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问斩

裴公罪第1章 楔子 · 问斩 作者:书归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裴公罪第1章 楔子 · 问斩在线阅读。 裴公罪 第1章 楔子 · 问斩相关章节: | | | 裴公罪最新章节目录 | 书归的小说 | 裴公罪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这世上各人命里都有座牢。

    有人困此一生仍未觉囹圄,有人早知沦陷,却不思回转。

    甚有人亲力亲为造了这牢,将一砖一瓦都堆堵严密,原从未想过要自己进来,不过望替人守场绝世罪业便罢,可一世业障到最尾了,这深牢铁栅后,却独剩他一个。

    这是元光十八年的年尾了。

    正赶上横行数年的大奸臣裴钧一党落了大狱,朝廷上这出震天动地、明君除佞的戏码儿才将将抵着除夕收场,宫外人都还没逮干净,宫里就已四处紧赶着铺上了一水儿绝顶吉利的叫天红。

    掐着金丝儿的绒面儿灯笼一一挂在各宫檐角儿上,黄澄澄的昏光一照,叫那条条甬道上曾有过刺目颜色的血,仿似也就从宫人的眼里淡了。

    宫里人眼下只有一桩要紧事儿,那就是过年。

    夜空高黑,冬星抱寒,飞华殿内除夕夜宴的堂子虽是空了一半儿,可丝竹管弦与欢歌笑闹却一点儿不差地游荡在整座皇城里。当中经了动荡尚存的文武百官无不心有余悸端起御酿,向珠帘高座上的少年天子朝贺万岁,而一桌桌猜了灯谜搏帝颜一笑的皇亲国戚,亦庄重无匹地拿捏着矜贵眉眼,互道一句同喜。

    “今儿瑞王妃没到呀?”妯娌堆里有这么低低一声儿。

    远远儿地,不知是谁眼波扫去那御前半空的一桌上,掩了嘴笑:“听说那瑞王爷是又瞧上个婢子要纳了,这五日一妾七日一倌儿的,也不知他王妃怎的还能在府中坐得住。”

    “还坐什么呀?”旁人很快凑来一齐玩笑,“娘家都下了狱了,她弟弟不日就要问斩,府里还有她什么天日,今日又何得脸来呢?”

    “她不来,那早该将我们都挪过那桌去。”又有人说了,言语间抖一抖指间香巾拭嘴,零星儿都是金贵馥郁,“晋王爷常在关外未归,那座儿也空了几年呢。啧,真可惜了一桌子好菜,到今儿都没几人吃了。”

    “起了这大事情,只你还是个要吃的。”前几个尽嗤嗤笑来,引这人随手撂开跟前儿的萃花瓷碗,妙目瞪了她们道:“算了,那我也不吃了。这燕窝没味儿,且搁着罢。”

    “哟,”这时却有人望见了堂上珠帘后,笑就收起来,“瞧瞧,皇上也不吃了,要走呢。”

    恰逢了此言,四下鼎沸人声暂止,满座公侯王孙立起来了。待大太监胡黎拖长了一声儿“天子起驾”,他们便领着周遭官吏亲眷成片儿跪下去,长呼恭送吉祥。

    下刻,御座高台上珠帘捞起,宫人簇扶了少帝下阶,等到头回得入此宴的小官媛女敢回头了,望出殿门的夜色下,已只能见着一瘦削清冷的明黄背影,徐徐踏上龙辇。

    北风阴厉而寒,仿又传来声似有似无的咳。

    夜雪便是此时开始落的。

    皇城大内天牢底,裴钧自一场迷梦冷醒,气若游丝中,恍听牢门外有人叫他,便睁了眼。

    牢外油灯昏暗,身下草席阴湿恶臭,他侧躺其上,只觉满眼已颠倒了人世,几经费力,才终于看清——

    牢外是一袭黑裘的老友曹鸾,此时正伏身紧握了铁栅望向他,一容忧虑急迫,嘴唇正一开一合着:

    “子羽,子羽你醒醒,我是老曹……”

    “你听我说,我替你备好一条路子……”

