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其罪九 · 无信

裴公罪 第10章 其罪九 · 无信 作者:书归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裴公罪 第10章 其罪九 · 无信在线阅读。 裴公罪 第10章 其罪九 · 无信相关章节: | | | 裴公罪最新章节目录 | 书归的小说 | 裴公罪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礼部事毕,裴钧又被鸿胪寺几个老朽寻去问国宴事宜,不知怎样熬到下工,出皇城已过了酉时,见城墙头上飘着如雾的雪,天际幽云转暗,行到司崇门,外头正停下一架车。

    车上丫鬟先打帘儿出来,再扶下个赭褂金钗的貌美女人,女人又抱下个六七岁大的男娃娃,替他整了整身上小袄,这才直起身来。

    一时她瞧见裴钧,见裴钧也看着她,便微微诧异张了张嘴,还未等说出话来,裴钧却已然收回目光继续往外走了。

    那丫鬟正向内侍递上了腰牌儿笑:“今儿太后娘娘宣来瞧瞧世子的,说要一道用个膳。”

    走过他们马车时,裴钧还听见身后有内侍奉吉:“瑞王妃安康哪!哟,小世子又长高了,可同年前儿见着不一样,往后该是一年更要比一年……”

    别的又说什么恭维,渐渐走远也听不清。裴钧上了停在司崇门外的轿子,眼见着帘外铺地的雪,倒还想起早上晋王打趣他的事儿,便同轿夫讲:“送我去梅少爷那儿吃饭,到了你们就先回罢。”

    轿夫袖手哈着白气儿谢恩,麻利儿起了轿,一盏茶功夫就将他送到了西坊里最大的酒楼子,名叫“半饱炊”。裴钧下了轿子一走进去,满眼雕梁画栋、宾客满堂,闹得同他记忆的前世一模一样。

    楼里堂生都认得裴大人,打礼说过了吉祥话,溜烟儿便奔去二楼找东家。东家梅少爷梅林玉正在楼上陪人喝酒,闻声哒哒就跑出来,见着裴钧也习惯了似的,一边下楼便一边尖了嗓子翘了指头招呼裴钧道:“哎哟哟,哥哥你这负心汉,还有脸来呀!早上又是拿了谁家姑娘的白毛儿大氅叫我修啊?你是真不怕我伤心呀?”

    听得裴钧一腔浊气都被他逗笑出来,眼见他扭着腰板儿走到跟前儿了,抬手就勾了他脖子揉脑袋:“你这嘴里可积点儿德吧,没的被拖出去砍喽!”

    一句话吓得梅林玉满脸酡红都白了一半儿,被裴钧夹在臂弯里凤眼一睁,这才把嗓子抽回正道儿上,扭头粗声问:“怎么?难道那衣裳是皇——”

    “是晋王爷的。董叔没告诉你?”裴钧淡笑着答了,抬手推开他呿了一声儿:“哪个姑娘那么宽的肩哪,你娶吧。”

    “瞧我这嘴!”梅林玉连连抬手打自己大嘴巴子,“喝多了喝多了,我这草民哪儿有命消受晋王殿下,修衣裳都是前世积福了……”

    “那衣裳你瞧了没?”裴钧跟着他一道往雅间走,“还能修不能?”

    “瞧了瞧了,自然能修!这世上哪儿有不能修的东西。”梅林玉随手招了两人去备菜,客客气气替裴钧把门帘儿撩起来,“绣工倒寻好了,丝线也都齐全,可我的哥哥哎,你让我一时片刻上哪儿给你找那么多白鸭子呀?还有那上头的药水儿,这你得问问老曹去!”

    裴钧进屋坐在了桌边儿,见堂生很快进来倒上了茶,闲闲弯眼笑他一句:“老曹还管鸭子的?”

    梅林玉当即不负所望讲了句荤话:“啧,老曹他鸡鸭驴兔儿什么不管。”说完同裴钧一齐大笑起来,被裴钧一个爆栗敲在脑门儿上:“老曹的玩笑也敢开,下回要叫他打你了!”

    梅林玉当即假哭着“哥哥饶命”作势跪地求饶,被裴钧扯过去坐了,这时雅间儿帘子又打起来,一息前吩咐备下的菜竟已热腾腾地送入,梅林玉便又搓搓手站起来,亲自把一样样鸡鸭鱼肉端在裴钧面前,掏心掏肺道:“哥哥来得突然,我这就只能把别桌的菜先端来了。瞧瞧,弟弟为你甘愿落草为寇抢食儿吃啊,哥哥可别负我!”

