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其罪十三 · 自利

裴公罪 第14章 其罪十三 · 自利 作者:书归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裴公罪 第14章 其罪十三 · 自利在线阅读。 裴公罪 第14章 其罪十三 · 自利相关章节: | | | 裴公罪最新章节目录 | 书归的小说 | 裴公罪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陡运如火,华衣似命,一切都是当局者迷。

    裴钧低头看着面前那残破了边角的补褂,神台忽而前所未有般清明——他发觉,早在当年这一身补褂由姜湛赐给他时,他便受了,而将这衣裳穿在身上那样多年,若非后来他迫于形势入驻内阁,也还真未想过要将它扒下来,甚至到如今重活一世已发觉这衣裳破了坏了,他两次所想的,居然都还是修补、修补,不是换——

    原来当衣裳在身上穿久了,人就会觉得舒坦了,如此就再难想到这衣裳原本的不合适处;而他还阳多日以来曾以为自己顺应了冷静、清醒、过人的神智去做出的种种,或然也根本只是顺延了前世的习惯、活在前世丢不掉的躯壳里不甘地苟延残喘罢了。

    他欺君、寻衅、贪墨、舞弊,他都做了什么?他仿佛只是在捣蛋调皮。他自以为占了种种先机,却不知别人看他,竟还依旧是个借由皇权弄政如潮的权奸,是个结党营私、仗势凌人的佞臣——而在他们眼中被他这佞臣效忠的皇帝姜湛,又早已将他身边亲信留为暗棋,让他自以为跳脱控制的每一步,实则都走在帝王心机的谋算里。

    这朝中蔡延、张岭、晋王依旧据势各方,他那些小动作并没有让这一切从根本转变——新政依旧是要推行的,领头的人依旧还是蔡氏、薛张,他如今不过跻身其中而已,那看似取之不尽的吴广盐业也只如一片似明似暗的止渴之梅,还未成他囊中之物,他又已被晋王、姜湛得知了苗头,变得被动,变得夹手夹脚。如果他任由一切继续发端,那上一世他的种种下场便也会成为他这一世的下场,而那身再三破损的衣裳如若还不丢弃,便也会一如他的躯壳与命运般,成为上天束缚在他身上摆脱不掉的迷障和桎梏。

    这一刻他只觉一切如此透彻。他看见的不再只是眼前的那身补褂,也不再是那上面的补子将会换成何种花案绣印了——他忽而仿似看见了这朝政中更大的那一局棋,他开始想:至少表票这一步走得很好,如今已将他换去和保皇党一个阵线,把他自己的意愿隐藏入掌权者的意愿,则只要掌权者姜湛推行那新政一日,他就能从中攫取权势与金银一日,总不至于还要在蔡氏和清流间腹背受敌。

    而至于晋王……这个一直以来所思所虑都是为了篡位夺权的阴狠角色,如若不加以拉拢或虚与委蛇,则无论如何都会一直站在他裴钧的对立面,往后也绝不会让他的路好走半分,那么对于这样的对立者,就应当让自己暴露在外的把柄也变成他所忌惮的把柄,让自己的危机,也变成他的危机,甚至要让自己的一部分利益,更变成他的利益。

    一旦利益与危机相通相融,这世上就没有永恒的敌人。

    他终于豁然开朗了。

    他这一世再不要做一只乱咬乱叫带铁链的狗了——他要夹着尾巴,要且行且让,他要大伪似真、大奸似忠,去做个皇上面前的铮铮谏臣,去做个反贼身边的知交挚友,而到最后,他要做那个两头皆拆的最后赢家,把这些前世凌驾在他头上的各色人等统统推入没有回转之路的万丈悬崖……

    “董叔,”裴钧走到窗台桌边,抽出一张洒金的帖纸,提腕执笔点墨,洋洋洒洒写了起来,“明日一早,叫人把这帖子妥当送去晋王爷府上。今夜,您替我寻出身朝服来,我明早要进宫一趟,把随喜送回去。”

    “送回去?”董叔老目一瞪,心惊起来,“这不是叫皇上落实了您那罪状,更要疑心了么?”

