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一个钢镚儿 第101章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一个钢镚儿 第101章在线阅读。 一个钢镚儿 第101章相关章节: | | | 一个钢镚儿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一个钢镚儿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 屋里变成一片死寂。

    老爸一脸震怒的表情在几秒钟之后变成了震惊, 瞪着初一很长时间都没有能够再发出任何一丝声音,举在空中的手也一直就那么举着没有再动。

    初一也一动没动。

    他对于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同样震惊。

    没有在心里彩排过, 也没在心里琢磨过, 甚至没有在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但却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其实从小到大,老爸没有打过他, 相比老妈和姥姥, 算是温和派,姥爷还会开开莫名其妙的嘲讽, 老爸只是记不清他几年级他的班级号记不清他的老师都有谁也记不清他多大了……

    也许这种“不上心”对于一个小孩儿来说, 跟言语和肢体的暴力有着同样力度的伤害吧, 只是当时感觉不强烈。

    眼下再次尴尬。

    初一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收场,是继续说,还是沉默,或者是离开。

    老爸在寂静了一阵之后, 突然抱着头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初一顿时有些慌张, 他怕老爸会突然接受不了哭了。

    “爸……”他往老爸那边走过去。

    “你到底怎么回事?”老爸抬起头看着他, “你是不是真的脑子有什么问题啊?”

    初一停下了脚步。

    老爸没有哭,眼睛里满满都是郁闷和疑惑,还有隐约的怒火。

    “我脑子,挺好的。”初一说。

    “那你为什么喜欢个男的啊!”老爸在桌上哐哐拍着,“难怪那会儿你对老张家丫头那么冷淡!你这是有毛病啊!”

    初一没出声。

    “你说你从小……”老爸说了一半又停下了,大概是发现以“从小”这个切入点说不下去吧。

    “从小也没, 没人管我,”初一说,“那现在也,别管了吧。”

    老爸看着他。

    “我挺好的,”初一说,“从来没,没有这么,好过。”

    老爸还是看着他。

    “这事儿我自,自己跟爷爷他,们说,”初一说,“你别说。”

    本来想再加一句你要说了我跟你没完,但想想老爸受的刺激已经挺大了,这话他就咽下去没有说出口。

    说完这几句,他也没等老爸开口,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关门的时候他又停下,犹豫了一下转身回了屋里,把爷爷带过来的那些吃的拎上,再次开门走了出去。

    王姐给介绍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晏航不是特别有兴趣,他感觉自己需要静一静,认真想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正跟王姐发消息聊着的时候,客厅的门被打开了,初一拎着两个大兜走了进来。

    晏航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有些吃惊,他都还没吃饭,初一居然已经跟他爸吃完饭回来了?

    “你没,吃饭吧?”初一问。

    “没,”晏航看着他,“你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

    “我刚叫,叫了外卖了,”初一说,“两份,一块儿吃吧。”

    “嗯。”晏航放下手机从飘窗上跳了下来,走到他跟前儿,“怎么了?”

    “我刚跟,跟我爸说了,”初一看着他,“说我喜,喜欢晏航。”

    晏航愣了愣:“你不是去接你爸然后吃个饭吗?怎么还说到这个话题了?”

    “打听我有,没有女,女朋友来着,”初一皱了皱眉,“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就干脆说,说了实话。”

    “哦,”晏航应了一声,搂过他的肩,在他后背上拍了拍,“你爸生气了吧?”

    “嗯,非常气,”初一说,“要打,打我来着。”

    “打了吗?”晏航问。

    “没打着,”初一说,“我挡,挡下了。”

    晏航啧了一声:“狗哥牛逼。”

    初一坐到沙发上,叹了口气:“我让他别,别跟我爷他,他们说。”

    “你爷爷奶奶那先不着急说,”晏航说,“这事儿跟老人家说还是得找个合适点儿的方式,要不刺激太大。”

    “嗯,”初一点点头,“我也不,不是太想告,告诉他们。”

    晏航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说了一句:“你真跟你爸说了啊?”

    “嗯,”初一看了他一眼,“是不是觉,觉得这不,不是我的风,格啊?”

    “也不是,”晏航想了想,“你现在还真就是这个风格,大概是太突然了,我比你爸还吃惊呢,就出去接个爹,回来就出柜了,饭还没吃成。”

    “出柜了还,还想吃饭,”初一啧了一声,“你心态真,真好。”

    晏航笑了起来,想想又叹了口气:“其实咱俩还算好的了……周春阳跟家里说过他的事儿没?”

