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破绽

死亡万花筒 25.破绽 作者:西子绪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死亡万花筒 25.破绽在线阅读。 死亡万花筒 25.破绽相关章节: | | | 死亡万花筒最新章节目录 | 西子绪的小说 | 死亡万花筒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被人杀死的小一仿佛是一幕序曲,拉开了死亡的帷幕。曾如国和钟诚简两人在短短两天内相继惨死,而死神的镰刀却并未因此停止。就在女人复活的第二天,又出现了第四个死者。

    只是死去的并不是他们中间的一个,而是三胞胎中的小十。

    这次是许晓橙发现的小十的尸体,她刚进厕所里,就尖叫着刨了出来,说又死人了,又死人了。

    “谁死了?”唐瑶瑶发问。

    “不知道,感觉像是那两个小姑娘。”许晓橙瞪圆了眼睛,她看见尸体的反应已经冷静了好多,至少没有吐个不停,“我没敢多看,只瞅了一眼就跑了出来。”

    于是众人去了厕所,看见了散落在厕所里的尸体。

    和被乱刀砍死的小一差不多,小十的尸体也呈现出乱七八糟的状态,简直可以用尸块横飞来形容。

    这次大家看见尸体后情绪都比较冷静,林秋石-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现场,确定小十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阮南烛没说话,站在旁边一直很沉默。

    林秋石低声问他在想什么。

    “没事。”阮南烛道,“我只是好奇这次她妈看见这场景,会是什么反应。”

    大家一想到那女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然而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阮南烛刚提到了那个女人,她就出现在了厕所门口。这一次,她没有哭闹,神情非常的平静。手里拿着拖把和口袋,开始低头缓慢的收拾起了女儿的尸体。

    哑剧一般,只有拖把拖在血液上发出的黏腻声音,女人动作娴熟的将所有尸块都装进了袋子,然后沉默着拖走了。

    “我感觉很不舒服。”唐瑶瑶脸色煞白,“你们呢?”

    “我也是。”张星火说,“我们真的能活到那天么?”

    离生日还有两天,可他们已经是度日如年。

    没人能回答张星火的问题,在这样的世界里,众人的生命丝毫没有保障,能活下来似乎只是单纯的依靠运气。

    下午的时候,唐瑶瑶觉得身体不适,便早早的回去休息了。

    林秋石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所以委婉的提醒她小心一点。

    唐瑶瑶并未将林秋石的话放在心上,随意点了点头转身便走,许晓橙看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

    “怎么了?”林秋石见许晓橙的模样发问。

    “没事。”许晓橙说,“我只是觉得大家待在一起可能会安全一点。”

    张星火道:“没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就算现在大家在一起,晚上也得分开。”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林秋石叹气。

    大家心情都很糟糕,也没有太多的心思闲聊。

    简单的吃了晚饭后,阮南烛说自己累了,于是拉着林秋石便回了棺材屋子。

    “怎么了?”林秋石问,“今天怎么那么着急。”

    阮南烛道:“人家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嘛……”

    林秋石:“……说人话。”

    阮南烛:“我好像知道门在哪儿了。”

    林秋石惊了:“你知道门在哪儿了?”

    “只是一个猜测。”阮南烛说,“我要去验证一下,这事情比较危险,所以你……”

    “我和你一起去。”林秋石知道阮南烛想说什么,他打断了他的话,“我虽然帮不上太多的忙,但至少两个人互相有个照应。”他抿了抿唇,声音低了下来,“我知道我现在很弱,可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

    阮南烛似笑非笑:“也对,如果我出事了,你就是鳏夫了。”

    林秋石:“……”

    阮南烛:“我可不许你去找别的女人。”

    林秋石服了,说大佬我们能不能别闹了。

    阮南烛伸手在林秋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行,咱们这就走。”

    林秋石:“……”你真的是手欠。

    几分钟后,两人出现在了楼顶上。楼顶上依旧挂着一把沉重的大锁,锁上锈迹斑斑,应该是很久没有使用了。但是和之前比起来,林秋石却注意到锁上多了一点东西,像是有人开过了的样子,特别是锁孔的位置,有摩擦后的痕迹。

    “有人来顶楼?”林秋石马上想到了童话故事里那扇不能开的门,他道,“这里就是那扇门?”

