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飞来横犬 5.第5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5.第5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5.第5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方驰在孙问渠家门口从晚饭后蹲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总算知道了为什么方影几次让他来找孙问渠的时候都说晚上。

    这样一个游手好闲又在山里待了几年刚放回来的公子哥,怎么可能这个时间在家,怎么不得出门浪够本儿了,晚上能不能回来都够呛。

    他站了起来,把耳机音乐声调小了一些,顺着小路出了小区后门,得再去吃点儿东西,饿了。

    这天儿还不冷,只是凉爽,但已经到了天一擦黑肚子就饿,再过两小时又饿的季节。

    在街边随便吃了碗面,方驰又溜达着回了小区,坐在孙问渠家对面的小花园里蹲守。

    要说这事儿真的挺烦,他本来想回去看看书做点儿题,现在却要在这里跟蹲点的贼似的等一个渣子。

    但他来都来了,现在走了,明天还得来。

    方影到底为什么缺钱,又为什么这么急,她一直没说,倒是说了不少孙问渠始乱终弃的事,方驰也懒得多问,只是看在小果份上,看在方影这几年对他挑不出什么毛病的照应上,他硬着头皮帮了这个忙。

    就算对方是个渣,也大概跟方影有点儿扯不清的过去,用这种方式去要钱也挺跌份儿的。

    小区里晚饭过后三三两两出门散步的人到这个时间也渐渐少了。

    说起来这小区散散步还不错,绿化做得好,路也修得很平整舒服,就连自己屁股下面坐着的长椅也是干干净净的,相比之下自己租房那块儿简直不能想,不怪黄总宁可每天对着一地不爱吃的猫粮也不肯再出门流浪。

    路灯里散步的人走过时会拉出影子,每当有影子出现时,方驰都会盯着看,但都不是孙问渠。

    这王八渣干什么去了?

    手机吱吱叫了几声,他拿出来看了看,是班上的群里几个人在聊天儿。

    -方驰在吗?

    -哟又想他了啊

    -别瞎说,我就想问他明天打不打球

    -打电话找他啊,现在应该没睡呢

    -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啊,打个电话都不敢,简直废物

    -【扇脸】就是,找自家攻还不敢

    方驰皱了皱眉,很快地发了一句:你是不是有病?

    最后说话的女生发了个吐舌头的表情之后就不出声了,方驰也没看后面还有人说什么,把手机塞回了兜里。

    坐时间长了屁股有点儿发麻,方驰站起来沿着孙问渠家门口的小路来回走了几趟,最后停在了他家院墙边上。

    手机提示找到了wifi。

    他看了看,wifi的名字是“跪下磕头密码可见”,不知道怎么他就觉得这大概是孙问渠家的。

    犹豫了几秒钟,他点了一下,密码几乎是秒破,12345678。

    方驰有点儿想像不出这种密码设出来的意义是什么,不过这月流量告急,他连上了wifi。

    路由器不知道在屋里什么位置,估计不靠院子这边,得靠近墙才有信号,别说走开了,就连转个身靠着墙就搜不到了。

    他叹了口气,拉低帽子,脑门儿顶着墙,点开了一个游戏慢慢玩着。

    孙问渠下车的时候觉得自己脚步有点儿飘,眼前的东西也在转圈,看样子还是喝多了。

    刚进小区,李博文的电话就追了过来:“问渠,到家了没?”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慢慢往前走。

    “今儿我真没别的意思……”李博文说。

    “行了,我不想说了,”孙问渠拧着眉打断他的话,“以后这种傻逼事儿你少干,烦不烦!”

    “我……行吧,”李博文说,“那你早点休息。”

    孙问渠没说话,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回来这两天,孙问渠基本没怎么在家里待过,一帮人像是要把之前的三年给他补上,拉着吃吃喝喝的连轴转。

    这是孙问渠过惯了的生活,觉得心情还不错。

    本来今天是在李博文酒吧那儿聚着,但半道李博文突然领了个看着没多大年纪的男孩儿进来了,没明说,但一进来那小子往孙问渠身边一坐就贴了过来。

    孙问渠心里顿时就明白了,说实话正常情况下他不至于为这种事儿生气,喝了点儿酒没准儿还会上手摸两把。

    但看着比方影给他塞过来的那个“儿子”更像儿子的这位,再看着李博文一脸我们都不说但我们都懂你的表情,感觉就跟吃了一脸盆屎似的。

    之前在户外俱乐部李博文那样子他已经很不爽了,方影怎么知道他回来的具体时间他都还没找李博文问,现在再这么一弄,他当场翻了脸,杯子一摔,起身什么也没说就打了个车走了。

    傻逼!