    裴钧抬脚在他小腿上一踢:“什么落草抢食儿,说得我跟你家养的鸡似的。”

    这一说到鸡,梅林玉眼睛都亮起来,一边把雕了金丝儿的筷子双手奉给裴钧一边劝他:“哥哥哥,我家斗鸡场又来了好鸡了,你几时来我领你斗斗?”说着一拍大腿,嘴巴又管不住了:“我那鸡可带劲儿,叫得嗷嗷的!”

    “什么鸡还能嗷嗷的,怕不是得了瘟罢。”裴钧低眉接过筷子磕齐了,夹来一簇青菜吃,“我这儿总要翻了年才得空,眼下哪儿忙得开。”

    梅林玉替他忙活完了,袖起手来坐在旁边儿看他吃:“但你可多时候没来了,咱斗鸡队也不操练,翻年的赛事可得输个够呛,前儿瑞王爷还说呢……”

    瑞王爷姜汐出身尊贵,是玲太妃蔡氏所生养,算少帝姜湛的庶兄。他虽比姜湛大上个十来岁,可成日却游手好闲、提笼架鸟,一身赖肉多是往声色犬马里打滚儿的,尤爱往梅林玉各处红楼绿馆里转转,斗鸡赌石就更不消说,于是朝廷从不敢指派他什么官位,所求只是他别惹事儿,不过吊了些食邑在他身上,养着他金丸砸鸟、庸庸度日罢了。

    梅林玉商家心性,从来对谁都说笑,可同裴钧说到这瑞王爷,脸上笑却收起来些,只把方才被揉歪的发冠理了理,留下个话头,便抬了雪花银瓷瓢给裴钧打了碗菜汤,恭恭敬敬搁在他手边儿上。

    裴钧无喜无怒端起来喝一口,瞥他一眼:“他还说什么了?”

    “他们亲贵几个不每月都要去讲武堂里议议军机么,他就也得去。”梅林玉抬手蹭了蹭鼻尖儿,哼声笑笑,“听说他前儿是在讲武堂里被晋王爷骂了,倒是骂了什么他都说不清楚,估摸只是气不过晋王爷年纪轻却要压他一辈儿管他叫侄子,竟也气得砸了我二月楼里头一屋子好东西,银子都没留一颗就拍屁股走了,还打了我那儿几个姑娘呢,弄得都没法子见人了,尽糟蹋生意。”

    裴钧放下汤碗,平平扒了口饭,“平常你也没少坑他钱,这亏你就吃了罢。”

    梅林玉瘪嘴瞪他一眼,逗得裴钧低声发笑。

    “不过……”梅林玉袖着手撑去桌沿儿上,眨眼巴巴望着裴钧,小心翼翼地问:“妍姐嫁去瑞王府里也七八年了,见着时候倒少……她没受什么委屈罢?”

    裴钧垂眼挑着盘里的茴香豆,眉都没皱一下:“不知道。想知道你自个儿打听去。”

    “行行行,我不问了,哥哥你别气。”梅林玉恹恹缩回手去,换了个话头:“哎,最近哥哥往哪儿发财呀?有没有闲的路子,给弟弟指指呗?”

    裴钧顺话想了想,还真想到那吴广盐业的事儿,问梅林玉道:“你家里造船的生意还做么?”

    梅林玉点头点得似鸡啄米:“做做做,做着呢,怎么了?哥哥有东西要运?”

    裴钧已然吃完了饭,由梅林玉亲手递来张蚕丝儿绢子拭了拭嘴,站起来笑眼看着他:“想知道?想知道就先帮哥哥打艘船。”

    “打船?”梅林玉将绢子接回来,开开心心道:“成啊,哥哥想要什么样儿的?红的绿的?赶明儿画给我,我即刻就寻人做去。”

    “真乖。”裴钧满脸慈爱地抬手拍拍他后脑勺,嘱咐一句:“晋王那衣裳的事儿,待我近日叫了老曹再回头寻你。”

    梅林玉哎哎答应,当先一步撩开帘子送裴钧出去:“哥,那你得跟老曹讲清楚了——你是要真真的白毛儿鸭子,也是要真真的鸭绒药水儿,不是雏兔儿瘦马花泥膏子,不然他能打江南给你拉一车细皮嫩肉的男娃娃来,到时候再说是给晋王爷逮的,好家伙,那搁哪儿都说不清了。”

    “你这嘴真是——”裴钧扬起手来直想抽他,可对着梅林玉那一张俊脸上的笑,却又抽不下手去,只得又啧啧两声放下手来,“罢了,走了。”

    梅林玉点头哈腰地笑,还塞了把油纸伞在他手里:“哥哥慢走,哥哥常来!”说完翘了指头再尖起嗓子道:“奴家等着哥哥来上船呀!”

