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神经病 ...

竹木狼马 第七十九章 神经病 ...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竹木狼马 第七十九章 神经病 ...在线阅读。 竹木狼马 第七十九章 神经病 ...相关章节: | | | 竹木狼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竹木狼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水很清,付一杰没入水中的时候睁开了眼睛,能看到从自己眼前飘过的一串细细的水泡。    他拉开了付坤的皮带,扯开了裤子上的拉链,手指在付坤的小腹上轻轻划过,勾住了他的内裤。    付坤的内裤还是带条纹的那种,就像桔子味儿牙膏一样,一旦认准了就不愿意换。对于付一杰来说,这些细细的条纹,在他心里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从他懵懵懂懂对付坤有了想法的那天开始,这些带着细条纹的内裤就是他跟付坤最直接的接触。    他呼出一串小气泡,手指勾着付坤的内裤往下拉了拉,握了过去。    付坤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并不强硬的拒绝。    付一杰在他的手指上咬了一口,付坤的手抽开了,指尖在他脸上轻轻带了一下,这种带着水流的触碰让付一杰心里微微一荡,他偏过头咬住了付坤的手指。    付坤的手指动了动,他咬着没松,舌尖绕着付坤的指尖轻轻缠绕,手继续之前的动作,扶在付坤腰上的另一只手立刻感觉到了付坤的肌肉绷紧了。    也许是因为太兴奋,付一杰觉得之前吸的一口气很快就不够用了,他向上浮出水面。    “一截儿,”付坤皱着眉小声说,“你……”    付一杰能清楚地看到湿透的衬衣下付坤起伏的胸口,他把付坤往自己身边搂了搂,凑过去在他胸前吻了吻,又用舌尖挑开了贴在胸口的衬衣在凸起上绕了两圈。    付坤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人晃了晃,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被猛地急促起来的喘息堵了回去。    付一杰深深吸了一口气,舌尖抵着付坤的皮肤再次慢慢滑进了水里。    当柔软的舌尖顺着一路滑到小腹,继续向下掠去的时候,付坤的手跟了过来,想要推开付一杰的脸。    付一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牢牢地把他两只手箍在了身后,没等付坤再反抗,他很快地张嘴含了过去。    “啊……”付坤哑着嗓子低声喊了一声,猛地仰起头,阳光洒到他脸上,他闭上眼睛,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快感在一片晕眩中不断向他袭来。    身下奇异的快感让他有些无法控制,付一杰温软的唇舌裹缠,带着凉意的水流填满了所有的空隙,把他牢牢包裹在了强烈的**之中,让他呼吸顿时乱成了一片,进气儿出气儿都争先恐后的。    付一杰的每一次吞吐,都带给他强烈的刺激。    以前看小黄片儿的时候,他曾经无耻地幻想过,总有一天要找人给自己这么来一回,好好体验一把。    没想到这一天会来这么突然,也没想到这样的体验会如此**。    他没有压住从喉间窜出的一声呻吟,这呻吟一旦开了头,就跟排着队冲卡的前四后八似的鱼贯而出。    “啊……”付坤仰着头咬了咬嘴唇,被付一杰紧紧抓着的手一阵颤抖,几乎被这快感激得站立不稳,忍不住微微向付一杰喉间顶了顶。    付一杰很配合地加快了速度,付坤有种想挣扎着撕掉身上衬衣的冲动。    当付一杰第三次探出水面换气的时候,付坤咬着牙说了一句:“够了。”    “你要憋回去么?”付一杰看了他一眼,脸上带着水珠,每一颗都闪着漂亮的光芒,湿漉漉垂在前额的头发显得很性感。    “我……”付坤想说我自己来,但付一杰已经再次沉了下去,紧接是又一轮快感向他袭来。    这种让付坤无法抗拒的刺激夹杂在野地里以这种方式偷欢而带来的强烈兴奋感里让付坤的意识有时间不短的空白。    