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飞来横犬21.第21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21.第21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21.第21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大半夜的,睡得正香,孙问渠一脸惊恐地冲下来,举着手说手指被耗子啃了一口,要不是小子在院儿里叫了几声,方驰真觉得自己是还在梦里。

    “怎么回事儿?”他开了灯,看到了孙问渠食指尖上的一小颗血珠子,顿时愣了,一把抓过孙问渠的手,“耗子咬的?”

    “啊!”孙问渠压着声音,“是啊!你家的耗子!”

    方驰没说话,抓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了院子里,捏着他手指开始狠狠地挤。

    孙问渠就觉得手指一阵疼,血从指尖的伤口里哗哗地涌了出来,他抽了口气,拧着眉:“我靠,耗子咬我都没这么疼!”

    方驰没理他,又挤了几下,然后把他扯到水龙头前开了水冲着继续挤,最后又弄了一小盆肥皂水接着冲洗伤口。

    “不是,”孙问渠呲牙咧嘴地,“有必要这么夸张么?”

    “不知道,以前看过说至少清洗十五分钟,”方驰看了他一眼,“明天一早回去先去打疫苗。”

    “打什么疫苗?”孙问渠问。

    “问大夫啊,你问问大夫有没有疯耗子疫苗呗。”方驰说。

    孙问渠笑了,不过指尖的疼痛让他很快又收了笑容:“行了没啊,感觉要失血过多了。”

    清洗,酒精消毒,折腾了快半个小时,方驰才把手指还给了孙问渠。

    “哎,”孙问渠捧着已经发麻了的手往沙发上一倒,“你比耗子能折腾多了。”

    “睡吧,”方驰看了看手机,“还一个小时就得起床了,赶最早一班车。”

    “哦。”孙问渠应了一声,拉过沙发上的小被子往身上一盖,翻了个身脸冲里闭上了眼睛。

    方驰站在沙发旁边愣了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你睡这儿?”

    “不然呢,”孙问渠捂在被子里说,“我再上去喂耗子么?”

    “那我上去睡。”方驰想拿自己的铺盖,但被子枕头全被孙问渠占了,他只好转身往楼上走。

    “哎你说,”孙问渠支起脑袋,“耗子会不会下来咬我?”

    “你有那么好吃么?”方驰有点儿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那谁知道呢,”孙问渠看了看自己的手,“我感觉我挺嫩的。”

    方驰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轻轻吹了声口哨,没等孙问渠反应过来,小子已经顶开客厅的门跑了进来,摇着尾巴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干嘛呢?”孙问渠吓得差点儿坐了起来。

    “小子趴好,”方驰指了指地面,小子立马趴在了沙发前,方驰看了一眼孙问渠,“睡吧,晚安。”

    方驰上了楼,回到自己房间。

    这间房他从小住到大,每次一进屋子,就会觉得一阵踏实,一切都是他熟悉的,他往床上一扑,每一件家具,每一条划痕,甚至是气息……香喷喷的?

    他撑起胳膊,扯过被子闻了闻,打了个喷嚏。

    这是孙问渠身上的味道,靠近就会闻到,不是香水,而是……椰奶味儿。

    方驰叹了口气,一个奔三的老男人,每天用椰奶味儿沐浴露洗澡。

    他从床上下来坐到了书桌前,从扔在墙的包里翻了半天翻了张化学卷子出来。

    他挺困的,但还有一小时就得起床,以他睡觉的功力,一小时以后他根本起不来,与其挣扎在起与不起不起还是得起的痛苦中,不如不睡了。

    他把卷子铺开放在桌上,看到了孙问渠画在桌角的画,小子和爷爷奶奶,都是很可爱的大头小身体,圆圆的,他伸手摸了摸,想起了孙问渠拉二胡时按在弦上的修长手指。

    “我感觉我挺嫩的。”

    方驰皱眉着啧了一声,低头开始做卷子。

    化学真挺烦人的,方驰每次打开化学卷子就有种还是去睡觉吧的冲动。

    咬牙跳着题做了半天感觉也没写出来多少。

    他叹了口气,趴到桌上,看着桌角的画发呆,笔叼在嘴里,一下下地在卷子上点着。

    门外的天台上突然转来轻轻地一声拉椅子的声音,方驰吐掉笔站了起来,走到门边从门缝里往外看了看。

    孙问渠刚裹好被子坐到椅子上,小子趴在他脚边。

    方驰有些莫名其妙地打开了门:“你怎么又不睡了?”

