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其罪二 · 犯上

裴公罪 第3章 其罪二 · 犯上 作者:书归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裴公罪 第3章 其罪二 · 犯上在线阅读。 裴公罪 第3章 其罪二 · 犯上相关章节: | | | 裴公罪最新章节目录 | 书归的小说 | 裴公罪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唤醒裴钧**的第一道知觉,竟来自薄衾下姜湛玉指的拿捏,与此时拂来耳边黏热软暖的呼吸。

    一切都是熟悉到骨子里的爱欲,熟悉到骨子里的下身酸胀、酥麻与热血沸腾——对于姜湛,裴钧身体的反应几乎早已变成本能,可此时此刻,他神魂却陡然跌至绝顶的冰冷。

    裴钧已不想去弄清眼前此景究竟是梦是实,亦不想去通悟什么人死复生的由来道理,在这一瞬,他一双眼睛看见了姜湛,脑中便只如一道响雷炸裂,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人已翻身压住了这始作俑者。

    而被他按着瘦削肩头狠狠紧贴身下的姜湛,此时却是满意极了的神情,还绿萝绕藤般抬起冰白的长腿来,轻轻勾住了他腰身。

    “你又有力气了?”

    姜湛在笑。他笑得骄矜而肆意,面上少年脾性染得眉宇间容不下别的东西,红唇绯颈是前一轮欢爱后的遗留,又有青丝绕耳,更衬得他挽起的唇角都慵懒艳丽到了最好的地步。

    美得欲让人刎颈。

    裴钧双手撑在姜湛双侧,俯身定定看着这张他曾爱到疯魔、也恨到疯魔的一张脸,一时胸腔之内沉沦的涩痛混沌,带得他双目都刺痛起来。

    ——这张脸曾叫他太过喜欢,以致他在得到姜湛前所找过的全部相好,竟都似仿着姜湛的模子刻出。有的鼻子像,有的眼睛像,有的神态像……可偏偏,又都不似姜湛。

    要么就是脾性里天生的骄矜比不上,要么就是嗓音粗了细了鼻音太过了,哪怕是言语中起承的音调,或怄气或调笑的,眉眼嗔叹中的一个回旋,裴钧都记得清清楚楚,多一分少一分都要不得。

    姜湛,姜湛……

    从前这世间就只有一个姜湛,再没人更得他心了。

    若放在过去此时,他定会轻轻捧住姜湛的脸,深吻他——就从唇角开始,滑落颈间,锁骨,胸膛,慢捏粉尖,轻抚腰腹——细腻绵密而奉若珍宝一般。

    他曾爱极了姜湛这具身子,爱那腰窝浅陷、肌肤脂玉无瑕,也深知那弓起身时后脊末端些微突起的小骨和缠在他后背那纤细匀称的脚踝……所有的记忆都毫发毕现,这身上的每一处敏感他都清楚,更清楚怎样去撩拨,怎样教他秉持,或是怎样让他泄液如雨。

    记忆中的身姿与眼前渐渐叠合,裴钧慢慢抬起了手——

    落下,却不是轻抚,亦不是捻揉。

    他只是沉默而用力地捏住了姜湛的下颌,一言不发,甚至没有一点点前兆地,忽而将身一沉便贯入他体内,直直将巨物抵到不能更进之处,叫身下姜湛突然疼得细眉深锁,痴痴闭目呻唤了出来。

    “喜欢么?”裴钧另手卡着身下纤细的腰肢再一次次地毫不留情地抵入,漠然地垂视着姜湛的脸,极力想从那上面找出一丝忍辱的破绽——

    可他败了。

    “喜欢……嗯……”姜湛神色中的**和迷乱真到无法再真,甚至还扭开只手勾住裴钧的脖颈下拉,将一个急切而恩赏的亲吻落在他鼻尖上,是一捧若即若离的龙涎香气,“快……嗯,待会儿宫人回了……嗯,你就——就又得走了……朕,可舍不得……”

    好个舍不得!

