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番外《蜜蝉》

裴公罪第144章 番外《蜜蝉》 作者:书归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裴公罪第144章 番外《蜜蝉》在线阅读。 裴公罪 第144章 番外《蜜蝉》相关章节: | | | 裴公罪最新章节目录 | 书归的小说 | 裴公罪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这一篇是假设裴钧和姜越不打不相识、一回坑二回熟送书送着送着看对眼的情况下,正常地发展为需要躲避教导主任、授课老师和双方家长的偷摸校园恋爱。临时觉得只开车也没什么意思,就写成了一个番外。

    蜜就是,掏糖罐的那种甜;蝉就是,何其短暂,却何其用力地高唱每一个夏天。

    一辆校车喜迎国庆,祝大家国庆快乐!」

    宫学的书堂一下课,泰王爷拉了七皇弟姜越就要一道回府喝酒。姜越却抽出手来,说夜里还有张岭布下的读悟要做,去不了。

    见皇弟勤学,泰王倒不作勉强,就说算了。

    姜越瞧着泰王背影稍稍走远,便匆匆反身走回福祉馆内,却还未及搁下书,人就被后面一把抱住了。他一回头,果见来人是裴钧,不由转身推他一把,斥道:“你怎么又翻进来了!”

    裴钧被他推了也不撒手,反倒把他腰身搂得更紧:“我都在元辰门外头等你大半时辰了,你说!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出去玩儿?”

    这一声老实大,听得姜越英眉一拧,抬手就去捂他嘴巴:“你别把人叫来了。”

    见他慌了,裴钧脸上的不豫却尽扫,更捉住他手腕顺势往手心儿一亲,再把他拳头团起来拉在胸前,笑眯眯道:“还不怪你老不来?我这泼皮面首忒怕被王爷您始乱终弃,方才伤心得都快哭了呢。”

    姜越被他说得耳根一热,忙将拳头抽回来,这才终于转身把手里的书放下,“是你师父压的堂,你怪他去。”

    “我方才明明看见你同别人走了。”裴钧不依不饶又从后楼上去,一双健臂环住他窄腰,下巴也抵在他后颈窝里,酸里酸气道:“那人还拉你手。”

    姜越脸根子被他热息呼得阵阵发烫,扭头轻轻斥他一句:“别胡说,泰王爷是我皇兄。”

    “你皇兄那么多,难道个个儿都要拉你手?那我呢?”裴钧誊出只手去捉了他指头十指相交,紧紧扣起来,少时低声一叹:“姜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比你小?”

    姜越闻言一愣,正待回头看看,却不料一回头就被裴钧掰过了身子攫住唇舌,抵在身后桌沿上重重亲吻起来。他一时忘了推拒,便叫裴钧愈发得寸进尺将他抱坐在书桌上、一手滑过前襟捧去颊边,这时想起要挣动,裴钧另手却早已掐在他腰上,叫他轻易没了法子站起来。

    少年的唇舌有一些清苦,裴钧深深浅浅细吮再三,凝眉退出舌来咂摸咂摸,抵着姜越的额头认真问:“你怎么喝药了?不舒服?”

    姜越被他亲得气息微乱,低头强自道:“这是宫里赏下的解暑汤。”又干巴巴说:“你不是要去玩?这就走罢,不然宫门快落钥了。”说完就要跳下桌。

    可他一急,裴钧又不急了,只环住他低头一咬他微微泛红的雪耳,垂眼就看见眼前人纤长入领的颈线,捧在他颊边的手便忍不住稍稍施力抬起他脸来,果见姜越眸色深黑而澄澈,双颊已有些浅绯。

    姜越偏头从他指尖挣出下巴,紧抿着唇角盯着他,淡淡催促道:“裴钧,快走了。”

    裴钧却瞬时起了坏心,啄了啄姜越的鼻尖儿,卡在他腰上的手也向他腰带以下按去。姜越一急之下扣住他手腕,还没等扯开,已听裴钧轻笑:“王爷这里可好热好热,想来那汤也不怎么解暑,是不是?”