    孙问渠往旁边的灯柱上踢了一脚,靴子磕出哐地一声响,人跟着也踉跄了几步,很晕。

    余光里前面一团黑影突然动了动,他吓了一跳,现在这时间不早了,小区里已经没有人,而这黑影还正好是在他家院子外面。

    看清这黑影是个正贴着他家院墙面壁的人之后,孙问渠更紧张了:“谁!”

    第一反应这是方影叫来的人,方影这人不是开了个头就没下文了的性格,他还想着这两天也没见有进一步动静……

    “我,”黑影转过了身,隐在阴影里的脸被路灯照亮了,“方驰。”

    “哟,我亲儿子,你在那儿干嘛呢?”孙问渠有些意外又全在预料之中地瞪着他。

    方驰也看着他,似乎是在思索自己贴着墙站着的原因,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尿尿。”

    “什么?”孙问渠感觉自己大概的确是喝多了。

    方驰没回答,先是盯着他看了一阵儿,然后稍稍偏了偏脑袋往旁边扫了几眼。

    在孙问渠觉得这种莫名其妙面对面沉默的场景进行不下去,想要直接开门进院子的时候,方驰突然两步冲到了他跟前儿。

    接着孙问渠就觉得胸前一紧,本来就有点儿发晕的脑袋猛地一阵眩晕,等回过神儿来,他已经被方驰拎着领口的衣服按在了墙上。

    “干嘛?”孙问渠皱着眉看着又一次跟自己面对面顶着的方驰。

    “我讨厌三种人,”方驰盯着他,压低声音,“一种是你这样的花花公子,一种是你这样打女人的王八蛋,一种是你这样的……”

    方驰说了一半停下了。

    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勾了勾嘴角:“我这样的同性恋?”

    方驰没有说话。

    孙问渠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他虽然喝了酒有点儿晕,但没有醉得不省人事,花花公子和同性恋他都无所谓,不过中间那条他觉得没什么根据,他这辈子活了快三十年还没对女人动过手。

    在花花公子还对女人有兴趣的时候,这是起码的风度底线。

    “我打哪个女人了?”他看着方驰直挺的鼻梁问了一句。

    这回轮到方驰眯缝了一下眼睛,背光都能看到他眼睛里鄙视的目光:“又想装傻?”

    这个又字,让孙问渠本来就很不爽的心情一下乘了个次方。

    这明目张胆地智商都不带编个瞎话就来讹钱就算了,现在还强行编瞎话要把剧情推下去?

    孙问渠看着眼前这个本来应该让他很有兴趣的运动款小帅哥,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烦躁加窝火,啧了一声看着方驰:“是想说我打了方影么?”

    “……没打么?”方驰还是压着声音,揪着他领口的手松了松,似乎有些迟疑。

    “不,”孙问渠一挑眉,“打了,打得还挺狠,甩耳光带连环踹外加一套军体拳,怎……”

    怎么着三个字他没能说完整,就感觉肚子上一阵抽搐,接着就是翻江倒海气儿都喘上不来的疼痛。

    他甚至没看到方驰是怎么出手给了他一下的,就弯腰跪在了地上,手撑着地就觉得天眩地转。

    儿子打老子。

    还有没有王法了。

    方驰并没太用力,他清楚自己要是用了全力的一拳会有什么后果,所以他只是随便砸了孙问渠一下。

    孙问渠被打得很难受是肯定的,但是会趴到地上有些夸张,他感觉弯腰捂着就差不多了,所以当孙问渠直接跪到地上时他非常意外,本来想着再照着膝盖弯儿来一脚把人给踹趴下的计划被打乱了。

    而当他正犹豫这时应该开口骂两句还是直接兴旺问罪的时候,孙问渠突然吐了。

    哎?

