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飞来横犬 28.第28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28.第28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28.第28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孙问渠的手机在响,响了好几次,他都没有拿起手机看一眼。

    马亮在门外看了一眼,没有进去。

    虽然这是他的办公室但现在归孙问渠,孙问渠已经在这儿待了一下午加半个晚上,饭都还没吃。

    孙问渠是个绝对大多数时间包括睡觉时间都吊儿郎当的人,但尽管他对这些从小就如影随行的技能又痛又烦,在真正开始做起来的时候,却又会给人一种他爱这些东西爱得都沉到河底浮不起来了的感觉。

    马亮觉得用沉迷沉醉都不合适,也没法形容。

    一直到快十点,孙问渠才放下了笔,走出了办公室。

    “吃点东西吧,”胡媛媛马上站了起来,“我给你热点儿。”

    “我想吃面,嫂子给我煮碗面吧,”孙问渠看了看手机,这手机新换的,用着还有点儿不顺手,划拉了半天才打开了,几个未接里有俩是方驰的,“就我给你们拿的那种香肠,搁点儿。”

    “行。”胡媛媛进了厨房。

    “没,没耽误事儿吧?”马亮问,“电话响半,半天。”

    “我有什么事儿可耽误的,”孙问渠扔下电话坐到马亮旁边,“一会儿我开车回去吧,困死了想睡觉。”

    “我送你。”马亮说。

    “不用,”孙问渠打了个呵欠,“明天我出门转转,车我拿着。”

    “嗯,”马亮拍拍他的肩,“我都让你用电,电脑画多好,非得手画。”

    “不会用,”孙问渠闭上眼睛,马亮刚要说话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别说学啊,我不想学。”

    马亮笑了半天。

    如果不算给方驰讲题,孙问渠很多年没这么正经做点儿什么了,吃东西之前还好,只觉得有点儿困,吃完胡媛媛煮的那碗面,他身体里的疲惫像是被激醒了似的一下爆发了。

    也许是香肠面太好吃了,如果是方驰同学煮的会更好吃……不,其实胡媛媛的手艺比方驰的强太多。

    孙问渠又打了个呵欠,前面的路都变得有些模糊,他揉了揉眼睛,打开了车里的音乐,开得很大声。

    一阵砸得人心跳都带上哆嗦了鼓让他顿时清醒了。

    “heyyou!wake up!”他粗着嗓子跟着吼了一声,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

    heyyou!wake up!open your swollen eyes,erosion invades your mind,a cancer that grows over time……

    heyyou!rise up!

    孙问渠听着感觉很爽,一直跟着哼哼。

    车拐了个弯,前面是方驰他们学校,他啧了一声,想起了那天方驰看到他时的表情,还有方驰旁边站着的那个对自己的关注度超出了陌生人应有程度的小男生。

    不是。

    我不是。

    孙问渠啧啧两声。

    不是就不是吧。

    学校已经下了晚自习,路上都是背着书包的学生,孙问渠扫了几眼,想着要是看到方驰就带他一段。

    不过一直开到前面人慢慢少了,也没有看到扣着大耳机在路上跑着的人。

    这段路有点儿烂,修了俩月了也没修好,车开上去蹦起来的节奏跟音乐鼓点一样一样的。

    孙问渠一边吼着歌一边蹦着开车,看到前面大概因为修路刨烂了水管而漏出来的大片水时,已经没有机会躲开了。

    “they have tried to break you……”孙问渠也懒得躲了,吼着就开了过去。

    冲进水里看到水花四溅的同时他也看到了路边的人行道上有人。

    操。

    刹车降低车速已经来不及。

    他看着后视镜在心里默默给这个倒霉的路人说对不起的时候,路人突然扬了一下手。

    接着他就听到自己车后传来很大的一声响,似乎还伴随着碎裂的动静。

    你大爷!

    孙问渠冲出积水之后停下了车,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先看了一眼车后面,右边的灯壳子被什么东西砸裂了,他有点儿火大,转身瞪着那人吼了一声:“喂!你……方驰?”

    居然是扣着大耳机但是没有奔跑的方小驰同学。

    “啊。”方驰看到是他估计也很惊讶,愣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把脑袋上的耳机拽下来挂在了脖子上。

    “你砸我车?”孙问渠瞪着他,“heyyou!rise up!翻身农奴把歌唱!”