    “你家的美女狗,”孙问渠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指了指地上的小子,“睡觉磨牙打呼噜带吧唧嘴爷们儿范儿十足,睡个屁啊。”

    “有吗?”方驰想了想,“你是不是睡眠浅啊?”

    “大概吧,”孙问渠说,“也不一定,九浅一深主要看心情……”

    方驰哐地一声关上了门,坐回了书桌前,听着孙问渠在天台上笑了半天。

    对着卷子上的题发了半天愣,他叹了口气又站起来打开了门:“你要不睡就回屋待着,感冒了怎么办。”

    “谢谢。”孙问渠裹着被子站起来从他身边挤进了屋子里,小子也忙不迭地跟了进来,钻到书桌下趴好了。

    方驰沉默着关上门,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做题呢?”孙问渠看到了他桌上的卷子,凑过去看着。

    “嗯。”方驰应了一声。

    “用已知浓度的硫酸酸化的哒哒哒哒溶液,滴定哒哒哒溶液,完成下列离子方程式,”孙问渠小声念着题,“完成下列离子方程式……这个你不会做?”

    “……哒哒哒哒是什么玩意儿。”方驰无奈地问。

    “分子式呗,懒得念了,”孙问渠说,“哒哒加哒哒哒加什么……”

    “你想就做就吧,”方驰打断他,“别念了。”

    孙问渠没再说话,拿过他的笔趴到桌上。

    方驰坐在床边看着他的背影继续发愣。

    过了一会儿孙问渠把笔一扔,站了起来:“哎我为什么要帮你写卷子?”

    “我哪知道,”方驰过去推开他坐下了,发现孙问渠已经写了好几题,也不知道写对了还是错了,“你……还记得这些啊?”

    “蒙的,”孙问渠往床上一倒,“你继续往下写吧。”

    “你理科生?”方驰回过头问。

    “我看着像文科生吗?”孙问渠笑笑。

    “我以为你应该是艺术生。”方驰说。

    “你太天真了。”孙问渠笑着说。

    “那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方驰有些好奇地又问了一句。

    孙问渠枕着胳膊偏过头看了看他:“我没上过大学。”

    “啊?”方驰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转回去对着桌子,“哦。”

    接下去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方驰埋头写卷子,孙问渠很安静地躺在床上,听他慢慢放缓的呼吸,估计是睡着了。

    小子在书桌下枕着方驰的脚也睡得挺安静的,没听到磨牙打呼噜带吧唧嘴。

    写卷子挺要命的,方驰又困又累写得还很烦,一张卷子没写完都快泪流满面了,再看看时间,已经快五点,得收拾准备出门了,最早的班车六点。

    本来他没打算赶这一班,太早了,但怎么也没想到孙问渠睡个觉还能被耗子咬了,他得让孙问渠早点儿回市里打疫苗。

    孙问渠靠在床头睡得还挺沉,方驰犹豫了一下才过去推了推他:“哎醒醒。”

    “……嗯?”孙问渠的确是瞌睡浅,轻轻一推就哼了一声。

    “到点儿了,起来收拾收拾去坐车。”方驰说。

    “不,”孙问渠睁开了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困。”

    “那你在这儿等着疯耗子病发作吧。”方驰说完就下楼了。

    洗漱完他看到孙问渠已经换好衣服拎着包从楼上下来了,一脸的不情愿。

    “回市里再吃早点吧。”方驰说。

    “能煮点儿热巧克力吗?”孙问渠问,“起太早了胃里感觉好空啊。”

    “没有巧克力了,吃光了,”方驰想了想,“还有一盒牛奶喝吗?”

    “也行。”孙问渠点了点头去洗漱。

    俩人收拾完,去后院跟早起的爷爷奶奶道了个别。

    奶奶在方驰脸上狠狠搓了几下:“哎我的宝贝大孙子又要走啦,注意身体啊,别让我们担心。”

    “嗯。”方驰点点头。

    “你说要让水渠带回去的山货,”爷爷笑着拎过来一个编织袋,“都给你装好了。”

    “这么多!”孙问渠很吃惊。

    “都是经得住放的东西,不会坏的,”奶奶说,“慢慢吃,吃完了告诉小王八蛋,让他再给你拿。”

    “谢谢爷爷奶奶。”孙问渠拎过沉甸甸的袋子。

    老人把他俩一直送到村口才被方驰赶回去了,这种依依不舍的送别让孙问渠有种莫名的伤感,不过小子一直跟在他们身后。

    “还得走一阵,”方驰拿过他手里的袋子,“太早了村里没车出去,得走过去了。”

    “走走没事儿,空气挺好的,”孙问渠仰起脸吸了口气,又回头看了看小子,“不让它回去?”