    便是只往京中手眼通天的人里数,曹鸾此人亦算得上极为得力的一个,裴钧贯来知道。否则此时此刻此种境地下,这无官无职无有皇亲之人,便绝无可能入这戒备森严的大内天牢,更不可能来见他这御笔钦定处斩的死囚。

    此生三十余载沉浮红尘宦海,裴钧万花丛中历了此身,酒肉高朋从未短过,可最后至此凶险潦倒关头,他却早也料定——若是世上还能有人来见他一面,那来的,就必定只能是这总角相交的老曹。

    囚室无灯,一片昏黑,曹鸾全然瞧不清内里境况,此时只隐见当中那铁链束缚的人影勉力微动,似是真起身了,便赶忙急道:

    “子羽,你听着,明日一早换餐时分,会有人来接你走。“

    ”到时你乔装出了宫,就从水路西下,去寻我同你提过的孟广秋……”

    “大难如斯,宫中朝中一番血洗,如今倾巢之下无有完卵,就连萧家、梅家亦受牵连。你家中资财抄没、产业全失,朋党门徒尽散,一切只可作从头再来,那改名换姓之事,孟氏自早有计较……”

    “往日京中风光荣华、高官厚禄,今朝灰飞烟灭,哥哥知你一定恨,却也需暂且先放放。过三五年待风头过去,你若是想,未尝不可再寻个——”

    哐啷!

    忽一声铁链猛响,一只可怖血手从栅间伸出,瞬时紧攥了曹鸾五指。

    曹鸾一惊住口间,只听囚室内静默片刻,才响起一低沉嘶哑的气声:

    “……算……了。”

    一朝权臣,一夕落马,各处暗害加诸牢狱,早叫牢中人被毒得哑了,生出满口血疮,如今单是说此二字已是要命般艰难,使曹鸾这往昔旧友听来目下一热,正待提气再劝时,却已又听他艰难再道一声:

    “算了……”

    紧握曹鸾的血手徐徐放开,其上伤痕累累、血脓满布,待慢慢张开来,更露出掌心一道被利器透穿的狰狞伤口,血尚未凝,却已是黑紫。

    曹鸾几觉双目被刺痛,下刻凝眉抬头间,又终看清铁栅后那鞭痕各处的惨绝人脸,和那人满身囚衣上淋漓的血。

    裴钧隔着铁栅冲他咧嘴一笑,那一刻仿若还是当年来寻他捣蛋的顽痞少年模样,可眼梢弯起时勾出的细纹,却又将这廿年的风雨都道尽了。

    不过只是二十年间,他此身已被尘世磨损,如今一落大狱,那踏过黄沙的双腿折了,笔舞翰林的两手废了,就连曾在金銮宝殿上舌灿莲花、指鹿为马的一张嘴,也再说不出囫囵话了。

    ——怎么走?

    还再待什么三五年?

    裴钧沉默将他血手再覆去曹鸾手背上,颤颤地拍下。

    等过多时,他又甚为珍重地再拍了第二下,终极力吐出最后一字:

    “……走。”

    曹鸾扶栅的手气力顿失,待摇摇晃晃站直起身,只来得及赤目再看那牢内一眼,含恨闭目中,侧旁引路内侍已将他往外处一请:

    “曹先生,时候到了,这边儿罢。”

    天牢外寒风似刃,夜雪如泣,曹鸾行在苍茫白絮中无力开握双手,低头见月影恍惚下,十指微颤间,入目满是沾染而来的血。

    夜色愈浓。

    禁城内殿雕楼宫阙之间,有一列重臣雁行。

    为首老者银卦紫貂,暖袖拢手,乃内阁首辅蔡延。他两撇灰眉下目色晦然,行走间一言不发,而他身后刚调任了吏部尚书的三儿子蔡岚,却倒玉树临风、明眉开眼,走得似春风拂面,其后有各部部堂紧步相随,亦都是蔡氏门生徒从,至此朝中结束了十载之中官分二姓的局面,往后亦再无什么裴姓爪牙。