    “滚进去发疯!”裴钧最后笑斥了他一句,抬腿走出半饱炊的门槛儿,将喧闹人声一时尽隔身后。

    外头天色早暗,夜幕已升,果真下着飘零的雪。

    裴钧垂眸呼出口白气儿,撑了纸伞便拾道往回。此时周遭渐渐静下,入暮前司崇门外的那个抱孩子的赭色人影便又悄悄进了他脑子去,甚有那句内侍告吉的“小世子一年更比一年”……

    而一年更比一年什么呢?

    裴钧轻轻叹出口气。

    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年又一年的。

    他记得那小世子根本没挨过年尾。后来瑞王妃过继了底下早死姨娘的儿子养在身边,裴钧略略估算,在他死前,过继的那孩子,估摸也有九岁大了。

    长街上的雪积起好一些,裴钧补褂外罩了狐皮裘,默默无言地撑伞顺街走着,待过了个街口,正见个推了烤栗铁炉的老父,似是收摊儿回家了。

    这老父冒着雪,身后跟了俩小娃娃,手里还牵了个大些的,嘴里正絮絮叨叨地训着:“……爹赚点儿银子多不易,供你你还不读书——不读书怎么考举人!”

    “考举人有什么好?”他手里那孩子仰头问他,“爹爹,读书可累啦。”

    “累!不累怎么考得上!”老父啧了一声,提起声音点他脑袋:“考举人好处可多了去。等你中了举,一路上去再中进士、点翰林,点了翰林就有官做,做了官就有钱赚——”

    “赚谁的钱?和卖栗子一样儿吗?”孩子打断他。

    裴钧听到这儿,轻轻笑了声,抬眼看那老父紧了紧攥住孩子的糙手,已抖落出他仅有的见识:“自然一样儿的。等做了官,谁的钱不能赚?咱们卖栗子也是替当官儿的赚了钱呢,你再瞧瞧那当今的——”他颤抖着压低声音,“——那裴尚书,他不连皇上的钱都赚么!等你日后也做了大官,还要坐堂审案子打人呢,出起门来开锣喝道,可别提多威风。这要不念书,不考举人,不做官,威风哪里来呢?”

    可他手边两三个娃娃是听不懂老父的警世名言了,不过只听见句裴尚书,嘻嘻哈哈就唱叫起来:

    “裴尚书,裴尚书!说他像猪不像猪!吃了私家又吃公,迟早吃成个大胖虫!哈哈哈哈!”

    老父吓得丢了车去一个个捂他们嘴,无奈一人却追不上三个。三个娃娃在街角上且跑且跳,将这童谣再唱了整三遍,这才嬉笑着被老爹逮住老大,提了后脖领往南边儿巷子里撵。

    而裴钧在此撑伞拐向东去,在夜雪长巷里踽踽走了一炷香时候,终于回了忠义侯府。

    府里董叔还没睡下,紧赶着叫六斤去打了水替裴钧宽衣擦身,自个儿立在边上报府里的事务。裴钧听着点头,想起一事,解了衣裳问董叔:“邓准呢?”

    董叔道:“睡下了,我去替大人叫起来罢?”

    裴钧抬起双手由六斤换上寝衣,心里想着邓准那尖声尖气儿的熟人,忽而心烦摇头:“罢了,由他睡,待新政的事儿过了再说。”

    六斤端了水出去,裴钧坐在桌边儿端起茶喝,只见挂在对面儿衣架子上的墨绿补褂,衣摆子依稀见得一点点细密而多余的针脚,不怎明显,却也还瞧得出是补过,耳朵里听董叔拿了巾子来一面拭那补褂上淋来的雪水,一面低声道:“大人,六部几位大人今日都又递信儿来家里了,要问您那票议的事儿……”

    ——票议。

    裴钧咽下口中的茶水。

    边儿上董叔一下下掸着补褂上的灰,掸一下说:“他们问呀,您是反票呢……”

    ——“张大人的面子如何过得去……”

    再掸了一下:“还是持票呢……”

    ——“……难道你也不心疼?”

    又掸了一下:“会不会表票呀?”

    ——“……你帮帮朕好不好?”

    ——“……帮帮我,裴钧,裴钧你帮帮我……”

    “行了。”裴钧静静放下茶盏,冲董叔笑笑,“您老也累了,补褂那模样儿就由着罢,别拾掇了,歇了罢。”

    董叔收了巾子,皱眉数落他:“没收整!”

    裴钧弯起眼睛来:“那算我累了,您放我歇息成不成?”