最后他身体猛地一绷,皱着眉发出一声压抑着的呻吟,僵了几秒钟之后,慢慢向后倒在了水面上。    付一杰拉过他搂着,两人静静站在水里。    “你疯了,”付坤有些发软地靠在他身上,下巴顶着他的肩,“付一截儿你有病?”    “没病,”付一杰在他背上腰上轻轻抚摸着,“舒服吗?”    “舒……服你个蛋。”付坤闭上了眼睛,呼吸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    付一杰笑了笑,拉了拉自己的裤子,搂着付坤慢慢往岸边靠过去。他的**还没下去,但他没打算继续,付坤的反应给他带来的享受已经足够。    他俩把衣服裤子都脱了,穿着内裤坐在河滩上晒太阳。    一直到这时,付坤才总算是从一片混乱当中慢慢回过神来,他拧着眉:“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妈叫我来的。”付一杰闭着眼睛。    “什么?”付坤愣了。    “妈叫我来找你的,”付一杰咬咬唇,“她说不拦着了。”    付坤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跳了起来,跑到树下拿过了自己的手机,拨了老妈的号码。    “坤子?”老妈的声音传过来。    付坤听到老妈的声音时,才确定了付一杰没有骗他,付一杰说的是真的,老妈松口了。    老妈的声音里带着他已经很久都没感受到了的放松,这是以前他每次打电话给老妈时都能听到的语调,轻松而温暖。    已经一年了,这样的老妈只存在于他的回忆里,这一年里他每一个电话,听到的都是老妈故作平静,小心翼翼,连最普通的问候都能听得出掩饰不住的忧伤。    “妈。”付坤叫了一声,却猛地说不出别的话来了。    “你弟找到你了?”老妈问。    “嗯,中午的时候来的,”付坤看了看坐在河滩上看着水发呆的付一杰,“他说……”    “坤子,”老妈打断他,“咱们不说别的了,我跟你爸也商量了很久,这不是我们一时冲动的决定,一方面是看你俩遭罪,另一方面……就算不同意又能怎么样,都不结婚就这么单着,要不就随便结个婚还害了别人家姑娘……你爸说了,这么久了,看你们也不像是青春期冲动,应该是认真的……”    “妈……”付坤闭上眼靠着树,怎么也说不出话。    “我就想你俩能好好的,都是我的宝贝儿子,结婚生孩子是好,能开开心心地呆着,也是好,只要是好就行,”老妈笑了笑,“就这么着。”    付坤狠狠地咬着嘴唇,一句谢谢无论出何都卡在嗓子眼儿里出不来,谢谢?一句谢谢在老爸老妈的决定面前简直轻得像根绒毛,一句谢谢又怎么能抵得过父母这样的退让和包容?    可是除了谢谢,他又还能说什么?    “不用谢,”老妈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你弟已经给我磕过头了,磕个头睡两天,跟猪似的,够啦。”    挂了老妈电话之后,付坤站在原地很久,今天的阳光似乎格外耀眼,河滩上的石头都被晒得像是发着光。    他慢慢走到付一杰身后,蹲下搂住了他的肩,手在他脸上轻轻摸着。    付一杰在他手心亲了一下。    “一截儿,”付坤在他耳朵上亲了亲,“饿么?”    “饿,”付一杰背着手顺着他胳膊一路摸到他肩上,“你吃饭了没?”    “没呢,想钓鱼吃的,现在杆都不知道哪儿去了。”付坤往水面上瞅了瞅,他那二百多的杆子已经没了踪影。    “这么清的河能有鱼么,水草都没有,鱼在这儿早饿屁了。”付一杰啧了一声。    “谁说没东西吃的,”付坤乐了,揉揉他头发,“我跟你说,这条河的上游是小溪,从山上一路下来的,这旁边村子的人都爱把牛赶到溪边吃草,牛屎就拉水……”    “付坤!”付一杰回手一巴掌甩在付坤腿上,“你够了啊!”    今天太阳特别好,俩人铺在河边的衣服裤子没多久就都晒干了,就是鞋还有点儿湿。    俩人把衣服穿好,套上半湿的鞋,付坤拎着小桶,带着付一杰往回走。    让付坤郁闷的是他的衬衣有点儿惨,扣子没了只能敞着,风一吹过来,他立马觉得自己化身成为干完农活回家的老乡,耳边回响起了悠扬的歌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去吃农家乐,就在山上小溪……”付坤低头拉了拉衬衣。    “凉拌牛屎么?”付一杰跟在他后边儿说。    “还有泉水牛屎和干锅牛……”付坤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他胃口没付一杰那么好,付一杰是只要有吃的,你在边儿上说什么都不受影响,他不行,“靠,没胃口了。”    “自找的。”付一杰在身后一通乐。    回到苗圃的时候,小胡正在把一批花装车。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小胡看到付坤就喊上了,“我一会儿去送货。”    “我去送,你呆着,下午老张送小蒲葵的苗过来,你接一下,”付坤拍拍车头,“吃饭了没?跟我们上山吃点儿?”    小胡摇摇头:“刚吃完,你们快去吃,我先弄着。”    付坤转头看着付一杰:“吃完饭下午跟我去送货?”    “好。”付一杰点点头。    “钓着鱼了吗?”小胡看了看付坤手里的桶,“你的鱼杆呢?”    “钓了条四斤多的!”付坤一脸严肃地说,“结果没留神让它把杆儿扯水里去了……”    “啊!那小破河里还有四斤的鱼啊?”小胡很吃惊,想了想又笑了,“逗谁呢,你钓了快一年了,掉水里三回,最大的鱼还不够半个巴掌大呢,都算一块儿也不够一锅的,今天又掉水里了,连杆子都找不回来了?”    看到小胡的目光扫过来,付坤赶紧拉了拉自己扣子已经全部阵亡的衬衣,跑进园子里翻了件T恤换上了,出来一把搂住付一杰的肩:“走,上山吃饭去。”    “真讲究,吃个农家乐还要换衣服。”小胡继续装车。    “你都跳三回河了?”付一杰跟着他顺着小路往山上走,“我说刚你跳下去怎么那么熟练呢。”    “扯蛋!”付坤啧了一声,又叹了口气,“我跟你说,那河边都石头,一下雨就滑,我一看有鱼上钩了,我就想,我得给他钓上来啊,得摆个马步好使劲儿啊,没摆完呢,就下去了。”    付一杰乐了半天:“你以前也不是这么笨的啊,打架的时候桩子不挺稳么。”    付坤跟着他嘿嘿乐了一会儿,没说话。    付一杰笑着笑着就没了声音,付坤用手指在他脸上弹了弹:“怎么不笑了?多难得啊这辈子就捞着这么一次嘲笑你伟岸哥哥的机会。”    “是心不在焉?”付一杰看着付坤消瘦的脸,心里猛地有点发紧,付坤这一年是怎么过的?    付坤笑了笑:“大概,有时候会走神。”    山上有个原始状态的农家乐,原来是片果园,后来就在果园里辟出一块来建了还有几座凉亭,又弄了几个四面漏风的小木屋,算是包厢,摆上桌子,可以边吃边看风景,主营泉水鸡和泉水鱼。    付坤要了个包厢,点了一锅鸡和一锅鱼,感觉这些还不够付一杰吃的,又要了一份炸年糕和几个炒菜。    “这个时候还有年糕?”付一杰有点好奇。    “一年四季都有,不过不如奶奶家过年拿来的年糕好,”付坤拉了张椅子坐下,“好久没吃奶奶做的年糕了。”    “今年的是小姑做的,也挺好吃。”付一杰说。    说完这句话,俩个人都突然沉默了。    过了很长时间,付一杰才趴到桌上,轻轻说了一句:“我这一年想你快想疯了,我每天都觉得明天我就要疯了,明天我就要死了……”    “傻逼,”付坤笑了笑,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这不还好好的么,不过瘦了,妈看你这样肯定心疼坏了。”    “也没瘦多少,其实我一直还是挺能吃的,就是东西吃嘴里没味儿,以前吃东西都是享受,”付一杰咬着付坤的手指,含糊不清地说,“现在吃没吃饱都没感觉,就一直吃一直吃。”    “今天呢?”付坤问他。    “肯定特享受。”付一杰笑笑。    今天不是周末,来吃农家乐的人少,算上他俩,一共就三桌,菜很快就上来了,连锅带盘子的摆了一大桌。    付坤本来想要酒,但吃完饭还要开车去送货,于是要了壶茶。    上菜的服务员出去之后,付一杰拿过杯子倒了两杯茶,拿起来看着付坤:“哥。”    “嗯?”付坤拿起茶杯跟他碰了一下。    “这辈子我就跟你在一块儿,再也不分开了,”付一杰轻声说,“这话我想说很多年了,一直没机会。”    有暖风从窗户吹进来,付坤觉得自己身上的毛孔都惬意地舒展开来:“我也一样。”    “别老你也一样你也一样,”付一杰看着他,“我想听你说。”    “说什么?”付坤笑笑,“我喜欢你。”    付一杰的手抖了一下,杯子里的茶洒到了手上:“我不止喜欢你。”    付坤看着他的眼睛,没出声。    “付坤,我爱你。”付一杰很认真地说。    