    未几,少帝姜湛所居的崇宁殿到了。诸官候在殿外本欲请安觐见,只因忧虑圣躬抱恙离席可有大碍,然殿外太监却只说皇上无事,已口谕众卿不必挂怀,旁的也并不多提。

    诸官听了,各自相对一眼,想是觐见不成,只好跪礼告退。

    走出大殿的这行人中,蔡氏父子又是打头的,恰与一众入殿的内侍相互擦肩。

    蔡延似有所觉般停步回头,见内侍当中带了个宫外人,正被近身紧簇着往崇宁殿内走去。

    一旁蔡岚也见着了,怪起来:“爹,那人不是——”

    蔡延沉沉低咳一声,威严一眼止了儿子说话,待回头再看那没入殿内的高大人影,倏尔目下一转想通关节,不免竟慈悲一叹:“作狗疯了一世,未想竟是被自己人咬死的……裴大人也是可怜呐。”

    蔡岚早惯了老父在外谨言慎行的做派,此时只跟在后头,拱手孝敬一句:“裴钧那厮,十来年里砍了咱们多少胳膊,还与您同起同坐、作威作福,直是死有余辜。如今咱们添势将他一除,阁里头好赖是干净了,再也不必顾忌谁人,左右他终是明日当斩,爹,您往后便都能睡上安稳觉了。”

    蔡延只出手拍落暖袖外碎雪,深意瞥他一眼:“怕你眼睛只瞧在鼻尖子上,是未见大祸临头了。”

    蔡岚莫名其妙中,只见老父抬头看了眼当空星子,目露隐忧:

    “贯索之阵,九星皆明,乃天下大狱之相。朝中半阁姓裴半阁蔡,今裴氏既灭,刑法已落,又如何再得大狱如斯?”

    蔡延老目回望向崇宁殿中明灭灯火,口气是既平也淡:“伴君犹似伴虎,虎者隐伏而骤出,便如帝心难测。今皇上虽纵我蔡氏灭了裴钧,他日却亦可纵为裴氏翻覆平反者屠我蔡氏满门,是故蔡氏如今虽立,却也是立在铡刀之下……慕风,如今你已多在御前行走,便要放灵醒了,不仅需悉心伺候皇上,更要顾念着蔡家。”

    蔡岚面上带上些得色:“爹您放心,皇上对儿子荣宠有加,是绝不会对蔡氏有甚为难的。”

    蔡延将儿子一容颜色看在眼里,唇角一呡,却是无情道破一句:“那裴钧当年不知今日下场,定也是如你这般想的。”

    蔡岚大惊止步间,又听老父在前幽幽再道:“裴子羽弄权十载,如今虽在天牢之中任人鱼肉,远惨过你百倍有余,可他昔日御前授业、代君临朝,荣宠加身、一呼百应之态亦远胜你千倍万倍,怕是在历朝奸佞之中都能独得史家一笔——可宠臣,宠臣,再得荣宠,也一样是臣,一朝帝心既灭,忧患始起,那便是一朝宠臣……一朝尸!”

    蔡延忽而停下步子,回过头来,在身后儿子的惊诧之色中捕到一丝预料之中的慌乱,便渐渐眯起精明双目,凝神向他提点了一句:

    “慕风,你日后且记着裴钧是如何死的罢。”

    崇宁殿外大雪飘飞,殿中却金盏挂烛、暖炭温烧。

    殿内堂下跪了个矮小的青年人,短眉吊蹙、唯唯诺诺,伏在地上已有小半时辰。

    堂上紫纱屏风后不时传出低声咳喘,待宫人端盘奉去汤药,金龙宝椅上的姜湛却只摆袖挥退他们,单偎在兽头铜炉边烤火回暖,耷下秀眉瞥了眼屏上,在一室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不疾不徐将僵白十指靠近滚热铜炉,直到垂眸看指尖被热气烤到微微发红,才忽向屏外道:“朕记着,你跟了你师父也许多年了。”

    堂下人立即抖着背脊磕头:“回皇上话,有……有一十四年了。”

    姜湛缓缓点头,凝眉似喃喃自语:“喔,那也竟有一十四年了……”他将手翻了一面烤,目光看去炉眼中炙红的碳火,清冽的声音稍稍松快起来:“此番几经曲折叫裴党落狱,你是功不可没,朕定得赏你。你想要什么呀?”