    裴钧几乎要笑出声来,顿时抽身而出,抬手将姜湛翻身背向趴跪好了,右手抬腕,捞起他身后发梢一卷,再开口,低沉的音色都带上了一丝危险。

    他面上如惯常那般随意地笑,徐徐道:“好,这就来。”

    下一刻,好似**倾覆,山河贯地,雷霆震怒,他将姜湛死死按在软枕上,由后再次狠狠出入,一下又一下,不保留任何力气,直将姜湛**到抓在床头金架上的手指都骨节发白起来,隐忍嘶叫好一晌,终于发觉有什么不对,便挣扎着要翻身。

    可裴钧又岂能容他翻身,只随手便压住他后颈迫他再度侧枕在榻上,就像残暴的猛兽按住只吃食的鸟雀,一边**入一边笑道:“怎么,皇上厌我了,不想要了?”

    由他此处瞧去,姜湛的侧脸泛红,眼梢吊着一滴未落的泪,整张脸此时终于是有了一道细微的裂痕,却还强道:“朕喜你还来不及,又何曾会……何曾会厌你……”

    ——何曾?我看你恨不能早些剁了我。

    裴钧心下冷笑着,身下愈加用力地一贯再贯,次次到底,让姜湛不断失声叫出来,从开始的隐忍,到后来几乎染上了惊怕——从前裴钧榻上待他皆是温情宠溺,但凡一点刺痛,该落在背上的亦是加倍的亲吻安抚,绝不可能冷眼瞧他痛到了骨头里,却连一丝亲昵都不给……

    但眼前的境况根本容不得姜湛思考——股间传来的痛太明显,快感亦太明显——裴钧对他的身子过于清楚,几乎只笃定地抓住后脊之下的那一处软肉不断抵死缠搅,每一次都正中红心,深深切切。

    姜湛迷乱痴妄之中,直觉此番竟比从前数次加起来都要翻江倒海,一时将要秉持不住丢盔弃甲而去,可每每濒临如此境界时,裴钧却又准确而及时地退攻别处,叫他全身百骨不得松快,提着一丝神智,只想求他不要再逗弄自己。

    “裴钧……那里,那里要……”

    “你叫我什么?”裴钧忽而松开了压住他后颈的手,转而捞着他头发把他提来直起身子,将那红似滴蜡的耳际拉到自己唇边:“你再叫给我听听?”

    姜湛被他拉仰着头,此时全然已看不到别处,唯独能望见,不过是榻顶俯下的那只黑目金龙。一时间,被金龙双眼观望的慌乱泼了他一身滚烫,他踟蹰着,终究支吾地低叫道:“先,先生……”

    霎时,身后随之而来的一记猛烈刺入直抵龙潭,他头顶顿紧发酸,几乎立时就快要晕厥了过去。

    可身后之人却没停下。

    沉顿迷混之中,他感觉自己被一双健臂打横勾起,下一刻天地倒转后,竟跌坐在一方发硬的厚垫上。

    搭手的地方浮雕硌人,却感觉甚为熟悉,姜湛不禁撑起身子,费力掀起眼皮一看,这一眼却叫他大惊失色:“裴钧!你疯了!”

    入目处是御书房里沉闷的书架,接顶杵地,贴着墙摆满了一室,堂下香炉里熏着玉檀,身前横架了整张楠木雕成的宽大御案,上面百官上疏都还摊开着,而他身为帝王,却被裴钧稳稳按压在御案后刻金镶玉的龙椅上。

    方才在里间行荒淫之事,确然已将此殿所有内侍宫女屏退到了外院去,可现在此处却不是卧榻,而是朝堂——御书房乃是皇城内朝所在,平日姜湛便是坐在这龙椅上垂询高官近臣。现下将他压在此处,若有近臣忽而求见,所见之景岂是“羞耻”二字足以言说?饶是他平日痴缠裴钧,此时也是断断允不了这等妄行。

    他挣动着那双按着他左臂的手,潸然美目望向裴钧求道:“裴钧,我们回里间去,好不好?嗯?”

    从前只要他一软声,便是叫裴钧往油锅里替他拾根银针,裴钧也是眼都不眨就会去拾的。可现在,裴钧俊逸脸上带着丝贯有的痞气,却只一如往常地笑,斜挑了长眉,连话都没多说一句。

    裴钧身上只松松披着件中衣,空的手还抱着捧他二人的衣物,此时恰好将衣物随手丢在御案上。他按着姜湛的那只手也没拿开,另手还更从衣物堆里找出了姜湛系发用的金缕缔带来,懒懒就往姜湛被按住的那只手臂送去。

    “你要做什么……”姜湛开始慌了,愈发想要挣脱钳制,伸手就抓住裴钧的臂弯拉扯道:“裴钧!裴子羽!你怎么了……你先放开朕!”