付坤眼睛顿时有些模糊,凑过去在付一杰脸上飞快地亲了一口:“付一截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    “我长这么大就想肉麻这么一回,”付一杰笑了笑,“等了很久了。”    付坤盯着杯子里的茶沉默了一会儿,抬眼看过去的时候迎上了付一杰专注的目光。    “我也……爱你。”付坤说完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茶全灌进了嘴里。    “哥!”付一杰一看,有点儿着急伸手想拿杯子。    刚抬起手,付坤就已经蹦了起来,扭头一口茶全喷在了身后的地上:“我操!烫死爷爷了!”    “哎,”付一杰赶紧夹了一块拍黄瓜塞到他嘴里,“含着。”    “太投入了,”付坤含着黄瓜拧着眉,“要不说肉麻要坏事,矫情得挨抽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付一杰笑着搂住他的腰:“也挺好,这辈子都忘不了这次肉麻。”    “坐好,”付坤嚼着黄瓜推了他一把,“这可不是在河里。”    付一杰坐回椅子上,也不吃东西,看着他一个劲儿傻笑,付坤有点儿无奈:“您脑子还好么?”    “好着呢。”付一杰笑着夹了块鱼低头开始吃。    付坤没吃多少,他已经很久没看着付一杰吃饭了,他喜欢看付一杰吃东西的样子,每次看到他低头认真吃饭,付坤都会想起他第一次到家来的时候,吃饺子吃得鼻尖上全是小汗珠的样子。    到现在都是这样,付坤伸手在他鼻尖上摸了摸。    “付坤。”付一杰放下筷子叫了他一声。    付坤看着他,每回付一杰不叫他哥叫付坤的时候,都得是有事,他也放下筷子:“做甚。”    “过来,”付一杰往椅背上一靠,拍了拍腿,“坐这儿来。”    付坤呛了一下:“你有病。”    “有神经病,吃舒服了就犯病,”付一杰冲他乐了乐,继续拍腿,“别废话,配合点儿!”    “付一截儿,”付坤往窗外看了看,“有人路过就是一场好戏。”    “付坤!”付一杰吼了一声,声儿特别大。    “哎!”付坤跳了起来,再吼两声这动静人该以为打起来了,“来了!”    他过去跨到付一杰腿上面对面地坐下了:“您看这坐姿标准么?符合您的要求么?”    “嗯,”付一杰笑着点点头,抱着他把脸贴到他胸口蹭了蹭,“我眯一会儿,你吃。”    付坤回手从桌上拿过筷子夹了几块鸡放进碗里,再把碗拿过来,举了一会儿放在了付一杰脑袋顶上,一边吃一边说:“一截儿。”    “嗯?”    “你能听到我吃东西时雄壮的声音么?”    “能,特有杀气特凶狠。”付一杰的手从他腰上滑下去,在他腿上摸着。    “别瞎摸。”付坤晃了晃腿。    付一杰又用力摸了两把:“哥,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么?”    “我答应你好多事儿呢,哪个?”付坤塞了块鸡到嘴里。    “就我比你高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    付坤想了想,把碗放回桌上,手指勾着付一杰的下巴把他脸抬了起来:“说。”    “我想……”付一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付坤愣了愣,先是觉得身上一阵燥热,吃下去的东西像是都变成带火的小炭头,接着连脸都红了,半天憋出一句:“凭什么?”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竹木狼马》 第七十九章 神经病 ...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竹木狼马》 第七十九章 神经病 ...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2/78.html

《竹木狼马》相关小说推荐: 让你腻在我怀里逍遥流主气运满满小师弟我,万年锻体期老祖入赘神婿我有一棵气运树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超自然创作档案三元神录从灵吸怪开始的异世界之旅我是SCV美特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