    一拳给人砸吐了他还是头一回碰上。

    方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下是真意外了,愣在原地看着孙问渠痛苦地撑着地连吐了两口,他才又有点担心地走回孙问渠身边:“你是不是难……”

    “牛逼,”孙问渠吐了两口之后一把揪住了他的裤子,有些吃力地说,“操|你大爷……现在诈骗犯还附加……战斗技能了……”

    接着没等方驰反应过来,孙问渠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地抓着他裤子一使劲,似乎是想借个力站起来。

    “啊!”方驰吼了一声,裤子被孙问渠直接一把拽到了大腿上,他赶紧提着裤子往后一蹦,“有病吧你!”

    失去了支持的孙问渠又扑回了地上,接着一屁股坐下,靠着墙按着胃不出声了,只是皱着眉。

    方驰看了他一眼。

    孙问渠身上的酒味儿已经非常明显,所以现在看着不知道是因为灯光还是醉酒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孙问渠,他一阵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个时间小区的路上没有人,只有他俩在路灯下一站一坐地沉默着。

    方驰觉得这种情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要钱,而且孙问渠这德性让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今儿是给你点儿教训……”他指着孙问渠,后面该怎么说他一下没想好,于是又指了两下,然后转身准备走人,这种事他干不下去了,多一秒也不想再停留。

    “哎。”孙问渠出声了,还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方驰转过头,看到了脚边有一个黑色的手包。

    “辛苦费自己拿,”孙问渠闷着声,脸上的表情还是很难看,“弄我进屋。”

    方驰在地上的手包和孙问渠煞白的脸色之间犹豫了能有半分钟才过去捡起了手包。

    打开看了看,里面除去各种卡,还有一摞现金,估不出数,但比那天方影拿到的信封里的钱要多了不少。

    他咬了咬嘴唇,把钱拿了出来,也没数有多少,一块儿塞到了口袋里,然后过去扯开孙问渠外套,把手包塞到他怀里。

    无论方影还差多少钱,他都不想再继续折腾了,一开始还想着对方是个渣渣他算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可现在这事别说继续干下去,就这么两回,他已经觉得丢人现眼丢够了。

    孙问渠把一套钥匙扔给了他,看起来是晕得厉害,钥匙扔出来特别没准头,要不是方驰反应快,钥匙就得掉在他吐出来那点儿东西上。

    “你能不能站好了?”方驰忍着恶心把他从地上拖起来的时候他晃了好几下都没站稳。

    “能站好用你?”孙问渠皱着眉说。

    开门,把孙问渠拖进院子里,再开门,把孙问渠拖进屋里……

    孙问渠身材看着属于修长型的按说应该没多重,但方驰把他折腾到屋里这几分钟感觉跟拖着头出栏的猪似的。

    屋里一片漆黑,方驰在墙上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开关,于是晃了晃孙问渠:“灯呢?”

    孙问渠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往墙上一靠,很轻地笑了一声:“有个儿子也不错啊……”

    “问你灯呢!”方驰抽出手不再扶着他,听孙问渠这声音,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了。

    就在他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屁股突然被拍了一下,没等他回过神,孙问渠又在他屁股上一抓,接着就是衣服跟墙摩擦的声音,孙问渠往旁边倒了下去。

    “屁股不错。”孙问渠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带着一丝醉意和明显的戏弄。

    这一瞬间方驰的感受简直能装满一个水库,火烧得噌噌的。

    他什么也没说,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脚蹬了过去。

    这一脚踹得挺结实,不知道踹在了哪儿,但听到了孙问渠一声有些发闷的呻|吟。

    方驰拉开门,想出去的时候肩在门框上磕了一下,疼得他差点儿喊出声来,最哐地一声把门甩上出去了。

    孙问渠捂着腿躺沙发上笑了半天才停下了,想去洗个澡,但实在是晕得厉害,被方驰砸在肚子上的那一拳带来的不适现在还没有消退,疼,想吐。

    躺了几分钟之后他决定不动了,脑子里晕乎乎的乱成一团,眼前还一闪一闪亮晶晶着,就这么躺着吧。

    他喝酒有个毛病,不能吐,只要一吐了,立马就头疼欲裂。

    刚才被方驰那一拳给砸吐的时候他就知道要完蛋,果然这迷迷糊糊的就开始觉得头疼得厉害……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窗外的阳光非常明媚地洒在窗帘上,他姿势都没变,躺沙发上,一条腿搭在地上,睁眼的瞬间唯一的感受除了晕,就是头疼。