    “是什么是!”姜越拍开他起手就是一推,直推得裴钧向后一仰就坐倒在高背屏椅里。可裴钧握着姜越腰带的手却也未松,便连带姜越也一齐跌下来跨在他大腿上,另手更环在姜越腰臀上使劲往怀中一揽,将二人下身愈发紧贴到一处,啧啧作弄道:“哎呀呀,晋王爷平日瞧着冷人冷脸的,没成想这一急就往人身上压呀。”

    “裴钧!”姜越呼吸已然粗重起来,此时压着心气垂眸看他,揪起他前襟冷冷问:“你还走不走了?”

    裴钧与他抵着鼻尖,仰起脸亲亲他下巴,作赖皮脸道:“姜越,我们上回还没试过在椅子上——”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姜越低头吻住了,一时只觉上唇一痛,待姜越启唇放开他,他一抬头正对上姜越欲言又止的脸,不禁问:“怎么了?你又生什么气?”

    姜越扭开脸,“前日我去青云监寻你,便见你抱了个人坐在椅上。”

    裴钧眉头一皱,近乎全无印象:“何时?”

    姜越回过头,揪着他前襟再提起来一些:“午后。”

    裴钧仔细思索,恍然大悟:“你说小明珏儿啊!”

    姜越一听还有此爱称,起手就卡住裴钧下巴,眉带煞气道:“你同他是不是——”

    “哎哟,咱们晋王爷生气了?”裴钧愈发乐呵起来,逮住姜越的手便放在唇边亲了亲,柔声老实道:“不是的,姜越。方明珏家里早给他定了娃娃亲,要等改年考过了功名就回去成婚,他不是个断袖子的。平日监中兄弟都拿他当娃娃带,我同他也只是常打闹惯的,从没有过什么逾矩。”

    说了见姜越抿唇不语,他再道:“真没有!姜越你信我,我从不碰有主的人,从今往后我也只有你只有你了。”

    姜越推开他,想退身站起来,可裴钧却固住他身子不许,仰头问他:“姜越,你要是真担心,要不你嫁给我算了?”

    姜越身子一僵,垂头看他:“我怎可……”

    却不料这一愣神间,倒叫裴钧寻机再度探手他衣下,隔了衣裤握住他下身轻轻抚弄起来,指尖在铃口处轻轻画圈,口中还道:“虽无夫妻之名,可这夫妻之实却……”

    “你!”姜越被他弄得微微气喘,皱眉锁住他手腕,又不敢强拉,只好低斥道:“裴钧,你、你放开……”

    可他不出声还好,这么一出声,登时却似把火将裴钧耳根烧着,此时是想放他开都放不开了,手里一把就将他裤子扯下,再度揽过他腰臀往自己身下按去,挺腰顶弄一阵,觉得椅上确然不好使力,便起身从后将他扑在书桌上,捞起他身上纱白的衣摆,便露出两片莹白圆润的臀瓣。

    少年姜越的皮肤白皙、肌骨匀停,叫裴钧一见此景只觉喉头干热,不禁抬手便往这两团软物上搓揉而去,顿时揉得姜越浑身紧绷,暗哼一声,一时露在裤腰外的臀肌与大腿都紧绷起来,半是少年人尚未全育的瘦长纤美,半是行伍历练而出的精壮雄健,昳丽线条直勾勒到姜越暴露在外的尾骨与腰腹,全然没有一丝多余的弧度。

    姜越还在挣动斥他,裴钧却已掐住他腰窝俯身啄吻他白皙的后颈,把他身上雪白的宫学制服扯下肩头,露出一片光裸精瘦的背,一边咬又一边亲,在他股间上下套弄的手片刻不停,口里浑话也丝毫不饶他耳朵:

    “姜越,你看看,你都那么硬了,是不是早就等不及要同我**了?”

    姜越满脸赧色,却只恨被他弄得半身酥麻,挣也挣不脱,不免怒斥:“胡说!”