    “急什么,皇上,这好的才开始呢。”裴钧却是不慌不忙地笑,干脆将他右手也一道拉过来,用缔带扎扎实实捆在了浮雕的龙椅扶手上,一点也不留情,直勒得姜湛白皙手腕都绷出了紫红色。

    姜湛的挣扎在他面前犹如蚍蜉撼树,他只两下就制住了那两条乱蹬的莹白小腿,拉起来分横在臂弯里,俯身笑着问他:“你不喜欢这儿?”

    姜湛那凝在眼角的泪终于落下来,一个“不”字都来不及说出,身下涩痛已猛地传来——裴钧已将他抵在龙椅最里处,再度挺身进入。这一动作,叫他后背登时被两道祥云的浮刻勾陷,磕得脊柱生疼。

    “裴钧……嗯,疼……嗯……”姜湛双手绑空,连裴钧一片衣角都抓不到,此时一容慵懒终于全然崩塌,将惶然和无助尽写在了脸上。

    裴钧不出一言地狠狠**弄着他,听着身下姜湛软糯的鼻音逐渐变为哀求,到最后已经迷失在**的方寸里呻吟,至始至终都没有停下动作。

    他身下的酸胀已经被磨到有些发痛了,可脑中却实在感不到任何的欢慰。那物自他睁眼被姜湛挑起了兴头就再未疲软——或可说是无法疲软,竟似得了场病,此时只如一通泄愤的器具般,就像早麻木了、剥离了他的肉身,在此变成了无情无爱的一个东西。

    从前在姜湛体内,他要极力隐忍才能秉持的倾泻,此时仿佛遥遥无期,只因如今已死过了一道,他再看着姜湛的脸……

    这张任他为人鱼肉、将他无情斩杀之前,甚至都没敢再露一次的脸,在此时一番番的凌辱戏谑下,这张脸或隐忍或悲戚,颦笑嗔怪,甚至落泪,竟还是美得和从前一模一样,美到——

    让他觉出恶心。

    无论身体的快意多叫嚣,裴钧神台就恍如浇了层冰渣,越到后来,甚至连姜湛都痛得有些蜷缩了起来,顾不得帝王体面地悲哭求饶,四肢轻颤到了神智散灭的边缘,可在他身上的裴钧却是越发清醒,越发漠然,身下动作甚至愈发狠厉。

    “裴钧……裴钧!你放开朕……疼……嗯……裴钧……”

    连番的抵弄中,痛欲交织,爱恨不辨,身下少年再也经受不住,一声声忍痛的哭叫伴着裴钧出入的一次次,扎得他耳膜都发疼。他掐住姜湛脚踝的双手几乎要捏碎那冰肌下的骨头,凌冽怒意在少帝股间恨恨暴虐,终于,姜湛被他高抬的腿线一紧再一松,阵搐嘤咛一声,整个人顿失了所有力道,一时昏迷瘫软下去,满身汗涔红遍,后穴处的软粉已磨作了暗红,阖动间竟透出丝血色。

    ——不经事,还是这么不经事。

    裴钧嘴角噙着冷笑,目光渐渐锁在姜湛后仰而白皙的脖颈间,只觉握拳的手指几乎要将手心戳出血来,才能狠狠忍住掐上去拧断那喉咙的冲动。

    垂眸凛然地看着二人交合处糜流下的浊白,他随意丢开姜湛的双腿,静静由着那柔软的身子从自己身上滑脱,果见那浊白不是他自己的,只是姜湛的罢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身下那物失了任何刺激,终究疲软下去,可却还紫红着,磨痛不减,一如多年来倾其所有的付出却换回无尽可笑的苦冷,叫他遍体都不舒整。

    他反身从御案上拎开那明黄的几件衣裳,拾绢擦着身上的污秽,心中不禁哂笑起来:

    过去他从未想过,自己面对姜湛,有朝一日竟能连**,都可被扼杀在厌恶里。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裴公罪》 第3章 其罪二 · 犯上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裴公罪》 第3章 其罪二 · 犯上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829/2.html

《裴公罪》相关小说推荐: 让你腻在我怀里逍遥流主气运满满小师弟我,万年锻体期老祖入赘神婿我有一棵气运树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超自然创作档案三元神录从灵吸怪开始的异世界之旅我是SCV美特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