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飞来横犬 4.第4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4.第4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4.第4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孙问渠坐在椅子上,小叽围着他转圈打量着:“你这头发有一年没好好弄过了吧?也没护理过吧?你现在这样有点儿像朵蘑菇。”

    没等孙问渠说话他又冲助手一招手:“amy帮我把那个包拿过来。”

    “三年。”孙问渠说。

    发型师没叫tony kevin andy peter……助理倒还是在lucy selina amy hellen里挑了一个。

    这个小叽的外形跟他的名字不太相符,长得挺阳光,留着小胡子,头发转圈都刮了,就在脑袋顶上扎了个小辫,发稍还染成了蓝色,眉毛和耳骨上都扎着闪亮的金属钉。

    “孙哥,”小叽又转到了他眼前,弯着腰盯着他看了半天,“你脸型挺好,长得也挺洋气的,要不要染一下试个时尚张扬些的造型?”

    孙问渠看着他头顶的蓝色冲天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不。”

    小叽对于这个简短的答案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影响他的服务质量,在确定了孙问渠只需要把头发剪短,造型只要脱离村口王师傅就可以之后,他很认真地开工了。

    “虽说敢于露脑门儿的帅哥才是真帅哥,你露个脑门也没问题,”小叽边剪边给他介绍着自己的设计思路,“但是你的脸型配一点刘海会更好看……”

    “你是在跟我说话?”孙问渠问。

    “是啊。”小叽说。

    “不用跟我说了,你剪就行。”孙问渠说。

    “哦,”小叽点点头,“不过刘海不能长……”

    孙问渠看着他,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助理:“我现在是在跟amy说。”

    “嗯长了不精神。”amy在一边有气无力地接了一句。

    小叽的造型服务很值价,絮絮叨叨边说边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才算是弄完了,孙问渠中途几次打瞌睡差点儿杵到他剪刀上。

    “怎么样?满意吗?”小叽问。

    孙问渠看着镜子点了点头,这人话虽然多,不过手艺的确不错,镜子里的自己一下就变了样,从乡村走向了时尚大都市。

    “孙哥你合适亮一些的颜色,”小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别老穿黑的,你这皮肤可以试试有色彩的衣服。”

    孙问渠脑海里莫名其妙地浮现了自己身穿粉色衬衣紧身裤的样子,他咳了一声:“哦。”

    小叽收拾完东西又盯着他转了两圈,出门之后扒着门框补了一句“头发长了记得给我电话我过来给你修修”这才下楼了。

    孙问渠有点儿犯困,但没有时间再睡一会儿了,李博文的电话半小时之后打了过来:“我到你家门口了,我进去等你还是……”

    “我这就出去。”孙问渠站了起来进了卧室,他目前不想再让李博文进他屋子。

    你这皮肤可以试试有色彩的衣服。

    孙问渠想着小叽的话,看了看衣柜里黑黑灰灰一片的衣服啧了一声,随便扯了件黑色外套出来穿上出了门。

    三年没见,李博文胖了一圈,从原来的毛衣针变成了筷子,别的都没太大变化。

    见了他就特别夸张地喊着跑过来狠狠搂了一把,孙问渠推了好几下才挣脱出来,按李博文这架式,再不推开他就该上嘴亲了。

    “看看,瘦了这么多,”李博文退后一步用力拍着他的肩,“晚上得多吃点儿补补!”

    “上车吧。”孙问渠过去拉开了副驾的门,接着就愣住了。

    副驾上坐着个姑娘,正有些尴尬地冲他笑着。

    “这我女朋友,赵荷,”李博文过来给介绍着,“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我最好的哥们儿,孙问渠。”

    “孙哥。”赵荷叫了他一声。

    “你好。”孙问渠跟她打了个招呼,拉开后座的车门上了车。

    这个赵荷长得一般,但是看着很文静,是李博文喜欢的那款,小家碧玉型,估计自己柜子里那几件衣服就是她的。

    只是一想起那些跟她外表不相符的洗浴用品的使用惨状,他就又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滋味。

