门,铁门发出的嘎吱声格外刺耳,这声音一出,外面的凿墙声立马停了。阮南烛先走了出去,林秋石跟在他的身后。走廊上没有灯,一片漆黑,林秋石为了照亮,打开了手机里的手电筒,朝着前面照了过去。好在这走廊并不长,站在尽头便能将整个走廊一览无余。林秋石记得声音的来源是在右边,于是便朝着右边走了两步。

    “等等。”阮南烛突然拉住了林秋石,“那里有人。”

    林秋石朝着阮南烛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发现了一个蹲在角落里的人影,他仔细一看,面露愕然:“这不是三胞胎小女孩儿么?”

    “还真是。”阮南烛道,“小姑娘,你在那儿干嘛呢?”

    缩在墙角里的人影慢慢的立了起来,她穿着可爱的小裙子,扎着可爱的羊角辫,面无表情的朝着林秋石和阮南烛走了过来。

    “我睡不着。”小女孩儿声音带着稚嫩的味道,她走到了林秋石的面前,抬起头看向他,“我睡不着了。”

    “快回去吧。”林秋石说,“太晚了,外面不安全。”

    小女孩闻言,却是看了眼自己家门所在的位置,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朝着家的方向去了。

    林秋石和阮南烛,看着她再次消失在黑暗里。

    “是她么?”林秋石疑惑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阮南烛抿着唇:“她身上头上都没有粉末。”言下之意,便是她既不是小十,也不是小土,而是那个被人砍成了几大块的死者小一。

    林秋石:“……或许是他们洗个澡换了衣服?”

    阮南烛嘲讽的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因为这件事,后半夜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

    阮南烛倒是一贯的心大,搂着林秋石睡的憨甜无比,甚至早上起床的时候还赖了一会儿床。

    “我跌掉了,需要秋石亲亲才能起来。”阮南烛趴在床上。

    林秋石对于阮南烛的撒娇表示很痛苦,说:“哥,你能不能别用这张脸撒娇?”

    阮南烛:“为什么啊,你不喜欢萌萌了吗?”他表情楚楚可怜,大大的眼眸里开始充斥泪水——当真是很有戏精的职业修养了。

    林秋石说:“萌萌,站起来。”

    阮南烛:“……”

    反正在床上折腾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磨磨蹭蹭的去洗漱完毕了。洗漱的时候阮南烛这货还没演够,靠在林秋石的身上说:“林林哥,你昨天晚上好厉害呀。”

    林秋石还没吭声,这话就被旁边刷牙的曾如国听去了,眼神一下子变得暧昧了起来,说了句:“年轻人真是身体好。”

    林秋石咬牙切齿:“我怎么厉害了?”

    阮南烛说:“讨厌,非要人家说的那么清楚吗?”

    林秋石差点没把嘴里的牙刷咬断。

    今天早上起来,早饭又变成了没滋没味的干面包,不过经过昨天的折腾,大家都觉得干面包还是挺好吃的……至少原料不会是奇怪的东西。

    “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儿。”吃饭的时候,唐瑶瑶小声的开口道,“我吃饭之前去看了一下冰箱,里面的尸体不见了。”

    “不见了?”许晓橙瞪圆了眼睛,“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的午饭又要有肉了?”

    提到肉,大家的胃部又开始翻腾了起来。

    “说不定是个误会呢。”唐瑶瑶说,“昨天不是检查过尸体,那尸体没有缺斤少两么?”

    “谁知道。”阮南烛说,“少了一两块肉难道你能发现?”

    众人聊天的时候,那双胞胎刚好从卧室里走出来。

    林秋石想起了什么,他站起来装作去拿电视的**,路过了双胞胎的身边,趁着这个机会,看了一下两人的身体。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女孩儿,一个肩膀上有亮粉,一个发丝上有亮粉——那昨天林秋石和阮南烛看到的那一个,又是谁呢?还有凿墙壁的人,难道就是死去的小一?

    想到冰箱里的那一堆碎尸块,林秋石的喉咙上下动了动。

    阮南烛对着林秋石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林秋石微微摇了摇头,告诉了阮南烛答案。阮南烛见状也不惊讶,只是平静的笑了笑,道:“今天的干面包挺好吃的。”

    “每天干面包的味道不都一样吗?”唐瑶瑶不高兴的说。

    “当然不一样。”阮南烛说,“死前的最后一顿饭,总归比平时的食物要美味许多。”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死亡万花筒》 22.沾血的鸡蛋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死亡万花筒》 22.沾血的鸡蛋 地址:https://www.qiqiw.com/38_38851/21.html

《死亡万花筒》相关小说推荐: 织女重生在六零林二狗与系统斗智斗勇的日常(快穿)重生之宁为宦妻高品质穿书生活穿到八零戏大鳄[穿书]我让你高攀不起[穿书]潘安的科举路快穿之囧囧有神重生符娘逆袭日常龙王劫之缘劫雷努乾坤青云志之碧色浮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