    “现在让它回去肯定不走,”方驰说,从兜里掏了牛奶给他,又拆了袋饼干,给小子喂了两块,“我们上车了它自己会回去的。”

    “你这么一走两天的,黄总自己在家吃什么?”孙问渠喝了口牛奶,牛奶是热的,盒子还有点儿湿润,估计是方驰把牛奶盒搁水里加热过了,他挺感慨,方驰有些地方细心得让人意外。

    “猫粮啊,我弄了个自动喂食器。”方驰说。

    “它会用吗?”孙问渠笑笑。

    “……不会用,”方驰叹了口气,“一般都是一爪子拍倒了从上面掏着吃,不过从你那儿拿的猫粮它倒真是挺喜欢吃的。”

    “要不月底我给你发的工资折成猫粮得了。”孙问渠笑着说。

    “不,小娘炮不能惯着它,”方驰啧了一声,想想又转过头,“你真要发工资啊?”

    “嗯,真发。”孙问渠点点头。

    “不用发,”方驰有些尴尬,“借了那么多钱,干点活儿也……没什么的。”

    “真要不发工资可就是卖身契了,”孙问渠勾勾嘴角看着他,“卖身契,卖身契哦,卖身契哟……”

    “没完了是吧?”方驰看着他。

    “完了。”孙问渠说。

    “不用工资。”方驰说完就闷头快步走到前面去了。

    小子目送他俩上了班车,回头顺着土路跑回去了。

    早班车上人不算太多,他俩占到了两个人的座位,孙问渠把衣领一拉,靠在窗边就闭上了眼睛开始打瞌睡。

    不过躺床上都睡不踏实的人,坐在这种乱糟糟还颠突突的班车上,基本睡不着,也就闭着个眼睛做个姿势,自我安慰一下而已。

    不过方驰这样的就不同了,这小子坐下之后往下滑了滑,脑袋一低就开始睡,还没过十分钟,身子一歪就靠在了孙问渠身上。

    “哎,”孙问渠没动,眼睛睁开一条缝瞅着他,“挺会选床啊你。”

    方驰估计是真困了,靠他身上睡得很沉,孙问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在他脸上轻轻勾了一下,他动都不带动的。

    孙问渠打了个呵欠,也没再吵他,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假寐其实挺累的,左边靠着个方驰,右边挤着车窗,因为自己非要留下过夜结果还被耗子咬了害得方驰没休息好,这事儿他挺不好意思的,所以一直也没推开方驰,就这么撑着。

    撑着也还凑合,就是有时候车一颠簸,方驰的脑袋会跟着晃,头发会从他脸上脖子上扫过,相比之下,这个事比撑着方驰更折磨人。

    好容易车进了市区,也不知道是哪个点戳到了方驰,他突然就一个激灵醒了,接着就唰一下坐直了身体,迷瞪地看着前面座位的靠背,好半天才转过头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孙问渠揉了揉都快僵了的肩膀:“你是不是脑子里有定时器啊,到地儿就醒?”

    “没,就突然醒了。”方驰抓抓脑袋,又悄悄往孙问渠肩膀上看了一眼。

    “没流口水,”孙问渠看到了他的目光,“要不我早一巴掌扇开你了。”

    车到了总站,俩人下了车,准备打个车走。

    “你先去打针,”方驰拿出手机查了一下地址,“最近的防疫站在我们学校那边,去那儿打吧。”

    “我要回去放东西,换衣服,吃东西,”孙问渠皱皱眉,“这个时间人家还没上班呢。”

    “你别不去啊。”方驰很怀疑地看着他。

    “去去去,肯定去,”孙问渠说,“我也不想得疯耗子病。”

    “那你打个车先回去吧,”方驰看到路边有一辆出租,“你坐那个。”

    “方驰,”孙问渠笑了,“你眼里我是不是什么都不会干啊,车都不会叫?”