    一路上都懒得说话。

    不过不爽的心情在到了饭店之后就被挤散了,他和李博文是最后到的,包厢里已经堆了十来个人,一推门就喊上了。

    孙问渠就在这些声音扑面而来的瞬间,找到了久违的混夹着无聊烦躁的莫名安全感。

    尽管他以前跟马亮提起这种感觉时,马亮把这个归结为他不思上进。

    不思就不思吧。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才算上进,他的家人,他身边的长辈朋友,所有人的概念里,他的上进就是跟着老爸做陶。

    因为老爸是大师,而大师的儿子正好在这方面有着超出普通人的领悟力,所以他理所应当要往这头去上进。

    孙问渠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做陶的了,很早……也许就从十岁时做出来那个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天生就是为陶而生的壶开始吧。

    跟老爸的关系似乎也是从那时开始变得不太好。

    一想到这些他又有些压不住的烦躁,特别是他刚坐下,罗鹏往他身边一靠,一手搂过他的肩,一手拿着手机举到他眼前:“问渠,你看这套……”

    “滚蛋。”孙问渠一眼看清手机屏幕上那套没什么欣赏价值的紫砂壶时顿时就有点儿窜火,一把推开了罗鹏。

    “你丫是不是傻逼,”李博文过来拿过罗鹏手机看了一眼就骂上了,“你他妈又不是不知道他烦这些,刚一回来就杵个这玩意儿让他看,你进水了吧!”

    罗鹏叹了口气,又啧了几声:“问渠你这臭脾气一点儿没改啊。”

    “你没点儿眼力见儿也是老样子啊。”有人笑着接了一句。

    “靠。”罗鹏又叹了口气。

    “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有眼力见儿,”李博文拍拍他的肩膀,在包厢里转了一圈问了句,“东西呢?”

    “这儿呢!”有人把一个长条的大木盒子拎给了他。

    李博文接过来,把盒子放到了孙问渠身边的椅子上:“这给你的。”

    “什么?”孙问渠的手指在盒子一弹,看了看,深棕色的木盒子上雕着花,雕工很好。

    “这你认不出来?”李博文笑了。

    孙问渠也笑了笑:“谢了。”

    “别谢我,我就提了句,我爸去找来的,不知道让哪儿弄的,”李博文坐到他边儿上,伸了个懒腰,“你才是亲儿子啊……真羡慕你。”

    “你先去给我爹当几天亲儿子试试再羡慕。”孙问渠闷着声音说。

    “你不懂,”李博文扯扯嘴角,看了他一眼,“你不懂这感觉。”

    “我不懂的感觉多了,”孙问渠说,李博文这样子不常见,不过他懒得研究,“那我得去看看我亲爹了,这两天你爸在家吗?”

    “在家,就算不在家,你一个电话过去他也会回家等着你。”李博文仰了仰头,看着包厢顶上的灯。

    李博文他爸跟老爸是发小,所以李博文跟他也是发小,两家人几十年关系一直都很好。

    有这层关系在,孙问渠就算对李博文有时候不爽也都会在面儿上维持个差不多的样子。他对李叔倒是挺喜欢的,李叔没老爸那么端着,平时对小孩儿都很和气,对他尤其好,所以他一直挺喜欢跟李叔聊天儿。

    人到齐了,服务员开始给包厢里上菜,李博文挑的这家菜挺合他的口味,连着几个菜都是平时他爱吃的。

    孙问渠拍拍李博文:“有心了。”

    “赶紧吃几口菜,”李博文说,“一会儿有你受的。”

    孙问渠笑笑,他知道李博文的意思。

    果然没吃几口,这帮人就拿着酒杯过来了:“三年没见了,怎么也得好好喝几杯吧!”

    孙问渠酒量一般,平时喝的都是红酒,今天这一杯杯全是白的,他一通灌下去觉得胃里烧得慌。

    好在这些人都有数,知道真灌急了孙问渠能当场把桌子给掀了,一轮过后就都回桌边坐下开始边吃边聊。

    “问渠,一会儿吃完了去消消食醒醒酒。”有人在对面说了一句。

    “嗯?”孙问渠愣了愣,按以前的习惯,吃完了就换个地方继续喝酒,要不就打牌,一般是李博文的酒吧,这些事儿还能消食醒酒?