    “没有,”初一愣了愣,“他要是说,说了可能会,翻天吧?”

    “正常家庭碰上这种事儿十个有九个得翻天,”晏航说,“你跟周春阳说一声,准备出柜的时候通知你,我要去看热闹。”

    初一笑了起来:“你这人怎,怎么这样。”

    “毕竟他是我一直想打的人,”晏航啧了一声,“但是我现在要稳重,不能打,那就只能看热闹了。”

    “我发,发现你真能瞎,瞎吃醋啊。”初一说。

    “这是瞎吗,”晏航说,“这要是真瞎了就吃不着了,上回你们那个表演节目的视频,找个CP粉帮录的,那个醋我还没细吃呢。”

    “我……”初一有些茫然,估计是已经不记得了。

    “快毕业吧。”晏航说。

    “快了,下个月就,毕业了。”初一说。

    说起来时间过得的确很快,初一还记得他到学校报到时的所有事情,甚至门口卖铺盖卷套装的店都还没变样,现在居然就要毕业了。

    不过比起别人毕业,他们学校毕业就挺简单的,考试结束之后到学校拿了毕业证,就算完事儿了,之前实习的表现好的继续工作,别的就自谋出路了。

    “我都不,不想去吃毕,业饭,”初一看着手机上的通知,“我就跟403几,几个人熟。”

    “去吧,你跟别的同学不熟,你还跟老师不熟么?”晏航说。

    “也是。”初一点点头,“而且还交,交了钱。”

    “抠死你。”晏航踢了他一下。

    初一笑了笑,坐在沙发里又盯着自己的毕业证看了一会儿:“我真毕,毕业了啊?”

    “不想毕业回去再留级一年得了。”晏航说。

    “你毕,业过吗?”初一转头看着他。

    “小学还是毕业了的,不过记不清了,好像学校还弄了个欢送会吧,”晏航说,“后来就跟着我爸走了。”

    因为提到了晏叔叔,初一也就没再挤对晏航是文盲的事儿。

    按崔逸给的时间,晏叔叔这会儿差不多就该有消息了,晏航差不多隔一天问一次,初一看着都想回去一趟蹲看守所门口替他等着了。

    “我去了啊。”初一换了身衣服准备去吃毕业饭。

    “周春阳他们到了?”晏航问。

    “说五分钟到,到大门。”初一说。

    “嗯,”晏航点点头,“别喝太多,你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的酒量。”

    “知道,”初一笑了笑,“晚上他们要,要去唱歌,我就不,去了。”

    “没事儿,”晏航笑了起来,“去吧,毕竟上回你表演念经的时候没出声,这次应该让广大女同学都听到。”

    “晏叔,叔出来以后我,我们去唱吧,”初一说,“我请客。”

    “然后把他吓回看守所。”晏航说。

    “我脾气真,真好啊。”初一看着他。

    “因为打不过我,所以对着我你就得脾气好点儿,”晏航啧了一声,“赶紧走,一会儿人都到了你还没出去。”

    “走了。”初一冲他飞了个吻,转身跑了出去。

    狗子毕业了。

    虽然只是个中专,但是文凭比他硬呢。

    他的小学毕业证早不知道扔哪儿去了……小学有毕业证吗?

    有吧。

    大概有吧,记不清了。

    晏航躺到沙发上,拿过手机看了看王琴琴刚发来的消息。

    -真不去啊?我去餐厅吃过,挺专业的,你要是不去,我消息一放出去,可真是一堆人抢的啊

    晏航笑了笑,王琴琴说的餐厅他知道,跟之前他们酒店餐厅的水准差不多。

    但是晏航还是决定不去了,他目前不太想再回到同类的餐厅里。

    他的确是得继续工作,他的金主今天才毕业,总不能把两个人的生活都压在一个小孩儿身上……虽然他还有存款。

    但是他也需要些新鲜感,不一样的类型,不一样的工作氛围,毕竟他整个成长过程都在不断地变化当中,有无数的新鲜感,无数的刺激。

    这种对环境的习惯一旦形成,想要改变也并不是太容易。

    在真正找到自己能待得住的工作之前,他还想多尝试一下。

    一个晚上他都在慢慢查找着本地有特点的跟西餐有关的餐厅,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吸引他的地方。

    九点刚过,初一就给他打了电话,说是吃完饭了准备回来。

    “不跟同学去念念经了吗?”晏航说,“你也不一定非得开口啊,听听别人唱,一块儿热闹热闹也行啊。”

    “算了,李子强喝,喝多了一,一直拉着我哭,”初一说,“我受不了了。”

    晏航听乐了:“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了?”

