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飞来横犬 24.第24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24.第24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24.第24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今天方驰写卷子的效率很高,虽然写得磕磕巴巴的,但一直在写,如果是在学校,他可能会写两题停下来聊会儿,要不就趴会儿,要是在家,那更没准儿了,逗逗猫,煮煮面,东摸西捏的一晚上就没了。

    不熟悉的环境似乎能让人更专心,而且孙问渠这个闲得五脊六兽好难受的人居然没进来折腾他,真是让人意外。

    他把不太会做的题留出来,先把能做的都做了,如果实在得去问孙问渠,也不用老问,一次性解决。

    书房里没有钟,他手机之前放客厅里了也没拿进来,趴桌上奋战了多长时间也没个数,感觉自己还挺拼的。

    不知道多长时间,书房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孙问渠把门推开了一条缝:“一小时了,休息十分钟。”

    才一小时?方驰有点儿震惊,这么久才一小时啊?

    不过孙问渠还会提醒他休息也让他挺那啥的,只是还没等他站起来,孙问渠又说了一句:“坐时间太长了屁股大。”

    “……哦。”方驰顿时就不想动了,这人果然不可能有正常的状态。

    “我买了巧克力,”孙问渠说,“你给煮点儿吧?”

    方驰走到书房门口了,一听这话又停下了:“你不是让我休息呢么。”

    “休息啊,休息也分积极休息和消极休息嘛,”孙问渠笑笑,往沙发上一倒,“煮热巧克力算积极休息。”

    “那你这算消极休息吧,你怎么不积极一下啊?”方驰说。

    “能不能跟人学点儿好的了。”孙问渠啧了一声。

    “你每天就这么盘沙发上跟个盆景似的,”方驰进了厨房,虽然晚饭没少吃,但现在孙问渠一说巧克力,他还真又有点儿饿了,“你屁股得有20斤吧。”

    孙问渠一听就乐了,笑了好半天:“不知道,要不你看看?”

    方驰关上了厨房门。

    弄好巧克力的时候,物业叫来修窗户的工人到了,换窗户到是很快,就是方驰有点儿紧张,站窗户旁边守着,就怕人家问这窗户怎么在贼来之前就被撬了。

    孙问渠倒是很踏实地坐屋里喝巧克力,连瞅都没往这边瞅,工人弄好窗户问他要钱,他也没多问就给了钱。

    “你心真大。”方驰说。

    “宽广着呢,”孙问渠看着电视,“欢迎你到草原来。”

    “那些碎玻璃我去扫了吧。”方驰把屏风拿回了书房。

    “明天家政来弄,我看你平时扫地那样子也不像是能不拉手的。”孙问渠笑笑。

    “那我……”方驰犹豫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巧克力,“继续写作业了。”

    “有没有不懂的啊。”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有,”方驰说,“一会儿写完了一块儿问你吧。”

    “我是给你讲题,不是帮你做啊。”孙问渠又补充说明。

    “知道了。”方驰拿了手机进了书房。

    这些卷子和各种题,要搁平时,方驰一晚上写不完,但今天却奇迹般地基本写完了。

    说实话他挺喜欢孙问渠这张看上去跟孙问渠这人完全不搭的桌子,莫名其妙地就让人能静下心来。

    看看时间,还没到平时晚自习结束的时间,他把不会做的卷子和练习一把捧了走出了书房。

    孙问渠坐在沙发上,但没在看电视了,调了静音在玩赛车游戏,看到他出来也就瞟他一眼就又盯着电视了:“完事儿了啊?”

    “嗯。”方驰看着屏幕,他挺久没玩各种游戏了,回家为了防止自己玩游戏,电脑都尽量不开,这会儿看着孙问渠玩,他心里有点儿痒痒。

    “那帮我把声音给开开。”孙问渠说。

    方驰把声音给打开了,屋里顿时响起了音乐声,夹杂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听着很刺激。

    “我跑完这圈给你讲。”孙问渠抓着手柄说。

    “哦。”方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孙问渠看着懒洋洋干什么都没劲的一个人,玩游戏还挺厉害,玩的时候也没团着了,手很灵活地操作着。

    方驰看了一会儿,目光又不受控制地落在了他的手上。

    孙问渠的手挺瘦的,皮肤白,手指长……

    正看着,孙问渠的右手突然松开了手柄,比了个v,方驰愣了愣。

    “好看吧。”孙问渠说。

    方驰这一瞬间特别想把自己埋到沙发里,他一把抓过旁边的卷子习题集往孙问渠身上一堆:“给我……讲讲吧。”

    “进屋讲,在这儿怎么讲。”孙问渠打了个呵欠。

    方驰又一把把扔在他身上的卷子抓过来快步走进了书房。

    孙问渠慢悠悠晃进书房,往书桌旁边一靠:“哪儿不会?”