    裴钧将写完的帖纸递给董叔,笑道:“皇上还要用我手里的人力,暂且还不会愿意动我,且依皇上那心性,若是我不送随喜回去,还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反倒更要招他疑心了。”

    董叔颇不安地接过那帖纸,稍稍一看,又略踟蹰地问道:“大人,您同皇上,究竟是——”

    “从前就叫您甭问这事儿。”裴钧笑着走过去从后面把他往外推,“有些事儿您少知道,就少烦心,少烦心,就能多睡睡好觉。瞧着也晚了,您老回屋歇了罢,叫六斤过来伺候就成。”

    董叔只好哎哎答应,出门前再回身忧心地看了裴钧一眼,这才带上门告安了。

    无雪的夜里格外冷,似乎将皇城宫墙间刮动的寒风都冻没了声响,只余下沉寂与肃静。

    禁宫崇宁殿中,大太监胡黎正当着今夜的最后一趟班,一如他成为内侍省、入内内侍省两省都知后的每一晚一样,站在这座帝王寝殿的宽厚龙榻前,为少帝姜湛换上了素色寝衣,待姜湛躺在了绣叶软枕上,再轻轻为他盖上暖被。

    正当他完成了这一切要转身告退时,他的袖口却忽被躺在榻上的天子给轻轻牵住了。

    回头间,他听见姜湛突兀而空灵地出声问他:“胡公公,你说裴钧往后……会不会再也不来了?”

    胡黎赶紧跪在榻边宽慰他道:“哎哟我的主子,这怎么会?咱们只知道裴大人将那邓准赶走了,就算真扣了随喜在府,那也许只因裴大人一时气不过主子的行事罢了,往后主子同裴大人说开了,不也就好了么?裴大人多在意主子呀,这能算个什么呢?”

    躺在龙榻暖被中的姜湛双眸空茫地望着榻顶盘踞的宝目金龙,听言慢慢收回了牵住胡黎袖口的那只手,轻轻颔首道:“好,朕知道了。你退下罢。”

    他翻身侧卧,待听得身后殿门吱呀一声关上后,便慢慢探手到枕下,握出一柄雕花繁复的弯柄短刀来,以拇指轻轻摩挲其上精致又诡谲的刻绘,半晌,才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

    梦不知何时而起,竟叫他又回到了数年前那火光滔天的一晚——他于这梦境中再度听见了皇兄绝望的惨叫与求饶,看见了一地青砖上溅溢四处的灰黑的血。

    这样的梦他不知做过多少次了,至今几乎已如习惯般,可以沉默地站在那梦中回转无尽的长长甬道里,冷眼旁观周遭宫人内侍仓皇逃窜,看着他满脸鲜血的皇兄在他面前嚎啕着,失却了一国太子的所有尊严,高叫着冤枉,高叫着父皇、母后,高叫着饶命,直至失去所有的生气——

    他也忘了是几年前的哪一次,当他从这永远相似的梦中猛然惊醒时,他竟发觉自己正伏在御书房的宽阔书案上,眼前近在咫尺处,是穿着翰林院竹青色褂子的裴钧正俯身凝眸看顾着他,抬了手来替他拂开额间一缕汗湿的头发,对他温和地笑:

    “臣有罪,将这书讲得太无趣,倒叫皇上睡着了,一直叫哥哥呢。”

    一时就像被人发现了最为隐蔽的秘密,从那一刻起,姜湛且惊且疑闪烁其词,是再也无法安然面对这个一贯敏锐的侍读先生了。而就在那第二日,当他从崇宁殿中起了午睡,正待起身去赴裴钧下午的授课时,殿中宫人却忽而报说裴钧径自来了,且还不待他全然穿好衣衫起身,那裴钧竟已然不顾阻拦地走进他的寝殿里,站在他榻边,倏地从袖中掏出把短刀来——

    “大——大胆!你……你要行刺朕?”姜湛惨白了一张脸倒跌回龙榻上,一时以为那些曾发生在他皇兄废太子身上的一切可怖过往,也要再度发生在他这傀儡一般的皇帝身上了。

    恐惧与绝望瞬时侵占了他满身,叫他双睫颤抖着瞪大了眼睛,一时只等待着致命的锐痛来临……可最终,他等来的却只是裴钧缓慢的靠近,和向他俯身压来的些微重力。

    在他惊惶的屏息中,裴钧面色无波地垂眸与他又一次咫尺对视,在他因惧怕而向后退缩时,裴钧已伏在他身上,迅速将手中那短刀塞入了他身后的御枕下,这时稍稍欠了些身子,仿似终于想起了此举是何等的大逆不道般,这才略带了痞气地轻笑着,晚晚告罪道:“臣僭越了,望皇上恕罪。”

