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一个钢镚儿第103章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一个钢镚儿第103章在线阅读。 一个钢镚儿 第103章相关章节: | | | 一个钢镚儿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一个钢镚儿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早上初一没像平时那么准点醒, 是晏航起床去阳台的时候拉门的声音把他吵醒的。

    他先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还早。

    然后猛然看到了枕头旁边的小海豚按摩器……晏航纠正了他,告诉他这个不是小鲸鱼是小海豚……他看到小海豚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儿, 立马把手机一扔, 闭上了眼睛。

    昨晚上他对小海豚有过惊恐里带着不要脸的想像,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晏航会拿着这个给他按后背和腿。

    这种前后巨大的差异他当时没顾得上详细感受,那会儿无论是哪儿有点儿震动, 都能起到同样的效果, 但现在想起来……

    简直是是眼睛都不想再睁开了。

    初一抱着枕头翻了个身。

    本来还有点儿迷糊,因为小海豚的突然出现, 他顿时完全清醒了, 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的情形。

    而且无论想到哪一幕, 都能准确地回想起当时的感觉来。

    晏航从阳台进来了,听脚步声是走到了床边。

    初一继续装睡,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

    “要我帮你请个假吗?”晏航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告诉你们组长, 你臀部受伤需要休息。”

    初一直接一掀毛巾连坐起来的过程都省了, 直接从床上蹦到了地上。

    “你是想, 想说你技,术不行吗,”初一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都没,没让你上,不了班。”

    晏航没说话, 靠在柜门上冲他笑着:“喘成那样,我以为你要不行了呢。”

    “不,不要大,清早说这种儿,儿童不宜。”初一顿时觉得脸要烧起来了,“我还是小,小狗。”

    “小狗乖,”晏航过去搂着他亲了一下,“昨儿晚上玩得开心吗?”

    “别欺,欺负狗,”初一啧了一声,“狗又不,不是没机,会收拾你了。”

    晏航笑了好一会儿:“赶紧的,上班要迟到了。”

    初一往卧室门口走了两步,转头看了一眼床上,又扑回去拿起了那个小海豚按摩器,打开柜子把它塞到了衣柜最里头。

    然后才一扬脑袋走出了卧室。

    晏航进了厨房准备弄点早餐的时候,初一从浴室探出头,一边刷牙一边说:“别做早,饭了,我出去吃。”

    “嗯?”晏航看着他。

    “你留着肚,肚子跟晏,叔叔共进早,餐吧。”初一说。

    “他得睡到中午才能起来了,”晏航说,“昨天喝了酒,人也放松下来了,没准儿能睡到下午。”

    “我觉得他一,一直都放,松啊,”初一说,“进法院还笑,笑呢。”

    “他那人就那样,”晏航拿了瓶酸奶出来,切了两片面包,打算给初一随便弄个酸奶三明治,“有什么事儿脸上看不出来,非常老谋深算了。”

    “你跟他一样,”初一说,“小谋深,深算。”

    晏航笑着看了他一眼:“害怕么?”

    “不怕,”初一说,“你不会,算我。”

    “这么有自信。”晏航切了两片大红肠夹到面包里。

    “这两年我特,特别自信,”初一说,“不知道哪儿,来的。”

    “我给的。”晏航把三明治放在盘子里递给他。

    “应该是吧。”初一接过盘子,一脸若有所思半天也没吃。

    “怎么了?”晏航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初一低头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就是觉得好,好险啊,人和人就,就那么一个转,头可能就错,错过了。”

    “一个汽修工,”晏航说,“就别成天这么诗意了。”

    初一笑了笑。

    老爸不仅没有睡到下午,连午饭都没有错过,十点半的时候晏航手机响了。

    “起来了?”晏航接起电话。

    “嗯,老崔打了个催命电话让我起床找你玩,”老爸打着呵欠,“大概觉得起晚了影响父子相见的深情程度。”

    “饿吗?”晏航问,“带你去吃饭。”

    “行,”老爸说,“不过我不想吃海鲜,就吃个普通的饭,没海鲜的。”

    “为什么?”晏航问。

    “吃腻了,”老爸叹了口气,“之前租个房躲着,房租里包了伙食,房东就卖海鲜,我吃了好几个月海鲜,想起那个味儿我就想吐。”

    晏航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去吃火锅吧,”老爸说,“川味儿的。”

    “行。”晏航说。

    晏航收拾好下了楼,老爸居然已经站在楼下等着他了。

    “这么快?”他走过去。

    “有烟么,”老爸问他,“给我一根。”

    晏航把兜里的烟递了过去:“你不会是买烟的钱都没有了吧?”