    “不知道,”初一说,“也许他暗,恋了我两,两年吧。”

    “要点儿脸吧。”周春阳的声音从旁边传进了话筒。

    “春阳骂,骂我不,要脸。”初一说。

    “揍他,”晏航说,“反正他打不过你,不揍白不揍。”

    初一笑了半天:“我打,打车回去了。”

    “给我带点儿烧烤,”晏航说,“不用太多,也不用海鲜,就里脊肥羊肥牛板筋一样五串儿。”

    “……这也不少啊,”初一说,“小李的串儿多,多大啊,二十串儿还,还好意思说不,不用太多?”

    “再去超市买一盒针线,要那种大粗针。”晏航说。

    “干嘛啊?”初一问。

    “一会儿回来给你嘴缝上,”晏航说,“这事儿我想了起码能有三年了,今天终于决定实现。”

    初一笑得呛了一下,咳了半天:“行。”

    晏航没吃晚饭,按崔逸的说法这几天应该有消息的老爸一直没消息,问崔逸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有点儿不太想做饭。

    不过饿还是会饿的,特别是在跟初一点了烧烤的菜单之后,就更饿了。

    眼巴巴地盯着门,等着初一赶紧给他带吃的回来。

    过了能有一个多小时,晏航感觉已经饿得想要自己去做饭的时候,终于听到了电梯到楼层的声音。

    他站了起来。

    门打开了,初一拎着一大兜的烧烤进来,一边换鞋一边笑着说:“饿,死了吧。”

    “嗯。”晏航把桌上扔着的书拿开,正想转身去接烧烤的时候,外面电梯又响了一声。

    楼里两部电梯,住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两部电梯这么繁忙,前后就隔了这么一会儿。

    “你吃饱了吗?”晏航过去接了烧烤,“是不是买了不止……”

    话还没说完,就在初一换了鞋回手关门的时候,一只胳膊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初一觉得,晏航的反应,可以去申请一下世界记录,尤其是在对危险的预判和反应上,他再也没见过比晏航反应更快的人了。

    门缝里伸进来的胳膊勒住他脖子的那一瞬间,他都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晏航已经隔着兜子抓着一把签子扎在了这条胳膊上,而且扎得挺准,没有误伤他英俊的脸。

    身后传来一声抽气声,接着有人很低地喊了一声:“啊……”

    初一顺手抓着这人的手腕,往外一拧,转了个身。

    但没等他站稳,这只手已经不知道怎么地就转开了,而且反手在他手腕上一抓一带。

    初一脚步不稳地往墙上撞过去的同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人。

    他忍不住吃惊地喊了一声:“晏叔叔!”

    这人松开了他的手,用手指在门上戳了一下,大门完全打开,屋里的灯光打亮了他的脸。

    初一一条腿跪在沙发上,半个人倾着靠在墙上,瞪着站在门口捂着胳膊的晏叔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蒙掉了。

    “晚上好啊,小初一。”晏叔叔冲他勾了勾嘴角。

    这个跟晏航一看就是父子的笑容终于让初一回过了神,猛地转头看向晏航。

    “晚上好,”晏叔叔说,“太子。”

    晏航手里还抓着那把烧烤,愣在原地就那么看着门口。

    “儿子!”晏叔叔晃了晃手,“亲爱的道道!哎!看这儿!”

    “你释放了?”晏航过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问了一句。

    “嗯,”晏叔叔笑了笑,“早上你崔叔去接的我,我一直让他保密,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惊,惊着了。”初一半天才说出了这么一句。

    “爸?”晏航再次开口时,声音里带着颤。

    “嗯,是我。”晏叔叔进了屋,回手把门关上了。

    “无罪释放?”晏航颤着声音又问。

    “你是不是有点儿遗憾没去探监啊?”晏叔叔说。

    晏航没出声,往晏叔叔跟前儿走了两步,又猛地停下了,接着转身冲进了厕所。

    初一愣了愣,赶紧追了过去。

    晏航正弯腰撑着马桶圈。

    “你吐了?”初一震惊得无法形容。

    一个人,想爹想得睡不着觉的人,好容易见着爹了,居然吐了?

    “出去,”晏航往他腿上踹了一脚,“逮着个机会就要参观是吧?”

    “你没,没事儿吧?”初一很担心,但是担心也还是压不住他的震惊,他的确是非常想要参观。

    第一次见到因为思念过度之后相见以哎吐开场的。

    以后他一定不能跟晏航分开太长时间,以免害得晏航呕吐,对胃不太好。

    晏航把厕所门给踢上了,初一不得不回到客厅。

    “小初一给我倒杯水,”晏叔叔已经坐到了沙发上,“晏航吐了?”

