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飞来横犬11.第11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11.第11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11.第11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方驰看着孙问渠,孙问渠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旧是那种带着不屑和嘲弄的笑容,挺招人烦的,但也正是他从来没变过的态度,让方驰觉得他说的是真话。

    孙问渠真没打过方影。

    其实这几次接触,方驰觉得他看上去就不是那种会随便跟人动手的人,要说是马亮打的都靠谱些。

    “我……知道了。”方驰闷着声音说了一句,转身回了厨房。

    “知道就完了啊?你又打又踹的就这么翻篇儿了?”孙问渠靠沙发里喊了一嗓子。

    “踹你不是因这个,”方驰从厨房里又出来了,看着他,“为什么踹你你自己清楚,打你……你要不打回来吧。”

    “我手疼。”孙问渠甩甩手,这还是真话,今天攀岩攀了挺久,后来还加了难度,现在手很酸。

    “那你想怎么办。”方驰说。

    孙问渠盯着他看了半天,笑了笑:“先该着吧,我想好了再说,还有我不吃苦瓜酿。”

    “我做的苦瓜不苦。”方驰皱皱眉。

    “不苦也不吃,我又不是怕苦,”孙问渠伸了个懒腰,“我就是不喜欢苦瓜那个味儿。”

    “那你想吃什么?”方驰问。

    “我想想,”孙问渠手指撑着额角琢磨了半天,“面筋?”

    “面筋?”方驰看着他,“对面超市没有。”

    “超市都是干面筋,谁吃那个啊,不好吃。”孙问渠说。

    方驰沉默了一会儿:“你不会让我给你现洗面筋吧?”

    “那最好。”孙问渠马上说。

    “什么?”方驰声音都有点儿拐弯。

    “哎哟吓我一跳,”孙问渠笑了起来,“香菇酿肉总成了吧。”

    方驰瞪着他好一会儿,往门口走过去。

    “罢工啊?”孙问渠追了一句。

    “买香菇。”方驰说完开门出去了。

    孙问渠听着他的脚步声,莫名其妙觉得心情很好,活动了一下手腕之后站了起来,挠挠黄总的脑袋:“来,给你写幅字好不好?”

    黄总喵喵叫了两声,跳到地上,竖着尾巴跟着他走进了书房。

    “知道么,”孙问渠打开书房的灯,看着书桌上的宣纸,“我最讨厌的事儿,就是琴棋书画陶,但这几样偏偏是我最拿得出手的,别人眼里的优点。”

    黄总顺着他的腿往上爬,然后跳到了桌上,在笔架旁边团了团趴下了。

    “这些东西一开始学着就不是为了乐趣,”孙问渠慢慢磨着墨,“一是为了磨性子,二是为了……就是为了学会,所以没意思。”

    黄总对他的话没什么兴趣,只盯着他研墨的手看。

    “喜欢吗?”孙问渠把手伸到它眼前,“我手是不是挺漂亮的。”

    黄总伸爪子抱了抱他的手。

    “给你写什么呢?”孙问渠拿过笔,慢慢地舔着墨,“你长得挺丑的……写黄总美美哒?”

    黄总没理他,他提起笔。

    笔尖落在纸上的瞬间,他找到了熟悉的感觉,不爽,郁闷,压抑,带着隐隐自虐一般的快感。

    方驰敲门的时候孙问渠正写最后一个字,没有理会。

    写完的时候,方驰从窗口跳了进来。

    孙问渠放下笔,捞过黄总:“大人你看看,喜欢吗?”

    “你……”方驰跟着往书房这边看了看,有些好奇地走了过来,“在写字?”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放下猫,顺手抓起纸一抖。

    “黄总……什么?”方驰只看到了两个字,没等他把后面的两个字看清,孙问渠已经把纸团成了一团扔到了一边,他愣了愣,“你不想让我看说一声就行,何必呢。”

    “写的黄总威武,”孙问渠抄起猫往他手里一放,走出了书房,“不是不想让你看,是我自己不想看,做饭吧,饿了。”

    字写得真的很好。

    这是方驰的对黄总俩字的观后感,不过孙问渠这怪异的行为让他打消了对后面的字的兴趣,转身进了厨房。

    菜量不好把握,他都还没想好到底是做孙问渠一个人的,还是连自己的一块儿做了。

    跟孙问渠一块儿吃饭?