    “我是根本就没时间去买烟,”老爸点了烟,“初一上学……上班去了?”

    “嗯,”晏航点点头,“每天特别积极,跟拯救人类似的。”

    老爸笑了起来,想想又看了看他:“你俩是认真的吗?”

    “那要看怎么定义认真了,”晏航说,“我也没想过太多,什么以后之类的,没计划没想法。”

    “就你自己定义的。”老爸说。

    “那我挺认真的。”晏航点点头。

    老爸猛抽了两口烟,把烟在旁边垃圾筒上掐灭了:“行。”

    “其实也挺难接受的吧,”晏航看着他,“毕竟算是万万没想到。”

    “是根本就没想过,”老爸拿了颗口香糖出来放到嘴里,转身往大门那边走,“以前就觉得你挺招小姑娘,我还琢磨以后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儿媳妇儿呢。”

    “现在不用琢磨了,”晏航说,“不光儿媳妇儿没有,还绝后了。”

    老爸看了他一眼:“可惜了老晏家这么好的基因。”

    “遗憾吧?”晏航笑着说,“不爽吧?”

    “多少有点儿,”老爸在他背上拍了拍,“不过还是那句话,你想怎么就怎么,只要你乐意,我都不管。”

    晏航跟老爸一块儿走到了小区门口,门口停着两辆出租车,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没上车,带着老爸顺着路往前走了。

    “走走吧?”他说。

    “嗯,”老爸伸了个懒腰,“很久没跟我儿子这么走了。”

    “以前也没怎么走。”晏航说,“走几步跟腿要断了似的。”

    “那是你。”老爸说。

    “我现在都挤公交车。”晏航笑了。

    “太子沦落到要靠个从小被人欺负的小结巴养活了,”老爸感叹着,“世道变了啊。”

    “你那儿还有钱吗?”晏航想了想,转头看着老爸。

    “没了,我走之前把钱都给崔逸……”老爸说了一半也转头看着他,“他贪污了我的遗产?”

    “……遗产给我了,”晏航说,“我就是问问,你要没钱了我这儿还有你部分遗产,反正你也没死,可以还给你。”

    “你拿着,不用管我,”老爸说,“我随便弄点儿就行。”

    “怎么弄?”晏航问。

    “找个富婆傍一下。”老爸说。

    晏航退后两步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头发长长了再考虑这个事儿吧。”

    老爸笑了半天。

    跟老爸之前没有因为时间和发生过的事有什么生分和陌生感。

    从见到老爸的那一秒开始……不,他吐完了之后开始,他就回到了跟老爸惯常的相处氛围里。

    其实很多事都变了,他不会再跟着老爸到处游荡,不会再跟老爸到处租房,不会再一起不管有没有钱先吃一顿再说,也渐渐不会再在他消失的日子里不安失眠,甚至不会再跟老爸住在一起。

    但哪怕是这样,老爸依然是老爸,十几年相依为命处下来的感情,已经不单单是父子可以概括的了。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生活里那些不安的因素,已经没有了。

    老爸亲手带来的不安,但又亲手抹掉了。

    有时候想想,会觉得很奇妙。

    而现在,哪怕老爸明天就只字不留地消失,他也不会再重新回到黑暗里,想念当然还是会想念,那也只是单纯的想念了。

    唯一让他心里还轻轻抖了一下的,就是老爸的那句“遗产”。

    他走的时候,大概就没想过还能活着回来,算是抱着托孤的想法把他交给崔逸的。

    “想什么呢?”老爸在旁边问。

    “太多了,说不清。”晏航说。

    “老崔说你一直看医生呢,最近还去了几次,”老爸说,“情况怎么样?”

    “基本没事儿了,”晏航说,“上回去还是因为工作的事儿,情绪控制不好。”

    “你是揍了老板被解雇的吧?”老爸问。

    “真想揍来着,”晏航啧了一声,“揍我们新来的主厨,不过最后还是忍下来了。”

    “忍?”老爸似乎有些惊讶,转头看了他一眼。

    “嗯。”晏航笑了笑。

    “初一身上还是能学到点儿东西的啊,”老爸说,“我一直也没怎么管你,想打谁就打谁,反正吃不了大亏……没想到现在还能忍了。”

    “一个忍还用跟人学么。”晏航说。

    老爸笑了起来:“你自己清楚。”

    往前走了一段之后,饭店差不多到了,晏航往路边指了指:“那个商场新开业的,一会儿吃完了我带你去转转,你有好几年没逛……”

    晏航这话没说完就感觉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

    “亲爱的太子,你是不是觉得我被关了十几年刚放出来啊?”老爸说,“我自首进看守所之前一直在外头逛呢。”