    他这厢还惊疑不定、尚未回神,那厢裴钧却依旧身势不变地趴在他身上,已抬手曲指刮过他鼻尖,轻轻巧巧地劝慰:

    “皇上别怕。把刀握在自己手里,往后就能安睡了。”

    ……

    “皇上,皇上……”

    一声轻呼将姜湛叫醒,他猛地睁了眼,竟发觉梦中的刀眼下正握在自己手里。

    卧榻垂纱外的大殿窗棱投入些微的晨光,时辰当已是翌日。他扭头见榻边是胡黎跪着,耳中听其急急禀报:“皇上,外面裴大人来了。”

    姜湛闻言一时还以为是梦,待清醒片刻,他忽地将短刀匆匆塞入枕下便掀帘往外跑去,而等他跑到了外殿,却见殿中堂上只站着个哆哆嗦嗦的随喜。

    他几乎觉得一颗心都凉了,不禁失声问:“裴钧呢?”

    宫人顷刻跪了一地,随喜伏在地上颤颤道:“裴大人听说皇上还在睡,就、就先告退了。”

    姜湛明厉的目光顿时盯住他:“他都知道了?他可说什么了?”

    随喜万万不敢抬头,只继续抖了喉咙道:“裴大人叫奴才转告皇上,说皇上若疑他,尽可以直接问他,不必再派人盯着;他对皇上、对朝廷,是没有二心的。”

    “那他为何不进殿见朕!”姜湛上前一脚便踢开他,怒斥道:“你这蠢奴,若非你暴露了行藏,他又怎么会发现!”

    随喜扑爬在地上又跪了,哭喊着连连磕头:“奴、奴才并不是被裴大人发现的,奴才一出宫就被人敲晕了,醒来已被捆了手脚套了麻袋跪在裴大人府里,只、只听见裴大人叫逮了奴才的那人,叫……叫张大人。”

    “哪个张大人?”姜湛压下怒气咬牙问他。

    随喜道:“是个年轻的张大人,说话冷冷的……”

    “张三?”姜湛只一瞬便猜度而出,顺势想下去,不免心惊道:“……定不是张岭意下,却难道是晋王?”

    他身后,胡黎毕恭毕敬低声问了句:“皇上,那如今可怎么办?这随喜公公与那邓准……”

    姜湛闻言,目中掠过一丝颇为不耐的阴冷,少时起手摆袖道:“都不留了,一个都不留。”

    跪在地上的随喜一惊,立时大呼起“主子饶命”来,可却只叫过了第二声,就被内侍捂住嘴巴拖下去了。待过一会儿,胡黎又听少帝轻轻呢喃道:“晋王若知晓裴钧……他们怎……”

    下一刻,姜湛捏紧了袖下微颤的拳头,沉声吩咐道:

    “胡公公,裴钧身边还有一人,你们去替朕找过来。”

    两日后逢了五,又是该早朝的日子。朝暾还未起,要上朝的公卿百官们却已然循例踩着鸡鸣赶往皇宫,一一排在宫门等检。

    晋王爷姜越总是这其中最晚到达的数人之一,待前头官员入朝的高峰过去后,他的轿子才在元辰门外悠悠地停下,随即掸掸衣裳走下来,由一矮小宫人提了灯笼恭敬领着,慢慢行往清和殿去,到殿门又恰与老臣蔡延打上了照面,便两相谦恭地推让一番,容内侍高叫了“晋王,蔡太师到”,这才先了半步跨进大殿,还不忘浅笑着回身虚扶一把正要跨门而入的蔡延,体贴嘱咐一句:“蔡老当心脚下。”

    而蔡延却并不为他话中深意所惊,依然只是老声笑着,躬身谢礼:“王爷善心。”

    时辰快到,百官在殿中站定,宫人替列座皇亲奉上了茶,可姜越一坐下却发觉六部头上少了一人。正当他快要转身命人前去打探为何时,却听殿外内侍忽又高叫一声:“礼部尚书裴钧到!”

    一时大殿上站定的人都或多或少望了过去,只见裴钧跨开长腿、英眉带笑地进了殿中,一路与相熟官员抱拳告礼、前后寒暄,道了声“来晚罪过”。

    这一切原本与往日并无太多不同,可太常寺的周寺卿却是个眼尖的,此时连忙与上首九座中的蔡飏对过一眼,提声问裴钧道:“裴大人,您这补褂怎的坏了?”

