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横犬 90.第90章

飞来横犬 90.第90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90.第90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90.第90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方驰话说得挺大一句,这人我要定了!

    但说归说,他跟孙问渠坐在车里打听晚上吃饭要注意点儿什么的时候,又开始压不住地紧张。

    在把孙问渠全家的兴趣爱好习惯都问了一遍之后,方驰总觉得哪儿还是不妥,但又不知道差了什么,憋了半天强行又问了一句:“你家里有什么不能说的话题吗?”

    “哎,”孙问渠一直给他耐心讲解,这会儿听了这句忍不住笑了,“这可真不像你。”

    “我说真的,像在我家,你要说了江爷爷,我爷爷就会瞪你……”方驰抓抓脑袋,“你家有类似的内容吗?”

    “没有,”孙问渠笑着说,“我家如果我爸在,只要我不开口,就很和气高雅。”

    “那你少说话,”方驰马上说,说完又啧了一声,“不行,你要不说话,我更说不出话了……要不我装嗓子疼说不了话吧……要是早几天就好了,那会儿嗓子还哑着……”

    “烦死了,”孙问渠靠着车座往后一仰,闭上了眼睛,“你慢慢折腾,我睡会儿。”

    方驰嘿嘿笑了两声,拉长声音叹了口气:“哎——行吧,不说了,就这么着……哎你看我穿的这身儿还行吗?我这衣服穿三天了,要不要去买一套换上?”

    孙问渠无奈地睁开眼睛看了看他,方驰今天跟平时没什么不同,牛仔裤短靴,卫衣外边儿套了件羽绒服,看上去很帅气。

    “不用换,帅爆了,能把平板大货的轮子都给帅爆。”孙问渠说。

    “好。”方驰点了点头。

    孙嘉月订的饭店挺远的,从这边儿开车过去得有一阵儿,都快出城了,他们得提前走。

    本来方驰在车里窝着,一会儿亲一口,一会儿摸一把地停不下来,但一听了饭店的距离之后,就奇迹般地控制住了身体里的韭菜内核,催着孙问渠出发。

    “不再腻会儿了?”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不腻了,走吧,”方驰看了看手机,“这次吃饭这么正式,要迟到了就太不礼貌了。”

    “你开会儿玩玩吗?”孙问渠问他。

    “不开,”方驰摇头,“我怕我走神了。”

    孙问渠边发动车子边乐,车开出一条街了他才收了笑声。

    “笑吧,”方驰啧啧两声,“笑吧,笑一笑十年少,你现在好容易比我年轻了,要保持住。”

    过年出来吃饭的人不少,还没到六点,停车场就快停满了。

    这家馆子是孙嘉月吃熟了的,所以才订到了桌,要不得等挺长时间了。

    方驰从停车场往饭店门口走的时候东西张西望了半天:“你家几辆车?”

    “就孙嘉月到了,”孙问渠把胳膊搭到他肩上,指了指边儿上的一辆白车,“那是她家的车,别的都还没到,别紧张了。”

    “等等!”方驰又停下了,转身往回走,“我一紧张忘了,车上那些年货拿上吧,我从家里带来的。”

    “有肉吗?牛肉干?”孙问渠问,“有的话先拿出来,我要留着。”

    “好多呢,大兜里有三四袋,分一分就行,刚忘了让亮子叔叔拿一袋走了,”方驰说,“今年人回来的齐,我爷爷做得特别多。”

    俩人拎着一袋年货走进包厢的时候,孙嘉月正坐在沙发上吃核桃,陆城在旁边给一颗颗夹着。

    “哟,”一看他俩进来,孙嘉月笑着招了招手,“来啦。”

    “方驰,”孙问渠给他俩介绍了一下方驰,又转头跟方驰说,“我二姐孙嘉月,二姐夫陆城。”

    “二姐过年好,二姐夫过年好。”方驰很规矩地说。

    “真乖,”孙嘉月笑了起来,“吃核桃么?来尝尝,这个我刚买的,特别香。”

    “就是夹得手疼。”陆城在一边说。

    “不是有那种一捏就碎的么,干嘛买硬壳的?”孙问渠过去拿了几颗剥好的。

    “那种不香,”孙嘉月撇撇嘴,“吃着没意思。”

    孙问渠吃了一颗,把手里的递给方驰。

    “我不吃了,”方驰摇头,“我……有点儿紧张,吃不下。”

    “哎哟小帅哥,”孙嘉月一听就笑了,“这有什么紧张的啊,就走个过场,反正我们家里人对你有什么意见,问渠也不会听的。”

    “这话说的,”陆城笑笑,“紧张是正常的,我第一次上你家,要不是问渠跟我聊天儿,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对了,这事儿得报恩,”孙嘉月站起来拍了拍方驰肩膀,“一会儿尴尬了紧张了就跟二姐聊。”

    “好。”方驰笑笑。

    孙问渠家的人很有时间观念,说好六点,就是六点,六点整的时候包厢门被推开了。

    “是这个吧?”一个女人说着话走了进来。

    “这是大姐,”没等孙问渠开口,孙嘉月马上在方驰耳边轻声说,“孙遥。”

    方驰赶紧站了起来:“大姐过年好。”

    “哎,过年好。”孙摇一边摘手套一边看了他一眼。

    “这就是方驰,”孙问渠站起来给跟在后面进门的人介绍了一下,轻轻在方驰背上拍了拍,“我爸,我妈,大姐夫。”

    “伯伯过年好,伯母过年好,大姐夫过年好。”方驰感觉自己快紧张成机器人了,说话都带着美妙的机械颤抖音。

    “方驰啊,”孙问渠他妈妈上下打量了一下方驰,“坐吧,就自家几个人别客气。”