    啧。

    他想了想觉得难受,还是做好了就带着黄总走人吧。

    香菇酿肉很容易做,现成的肉末,拌上鸡蛋放点儿调料腌一腌就可以了,只是今天没时间泡干香菇,买的是鲜的,不够香。

    本来想着孙问渠一个人吃,随便弄一个菜就可以了,但考虑到他莫名其妙被自己打过,算是道歉吧,方驰在香菇酿肉蒸好之后又用剩下的材料做了个香菇丝肉丸汤。

    把做好的菜端到饭厅时,他听到孙问渠在打电话,说什么没太听清,不过孙问渠的表情有点儿难看。

    “我说了我不愿意!这不是我低不低个头就完事儿了的!”孙问渠突然很烦躁地踢了一脚茶几,喊了一声,“为什么我就得低这个头?”

    方驰犹豫了一下,转身回了厨房,这种不愉快的电话他最好还是回避。

    在厨房愣了一会儿,孙问渠进来了,手里还抓着电话,拧着眉:“碗筷不拿怎么吃?”

    “想等你打完电话的。”方驰拿了一套碗筷出去放到了饭桌上。

    孙问渠一屁股坐到桌边看了看:“一套?”

    “我回去吃,就做了一个人的份量。”方驰说着过去抓起黄总,把它塞进了猫包里。

    在他去拿扔在地上的书包时,身后孙问渠突然一扬把桌上的筷子和碗扫到了地上。

    方驰转过头,看着地上摔成两半的碗,再看看孙问渠:“你什么意思?”

    “一个人怎么吃。”孙问渠一脸不痛快地又往碎了的碗上踢了一脚。

    “我天天都一个人吃。”方驰弄不明白孙问渠这是在找他的茬儿还是纯粹发泄不爽。

    “你跟我一块儿吃。”孙问渠拧着眉。

    方驰过去把地上的碎碗和筷子捡了起来,扔进了垃圾筒里,又进了厨房,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个塑料碗,还是嫩绿色带小粉花的……

    他把这个碗洗了拿过去放在了桌上:“我不习惯在这儿吃,你总看着我也不舒服吧。”

    “有没有点儿服务精神了?”孙问渠还是拧着眉。

    “合同上也没有陪吃饭这条。”方驰忍着不爽,毕竟之前打了孙问渠这事儿让他挺不好意思的。

    “视具体情况增加,现在增加了,今天在这儿吃。”孙问渠有点儿不耐烦地说。

    “你能……不这样吗?”方驰也皱起了眉。

    孙问渠没出声,一扬手把碗又扫到了地上,不过这回没碎。

    方驰看了他一眼,转身把书包甩到背上,拎起猫包打开门走了出去。

    关上门的时候,孙问渠又把筷子扔到了地上。

    在桌边坐了几分钟之后,他叹了口气,起身把碗和筷子捡起来拿去洗了洗,把电视打开了。

    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饭。

    方驰的手艺一般,做为一个普通少年,很不错了,比以前工地那个做房的阿姨手艺强不少,但对于孙问渠这种口味难伺候的人来说,就是一般。

    肉不够嫩,香菇水分太足了,葱搁早了,汤汁略微咸了点儿……

    不过想是这么想,孙问渠还是很快地把菜和汤都吃光了,毕竟是饿了。

    方驰心里憋得慌,路上吃了两碗面都没能把那点儿不爽压下去。

    在学校不痛快,躲开了还有个突发性阴阳怪气的孙问渠在等着他,而让他努力压着火面对孙问渠的方影,拿到钱之后就一直没跟他联系过。

    方驰感觉全身都发闷,也不想回去,拎着黄总顺着小路慢慢溜达着,走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

    那边响了几声,一个男人接了电话:“喂?”

    “张叔,我方驰,”方驰说,“您现在方便吗?我想跟我爷爷说说话。”

    “方便方便,你等等啊,我过去他家,今天下午他还说起你了呢。”张叔笑着说。

    张叔是爷爷家邻居,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老头儿老太太用不来手机,方驰每次打电话回去都得打张叔号码。

    “小驰的电话!”听筒里能听得出张叔边喊边走,“下午不是还念叨呢么,这就打电话过来了!”

    “小驰啊?”那边传来了爷爷的声音。

    “爷爷,”方驰说,“吃完饭了?”

    “吃完了,今天你奶奶做饭,”爷爷压低声音,“哎哟太难吃了。”

    方驰笑了起来:“那你怎么不做。”

    “她不让啊,”爷爷也笑了,“你姑昨天过来,我说我做饭,你奶奶非不干,给你姑吃的眼泪都下来了。”

    “当心我奶奶听见,”方驰坐到路边的花坛边上,“你俩身体还好吧?”