    众人一听,登时也都侧目向裴钧猛瞧,果见裴钧那墨绿补褂的前摆黑乎乎地卷了一圈儿破线,显然是被烧坏了。

    “朝觐仪容有毁,是为对天子不敬,裴大人也是礼部的老人儿了,不该不知这法度罢?却怎还穿着破掉的补褂上朝呢?”

    周寺卿在百官沸议中闲闲散散抛出两问,可接下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裴钧边走边接上了:

    “哎呀,周寺卿见笑了!我这不是赶着出门儿么,没留意就踩着了火盆,真是来不及补了,罪过罪过。”说到这儿他已走到了六部头上,在友方诸人不安的面面相觑中,四下散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这才继续对周寺卿大笑寒暄道:“所以呢,可见这人哪——果真是急不得,越急着要赶上什么事儿,越就容易惹火烧身哪周寺卿。”

    周寺卿顿时只觉耳根一燥、起了火气,还没待开口与他再辩,却闻此刻殿内御钟敲响了九下,内侍开道、司礼官至,是早朝开了。

    晋王从闭了嘴的周寺卿处收回视线,余光里,竟见立在对角的裴钧正看向他笑,那笑里早不见了日前兵马司外与他斗嘴的虚假与逢迎,有的反倒是清宁和自在,当中甚有一丝志在必得的狡黠。这叫他不禁微微敛起眉头,面上只向裴钧略略颔首,心中却寻思起这姓裴的葫芦里又要卖什么药来。

    御座上的姜湛圣驾已至,司礼官即刻宣百官开始上奏。裴钧一听,捧着笏板就当先上前一步,清清明明地报起了手边事项来:

    “禀皇上,礼部已将各地秋闱的贡生名册、京中会试的监考官员都拟好密封,京兆司也清算好了闲散地皮和楼面儿,亟待朝廷再来分划,并与户部、兵部点录好了各方军营的囤粮与军饷,同鸿胪寺于年尾国宴的规制上——”

    “等等等等,裴大人,”内阁里的蔡飏听出些不对了,出声打断他,“上朝是启请发问的,不是叫你来表功的。裴大人身上职务多,劳苦功高,大家都知道了,可眼下你究竟有无要事提出来参商?若是没有,就给诸位同僚多留些时候说话,别一人占尽了风头。”

    “有有有,蔡大学士别急呀。”裴钧笑着从袖中掏出个折子来,冲殿角的内侍扬了扬手,“这也得要说到国宴才是。此番国宴自然也循例表彰有功之臣,礼部便与吏部共点了一张政绩,先交由皇上过目。”

    百官都心知肚明,政绩表彰实属小事,平日顺由文折过了内阁呈上御前就是了,根本不必在早朝中浪费光景,可裴钧却偏要在此时提及这事,此中自然有些文章。

    御座之上的姜湛又何尝不知?此时内侍将裴钧奉上的折子交到了他手里,他打开略略看了一圈,一如往年一般,并没在上面看见裴钧的名字。此时他再抬了头望向刚刚退回六部之中的裴钧,又终于注意到他补褂下摆,顿时细眉微微一挑,双手撑在御案上站起来问:“裴卿,你这衣裳是怎么了?”

    堂下百官立时互换起难言神色,而此时终于料到了裴钧所想的晋王刚抬起眼,竟已见裴钧握着笏板就直身跪下去:

    “回禀皇上,臣罪该万死!臣一时不察,偶在家中遇了小火,燎着了补褂还未及补上,以致仪容损毁、有污圣目,此乃大大不敬,臣请皇上降罪贬斥!”

    这一言,叫内阁九座之首的蔡延抬了头、九座之尾的张岭拧了眉,叫亲王之间的姜越目光了然,却渐渐捏起拳头。

    “裴卿快快请起。”御座上的姜湛连连抬手命裴钧平身,霎时思量间,因是知情,他便将裴钧那话中的小火比了被赶走的邓准、补褂比了裴钧自认的官运,不免心中暗惊裴钧这是欲弃权而去。想到此,他灵眸微转,温声安抚道:“裴卿不必惊慌挂怀。裴卿为了朝廷百姓奔忙不休,不免也有不周虑处,没了闲暇修补衣物也实属寻常之事……在朕看来,这补褂虽坏,可于裴卿,却也是天意。”