    “怎能是胡说呢?”裴钧好整以暇地将他压在桌上,手下的套弄愈发轻重无序、时紧时松,引少经人事的姜越频频闷哼沉喘,俄而,更解开裤带把自己早已立起的分身抵在他后庭轻轻磨动,看那被龙首一下下顶开细缝中隐见的薄粉微微阖动,便温声笑起来:“姜越,你好乖呀……明明想我想得这么厉害,嘴上又一点儿不露。哎,还是我来好好儿疼你罢……”

    姜越此时就连脖根都红了,厉了眉目道:“裴钧你放手!……外面,外面该有人来了……”

    可却霎时只觉身下一阵湿热,竟是裴钧已蹲身在后,悉心舔弄起他的菊穴来。那舌尖好似灵蛇,时而还推卷往下细细含弄两枚玉丸,又作刺枪般试着在他细缝间出入,渐渐于姜越愈发明显的气呻间换为更粗硬的带茧食指,一边抠挖**着,一边皱眉喃喃道:“果真第二回 也还很紧……”说着另手在姜越臀上轻轻一拍,原是打了主意想让姜越放松腰臀更便于扩张,哪知却叫姜越更绷紧了,穴内肉壁几要将他手指绞断。不得已,他只好发了些狠往里更送一些,找准一处便用力按下去一旋,顿时只觉指下细肉一颤,且原本一直斥他放手混账的姜越这一霎竟连斥骂他都再没了力气,仿似只被摁住了尾巴的白兔,他便心知此处对了,自是笑吟吟在姜越腰间一亲,一咬,穴中再加入一指探去,徐徐渐进地挑按蛮搅起来,更换姜越趴在桌上盯着对墙满壁的圣贤书卷大红了英俊小脸,直直粗沉呻吟,呓语般叫着他名字,腰背都不自觉扭动起来。

    待手下以可放入三指,裴钧稍退一些起身将姜越整个翻过一面仰躺,三两下扒掉他雪白的裤子和雪白的鞋袜,终于得以全观姜越此时形容。

    此时的小姜越已衣衫尽乱、周身发红,散开的前襟中胸肌起伏,两枚**已硬似红珠。裴钧俯首其间吮吸挑弄,双手沿着姜越匀净的肋线下滑腰腿,将姜越双膝扶到自己腰间,可他自己,却依旧是一身青衫衣冠楚楚,唯独腰下微微拉低一些亵裤,露出了硕大玉根来紧紧抵在姜越穴口,忽而吸气挺腰一送,便整根没入他臀缝之中。

    姜越英眉顿锁,疼得不住低嘶,掐在裴钧手臂的指头已将他手臂按出了道道紫红的印子,未着片缕的双腿挣动一阵,好容易才出了声,第一句话便是:“裴——裴钧,我……我要杀了你……”

    “你上回也这么说呢,眼下却怎又叫我活得好好的来弄你了?”裴钧吐息在他耳旁,从他体内艰难抽出一些,又再度重重送回去,在姜越浑身轻震中眉宇微微一扬,不再多话,只一手继续往他**捏揉慢捻,另手握住他身下粗大慢慢推在小腹上,眼看着姜越拧眉闭目隐忍着低吟,几乎只觉愈发困不住体内想将他分吃入腹的兽欲,不知不觉中已捅得更深更密,甚随着顶弄**的律动而上下滑摸姜越的龙根,前后只三五十下,竟见铃口已溢出点点晶莹水光,而姜越已颤颤抬臂遮住了双目,无意识地摇起头来,勾在他腰间的小腿快挂不住了。

    “想去了?”裴钧使坏地拉下他手臂,凑近了细看姜越明明连眼梢都泛起的薄红却依旧强忍快意的俊脸,细细啄吻他紧绷的下颌与唇角,略有痴迷厮磨他肩颈:“姜越,你怎么就连在这时候……都还是这么漂亮……”