    “我最烦有水还不刹车的傻逼……我又不知道是你,”方驰总算回过神来了,擦了擦脸,又拍了拍衣服,“溅我一身脏水我还想打人呢。”

    “你拿什么砸的啊?”孙问渠看着车灯,迅速转移了话题,“劲儿够大的啊。”

    “这个。”方驰伸出手。

    孙问渠瞄了一眼,方驰手里拿着一根绳子,那头挂着一个环,看着像是他攀岩的装备。

    “你拎着这玩意儿走路?”孙问渠简直觉得莫名其妙。

    “防身,”方驰把绳子收回包里,走到了车旁边看了看车灯,“我……帮你修。”

    “怎么修?”孙问渠看着他。

    “店里修啊,”方驰犹豫了一下,“或者你告诉我多少钱,我给你。”

    “算了,”孙问渠踢了踢车轮,“没多少钱,我拿朋友那儿修就行,我这算自找的了。”

    “……哦,朋友那儿不收钱吗?”方驰问。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

    方驰没再说话,也没动,就那么站着。

    孙问渠本来还想问问他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事,一扭头看到他脸上表情里全是不自在和尴尬,想说的话一时都没说出来。

    “那我……”方驰说。

    “那你……”孙问渠跟他同时开口,停下来等他说话的时候他又不出声了,孙问渠感觉自己都快被他带尴尬了,“你给我打电话了?”

    “哦,是,”方驰点点头,“想跟你说方影还了三万,我可以先把这三万给你。”

    “不急,”孙问渠挥挥手,“你又跑不掉。”

    “……哦。”方驰应了一声,又没话了。

    孙问渠跟他面对面瞪了一会儿,实在扛不住,转身拉开了车门:“上车,我送你回去。”

    没等方驰说话,他又转过车头走到了副驾那边拉开了门:“不,你送我。”

    方驰看上去很犹豫,往驾驶室走了一步又停下了。

    “服务合同作废了你牛逼了是吧?”孙问渠上了车,“我困死了,再开车我怕撞,你送我回去。”

    方驰上了车,把自己包扔到后座。

    他刚一发动车子,车里就爆发出了强劲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他手一哆嗦差点又把车给熄火。

    “哎呦,”方驰把音量调小了,“还没到三十呢吧就耳背成这样……”

    “now its time to take control of your life……”孙问渠笑了起来,往椅背上一靠,闭上了眼睛,“life……life……life……你不想听就关了吧。”

    “换一首吧。”方驰伸手切了下一首歌,把车开了出去。

    音乐再次响起,这次要柔和顺耳得多了,虽然两句之后依然挺澎湃,不过在方驰的接受范围之内。

    “invisible wounds,”孙问渠闭着眼睛说,“我喜欢这首,你是不是不爱听这些?”

    “还成,”方驰说,“这个我听过,生化危机里的吧。”

    “dark bodies floating in darkness,”孙问渠唱了一句,“no sign of light ever given……”

    方驰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孙问渠。

    孙问渠的英语发音很好听,但那首牧羊女还留在他mp3里,孙问渠拉二胡时的样子还能想得起来,跟现在闭着眼睛跟着音乐吼的孙问渠实在有些难以重合。

    “imprisoned in a world without a memory……哒哒哒哒……”孙问渠又唱了一句。

    “怎么又哒上了。”方驰愣了愣。

    “不记得词儿了呗。”孙问渠笑着说。

    方驰没再说话,孙问渠也沉默着闭着眼睛没再开口唱,车开到孙问渠家门口的时候,方驰发现他睡着了。

    “到了。”方驰推了推他。

    推了好几下孙问渠才睁开眼睛,方驰能看到他眼睛里的红血丝:“你干嘛了啊,困成这样?”

    “床上大战一天一夜。”孙问渠打了个呵欠推开门下了车。

    方驰皱了皱眉,下车锁好门把钥匙递给他。

    “明天……”孙问渠接过钥匙的时候说了一句,说完才又笑了笑,“哦对了作废了,那行吧,谢谢了。”

    “钱我尽快。”方驰说。

    “没事儿,”孙问渠打开院门走了进去,“就没想着你能还上。”

    回到家孙问渠澡都没洗直接扑到床上就睡了。

    这样挺好的,省去了很多瞎琢磨的时间。

    不过孙问渠已经很久没有碰这些东西,一上来就拿这么个活儿练手实在是有些累。

    几天时间里他给马亮画了一套壶,但是黑天儿戴墨镜的留洋壕不满意,用很模糊很高级的话回了过来:“很有创意,眼前一亮,但隐约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意思,就那一点点。”

    “我操,”孙问渠躺在床上不想起来了,“我这辈子,做了那么多东西,头回有个外行敢他妈跟我说这种话,差那么一点点意思。”

    “要不怎么说是外,外行呢,”马亮笑了笑,靠在卧室门边叼着烟,“怎,怎么处理?”