    堂下人听言,支在雕花地砖上的手颤抖起来,声音带着丝压不住的振奋:“草草……草民惟愿为皇上,为社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不……不敢有旁的妄想。”

    姜湛闻言,竟似真被逗乐,哧地一声就笑出来,下刻收回手来端过桌上的茶,温温和和道:“这话听着乖觉,还果真是你师父的好徒。”说罢他瞥了屏边太监一眼,接着道:“天儿也冷,苦了你过来问安,先喝口热茶罢。”

    太监闻意,向堂下宫女招了手,不过一会儿便奉出盏茶来。

    屏外人千恩万谢接过,就紧跪在地上喝了两口。一时那茶水暖意入心入腹,这才叫他将多年来背叛苦冷觉出份儿实在与回报,如今且看手中茶盏精美,更恍若在那茶面腾升的缥缈热雾里幻见了日后高官厚禄、荣华加身的自己,竟直觉入腹的茶水都仿似愈发滚烫炽烈了些,满身激荡。

    而就在此时,却听屏的另侧忽而一叹:“哎,从前你师父常同朕说呀,说你这鼠目寸光的德性,是一辈子改不了。如今看来,也是果真。”

    下瞬屏外人不及说出一言,竟忽感腹中热涌带起阵毁天灭地般剧痛,霎时眼前一黑吐出口血,砰地一声便向后倒去,登时没了气息。

    紫纱屏内姜湛依旧垂眸烤手,不声不语,侧殿内侍却已鱼贯进来无声将死尸抬走,几息间,就连地上的血也擦得一干二净。

    此时外头又带了个人进来,太监禀:“皇上,人带来了。”

    姜湛抬眸隔屏望去,绰约见一灰黑不清的人影进来跪了,就怠然道:“起罢。”

    便看堂下人磕了头:“谢皇上。”又慢慢立起来。

    姜湛从炉边收回手,抖袖支额靠在金龙椅柄上,颇玩味看出去:“阁下确是贵人事忙,朕遣人往府中请了三回竟都未见。听说阁下近日都在提刑司崔林家吃酒?”

    堂下人影顿时一滞,勉力平复一刻方道:“……回禀皇上,草民与崔大人结于草莽,不过是旧友罢了。”

    姜湛闻言,点点头,很是可惜地叹了口气,“那足下就要节哀了。方才下头人说,崔大人今早胸痹驾了鹤,怪道朕在国宴上都未瞧见呢。”

    堂下人影猛地一摇,又听姜湛接着道:“对了,那亲家河西孟氏想必入京吊唁,听说也是阁下旧交?”

    顿时只闻堂下扑通一声,已有太监匆匆扶去。

    姜湛看得眉眼带上笑,挽起唇角,一如得趣孩童般,“罢了,阁下私事,朕还是不过问了。今儿请了阁下过来,只是念这裴党倾覆之事,也属阁下大功一件,便问问阁下想要什么赏。”

    只见屏上灰黑人影轻晃,似被外头太监扶起,此时答问,人声已是干涩颤抖:“草民……惟愿家亲安泰,他事……不敢妄求,望皇上……成全。”

    姜湛听言,端盏的手一顿,挽起的唇角渐渐平了,待得许久,才慢慢吐出一句:“……他说得不错,阁下倒是个真聪明人。”

    尔后殿内又是死寂良久的沉默,直到堂下人见纱屏后明黄的颜色晃了晃,似挥手,这才被太监勉力搀出去了。

    再度寂静的崇宁殿内,姜湛在御案上放下茶盏,抬眼间,任这精美宫殿中琳琅金玉在眼里一一换过,而当他目光锁去御案上一座小巧可爱的金鸡镇纸时,内里冷灭淡漠却渐化为阴鸷的恨。

    下一刻他忽而扬手就将那镇纸一举扫落,掌心锐痛间鼻息一乱,便立时再度猛咳起来。

    宫人奔走宣医的惊呼中,瘦削而年轻的帝王颓然坐倒在身后龙椅上,金袖掩唇渐咳至撕心裂肺、不休不止,倏尔双目一赤将袖口拿开,只见其上已是鲜明的红。

    夜已深深。飞华殿夜宴终散,百官皇亲在雪中相别。

    宁武侯世子唐明誉喝得偏偏倒倒挪至殿外,往身后喝了一声:“思齐!钱思齐!还不来扶着为师!”