    “物理,能讲吗?”方驰打了开物理的习题集。

    “嗯,我看看,”孙问渠趴到桌上,先看了看他已经做出来的题,“你物理比化学强多了啊。”

    “凑合吧,能蒙对的多一些。”方驰抓抓脑袋。

    “来,爸爸先给你讲这题。”孙问渠拿过笔,又顺手从抽屉里拿了张白纸出来,一边往纸上写一边开始给他讲题。

    方驰很少跟老师问题,一是懒得问,二是讲了有时候也听不明白。

    其实对于孙问渠这么个吊儿郎当的人能不能把题给他讲清了他并不抱多大希望,只是这么面对面地讲,他不得不集中精力看着笔尖。

    “我讲你听,你没听懂就叫停,”孙问渠说,“我要讲完了你还没懂,我就抽你。”

    “……哦。”方驰点点头。

    孙问渠半趴在桌上的姿势很懒散,但说话时的神情却跟平时不同了,挺严肃的,方驰没见过他这样。

    接下去讲题的时候更是暂时刷新了孙问渠在方驰脑子里一直以来的印象,没有调侃,也没有抽风,而是条理清楚地边写边讲。

    漂亮的字,跟平时不一样的平稳语调和声音,让方驰听着听着就有会有那么一两个瞬间的恍惚。

    “听懂了没?”孙问渠讲完放下笔,偏过头看着他。

    “听懂了。”方驰点头。

    “那你做出来,”孙问渠又拿过旁边的物理卷子,“我刚看这上头有一题是差不多的,你把这两题做出来吧。”

    “嗯。”方驰拿起笔,低头开始做题。

    孙问渠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什么味儿?”

    “啊?”方驰愣了愣,抬头看着他。

    “好闻吗?”孙问渠又问。

    “什么?”方驰没听懂。

    “这个啊,”孙问渠手指在他面前的习题集上敲了敲,“趴着闻半天了好闻么?一会儿是不是还要上嘴啃啊?”

    方驰终于反应过来了,坐直了身体:“你直接说不行吗?”

    “那多没劲,”孙问渠啧了一声,“你居然不近视?”

    “不近视。”方驰说。

    “你这三年也就这几个月用功了吧?”孙问渠笑了笑。

    “差不多吧,”方驰叹了口气,想想又看着他,虽然觉得不像,但还是问了一句,“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挺用功的那种学生?”

    孙问渠笑了起来,一边伸懒腰一边往外走:“怎么可能,但是我聪明。”

    方驰不会的题,孙问渠用了差不多一小时都给他讲完了,题都在当天做完了,这对于方驰来说是比较少见的事,他一般都是不会做就扔着,第二天老师讲的时候他凑合听一下,听得懂就懂,听不懂就拉倒。

    “谢谢,”方驰把东西都收拾到书包里,“感觉你做老师挺合适的,讲得还挺清楚。”

    “算了吧,”孙问渠又窝回了沙发上,“满眼的小鲜肉能看不能……”

    “当我没说!”方驰赶紧提高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走吧走吧,困死我了。”孙问渠挥挥手。

    方驰戴上耳机准备出门的时候,孙问渠又叫住了他:“哦对了,我这伤……”

    “嗯?”方驰回过头,就看到孙问渠唰一下把自己裤腿给扯上去了,挺白,然后再把腿往茶几上一架。

    “能见水了吗?我昨儿晚上洗澡高抬腿洗的呢,差点儿打滑劈个大叉。”孙问渠说。

    方驰叹了口气,过去看了看伤口,都已经结痂了:“没什么问题了,洗吧,洗完把水弄干消消毒就好了,这种事还要问我吗?”