    “或许。”阮南烛说,“不确定,所以我打算上去看看,你帮我在这里望风。”

    林秋石点点头。

    阮南烛掏出发卡,便开始开锁,他在这方面果真很是在行,三下五除二就开了这把大锁。

    咔擦一声,锁头落了地,铁门被阮南烛缓缓的拉开,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天台上的景色,随着拉开的铁门也展露在了两人的面前。外面虽然已经黑了,但林秋石还是勉强看的天台上的情况。只见天台之上,放满了无数个黑色的布袋,这些布袋是如此的眼熟,林秋石今天下午才刚刚见过——就是女人用来装三胞胎尸体的裹尸袋。

    然而此时他的眼前却出现了几十个这样的袋子。

    “啧。”阮南烛轻轻的啧了声,扭头看向林秋石,“我们好像闯祸了呀。”

    林秋石:“嗯?”

    阮南烛道:“要是打开那扇门的不是三姐妹,而是鸡蛋会怎么样。”

    林秋石还没说话,就见阮南烛抬步跨入了天台:“不过既然来都来了……”

    林秋石:“……”朋友你以为你是来旅游的吗,神他妈来都来了,你是不是还要买点纪念品回去啊。

    阮南烛上了天台,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在找什么。

    林秋石看见他在天台上转了一圈,最后脚步停在了一个角落里。那角落堆满了黑色的布袋子,让人看了就感觉不想靠近。

    林秋石站在门口给阮南烛把风,看着他弯下腰,开始在布袋上翻找什么。然而就这时,他却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朝着这个方向来了。

    “南烛!!有人过来了!!”林秋石低声叫道,“快出来——”

    阮南烛嗯了声,却没有动。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秋石被急出了一额头的冷汗,虽然不知道来者是谁,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就是他们上了天台这件事,最好别让其他人知道。

    “来了。”阮南烛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这才起身过来,好在他行动迅速,飞奔到了门口,然后拉上铁门,挂上铁锁,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而脚步声也到了楼下。

    林秋石灵机一动,牵起了阮南烛的手,将他推在了墙壁上,然后贴近了阮南烛,装出一副两人正在亲热的模样。

    “谁?”脚步声到了旁边,林秋石这才转头,表情里带着被打扰的不耐,“谁在那儿?”

    没人说话。

    阮南烛给林秋石递了个眼神,两人便起身朝着楼下走了过去,然而他们并没有在楼下看到任何人,仿佛刚才听到的脚步声,不过是两人的错觉。

    “没人?”林秋石道。

    阮南烛摇摇头,指了指墙角。

    林秋石朝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才发现墙角多了一抹血迹,那血迹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拖过的痕迹,林秋石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黑色的裹尸袋。

    “还好。”阮南烛说,“林林,你反应够快啊。”

    林秋石:“还好吧。”他其实手心里都是汗水,随手擦了两下,“看见什么了?”

    阮南烛说:“回去说。”

    于是两人又回到了棺材房里。

    因为这里隔音效果太差,他们说话都不敢太大声。阮南烛靠在林秋石的身边,声音尽量放低,道:“找到门了。”

    “找到了?”林秋石没想到这事这么顺利,“在楼顶?”

    “对,在楼顶的地板上,被裹尸袋掩盖住了。”阮南烛说,“我猜钥匙会在生日那天出现,到时候一定要抓住机会。”

    “嗯。”不知道为什么,阮南烛在身边的时候,林秋石总觉得特别的安心,而且现在已经发现了出去的道路,总感觉可以松一口气。

    “睡吧。”阮南烛道,“再熬一段时间,就出去了。”

    第二天早晨,所有人都聚在了客厅里。

    因为唐瑶瑶身上也沾了血,所以林秋石还特意关注了一下她,发现她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按时的和大家一起吃起了早饭。

    “我今天想去楼下看看。”阮南烛说,“楼下那两个人身上应该还有信息。”

    “我和你一起吧。”林秋石道。

    唐瑶瑶却表示不想再去了,她前两天一直在往楼下跑,什么信息都没有得到,要么吃闭门羹,要么就是无法交流。而且最惨的是这电梯还下不去,十几层楼都得跑楼梯,每次跑的时候都感觉像是在恐怖片里。

    “那你们在上面吧,我和秋石下去。”阮南烛道。

    “我想和你们一起。”许晓橙赶紧说,她怯生生的看着阮南烛,“祝萌姐,可以吗?”