    “我再画一套,”孙问渠看着天花板,“我也觉得差点儿意思,但肯定跟他差的不是一个意思,但是的确是差点儿意思……”

    “问渠,”马亮抽了口烟,“我就喜,喜欢你这种样子。”

    “没穿衣服躺床上的样子?”孙问渠啧了一声,“就知道你跟胡媛媛你俩是形婚。”

    “滚蛋,”马亮乐了,“我问你,如果再来一套那人还,还说差,差点儿意……思,怎么办。”

    “那不做了呗,”孙问渠说,“你让他找个不差那点儿意思的去,多大脸,跟我拽别的我就忍了,跟我拽陶,去他妈的。”

    马亮没说话,就叼着根烟瞅着他笑。

    “哎你真烦人,”孙问渠坐了起来,想了想,“到时根本不用管他说的,就我看着满意的那套,我直接做出来……”

    马亮猛地一抬头,烟差点儿掉了。

    “哦不对,你做……或者你叫人直接做出来,”孙问渠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觉得他不会看图,做出来就不差那点意思了。”

    “嗯。”马亮应了一声。

    “走吧,浪起来。”孙问渠去洗了个脸,拿了个酸奶边喝边出了门。

    今天是张琳生日聚会,得去。

    马亮开车,到了李博文酒吧外边的时候停了车却没下车,看着他。

    “想说什么?”孙问渠也看着马亮。

    “感觉你今儿晚上要……要惹事儿。”马亮说。

    “是么?”孙问渠笑了。

    “我太,太了解你,”马亮指指他,“你冲李,李博文来的。”

    “你想怎么着,”孙问渠勾勾嘴角,“不让我进去?”

    “让,”马亮说,“但是今,今天是张琳生,生日,别砸她场子。”

    “放心,我也得先吃饭了玩爽了啊,”孙问渠笑笑,“然后呢?”

    “没了,”马亮打开车门,“我还得帮,帮你,要不没准儿你让他给收,收拾了。”

    “要不说我这么爱你呢。”孙问渠拍拍马亮的肩,下了车。

    其实张琳的生日并没有多特别,只是这帮人聚会的理由,刚一坐下张琳就先喊上了:“不要祝生日快乐不要祝不要祝……”

    “生日快乐。”孙问渠靠在椅子里说。

    “孙问渠你早晚会让我打一顿!”张琳指着他,“你烦不烦啊。”

    “30的人了还这么美,应该得意啊。”

    “妈呀,”张琳迅速捂住了脸,笑着说,“这混蛋不喜欢女人真是太好了。”

    一帮人在包厢里乱七八糟地闹了一通,坐下开始喝酒唱歌带瞎逗。

    罗鹏带了酒,孙问渠喝了点儿,感觉不错,大家有的聊有的唱歌,闹哄哄的他也一直没跟李博文的眼神搭上。

    李博文一直往他这边瞅,他跟别人聊的时候还搭好几回话,孙问渠都懒得理他,怕自己撑不到最后就得把李博文给揍一顿。

    但李博文挺执着,最后终于拿着杯酒走了过来,坐到了孙问渠旁边:“问渠,你跟你爸……没事儿吧。”

    孙问渠猛地一阵烦,他就是不想当着这么些朋友的面说这事儿,偏偏李博文声音还不小,正在旁边聊着的几个人都转过了头:“问渠你又跟老爷子闹翻了?”

    孙问渠不出声,喝了口酒。

    “没闹翻,”李博文说,“这不就是老爷子想着让问渠回去帮忙嘛,他不肯。”

    “问渠要不你别跟你爸老拧着了……”有人劝了一句。

    “没这么简单。”孙问渠压着心里的火,他和老爸之间的关系,别说一个外人,就他自己都捋不顺,平时他也不愿意多提,大家也不太问。

    现在被李博文这么一总结,全变了味儿。

    “总之现在就是老爷子断了问渠的粮,也不让咱们给问渠借钱,要逼他呢。”李博文叹了口气。

    “我问谁借了?”孙问渠本来不想在这会儿就跟李博文翻脸,但实在有些压不住火。

    “经济一封锁,你没钱了肯定得借,你爸算着呢。”李博文皱着眉。

    “真要偷摸借了也发现不了吧。”有人说了一句。

    “那谁知道呢,最好先别借,万一老爷子知道了不得更生气啊。”李博文说。

    “操,”马亮一直没出声,听了这话,从兜里掏出了钱包,抽了张卡出来放在了孙问渠手上,“密码你生,生日。”

    然后又看着李博文:“我这他妈明,明给,我看老爷子怎,怎么能知道的。”

    “亮子,你这何必呢。”李博文说。

    “他要知,知道,就是你说的,”马亮指着他,“就,就你他妈最能干操蛋事儿。”

    “哎哎哎,”罗鹏赶紧出来打圆场,“这是怎么了。”

    “博文你出来。”孙问渠感觉待不下去了,起身往包厢外走。

    “不是,问渠你和亮子要对我有什么意见就当着大家面说,”李博文也站了起来,“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对你的大家都看着呢。”

    “是是是,”又有人起来拉了拉问渠,“这是干嘛呢,博文你俩这关系,我们都知道,博文对你没二话,亮子你也真是,说什么呢。”

    “说实话。”马亮坐着没动。

    “问渠,”李博文一脸郁闷地说,“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跟我好好说,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就……”

    李博文的话没有说完,孙问渠已经一拳砸在了他鼻子上。

    一包厢里的人全愣住了,李博文捂着鼻子晃了晃,拿开手的时候,血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天哪!问渠你干嘛呢!”张琳喊了一嗓子。

    孙问渠没说话,对着李博文的脸砸出了第二拳,李博文踉跄倒在了后面的沙发上,一脸震惊地看着他,有些吃力地说:“问渠,你怎么了!”