    “嗯,可能太,激动,”初一拿了晏航的杯子,去给晏叔叔倒了杯水,“他天天都问,问崔叔叔。”

    “你还真是初一啊,”晏叔叔看着他,“变化有点儿大。”

    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长,长个儿了。”

    “不光是长个儿了,”晏叔叔说,“这是长大了啊。”

    “三年了。”初一笑着坐到他对面。

    说起来有些奇怪,他跟老爸单独面对面的时候,会觉得不自在,会尴尬,找不到话题,但跟晏叔叔这么呆着的时候,却没有那样的感觉。

    虽然他猛地想起来“见家长”三个字的时候会一阵紧张,紧张得手心都冒汗,却并不会尴尬。

    他甚至能在被紧张包裹着的时候,还能抽空打量一下很久没见了的晏叔叔。

    居然变化不大,没有像老爸那样能看出时间和变故的痕迹,晏叔叔无论是样子,笑容,还是眼神,都还跟他记忆里的一样。

    只是头发短了很多。

    “崔叔说你上班了?”晏叔叔从兜里摸出烟,“这屋里不禁烟吧?”

    “你儿,儿子天天抽,”初一把茶几下面的烟灰缸和打火机拿出来放到了他面前,“我上班了,就在之,之前实习的汽,汽修厂。”

    “挺好,”晏叔叔点了烟,看了看他,“这么看着你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中间也没个过渡,突然就这么大个儿了。”

    “你跟踪晏航的时,时候没见,过我吗?”初一问。

    晏叔叔愣了愣,初一顿时感觉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想要赶紧找补一下的时候,晏叔叔笑了起来。

    晏航洗了脸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看到老爸正叼着烟冲初一乐着。

    看到他出来,老爸冲他抬了抬下巴:“你居然发现我偷拍你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啊。”晏航说。

    “不愧是我儿子,”老爸说,“这都能被你发现了。”

    “你不是一直跟踪我么,”晏航眯缝了一下眼睛,“你不知道我发现了?”

    “谁一直跟踪你了,”老爸说,“我那么忙,就百忙之中抽空去拍过两张照片。”

    晏航没说话。

    老爸掐掉烟站了起来,走到了他前面:“毕竟还是想我儿子啊。”

    这句话就像是对着鼻子挤进了两管芥末,晏航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觉得从鼻子到脑门儿一股怎么也压不住的发酸,眼泪跟着涌了出来,连个从小到大的过程都省略了,直接大颗大颗地就滑到了嘴边。

    晏航有些郁闷。

    这样子让老爸看到了也就算了,还让初一也看到了,多没面子。

    他低头搂住了老爸,把眼睛按到了他肩上。

    也许是因为“藏”起来了,他的情绪一下爆发得非常淋漓尽致,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自己抓着老爸衣服的手在抖。

    “对不起,”老爸轻声说,“对不起啊。”

    晏航没出声,咬紧牙关努力控制着自己,以防自己会像个小孩儿一样哭出声音来。

    “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老爸说,“你说得一点儿也没错。”

    晏航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很久了,他都没有听到过老爸的声音,这么近,这么真实的声音。

    说不上来是高兴,是激动,还是委屈,他咬着牙最后还是哭出了声:“我特别想你。”

    初一站起来,轻轻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之后靠着门叹了口气。

    伸手揉眼睛的时候,他摸到了自己脸上的湿润。

    太神奇了,人家父子相见,他还跟着哭上了……

    但就是想哭,很感动,也很感慨。

    他趴到床上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真好啊。

    太好了。

    无论发生过什么,有过什么在,改变过什么,现在都过去了。

    就是不知道等晏叔叔回过神儿来,想起晏航出柜的事儿,再想起他俩在法院手拉着手示威的事儿,会不会突然暴怒。

    会打起来吗?

    要是打起来,他俩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晏叔叔啊。

    ……想什么呢。

    初一翻过身,冲着天花板嘿嘿嘿一通乐。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一个钢镚儿》 第101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一个钢镚儿》 第101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0/100.html

《一个钢镚儿》相关小说推荐: 织女重生在六零林二狗与系统斗智斗勇的日常(快穿)重生之宁为宦妻高品质穿书生活穿到八零戏大鳄[穿书]我让你高攀不起[穿书]潘安的科举路快穿之囧囧有神重生符娘逆袭日常龙王劫之缘劫雷努乾坤青云志之碧色浮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