    “我不是自理能力能负值么,”孙问渠说,“晚安。”

    “晚安。”方驰转身出去了。

    没有晚自习的两天,方驰晚上都待在孙问渠家复习,虽然觉得有点儿尴尬和不自在,但孙问渠给他讲过的题却意外地记得很清楚,再碰到类似的时候一琢磨就都顺了。

    所以就算全家对他都没有任何要求,但既然能听得进孙问渠讲的,那就多听听好了,也许这半年再折腾一下还能再有点儿收获。

    不过每个星期天的训练他还是会去,这是他最大的兴趣,他想家的时候最好的排解方式,也算是孙问渠说的积极休息吧,反正每次训练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很放松,也很享受。

    “这段时间复习得怎么样?”陈响问。

    “还……”方驰正爬到岩墙最高的地方准备做一个大的跨跃,话还没说出口,手就从岩点上滑脱了,人挂在了安全绳上,有些无奈地喊了一声,“哎!”

    “注意力还是不集中啊,”陈响笑着说,“是不是有点儿累了?累了就歇歇。”

    “我歇……”方驰腿蹬着墙正要滑下来,回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会员区的攀岩墙前面坐着个非常眼熟的人,正靠在椅子上冲他这边看着。

    孙问渠?

    “你怎么来了?”方驰走过去,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我……去办点儿事,路过这里,”孙问渠看了看手机,“约的11点,早了,就在这儿待一会儿。”

    “哦,”方驰应了一声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感觉今天孙问渠脸色似乎不太好,他顿了顿,“你没病吧?”

    “哎你说话怎么这么欠抽啊。”孙问渠乐了。

    “没你欠抽,”方驰有点儿不好意思,“我是说你脸色有点儿难看。”

    “是么?”孙问渠摸了摸脸,“愁的。”

    “是闲的吧,”方驰看了看岩墙,今天人不多,他指了指墙,“你要玩会儿吗?”

    “你教么?”孙问渠笑笑。

    “我不做教练,”方驰说,“没时间。”

    “哟这么拽,”孙问渠喝了一口手里的饮料,“行了你训去吧不用管我,我到点儿就走了。”

    方驰犹豫了一下,转身回到了训练区。

    “这是罗鹏他们那帮富二代一块儿的吧?”陈响问了一句。

    “嗯,”方驰喝了口水,蹲下重新把鞋整理了一下,“说是路过来看看。”

    “刚问你最近复习怎么样还没回答我呢。”陈响说。

    “挺好的,”方驰笑笑,“反正没挨批。”

    “训练量要不要减减?”陈响问。

    “不用,”方驰摇头,“就这点儿乐趣了。”

    “那行吧。”陈响笑着拍拍他的肩。

    方驰重新挑了一条线路,准备往上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孙问渠还坐在那里,脸上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方驰手抠着岩点开始攀的时候,有点儿紧张,也说不好是为什么,按说平时训练,看的人挺多的,他都没什么感觉,但被孙问渠这么一盯着看,就有点儿不自在。

    腿挺长的啊。

    老琢磨着这句话。

    长么?

    不过没几分方驰就恢复了状态,回到了攀爬过程中那种享受里。

    新挑的这条路线难度大,中途他停下来几回,边甩着手边琢磨下一步,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不过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到达终点的松开岩点时那一瞬间的成就感能让他美滋滋老半天。

    不过在他边下滑边往后有些得意地回过头想看看孙问渠的时候,却发现孙问渠已经没在之前那儿坐着了。

    走了?

    方驰下来之后又往四周看了看,最后还走到室外场地瞄了两眼,都没看到孙问渠。

    真走了。

    方驰坐到椅子上喝了两口水,突然有点儿失落。

    居然没得瑟成功……

    “你到了没有?”孙遥打了电话过来。

    “快了。”孙问渠一手揣在兜里一手拿着电话,背对着风慢吞吞地退着走着。

    “不是跟你说了11点吗?”孙遥似乎有些不满,“是你说要跟老爸谈谈我才帮你约的时间,你这样的态度什么意思?”