    睡了一觉居然都还没缓过去。

    有些费劲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刚想站起来,看到沙发跟前儿的地毯又叹了口气,这半夜什么时候吐了自己都不知道……

    他皱着眉在身上摸了半天,找到了手机,拨了个马亮给他的家政电话,让人过来帮收拾屋子。

    打完电话再想站起来的时候,觉得左小腿有点儿疼,使不上劲,摔回沙发里愣了半天想回忆一下昨天晚上自己到底干什么了。

    很迷茫地回忆了几分钟,他往沙发上一靠,闭上眼小声骂了一句:“操。”

    接着又想起来什么,在身上摸了摸,找到了塞在衣服里的手包,打开一看就乐了,居然没全拿光,还剩了点儿。

    “还真敢拿。”孙问渠把手包往沙发上一扔。

    周日学校里没有补课,但教室里学生不少,脑袋都埋在书堆里。

    方驰趴在桌上,下巴下面是一张没写完的卷子,不过他手里的笔定格已经老半天了。

    想睡觉。

    不过睡不着。

    教室里虽然看书的不少,聊天儿的也挺多,他后座几个人一直在聊,聊得还挺遥远,正在商量明年暑假去旅游的事儿,商量半节课了都。

    “可以去个几天的,一星期吧?”一个女生说。

    “到底是去海边还是山里啊?”另一个女生问。

    “海边太晒了,还是去山里吧……哎,肖一鸣要不你跟方驰说说,”这个声音是林薇的,“他不是有时会去做向导么,你问问他,正好能改善一下你俩的关系……”

    方驰一听到林薇的声音就一阵烦,有种想拿本书拍到她脸上的冲动。

    “别折腾我了。”肖一鸣小声说。

    “他俩关系不好说不定就是你闹的,”梁小桃有些不满地说,“成天把他俩往一块儿扯。”

    “我扯的吗,”林薇也有些不满,“肖一鸣喜欢他,我……”

    方驰猛地站了起来,椅子猛地往后一推,把后面的桌子挤开了十来公分,围着说话的几个人都转过了头。

    方驰冷着脸看着他们几个人没说话,肖一鸣的表情很尴尬,转开了脸。

    “干嘛啊,”大概是昨天在q上就让林薇挺没面子的,这会林薇把手里的书往桌上一扔,小声说了一句,“恐同啊,恐同即深……”

    林薇这话没说完,方驰顺手抓过同桌的一摞书砸在了她桌上。

    “傻逼。”方驰走出了教室。

    操场上有几个人在打篮球,方驰坐到看台上对着球场发愣。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才注意到球已经滚到了他脚边,场上的人正冲他喊着:“方驰把球扔过来!”

    他站起来一边掏手机一边抓起篮球扔了回去。

    电话是方影打来的,他刚接起来还没说话,那边方影有些焦急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在家吗?我要过去!”

    “不在,”方驰一听她这调子,就知道是碰上了麻烦,虽然有些那什么,但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方影去他家,“你在哪儿?怎么了?”

    “我在家,”方影声音有些颤,似乎是在走路,“我现在要把小果送我妈那儿去……你那儿有钱吗,多少都行!”

    “……有点儿,”方驰皱皱眉,昨天从孙问渠那儿拿的钱他都塞信封搁兜里了,没数有多少,也不想数,这么弄来的钱让他觉得别扭,“你到底怎么了?要不报警?”

    “报警没有用!”方影猛地吼了一声,接着又换了哀求的语气,“你先给我拿点儿钱过来拿点儿过来……”

    方驰犹豫了一下:“那我过去。”

    “我要不在家就上我妈那儿找我!”方影说完就急匆匆地把电话给挂了。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5.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5.第5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4.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我和22岁美女老总霸道总裁:专宠私家甜妻火影之守护之剑凶灵闪烁DNF之拳力巅峰浮爱初梦儒女可教将军给我比个心大佬总是不撩我我本是大佬季医生的黑月光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