    百官顿时微微躁动,皆在絮絮这可能是什么天意,又听姜湛接着道:“裴卿于朝中数年,总领数项大事,皆业有所成、功不可没,却因身在礼部需尽职避嫌,而从未邀功自表,这叫朕实在愧对裴卿……如今此褂损毁,岂非天意示下,要朕为裴卿换一身衣裳了?——既如此,裴卿一身事务仍从旧职,朕便赐裴卿正二品少傅之衔,即日起用罢。”

    一时堂下百官中自然有反对的,就连裴钧自己都跪在地上百般推辞,然姜湛只落下一句“朕意已决”,司礼官与大太监胡黎对过一眼,闻知了圣意,便连忙唤下一位官员上奏,于是裴尚书迁任裴少傅之事,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散朝时,姜越从亲王一众里起身外行,心中已预料到这邓准之事的后续大约与他曾经所想的再不一样了,走到殿门时,正见裴钧穿着他那卷摆落线的破补褂,立在殿前石阶上笑盈盈地望着他,竟似专程等他一般,见他来了,连忙恭恭敬敬作揖道:“晋王爷。”

    姜越抬手虚虚一扶,对他笑了笑:“裴少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今真可谓鸿运当头了。”

    裴钧连连抬手抱拳,谨小慎微:“王爷谬赞,臣这也是托了王爷那厚礼的洪福,不然凭臣这鄙陋之资,哪儿有再报朝廷的命呢?臣在这儿叨扰王爷,便是想叫王爷切莫忘了今晚之约——臣已在半饱炊备好了大宴,只望好好答谢王爷,烦请王爷一定赏光,臣恭候王爷大驾。”

    姜越仪礼俱在地含笑点头:“裴少傅放心,孤一定到。”

    说罢,他眼看裴钧行礼告退的匀挺背影被初升日晖拢上了一层金砂,在走下石阶时,亦像要被这天色拥入晨光里般,那样悠然又笃定,全然是裴钧一贯的样子。

    这一幕忽叫他如此熟悉,不同的只是那个记忆中的少年人如今已拔高了身姿,没入了万千乌纱下的茫茫官场,身上湛清的长衫也早换作墨绿的补褂,而日后,那补褂上立于金枝的孔雀,又要换成黄顶红肚的长尾锦鸡,或是将会整个变为银色的,再迎来一只仙鹤展翅独立,到那时,到那时……

    姜越沉默地出宫,乘轿去五成兵马司与北城营巡视后,踏着渐起的暮色终于回了王府。他一一换上华衫貂裘,穿戴玉腰银靴,要去赴裴钧的一场宴。

    夜色中的半饱炊灯火通明,几乎在他踏入其中的那一刻,大老板梅林玉就已毕恭毕敬陪笑赶来,一张讨喜的利嘴叽叽喳喳说着天南地北的吉祥话,又不断抬手作揖将他往二楼引去:“王爷大驾,叫裴大人早到了候着,定的菜都是顶好顶好的,只等王爷您了!”

    常人很难在梅林玉这般的殷切热情里板起脸来,故姜越也是笑了,点头赐他一句辛苦,竟又得这厮百般谢恩,终于将他领至一张雕花描叶的精美折门前,轻轻叩了一声,一边拉门一边道:“哥哥,晋王爷到啦!”

    因了这一声,姜越竟不知何故有丝赧然,心中稍稍预估起门后的裴钧是哪般姿态正独坐着,暗想他可曾温了酒、可曾已开用,但当他眼前的门终于拉到了最左边,他抬起头来,却见这方雅间中竟不止裴钧一个人。

    他甚至一时连裴钧都没看见,因为这里竟然坐满了人——

    姜越几乎以为自己是错走入了某场皇城中的朝会,或是某一场宫里的宴席,因为在座的居然全都是在朝的各部官员,此时见他立在门口了,还都齐齐立起来向他恭恭敬敬打礼高呼:

    “参见晋王殿下!”

    在姜越勉力抑制的惊愕中,一只手在他身侧拉了拉他衣袖。

    他侧过头,竟见是裴钧闲闲靠在门的内侧,弯起眉眼向他淡笑:“晋王爷,臣等恭候您多时了。”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裴公罪》 第14章 其罪十三 · 自利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裴公罪》 第14章 其罪十三 · 自利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829/13.html

《裴公罪》相关小说推荐: 穿成狠毒恶女配(穿书)八零寻宝队[系统]重生之朕要亡国gl渣男要洗白[快穿]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瞎子女配撩反派(穿书)我在豪门当学霸[反穿书]我家肥猫四岁半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天作之合天才女友诱哄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