    “你奶奶睡觉了听不见,我俩身体好着呢,你不用操心,你就有时间回来看看嘛,”爷爷说,“你现在是不是不做导游了啊?”

    “不是导游,是向导,”方驰纠正他,“也不是不做,要有去咱家那边的我肯定还接,顺便就能回去看看你们。”

    “你最近想吃什么?我做点儿,你张叔说过两天去趟市里,让他给你带过去,快着呢。”爷爷说。

    “不用了,”方驰乐了,“我想吃茄子酱,怎么带啊,我有空回去吃就行。”

    “那你要回来的时候提前打电话啊,突然回来可来不及做。”爷爷笑着说。

    “嗯。”方驰笑笑。

    跟爷爷闲聊了一会儿,方驰总算觉得自己心里那份不爽消退下去了,他举起胳膊伸了个懒腰,拎起猫包:“回去吧。”

    黄总在包里没动静,方驰叹了口气,有一点不得不佩服孙问渠,怎么能有那么好的猫缘……

    回到家,他拿出猫粮给黄总倒了半碗,这厮瞅了瞅就不动了,仰着脸看着他,没把碗推到地上算给面子了。

    方驰跟它对视了一会儿,忍不住捏了一粒出来放到了嘴里:“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猫粮吗?你不娘炮么怎么这会儿又不娘了呢?”

    黄总伸爪子推了碗一下,方驰赶紧按住碗,拿了之前没吃完的罐头混在了猫粮里,这回黄总闻了闻总算低头开始吃了。

    他进了厨房准备给自己煮碗饺子吃,拿起锅了才想起来已经吃过了。

    怎么感觉跟没吃一样呢,他摸着肚子走出厨房,走到电脑前,想开机,想想又收回了手,坐到了旁边的书桌前。

    还是复习吧。

    还有一堆作业。

    九点多的时候老妈发了个短信过来,最近怎么样。

    方驰回了一句挺好的,你们呢?

    老妈又发过来,都好,你好好复习。

    哦。

    方驰对着手机很长时间,感觉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放下手机愣了会儿神,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父母永远都像是找不到话说,也不是不关心不孝顺,可就是没话可说,感觉老妈也同样找不到可说的话。

    跟爷爷奶奶就可以聊老半天,什么也不说也不会觉得别扭。

    也许是因为从小到大,待在父母的身边的时间一共就初中那几年吧,让他觉得想要靠近,却又生疏尴尬。

    正想继续写作业,电话又响了,这回是梁小桃打过来的,一接电话劈头就问:“你没事儿吧!”

    “嗯?”方驰愣了愣。

    “我刚知道六班的堵你了?我本来以为你不来自习是又接活儿了呢。”梁小桃很担心地说。

    “我能接什么晚上才出发的活儿啊,”方驰笑了,“没事儿,我跑了。”

    “怎么不打啊!许舟刚跟我聊电话还说要打了就好了,一块儿上他们哪是对手!这帮人真烦人!”梁小桃有些不平,“不对,其实不用一块儿上,你一个就够了。”

    “看把你激动的,”方驰说,“下回打群架让许舟把你带上得了。”

    梁小桃啧了一声:“行了,知道你没事儿就行,我还一堆卷子没写呢。”

    “小桃,”方驰想了想,“明天早上给我带两根你家楼下那个什么老头炸的油条吧。”

    “哎哟,又想吃他家油条了啊,行,豆浆也给你带一份吧。”梁小桃笑着说。

    “嗯。”

    梁小桃家楼下的油条其实也说不上有多好,油条嘛,炸得好都差不多,但方驰经常让梁小桃帮他带油条。

    炸油条的那个老头儿,长得特像他爷爷,说话笑起来都像。

    方驰趴到桌上,拿着笔一下下往自己鼻尖上敲着,是想老头儿老太太了,想回乡下了。

    孙问渠睡到下午才起床,还是马亮到他家门外了给他打电话才把他给叫醒的,起来的时候感觉都快饿吐了。

    “你,”马亮指指他,“明天去,去我那儿。”

    “干嘛?”孙问渠提提睡裤,脑子里还有点儿迷糊。

    “干活!”马亮提高声音吼了一声,又上对着他身上噼里啪啦地一通拍,“你自己看,看看,你现在这德……性!屎一样!”