    “随便你。”阮南烛无所谓的表示。

    于是三人便站起来朝着门外走,走的时候林秋石却是注意到卧室的门开了个缝,那缝里露出一双眼睛,似乎是最后剩下的三胞胎中的小土正在暗暗的打量他们。

    不过当她的眼神和林秋石对上之后,立马就移开了,门缝也再次合上。

    林秋石见状蹙了蹙眉。

    十四楼爬到四楼,不能走电梯到底是件痛苦的事情。特别是楼梯间阴暗狭窄,还带着一股子旧楼特有的潮湿味。

    “我什么时候才出去啊。”许晓橙在下楼的时候问了这么个问题,“祝萌姐,我每天都好害怕。”

    “快了。”阮南烛说,“再熬两天吧。”

    许晓橙神色憔悴的点点头。

    林秋石看着她的模样,倒是有些好奇起来,阮南烛说过她是接的活儿,在现实里还是个大明星。只是不知道阮南烛是用什么方式接活,又是如何和许晓橙接上线的呢。

    “到了。”就在林秋石思考着问题的时候,他们却已经到了四楼,但他们刚离开四楼的楼梯间,就闻到了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这腥味实在是太浓郁,即便是鼻子不敏感的人恐怕也能闻个一清二楚。

    “什么味啊,好恶心。”许晓橙捂着鼻子,用手扇了扇。

    “血的味道。”林秋石对这味道可以说很熟悉了,他走在最前面,一眼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的那扇住户。

    “卧槽。”在看清楚了那住户的状况后,林秋石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声脏话。

    只见那扇住户的大开着,门口洒满了鲜红的血液,血液呈现出喷射状,此时已经凝结在地面之上。

    三人都没说话,迈步走到了那住户门口。

    “有人吗?”林秋石不抱希望的在门口叫了一声。

    如他所料的那般,屋子里没有任何回应,他跨国了鲜血,朝着屋子里看了一眼,发现整个房屋都黑洞洞的。他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用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了一下屋内。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围观的光线照出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时,林秋石还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死了。”阮南烛迈步进了屋子。

    这屋子所有的窗户都用木板封死了,看不到一点光线,屋内还算整洁,屋子的主人便是前几天给他们开门的那个青年男人。

    此时他已经失去了生命的特征,尸体瘫软在沙发上,头朝上,面部表情非常的惊恐。

    “眼睛被挖了。”阮南烛说。

    林秋石走到了阮南烛的身后,朝着那尸体看了一眼,发现男人的眼珠子没了,只留下两个血糊糊的大洞。这让他想起了被凿碎了头盖骨的曾如国和被挖去了骨肉的钟诚简。

    “为什么会突然就死了?”林秋石说,“是出了什么问题么?”

    阮南烛没说话,去附近的墙壁找到了屋子里灯光的开关,按下之后,头顶上的灯亮了起来。

    “窗户上也有血。”有了充足的灯光,观察起来就简单了许多,林秋石注意到了屋子里的一些异样情况,他看到封起来的窗户上面全是鲜血,这些血液应该不是死者身上的,因为他离窗户至少还有两三米的距离。

    “你还记得他们门口有血么?”阮南烛说,“之前我觉得那些血可能是辟邪的,现在想来……”

    “是有人想杀他们?”林秋石恍然大悟,“有人故意在他们的门口泼血?”

    “嗯。”阮南烛点头。

    “这人是替唐瑶瑶死了么。”林秋石又想起了什么,唐瑶瑶身上也沾了血液,但是她却平安的活过了一晚上,他本以为是她逃过了一劫,却没想到下楼后看到了另一个死者。

    “应该是。”阮南烛道。

    “我们再去一楼看看吧。”林秋石想到了楼下那个老奶奶,想知道那里的情况。

    “走。”阮南烛赞同。

    他们离开了四楼,去了一楼,在一楼看见了紧闭着的大门。果然如阮南烛推理的那样,一楼的门虽然关着,但是也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门口被泼了新鲜的血液,这些血液甚至还没有凝固,乍看上去简直像是刚弄上去的。

    阮南烛伸手敲了敲门。

    他们本来都没指望里面的人会回应,谁知道片刻后,那老人家居然真的给他们开了门。她半眯着眼睛,用浑浊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三人,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什么。

    林秋石不用听也知道,她一定是在重复那一句话:“我吃过了。”

    之前他一直没太在意老太太重复的话,现在想来,这句话却莫名的让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她会一直重复吃过了,是谁要给她吃东西?吃什么东西?而她虽然老糊涂了,却还是条件反射的一直拒绝。

    “老太太,您不想吃什么?”林秋石发问。

    这个问题问出口,那老太太竟是沉默了两秒,随后用沙哑的声音道:“吃过了,蛋糕吃过了。”

    林秋石:“……”

    “不吃了,不吃了。”老太太口齿不请,便要抬手关门,阮南烛却伸手拉住了铁门,温声道,“老人家,今年的生日聚会,你不去吗?”