    “……顺便跟踪我是吧。”晏航说。

    “真没有,”老爸笑了起来,“我事儿那么多,也不是一直在这儿,而且吧……”

    老爸把胳膊搭到他肩上搂了搂:“我也不太敢去看你,想得厉害,也心疼。”

    晏航没说话。

    “是不是觉得挺委屈的,”老爸问,“没混着个靠谱的爹。”

    “我才二十出头,”晏航说,“你现在开始靠谱也来得及。”

    “行,”老爸点点头,“明天我跟崔律师商量一下,我去给他做个助理吧。”

    “……你不如直接问他要钱呢,”晏航笑了起来,“找这么次的理由你好意思么。”

    “我还真得找他要点儿钱,”老爸说,“玩完了今年,明年自己弄点儿什么干干。”

    “好。”晏航马上说,“我可以去帮忙。”

    “别大材小用了。”老爸摇头。

    “你想弄点儿什么?”晏航问。

    “反正不会是开西餐厅。”老爸笑着说。

    初一今天提前一小时下的班,跟同事交待了几句就坐车去了商场。

    晏叔叔回来得太突然,一点儿准备时间都没给他和晏航留。

    他一直想着要在晏叔叔出来之前去买点儿礼物,算是个庆祝纪念,结果还没想好买什么,人就这么突然回来了。

    初一在商场里来回转悠着,太贵的买不起,便宜的没意思,普通的没创意,有创意的又不实用……

    最后他还是站在了保温杯专柜前。

    这家的杯子,之前他经过都不会往里看,拖他进去他也会抱着门柱不撒手的,一个杯子好几百,他去年给晏航买杯子都没舍得进来。

    不过现在不同了,他现在工资收入还不错,比实习的时候要高了一倍,等之后考完证,钱还能再加点儿。

    买个几百块的保温杯,已经不需要咬牙切齿了。

    从商场拎着一看就是超级豪华土豪保温杯包装的袋子出来的时候,晏航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初一接起电话。

    “你今天准时下班吗?”晏航问。

    “已经下班了。”初一说。

    “嗯,那行,今儿晚上就在家吃,”晏航说,“我做点儿菜。”

    “不出,出去吃个大,餐什么的吗?”初一问,“毕竟放,放出来是,个大事儿啊。”

    “又不是蹲了十年冤狱,你是不是还想放挂鞭啊……我爸一般情况下喜欢在家窝着,”晏航笑笑,“你没看他以前吃个烧烤都要拿回家吃么。”

    “那行,”初一说,“我带菜回,去吗?”

    “我买了,”晏航说,“你只管马上立刻回来就行。”

    “想我了吧?”初一问。

    “是啊,”晏航说,“也担心你的屁股,回来我给你揉揉。”

    “……你再喊大,大点儿声吧。”初一说。

    晏航笑着挂了电话。

    初一拎回家的保温杯得到了晏叔叔的高度赞扬。

    他拿着杯子笑了能有五分钟还没停下来。

    “你是保温杯推广大使吧?”晏航也笑得不行,“还能不能有点儿别的礼物送了啊?”

    “这个不,不好看么?”初一跟着也一直笑。

    “比我那个强多了,”晏航拿过杯子看了看,“我感觉主要是店里大概没有太难看的中老年款,你闭眼儿挑也能挑个差不多的。”

    “这是销,销售挑的。”初一如实回答。

    “难怪。”晏航笑着伸手在他脸上弹了一下。

    初一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晏叔叔那边看了一眼。

    晏叔叔啧了一声没有说话。

    初一压低声音尽量让嘴唇不动,转过头看着晏航:“别瞎动手。”

    晏航没出声,抬手又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初一瞪着他。

    晏航又抬手捏了捏他鼻尖。

    “没完了啊?”他说。

    “就你自己心虚。”晏航小声说。

    “都啧你了!”初一还是瞪着他。

    晏叔叔在那边又啧啧啧了好几声,晏航笑着倒到沙发里:“他好久没这么可爱的小孩儿可逗了,你还这么配合。”

    “是,”晏叔叔点了点头,“晏航没个小孩儿样,我平时都逗不着他。”

    初一叹了口气。

    “吃饭,”晏航拍了拍手,“给老崔打个电话吧,可以过来了。”

    晏叔叔给崔逸打了电话:“崔律师,开饭了,用我过去把您背过来吗?”