    他身后的疤脸门生这才醒神扶去。

    “你方才去哪儿了?宴上要你给蔡大人敬酒,找都找不见你……”唐誉明大着舌头向门生责骂,却也只是顾自己解气罢了,不见真要索个回应。门生多年心知,便暗暗抬袖擦了把眼睛并不多言,又听唐誉明鼓噪吆喝要赶上前面的蔡氏一行,便只默然扶了他过去,很快便没入嘈杂恭维的人群之中。

    隔了他们十来步外,是以文渊阁大学士张岭父子为首的一行人刚刚出殿,此时正不远不近吊在后头,虽人数实在寥寥,却也并未疾行去赶上谁人。

    “父亲小心。”

    张岭由儿子张三小心扶下了阶,反手捶捶腰背,抬头见当空大雪后已是乌云渐蒙星月,便只敛回目光,沉声一叹:“天儿要更坏了。回罢。”

    “是。”张三垂了眸,在旁嘱咐道:“父亲慎言。”

    同样的大雪吹飞在京中各坊间,将冷硬大地铺上层极冷的白。

    东城瑞王府里,九岁小世子避开了母亲喂来的一口汤,哒哒跑去窗前欢喜笑道:“母妃,雪真的好大啊!明早我能堆雪人儿吗?”

    可男童这笑颜却引王妃顿陷怔忡。她放下了瓷碗,终忍不住抬手掩面,悲哭中袖下露出的枯细手腕上,遍布着触目的青痕。

    天真冷。

    元光十九年的新春在这一夜悄然而至,可时至今日,这屹立三百载的姜氏社稷却已近风雨飘摇。

    北地大旱发了饥荒,朝廷管不及那饿骨四野、路多匪盗;江东冤案草菅人命,朝廷也理不及那贪官横行、民无脂膏——偏此时起了裴钧大案叫皇权有险,那尸位素餐的一个个官竟又忽为彻拿奸佞而振奋协力了一把,所遇凡涉事人等便即刻投狱严审,一时风声鹤唳,换京中几多血洗酷刑更迭不绝,到了落判行刑的日子,前后只不过大半月功夫。

    可大江之东,尚有各地暴乱层出不穷,朔阳关外,仍存千万难民逃荒在野。这天下无良之吏害兵,贪恶之兵镇民,夺食之父失子,饥寒之女葬亲——黎民在惶然无措的磕头恸哭中求不来朝廷半分动容,绝望而哀苦地,几乎已期望聆听山河被铁蹄踏碎的声响。

    于他们而言,这夜是黑的,绝不会因一臣之死而有所变异,那暗云盖月,也并不会因大风忽起便散尽行藏。

    可这却并不妨碍翌日朝阳照常升起。

    刺目日光中,天牢铁栅哐啷大开,裴钧花白了双目只听周身铁索铮鸣,下刻他瘸着腿被人架出牢狱扔上囚车,便闻监官拖长了声音高亢唱诵道:

    “——奸贼裴钧!大逆欺罔,僭越狂悖!凡列重罪者,共九十六条!经三司协拟、天子御批,定今日问斩弃市,即刻行刑!”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裴公罪第1章 楔子 · 问斩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裴公罪第1章 楔子 · 问斩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829/0.html

裴公罪相关小说推荐: 系列之仙棍护妻日常前世姻缘少侠出没,请注意高武星河穿越之魔女撩神记大侠联盟素手丹仙:那仙君是我的文化入侵修真学霸修真指南修仙从疯人院开始无赖无双江湖横刀录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