    “这么英俊的屎……”孙问渠笑着往浴室走过去。

    “闭嘴!”马亮又吼了一声。

    孙问渠这才感觉出了马亮是在生气。

    “干嘛啊?”他转脸看着马亮。

    马亮没说话,就瞪着他。

    孙问渠被他瞪得有些不自在,转身进了浴室。

    洗了澡出来,马亮还瞪着他,只是换成了坐在沙发上瞪。

    孙问渠跟他对瞪了一会儿,马亮点了根烟叼着,没有收回目光的意思。

    “我,”孙问渠指了指自己,一字一顿地说,“不,做,陶。”

    “那你做,做什么,”马亮说,“不做陶,做牛,做马,做什,什么都行,你总得做,做一个。”

    “我还没想好。”孙问渠抱着胳膊往墙上一靠。

    “想,想他妈快三,三十年了,”马亮指着他,“死之前能,能给自己想出棺材什么,样,就算你能,能耐。”

    “你今儿过来找我就为这个?”孙问渠笑了笑。

    “我就路过,想找,找你吃饭,来着。”马亮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吃啊,不过咱不出去吃了,”孙问渠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过会儿吧,等放学了,我让方驰过来做饭,在家吃。”

    “方驰?”马亮有些吃惊。

    “嗯,就我那个儿子,”孙问渠说,“从我这儿借了十万,签了个卖身契。”

    “喜儿和黄,世仁啊?”马亮还在吃惊。

    “哪儿跟哪儿啊!”孙问渠乐了,“就是给我做饭收拾屋子什么的,我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教育祖国的花骨嘟呢。”

    “得了吧,”马亮摇摇头,“有病,你是看,看上花骨嘟了。”

    “没!”孙问渠蹦了一下,边乐边说,“真没,这小子太那什么了,连笑都不会,每次看见他我都觉得我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做,做饭的时候给你下,下点儿泻药。”马亮说。

    “不至于,不过他做饭也不怎么样,”孙问渠往他身边一倒,“我主要是今天不想出门,咱俩晚上就跟家喝酒聊天儿吧。”

    方驰和许舟几个人站在学校门口,对面是六班的人,不过跟昨天不同,昨天是偷袭,今天这么面对面站着,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没有人敢过来。

    手机一直在响,这是孙问渠打过来的第三个电话了,他都没有接。

    “求你了,不接电话就关机,”许舟在旁边有些受不了,“吵死了。”

    “走吧,”方驰把手机放进兜里,“今儿你带我一段吧,梁小桃不回家。”

    “你不是以腿丈量世界的么,”许舟笑了起来,拍拍电瓶车后座,“上来。”

    孙问渠第六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方驰接了起来。

    “怎么不接电话。”孙问渠挺不满地问。

    “有事儿?”方驰说。

    “嘿?”孙问渠说,“罢工啊?”

    “嗯。”方驰应了一声。

    “不是吧,我就摔了一个碗,又没摔你,也没摔你的碗,”孙问渠很不能理解,“至于么你?”

    “至于,”方驰缩在许舟身后避着风小声说,“打你的事儿我正式向你道歉,我就是想说……你要是不解气揍我一顿也行,但你别……”

    “……我今天有客人,过来帮做个饭呗,”孙问渠想了想,“我给你和黄总画了幅画。”

    “画了画?”方驰有些意外,孙问渠字写得好,还会画画?

    水墨画?

    水墨画的黄总和铲屎官?

    “要不要啊,要就过来拿。”孙问渠说。

    “我想在那个合同上加一条,”方驰说,“你同意,我就过去,不同意就算了。”

    “怎么,我不同意你就不干了?”孙问渠声音一下就不怎么愉快了,“你胆儿挺肥啊。”

    “不肥,”方驰很坚定地说,“要不就答应,要不就随便你吧,要打要骂要整还是怎么着随便你,我都认。”

    孙问渠那边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要加什么,说来我听听。”

    “你那些视具体情况增加,得跟我商量,不能想一招是一招的,我又不是跟你过家家。”方驰皱着眉说。

    “就这?”孙问渠乐了,“行行行,加这条没问题。”

    “你说的。”方驰又确认了一次,孙问渠这忽冷忽热忽急忽慢忽闪忽闪的性格他实在没底。

    “我说的,算数,”孙问渠说,“行了过来吧,过来看看你和你的猫猫。”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11.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11.第11章 地址:http://www.qiqiw.com/39_39923/10.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我真是修仙者啊BUG弓箭手龙的法则次元世界的功德人生斗罗之拯救女教皇龙朝野史请君梦中游玥下枝头眉间落天境之外一把剑的奇幻之旅影祖踏破圣路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