    “这也没到11点啊。”孙问渠有气无力地说。

    “你这话说的,你是回家啊还是去面试啊,你回个家还要掐着点儿不早不晚吗?”孙遥声音提高了,“问渠,你今天要这样的态度,你就不要去了。”

    “那我回去了。”孙问渠说。

    “孙问渠!”孙遥声音里已经有了怒火。

    “知道了知道了,”孙问渠皱皱眉,“马上到了。”

    进小区的时候孙问渠被门口保安给拦了下来,要他登记。

    “登什么记?”孙问渠有点儿烦躁,“我回家还要登记?”

    “回家?这里的住户我全都认识,经常来的我也能认出来,我没有见过您,”保安上上下下打量着他,“能说一下您家的门牌号吗?”

    “不记得了。”孙问渠说。

    “那您就得登记。”保安盯着他。

    “我不登记。”孙问渠说。

    “那您给业主打个电话……”保安说。

    “不记得号码。”孙问渠坐到保安室门口的椅子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

    “先生您这样我就要报警了。”保安拿起了电话。

    “报呗。”孙问渠笑笑。

    孙遥的车从外面拐了进来,按了一下喇叭,保安看到车牌之后开了门。

    孙问渠靠在椅子上没动,车经过保安室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放下了车窗。

    孙遥拧着眉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你在这儿干什么?”

    “不让进。”孙问渠说。

    “您认识这位先生吗?”保安问孙遥,“他说不出门牌号,也报不出业主电话……”

    “是我弟弟,”孙遥冲保安笑笑,又看着孙问渠,“上车!”

    不记得有多久没来过了,就算保安没换人,也不会还记得一个好几年没来过的人,孙问渠看着窗外,如果他自己进来,还真没准找不着家在哪里了。

    “一会儿好好跟爸爸谈,”孙遥把车停进了地下车库,“把你那套专惹人生气的理论收起来。”

    “哪套?”孙问渠看了她一眼。

    “你是他儿子不是他作品的那一套!”孙遥看着他,“你不是小孩儿了,不能总耍小孩儿脾气,什么事都由着性子来怎么行。”

    孙问渠没出声。

    “这次如果你再是老样子,谁都帮不了你了。”孙遥打开车门下了车。

    孙问渠跟在孙遥身后走进了家里大门,老妈看样子是已经等了很久,客厅门一开,她就迎了上来:“问渠啊。”

    “妈。”孙问渠笑了笑。

    “哎,我看看,”老妈扶着他的肩,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没怎么太变样,就是好像黑了。”

    孙问渠三年没见过老妈了,这会儿看着老妈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老妈也还是老样子,平静优雅,就像这么多年来他记忆里的样子,离地三尺。

    这会儿他甚至感觉不到老妈见到他是不是很开心,有没有很高兴,于是他也只是过去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她。

    老爸没有出现,估计在二楼的工作室里等着接见他。

    “你爸爸在楼上,”老妈拍拍他的肩,“上去跟他好好聊聊。”

    “我饿了。”孙问渠闻到了菜香,估计是在做着了。

    “还没做好,聊完正好可以吃饭,”老妈说,“快上去。”

    孙问渠不太愿意见到老爸,他宁可低气压地先吃完这顿饭,也不愿意单独跟老爸在那个满眼是陶的房间里谈话。

    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楼去,来都来了,虽然他来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确定一下老爸是不是真的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推开二楼最尽头那间房的门,孙问渠顿时感觉一阵憋气。

    家里搬过很多次,但每套房子里都会留出一间做为老爸的私人工作室,这间工作室的布置,永远都一模一样。

    无论孙问渠什么时候走进哪一间工作室,都会瞬间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待在这间屋子里压抑而烦闷的心情。

    老爸坐在靠窗的转台前,听到他进来也没有动。

    孙问渠顺手带上了门,清了清嗓子:“爸。”

    “来了?”老爸转过头。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

    “我以为你有多大出息呢,”老爸冷笑了一声,“还是怕没钱了吧,怕不能再带着小男朋友满山转了?”

    孙问渠猛地抬起头看着老爸。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24.第24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24.第24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23.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别和我谈聊斋星际0078彡邪眼神探柯小树的求道之旅乱世烽火:绝代双骄最强战魂话说小白传绝宠天下倾城医妃很逍遥美洲之皇兵王为尊大明最牛驸马爆宠萌妻:腹黑王爷,狠会撩!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