    老人听到生日聚会四个字,身体竟是抖了一下,浑浊的眼神透出怪异的神色,片刻后才道:“不去不去。”

    阮南烛道:“为什么不去?”

    老人道:“去的还没回来呢,我要等他们。”她念念叨叨的说完了这话,便又开始重复不吃,无论阮南烛再问什么都问不出别的东西。

    无奈之吓,阮南烛只好松了手,让门关上了。

    不过虽然只是寥寥几语,却已经证实了他们的猜测,这一栋楼之所以空了果然是有原因的,而其原因,似乎就是十四层楼里三胞胎姐妹的生日。

    “参加生日的都没有活下来?”林秋石分析着,“可是这个世界对我们的要求就是等待七天,在七天之后参加她们的生日,这不是悖论么?”

    阮南烛道:“门的世界不会设置死局,参加生日或许并不是死亡的必要条件。”

    “那是什么?”林秋石蹙眉。

    “暂时还不知道。”阮南烛道,“只能等着。”

    他们一边讨论,一边回到了十四楼。

    林秋石进门就看见唐瑶瑶神情冷漠的坐在沙发上,张星火在旁边脸色也不好看,两人见到他们回来了,没打招呼,甚至连说句话的意思都没有。

    “出什么事了?”许晓橙怯生生的发问。

    “没事了。”唐瑶瑶说,“刚才那个姑娘来找我们麻烦。”

    “找你们麻烦?”阮南烛道,“怎么说?”

    “她非要我说她的名字”唐瑶瑶说,“我他妈的哪里知道,三个都长得一模一样,谁知道死的是哪一个,晦气。”她说完这话,有些气恼的啐了一口,“张星火还说别和小孩子生气,这是小孩子?我看是小鬼吧。”

    张星火道:“你别这个态度行不行?如果她是小鬼你这种态度对她岂不是死的更快!”

    “谁先死还不一定呢!”唐瑶瑶暴躁道,“真不知道你脑子在想什么,你难道能认出来?”

    张星火陷入沉默。

    好像昨天自从沾上了血之后,唐瑶瑶的心情就一直不太好,现在尤其如此。

    “剩下的那个是小土,下次别说错。”阮南烛很平静的说,“这可能是死亡的条件,我们刚下去看见四楼的那个男人死了。”

    接着林秋石将四楼的情况说了一下,也把那老人给的一些信息分享了出来。

    谁知道听了他分享的信息,唐瑶瑶的态度更糟糕了,她站起来在屋子里如同困兽一样绕着圈,表情狰狞无比。

    “唐瑶瑶,你怎么啦?”许晓橙看见她的模样,有些担心的问。

    “不用管我。”唐瑶瑶说,“我好得很!!”她边说着话,便用力的搓着自己的手臂。

    这里天气并不冷,大家都穿的是短袖和外套,唐瑶瑶也是如此,里面穿了个t恤,外面套着件单衣,手上的动作幅度非常大,也非常的粗暴。

    大家都没说话,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唐瑶瑶的不对劲。

    “唐瑶瑶,你的手怎么了……”许晓橙到底是没忍住,小声的问了一句。

    唐瑶瑶怒道:“我怎么了?我没怎么,我好得很,好得很!!”她说完这话,顺手撸起了袖子,然后继续揉搓手臂。

    而她撸起袖子之后,林秋石却是看到了她手上的一抹痕迹。

    那是一抹红痕,有些像血溅上去的样子,唐瑶瑶用手用力的搓着,像是那里痒极了。

    接着,林秋石看见那抹红痕开始渐渐的扩散,从小臂逐渐蔓延到肩膀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显然是看见了这恐怖的一幕,而唐瑶瑶却毫无感觉,依旧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直到她注意到了众人的目光。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脸颊也开始变成血红色的唐瑶瑶,如此疑惑的发问。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死亡万花筒》 25.破绽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死亡万花筒》 25.破绽 地址:https://www.qiqiw.com/38_38851/24.html

《死亡万花筒》相关小说推荐: 变身合法萝莉阳差事务所神医的倾城之恋于末日启程的综漫旅行追子弹的人无限虐杀进化番外篇国漫之万界契约系统星海波涛全靠一张嘴海贼之最强丧尸系统无敌漏洞系统秦时九歌行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