    董叔这才絮絮叨叨把铜炉的炭火再替他戳了戳,吹熄了大灯笼,独留他榻角一只小灯,慈爱嘱咐一句:“那大人歇吧。”说着,就关门出去了。

    裴钧躺在榻上摸摸枕下,直到手心传来硌人的触感,这才似得一分安心,又望了望关好的门窗,终于闭上眼睛。

    三日后的卯时,巍巍皇城朝钟打响,清和殿前铜钉兽环的宫门咿声大开,引门外侯朝的各级百官徐徐入内,一时似蚁如织,多形多貌。

    裴钧行在这黑压压一众补褂的正中,正被六部一干官员拥在其间肃容言说事务,此时向左稍稍抬眼,只见大殿左侧的抱柱游廊上也开了红木小门,内阁九位阁部服补绶带、神容俱静,正鱼贯走入,中有一人袖手不言吊在最尾,观其形姿板正古朽,应是张岭无疑。

    他再扭头往右边儿看去,又见另侧那架了镂花长窗的廊子上也走来了一行人——这行人穿戴五章镶珠朝服,两肩过龙背起山,头上的冠冕金珠摇荡,便是隔着长窗都似能绰约折出那晃眼的光来。

    裴钧从打头一个开始数,向后一、二、三,四——

    那第五人忽而像是有所察觉般回过头来,一时廊子长窗镂刻细腻的漆金窗花在他秀挺的脸上投下细碎剪影,将他一双深沉眼眸藏得明明暗暗、隐隐约约。这些琼影斑驳着黎明微明的日光在他身上行行重行行,直到那繁复精美的长窗走到了尽头,他才终于褪去满身阴影地站在了清和殿前的石阶上,长身玉立,回眸向裴钧坦然望来。

    此时顶空一朵小云恰恰移过渐起的日下,放逐天际流光去追随这人的笑意溢满他眼角,叫他直如一方沐浴了最好朝阳的青翠山头,就连开口的音色都像极了寒池的泉水:

    “裴大人。”

    裴钧夹在嘈嘈诸官中向他遥遥还揖:“晋王爷。”

    下一刻朝臣公卿有序上殿,冗长的陈词布告后,政题终于换在了新政上。司礼官高声一唱,先当是皇族亲王一系票议。

    从先帝堂兄泰王爷一一说到沐王爷,皆是眼观鼻鼻观心,只说“表票”,底下的瑞王爷一辈儿便都跟了,皆表。

    说过一轮,司礼官数票发觉还少一张,这才终于想起坐在大金柱后头的晋王爷来:“晋王爷还未议呢。”

    闻言,御案之后的姜湛、内阁九位阁部和堂下六部五寺及百官,一时都举目望向了那不起眼的角落里。

    晋王爷姜越却在众人沉甸甸的目光下不疾不徐抬了右手支起下巴,微微挑起些眉头,将近似淡漠的目光锁准了立于六部之首的一人,似疑似虑。

    倏尔,他轻启薄唇。

    “孤持票。”

    顿时满座一哗,他身边的泰王爷当即回手拍他臂膀,向他瞪了眼睛又未好言语。底下鼎沸人声嘈嘈起来,皆道晋王爷今日怎还同旁人不一样起来了,闹得五寺都快没法议了,好歹在司礼官的勉力唱诵下都表了票。

    于是司礼官清了清嗓,恭恭敬敬向六部一鞠:“下面便请六部诸位大人票议。”

    片刻中,六部正副司除裴钧外的十一双目光都投在他身上,不止如此,内阁重臣与堂上的姜湛也目色拳拳地注视过来,都见裴钧捧着笏板,微微作揖拘礼,抬头侧目间,向亲王座上的晋王爷微微一笑。

    这一笑,叫姜湛期待的眼神开始动摇,不禁扣紧了金龙椅柄前倾身子,颤唇唤道:“……裴卿?”

    一问似提起在场所有公卿朝臣的心弦,叫裴钧那还未出口的话直如一支绷在这弦上的箭,不知起始,更不知方向,可一旦放弦而出,却必定使场上任一方重伤。

    这一刻,裴钧忽有一种毁灭所有的**。

    他唇角缓缓地勾起了,放下笏板道:

    “臣,表票。”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裴公罪》 第10章 其罪九 · 无信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裴公罪》 第10章 其罪九 · 无信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829/9.html

《裴公罪》相关小说推荐: 变身合法萝莉阳差事务所神医的倾城之恋于末日启程的综漫旅行追子弹的人无限虐杀进化番外篇国漫之万界契约系统星海波涛全靠一张嘴海贼之最强丧尸系统无敌漏洞系统秦时九歌行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