    方驰看了他一眼:“嗯,是。”

    “滚蛋,”孙问渠往车那边走过去,“行了你赶紧去学校吧,下午过来做饭别忘了,还有我屋柜子要收拾了……”

    话还没说完他转过头,看到方驰差不多是小跑着走开了,他乐了半天。

    车开快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孙问渠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到屏幕上居然显示的是孙嘉月。

    现在九点不到,孙嘉月估计有十年没在这个时间起过床了。

    “什么事?”孙问渠接起了电话。

    “哎你是不是没在家。”孙嘉月问。

    “……是,”孙问渠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还真没在家啊,”孙嘉月笑了起来,笑得特别欢,“哎我跟你说,你要把孙遥气死了,这个点儿去堵你居然都没堵着人。”

    “大姐去找我了?”孙问渠很吃惊。

    “现在估计还在呢,”孙嘉月还在乐,“要不要见她你自己拿主意啊,别跟她说是我告诉你她去找你了。”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本来挺好的心情,因为这个电话,猛地一下全泡汤了。

    孙问渠看着车窗外上班上学的人,拧着眉拼命压着自己心里的不爽。

    孙遥是老爸的得力助手兼心腹,无论是老爸和老妈之间,还是老爸和他之间,孙遥永远都站在老爸那边。

    这个大他八岁的大姐,对于孙问渠来说,就像是老爸的复制品,虽然看上去很温柔,骨子里却同样的强硬,同样的理性,同样的……让他不想靠近。

    没有非常必要的原因,孙遥不会来找他,如果来找他而且是以这种让他没法提前躲开的方式,那肯定是老爸要找他。

    一想到这些,孙问渠就一阵心烦意乱,要不是还带着个大包,还有一兜山货,他真想让出租车随便开到个什么地方下车了。

    不过孙遥这架式,找不到他估计不会走吧。

    出租车在院子门外停下,孙问渠看到了孙遥的车以及坐在车里的孙遥的司机。

    他拎着包和袋子唏里哗啦地穿过院子进了屋。

    果然,孙遥坐在沙发上,正慢慢喝着茶,听到他进屋,转头笑了笑:“回来了啊?”

    “嗯,跟博文他们去爬山了。”孙问渠把包和袋放到了墙边。

    “那赶紧先收拾一下。”孙遥说。

    “不用,”孙问渠站在她面前,“什么事?”

    “先收拾,”孙遥皱着眉轻轻推了他一下,“这一身灰啊土的,一会儿再聊。”

    “我一会儿还要出去。”孙问渠说。

    “刚回来又出去?你也玩得太……”孙遥叹了口气。

    “如果是回去做陶的事就不用聊了吧,”孙问渠把外套脱了走进卧室,拿了套衣服出来边换边说,“这事我该说的话都说了,该吵的架也吵了,该刨的土也刨了……”

    “问渠,你知道你的问题不在于做不做陶,而在于你对爸爸的态度。”孙遥拿着茶杯走到客厅窗边。

    “我对他的态度是因为他对我的态度,”孙问渠换好衣服走出来,“算了我也不想说这些车轱辘话,说了多少年了,我也已经找不着新词儿了。”

    “我真想不通你为什么会这么任性,”孙遥看着窗外,“从小全家最疼的就是你,每一个人对你都全心全意,你呢?什么事都以自己为中心,我不愿意,我不舒服,我看不惯,我想怎样我想……”

    “大姐,”孙问渠打断了她的话,“说正题。”

    “好,”孙遥转过身看着他,“你有一个月时间认真考虑这些事,你的前途,你和爸爸的关系,你和这个家的关系。”

    孙问渠没说话。

    “如果你还坚持要像现在这样,如果你不打算向爸爸低头服软非要这么犟着,”孙遥抱着胳膊,脚尖在地上轻轻点了一下,“那么,这套房子和你以后的经济,就都不要靠爸爸妈妈了。”

    孙问渠看着她,还是没有说话。

    “我说清楚了吗?你要就回家跟爸爸好好谈谈,要不……”孙遥的眼神非常像老爸,强硬而充满攻击性,“你现在手头还有多少钱我不管,但就这么多了,房子一个月之后会转卖。”

    “我知道了。”孙问渠说。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21.第21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21.第21章 地址:http://www.qiqiw.com/39_39923/20.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我只想安静的写小说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重生的金手指呢从蜀山开始的大师兄天帝的悠闲生活每周一个随机能力御龙之龙女吉祥上一切从遮天开始痴傻小姐将军奴修仙绝地求生之无敌商店不败神尊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