    “我们现在换玩法了,”罗鹏手一挥指了指桌上的人,“全都是即将步入中年的人……”

    “你才中年人!”他旁边一直笑得很开心的张琳往他胳膊上甩了一巴掌,“怎么说话呢!”

    “就是怎么说话呢!”一帮人跟着起哄。

    “张琳要搁我那儿怎么也得算楼花,”孙问渠喝了口茶,“哪儿就中年了。”

    “就是……”张琳说完又看着他,“楼花是怎么个意思啊?”

    “我们楼道之花啊,我们楼道现在住了三户,”孙问渠掰着手指,“我,一对儿老头老太太,还一个老鳏夫……你要是去了,妥妥的楼花。”

    “孙问渠你个混蛋一边儿蹲着去!”张琳指着他笑着骂了一句。

    又闹了半天孙问渠才听明白了,这帮人现在为了强身健体,视酒吧ktv为猛兽,从声色犬马挂改运动挂了,但健身房太累,又为了体现出他们跟广场舞有本质的时尚的区别,他们一般去俱乐部。

    “一会儿过去,就公园后门那儿,有个户外俱乐部,我们现在总上那儿玩攀岩。”李博文说。

    “攀岩?”孙问渠一听这话,马上往椅子上一靠,“我不去。”

    “别啊,去了你就知道了,挺有意思的,”罗鹏说,“我没事儿就去,有时候还跟他们的户外团出去玩……”

    “我不去。”孙问渠又重复了一遍,比起吃完饭挂根绳子去爬墙,他更愿意在李博文的酒吧里团着喝酒。

    不过他的反抗没什么效果,吃完饭一帮人拖着他就直接奔公园后门去了,车都没开。

    这个俱乐部规模很大,这里是总部,据说还有好几个分部,总部这儿靠着公园里的山,所以攀岩还有室外场地,相比只有室内设备的那些来的人非常多。

    今天不是周末,又是晚上,所以人还凑合,一进俱乐部的大门就看到山边挂着几个人,再往里就是室内,上上下下的挂着七八个,还有小孩儿。

    “哎呦,”孙问渠有点儿眼晕,他可以天天去健身房,但对这种运动兴趣实在不大,“就这挂五分钟就能把刚吃的全吐了。”

    “不试试?”李博文问他。

    “不,”孙问渠很坚定地摇头,“我看看就成。”

    此项健身活动的主打参加人员有六七个,几个女生都要玩,一块儿跟着去换衣服了,孙问渠和剩下几个喝得稍微多了点儿的坐一边看着。

    教练是个中年大叔,身材不错,看起来跟他们这几个算是挺熟,估计还真是常来的。

    孙问渠看了一会儿觉得也就那样了,于是起身四处溜达着。

    进了室内场地小孩儿就比较多,都穿着挺正式的一身攀岩装备,有几个在墙上爬得还挺利索。

    孙问渠站在场地边,看到边上有面照片墙,估计是展示俱乐部各项蓬勃发展的户外项目,他慢慢走到墙跟前儿看着。

    俱乐部组织过不少活动,看照片还挺专业的,什么探险,爬山,溯溪的照片有很多。

    他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估计攀岩是他们的主打项目,照片多,还有专业的攀岩队伍,平时的教练不少就是他们攀岩的专业队员。

    身材都不错。

    孙问渠的目光扫过照片,停在了其中一张上。

    这是张背影,挂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山崖上,看不见照片主角的脸,但这人向上攀爬时有力又舒展的身姿很抢眼,长胳膊长腿的,孙问渠盯着看了半天。

    “要办个会员吗?”李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问了一句。

    “干嘛?”孙问渠扭头看了他一眼。

    “来玩啊,”李博文笑笑,手撑着墙,在那张照片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弹了一下,“周末过来玩的话,这些教练不少都在,他们也训练。”

    “我不爱玩这些。”孙问渠说了一句,走出了室内场地。

    “谁让你玩这些了啊,”李博文跟他身后说,“三年了呢……”

    孙问渠猛地停下步子,扭头看着他,虽然没镜子,但估计自己脸上的表情不会太好看。

    “我……”李博文看了他一眼,“没别的意思。”

    孙问渠没吭声,回到室外场地,往罗鹏旁边的椅子上一坐:“这儿有没有饮料?”