    “你自己清楚!”孙问渠指着他,再想扑上去的时候,被几个人拉住了。

    一帮人回过神来之后都过来拦着想要挣脱的孙问渠,孙问渠脾气不好,掀桌子骂人甩脸子的事儿都干过,可还从来没有跟谁动过手。

    这次不光动了手,打的还是在所有人心里对他绝无二话的发小李博文。

    “这怎么了,问渠你怎么这么冲动!”一帮人一边拉着他一边劝着,那边几个姑娘赶紧拿纸巾给李博文擦血。

    “放开我!”孙问渠吼了一声。

    大家都没松手。

    一直坐在沙发上没动的马亮站了起来,一手拿起一个啤酒瓶,对着茶几哐地一声砸了下去,然后拿着手里俩瓶茬子走了过来:“放开他。”

    这架式让所有人都傻了眼,下意识地松开了孙问渠的胳膊。

    李博文推开给他擦血的张琳,猛地往旁边一歪,想要躲开孙问渠对着他肚子踹过来的这一脚。

    孙问渠踹空了,但很快又抓着他胳膊把他拖了起来,一拳打在了他肚子上:“你别跟我这儿装无辜!你演戏演得累不累?我他妈看都看累了!”

    几拳下去,李博文终于不再一直躲着,主要是马亮的往那儿一杵,一时半会儿也没人能过来拉架。

    他挣扎着跳起来推了孙问渠一把,接着也一脚踹了过来:“我瞎了眼!我最好的朋友就这么对我!”

    孙问渠打架不算厉害,但好歹天天健身房泡着,进山之前也是每天上健身房看光膀子老爷们儿,李博文这种基本不锻炼的人不是他的对手。

    还没几下,李博文被他揪着衣领按在了地上。

    “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孙问渠对着他脸又是一拳,“你最好的朋友是你自己!”

    包厢的门被推开了,几个保安和服务员冲了进来,把孙问渠拉起来架到了一边,但因为都知道孙问渠是他们老板“最好的朋友”,所以看到满脸是血的李博文时,也没有人敢直接对孙问渠动手,只是赶紧扶起他:“李哥,这……”

    “扯平了吗?你消气了吗?”李博文抹抹脸上的血,看着孙问渠。

    “扯不平,也消不了气,”孙问渠盯着他,“你干过什么,说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别人可以说咱们有误会,只有你,和我,知道咱俩之间没有误会!”

    “问渠,问渠,”罗鹏过来搂住了孙问渠的肩,“你下手太重了,这怎么就成这样了啊!”

    “我长这么大,最腻味听人解释,也最烦给人解释,”孙问渠看着包厢里的人,“也最无所谓别人怎么看我怎么想我,所以你们随便。”

    包厢里很静,连音乐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孙问渠指了指李博文:“我只要你知道,我跟你一块儿混着,我对你笑着,是我给李叔面子,我忍够了。”

    马亮把手里的半截瓶子扔到地上,跟孙问渠一块儿走出了包厢。

    “你手没事儿吧?”孙问渠坐在车里问。

    “没,”马亮看了他一眼,“你这算把这,这帮朋友都,扔了?”

    “扔扔呗,这样就能没了的也不算朋友了。”孙问渠低着头。

    “卡还我。”马亮说。

    “靠,”孙问渠乐了,把卡扔回给马亮,“密码真是我生日?”

    “你想,得美,”马亮啧了一声,“是我媳,媳妇儿生日。”

    “太能演了,”孙问渠笑得不行,又按了按额角,“你喝不少酒吧?”

    “挺,挺多,”马亮把车钥匙递给他,“你开?”

    “我喝的也不少,酒壮英雄胆儿呢,”孙问渠往后一靠,叹了口气,“叫我儿子过来开车。”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28.第28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28.第28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27.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清穿之我家娇妃这般美奋斗的生姜反派大佬要听话[穿书]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穿书][综穿]打劫主角的一百种方式拯救虐文世界[快穿]清穿之技术宅太子含娇带着淘宝到古代穿书女配的玛丽苏人生英雄联盟之夺冠伊伯尔战记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