    姜越半开阖的眸中尽是控制不住的湿意,此时开口除却唤“裴钧”二字便是破碎细呻,连连数声,引裴钧也再难把持更久,索性就放开双手珍惜地捧住姜越后脑,将整个人都压去他身上,一边亲他唤他,细细啄他喉结锁骨,一边死锁住他后穴那最紧要一处卖力提刺,再百十来下,终于在姜越呼吸愈急间深深释放出来,叫姜越紧扣在他肩背的手指顿时颤抖着一拉,沉哼间,划出一排长长的血痕……

    完事后两个少年紧抱彼此在宽大书桌上闭目歇了一会儿,裴钧就先有了力气,爬起来捧过姜越的小脸就啵啵猛亲,亲得姜越眼睁一缝,抬手就糊在这流氓的臭脸上,累得只可吐出短短一字:

    “脏!”

    裴钧被他打了一下也半点不恼,还把另半边脸也凑上去,轻轻问他:“洗洗么?”

    见姜越点了点头竟想自己起身,他一个打挺就跳起来抱他,“我来我来,谁叫是我这蛮子脏了王爷您呢,洗也合该我伺候着洗。”

    他将姜越大致裹好了衣裳放在榻边,姜越便抬脚踢他叫他蹲到屏风后去躲着,自己唤人打来了热水洗浴,不免又在下人走后被裴钧钻进了浴桶里嬉笑,闹着洗了通鸳鸯浴,若非此时已回复些力气能稍稍制住这臭流氓,或然都还得被摁在水里一通颠鸾。

    宫门早落钥了,裴钧出不去了,二人在澡盆里商定,今夜干脆就在福祉馆里同榻而眠,翌日一早点名前裴钧再翻墙回青云监上早课。

    被裴钧摸着笑着吵着,姜越从浴桶里起了身,由裴钧捧着巾帕伺候着擦净了,便穿上干干净净的罩纱白衣,套上银丝翘头的小布靴子,拉着裴钧坐在了福祉馆后院的芭蕉树下。

    姜越问他:“你今日本要带我去何处玩?”

    裴钧道:“你从前不是说这儿树多老有蚊子么,燃上香又睡不好觉,我今日就本想领你去城外莲塘捉蜻蜓的。”

    “……这与捉蜻蜓有何关系?”姜越不太明白。

    裴钧当即就笑他:“羞羞咯,晋王爷,连这都不知道?你也太不识民生了!蜻蜓可有用啦,夏日蚊虫多的时候就把帐子放下来,赶几只蜻蜓进去先将蚊虫吃了,等到睡前再把蜻蜓逮出来,这样一晚上睡在帐中就不会有蚊虫了,也不必点你讨厌的那个什么香。”

    姜越却听得眉头暗皱:“可那多脏啊。”

    裴钧一听,气得霍地站起来就想抱起他晃,却未料姜越行伍出身、下盘稳之又稳,愣是一下没抱动。这叫裴钧忽而没了面子,却把姜越逗得终于实在笑起来,神思一岔、身势一软,不察间竟被裴钧直接托举起来压去了竹篱墙上抵着亲吻,耳鬓厮磨一阵子,忽听裴钧道:“有了!”

    “什么?”他奇怪。

    裴钧抱紧他转了一圈,放他立在地上又抬手搓搓他脸蛋:“小王爷,咱们捉蜻蜓不必出城了,青云监就有莲塘啊!”

    “你是说……”姜越忽有了阵不好的预感。

    一炷香后,裴钧拿着绳子千辛万苦爬上了三人高的墙,屁股冲着青云监里,脑袋探往宝蟾宫方向,勾身趴在墙头上冲姜越伸手:“来,姜越!手给我,快!”