    “有,”罗鹏马上站了起来,去旁边冰柜里拿了瓶冰红茶过来,“是要喝这个吧?”

    “嗯,谢谢,”孙问渠接过来喝了一口,“你怎么不爬了?”

    “刚上去一轮下来了,”罗鹏说,又活动了一下手指,“这玩意儿太费体力,不试试?你以前不总爱健身的吗?”

    “不,”孙问渠依然拒绝得很干脆,“这又不是健身,喝了酒我怕我上去一米就得挂那儿了。”

    罗鹏乐了半天,拍拍他:“你这次回来有什么计划没?”

    “没有。”孙问渠看着正一边喊着我不行了找不到地方抓一边努力往上爬的赵荷,李博文还挺紧张地在下边仰着脑袋给她打气。

    “真羡慕你,”罗鹏叹了口气,“活得真自在。”

    孙问渠笑笑。

    是么?

    在山里过夜对于方驰来说不算什么,既不新鲜也不刺激,当然也不害怕,再说这次也没住帐篷,平时合适露营的那块塌方了没清理好,所以住的是山里一个村子的倒闭农家乐。

    说倒闭也不准确,反正就是这农家乐地处山里又经营不善,平时不做生意,像方驰这种向导打个电话给老板才能联系上住进去。

    方驰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不过半夜出门上趟厕所就被一个夜里择席睡不着的叔叔抓着了,拉着聊到四点半,最后困得回屋的时候差点儿进错门。

    第二天回到市里他也没去俱乐部拿钱,直接打车回了家,要先补瞌睡。

    下车的时候还没忘了在街口的一个宠物店买了个妙鲜包,一夜没回,黄总可能会发火,得哄着,要不他睡不安生。

    住的这个地方是他租的房子,房租便宜,但环境不太好,老旧小区,没大门没物业,这两天下水道堵了也没人管,带着**气味的水流了一地。

    方驰踩着不知道谁扔在水里的砖块跟练梅花桩似的扭过污水,蹦到了楼道口,正要掏钥匙,一抬眼看见了一边坐在电瓶车上发愣的方影。

    “姐,”方驰叫了她一声,“你怎么在这儿?”

    方影一直盯着地面,他蹦过来挺大的动静都没能惊动她,听到他说话了,方影才猛地抬起头,表情看起来有些迷茫:“你回来了啊?”

    “你怎么……”方驰刚想拿手机看看时间,突然看到了方影眼角有一片青紫,“你脸怎么了?”

    “没什么,”方影站了起来,“我从昨……一早就在这儿等你了。”

    “怎么弄的?”方驰想凑过去再看看她脸。

    方影很快躲开了:“进屋说,有吃的没?”

    “我给你煮面条吧。”方驰说。

    黄总依旧是严肃地坐在柜子上,袋子里猫粮被它刨了一地。

    方驰煮面的时候抽空把罐头开了,给黄总碗里扒拉了半碗,黄总吃了之后喵了一声表示满意,然后仰着头盯着他看。

    他把帽子摘了往客厅的沙发上一扔,黄总跑过去团进了帽子里。

    “要放辣椒吗?”方驰在厨房里问方影。

    “嗯?”方影坐沙发上愣着。

    方驰没再问,煮好面端给了她:“你没事儿吧?”

    “没,一会儿我回去。”方影低头吃着面。

    拿筷子的时候方驰看到她手上有擦伤,他皱着眉:“你是不是……去找孙问渠了?”

    “啊?”方影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头继续吃着面,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也听不清是什么。

    “是去找他了?”方驰又问。

    方影皱了皱眉,转开头没说话。

    “他打你了?”方驰追问。

    方影顿了顿,没出声。

    “真打你了?”方驰有些吃惊,没想到孙问渠那个渣渣居然会打女人,“不说了我回来陪你去吗?”

    “哎,别问了。”方影说了一句,还是有些含糊不清,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说出了一句清晰的,“小驰……”

    “我晚上去找他。”方驰皱着眉说。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4.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4.第4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3.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仵作娇娘我超喜欢你求求你别追我了偏执大佬暗恋我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这个冤家有点甜谁要和你复婚系统给我发对象[末世]心上月光玫瑰火我和22岁美女老总霸道总裁:专宠私家甜妻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