    崔逸在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晏叔叔说:“没事儿啊,我可以帮你打断了再背过来。”

    崔逸几分钟之后进了门,一进来就叹气:“这种家庭聚会就不用叫我了吧,我不太适应。”

    “你可以在旁边杵着上菜啊。”晏叔叔说。

    “你知道我一小时咨询费多少钱吗?”崔逸说。

    “不知道,”晏叔叔回答得很干脆,“我又不给钱。”

    “崔叔坐这儿,”晏航给崔逸拿了椅子,“偶尔感受一下家庭温暖有利身心。”

    崔逸坐下,靠着椅背笑了笑:“也挺好,总算是能消消停停了。”

    “明天忙吗?”晏叔叔问他,“不忙的话喝点儿吧?”

    “你都这么说了,”崔逸说,“我明天就算忙也得喝啊。”

    初一跟着晏航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啤酒没,没买吗?”

    “他俩要喝白的,”晏航说,“我买了,咱俩喝饮料。”

    “哦。”初一愣了愣,“为什么?”

    “老崔我不了解,我爸要是这架式,今儿晚上肯定是不醉不算完,”晏航说,“你要跟着喝,那明天就请假吧。”

    “我不喝,”初一赶紧说,“不喝。”

    晏航今天做的是中餐,四个人,他做了七八个菜,都拿大盘大碗装着,再把几瓶白酒往桌上一放,看得初一非常颤抖。

    一看就是最后得有人在桌子底下躺着的。

    “你俩饮料?”崔逸看了一眼晏航手里的冰红茶。

    “嗯,”晏航点头,“我俩还小。”

    “未成年。”初一说。

    “那你们看着大人喝吧,”崔逸手指在酒瓶上弹了一下,“倒酒。”

    晏航马上站起来开了酒,给他俩一人倒了一满杯。

    “没想到吧,”晏叔叔拿起杯子,“咱俩还有这么喝酒的一天。”

    “嗯,”崔逸也拿起杯子,先是看着酒愣了一会儿,然后往他杯子上磕了一下,“我以为这辈子也见不着了。”

    晏叔叔笑了笑,仰头一口,半杯酒下去了,初一看着都觉得嗓子眼儿烧得慌,他赶紧拿起冰红茶喝了一口。

    崔逸也一仰头下去半杯。

    初一又拿起冰红茶喝了一口。

    晏航一直没弄清楚崔逸和老爸的关系,大致只知道他俩在老爸没结婚前就是朋友,至于一个后来当了律师的人,是怎么跟当初是个混混到现在也还是个无业游民的老爸成为朋友的,就不清楚了。

    老爸也没提过,大概是提这些,就要提那边他不愿意多想的过去。

    晏航拿过冰红茶瓶子往初一手上磕了磕:“狗哥走一个。”

    初一很豪迈地一仰头,喝掉了半瓶冰红茶,然后一抹嘴,把瓶子往桌上一放:“到你了。”

    晏航忍着笑,也豪迈地仰头灌下去半瓶。

    “是不是有,有点儿傻?”初一小声问。

    “是。”晏航笑着点头。

    老爸和崔逸喝酒喝得很猛,边聊边喝,菜吃得不多,但酒没多大一会儿就空了一瓶。

    虽然在晏航听来,他俩聊天儿没什么可听的,无非就是老爸这几年的见闻,崔逸问问,他随口说说,但却很安心。

    初一在身边埋头吃着,边吃倒是边听得很投入,时不时还插嘴追问几句。

    就算是狗哥了,也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狗哥,老爸那些随口说出来的见闻,对于他来说,都是很新鲜的事儿。

    晏航笑了笑,靠在椅背上轻轻晃着。

    天花板上的灯挺旧了,不过初一刚换了灯头,所以很亮,之前用的是白光,初一买灯泡的时候坚持买了黄光的,说是看着舒服。

    的确很舒服。

    鼻子里闻到的菜香,酒香,耳朵听到的时高时低时有时无的聊天声,眼睛里看到这一个屋子,一桌菜,几个人。

    晏航感觉整个人前所未有地松弛。

    并不是他过不惯一成不变“普通”的生活,而是他并没有真的过上这样的生活,一直到现在,才真的开始了。

    他闭上眼睛轻轻晃了晃,眼泪从眼角滑进了耳朵眼儿里。

    正想抬手蹭一下的时候,有人拿纸巾在他眼角按了一下。

    他转过头,看着初一。

    “开心吧?”初一问。

    “嗯。”他笑了笑。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一个钢镚儿第103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一个钢镚儿第103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0/102.html

一个钢镚儿相关小说推荐: 做个纨绔不容易(古穿今)重生之白莲重生之对手戏这世界疯了纯爷们与巧媳妇[重生]小兵很忙男神黑化之前[快穿]当龙傲天穿成白莲花被我渣了的男神重生了[穿书]重生首辅小娇妻养娃系统[快穿]七零女主是反派[穿书]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