    姜越依旧不安地挑眉四下一看,但见周遭无人,这才冲他摆了摆胳膊:“算了,你给我让开。”

    裴钧便狐疑夹着胳膊往旁边儿挪了两格儿,下刻竟见姜越后退数步一个沉气,助跑冲来高高跃起,只右足在高墙中部一点借力,躬身抬起的右手已稳稳勾住了墙头。

    裴钧看得叹为观止、满面震惊,连忙出手握住他另一只手,“厉害厉害!王爷威武!下回记得教我。”接着助他两下也爬上来调转身子,二人一齐松手从青云监后院的假山上跳下,一路小跑来到中庭的莲塘。

    时日已是夏末,层叠似火的橘色层云涂抹过大片乳灰的天空,塘中的红莲映了日暮却比云色更艳,几乎红至与荼蘼之果共色,而四下此起彼伏的蝉鸣却证实此时还未至秋中、仍旧是夏,而愈发近莲塘,周遭亦愈发湿闷了。

    裴钧教姜越拾了根细长的树枝,带他到北山书堂里爬上梁子,握着他手带他用树枝搅了阴暗角落里几张密实的蛛网,缠在枝头仿似枝小箭,然后接住他跳下地来,笑眼弯弯领他再走到莲塘边,抬手指去:“你瞧,满池子多少蜻蜓啊,随便你捉。”

    姜越顺着他手指瞧去,果真见一些碧眼纱翅的蜻蜓飞舞在莲池中,时不时停留在荷叶或睡莲上,在夜幕渐起前似明似暗的黄昏天云下,掩映在一池明艳似火的色彩间,一时竟像极了精怪故事里指引梦境仙路的渺小生灵。

    可裴钧偏生就是个扼杀生灵之美的,此时抓着姜越袖子就叫他将手里的树枝往前送:“那只近了,快!快用蛛网黏住它!”

    姜越都还未反应要如何“黏住”,下一瞬却歪打正着一挥枝,恰恰将一只绿翅蜻蜓黏在了树枝上,一时看着那蜻蜓徒劳地扑腾着翅膀,他不禁有些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般望向裴钧,却换裴钧扭头就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哇,王爷初试牛刀便不费吹灰之力,此等雕虫小技果真难不倒您。再来再来!”说着抓了姜越袖子又带他继续捡树枝戳蛛网,蹲在莲池边一阵瞎挥,最后带着七只拼命振翅的大蜻蜓,又跳瓦翻墙回了宝蟾宫的福祉馆,洒了皂角给姜越洗手。

    他替姜越放下了床帐,将树枝蛛网上的蜻蜓一一轻摘下来放入帐中,百无聊赖趴在桌上看姜越一丝不苟地写着当日张岭布置的课业,不禁眼睛都有些打起架来,不一会儿就不甘寂寞地扣过他手腕亲亲啄啄,搅扰了姜越十分的静心,终于又把人赖来膝上抱着讲浑话,甚至试着讲了两个小时候听的鬼故事,却果真也吓不住姜越,不免有些意兴阑珊,再度放他去写课业了。

    不一会儿,想是帐中蚊虫差不多尽了,裴钧便又拿了树枝将蜻蜓一一粘出来,下意识放在脚边就要碾死,手却忽被姜越拉住了。

    姜越走到窗边去,学着他方才的样子,轻轻把蜻蜓一个个从枝头蛛网上摘下放飞出窗去,看见它们都飞走了,这才将树枝丢去了院里,然后拉着裴钧钻进床帐里,十分难得地,放下矜贵,在这个领他**捉虫的土匪少年脸上轻轻亲了一口,略略不舍道:

    “睡吧。”

    夏夜有风,轻带帘动,帘内的少年不顾汗湿,团团抱住怀里的人,轻抚他单薄脊背,明明自己已是快要睡着的模样了,却依旧哼着小曲儿哄他“王爷王爷快先睡”。

    不成调的哼唱中,窗外蝉鸣断续起伏,好似是费心应和这一场不知何往的仲夏迷梦。

    而此梦,却也是姜越做过最安稳的一个梦。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裴公罪第144章 番外《蜜蝉》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裴公罪第144章 番外《蜜蝉》 地址:http://www.qiqiw.com/39_39829/143.html

裴公罪相关小说推荐: 生存竞技场横扫荒宇神奇美女系统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从秦开始命缘仙途南山相思梨花落问佳期横推一切敌从星际位面开始的征服万劫归墟重生专宠:摄政王的毒妃恶魔大人有系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