    说是不用客气,但方驰看得出这个表面挺普通的女人并不是一个能随便不客气的人,于是等着进屋的几个人全都坐下了,才最后一个坐回了椅子上。

    “方驰带了点儿年货来,”孙问渠说,指了指放在旁边桌子上的袋子,“他爷爷自己做的,腊肉香肠牛肉干什么的,特别好吃,李阿姨回来了让她给做点儿尝尝。”

    “好,我还挺喜欢吃牛肉干的。”孙问渠他妈妈笑了笑。

    “自己做的?”孙遥回头看了一眼袋子,“我还没怎么吃过呢,怕不卫生。”

    这个大姐比孙问渠和孙嘉月看起来年纪要大不少,怎么也得有十岁,打从进屋起就没笑容,方驰对她的第一印象本来就不太好,现在在来这么一句,他差点没压住火。

    这些都是爷爷亲手做的,一两个月之前就开始忙活了,要是平时,他没准儿还能忍一忍,但现在,一想到爷爷为自己的事伤心难过还得扛着,他就心疼得不行。

    方驰冷着脸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我感觉比超市里的好,”孙嘉月拿着茶喝了一口,“你也别那么讲究,菜市场里的菜和超市的菜能有多大区别。”

    “那还是有区别的,起码有个卫生标准。”孙遥皱皱眉。

    “反正都是我们不吃的。”方驰终于还是没压住。

    “什么?”孙遥看着他。

    “好菜,好果子,没打药的,我们都留着自己吃,”方驰一脸严肃地给她解释,“我们不乐意吃的,就拿来城里卖。”

    孙遥怔住了。

    “哎哟妈呀!”孙嘉月笑着喊了一声,边乐边拍拍方驰,“哎小驰,我跟你说好行不,我去你家弄点儿你们吃的菜和水果?”

    “嗯,好,”方驰点点头,“你想去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

    说完这句话,方驰感觉也不紧张了,反正孙问渠他爸他妈他大姐,都不好相处,干脆一起得罪干净了,省事儿。

    “你家,是在哪个村?”孙问渠他爸突然问了一句。

    “就李博文弄农家乐那儿。”孙问渠说。

    “哦,”孙问渠他爸点点头,“我以前去过,还没搞旅游开发的时候。”

    “那还是以前好玩,”方驰说,“现在好多地方都破坏了,经常有人去的那两条路上总有垃圾。”

    “那可惜了,”孙问渠他爸叹了口气,“以前我爬到山顶看过日出,很不错的。”

    “哟爸,你还去登过山啊?这么好玩的事儿居然没带我?”孙嘉月问。

    “你见天儿在外边儿野,我怎么带你?”孙问渠他爸说,“再说我也不是去玩。”

    “哎知道了,找灵感嘛。”孙嘉月笑笑。

    “孙问渠也上我家那儿找过灵感,也不知道找着没有。”方驰看了孙问渠一眼。

    孙问渠冲他勾了勾嘴角:“找着了。”

    服务员敲了门进来开始上菜,菜都是孙嘉月提前点好了的,所以上得很快,没多大一会儿,除了两个费事的菜之外都齐了。

    方驰进来的时候看饭店就知道不便宜,现在再一看这菜的摆盘,一个菜盘下面还衬着另一个大盘子,他就开始担心这顿饭得多少钱。

    是谁请客?

    孙问渠吗?

    孙问渠身上有钱吗?

    如果没钱,那大姐会不会又不爽?

    需不需要把孙问渠的卡先偷偷塞给他?

    卡……卡放哪儿了?

    我操卡没带出来……

    不过自己的卡里还有钱,那就自己去结账?

    那合适吗?

    ……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吃了一会儿之后孙问渠他妈妈突然问了一句。

    “嗯?”方驰脑子里还在纠结这个饭钱的问题,一下没反应过来。

    “他打了我一顿,”孙问渠说,“就认识了。”

    一桌人全愣了。

    “什……”方驰猛地转过头瞪着孙问渠,压着声音,“谁打你了?”

    “没有么?”孙问渠勾着嘴角。

    “……有吧。”方驰揉揉鼻子,低头吃了口菜。

    “不能吧?”孙嘉月回过神来笑了,“哎问渠,就你那脾气,真打你了你还能忍?还能有后续?”

    “嗯,忍了,”孙问渠往方驰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就能忍他。”

    方驰没说话。

    他可算知道孙问渠这个示个威的意思是什么了,就是要让全家人都知道,就是个人,他怎么着我都能忍,他打我,我忍了,还把钱都给他了……

    这个威示得有水平,估计能把他大姐和他妈气噎着,他爸就算了,反正已经气过了……

    看着孙问渠唇边的那一丝有点儿得意的笑容,方驰叹了口气。

    幼稚!

    吃饭的时间不长,孙问渠家没一个人喝酒的,也不知道是从来不喝还是这种气氛喝酒没意思。

    就这么半冷清不半冷清半尴尬不尴尬地聊着天儿,一家人也不知道是本来就话少还是气氛这样没什么好说的,基本就孙嘉月挺开心地边吃边主说,其他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一个小时这饭也就都吃完了。

    菜还有多,方驰也没吃饱,但实在是不愿意所有人都停了就他还在吃。

    “打个包吧,”孙问渠指了指桌上那盘没太动过的炸春卷,“我爱吃那个。”

    “爱吃你就吃啊,”孙遥看着他,“还打包?”

    “现在吃不下了,打回去吃宵夜。”孙问渠回答。

    “那我也打包,我打包那盘椒盐排骨,”孙嘉月让服务员拿了两个餐盒,也没理会孙遥有些不满地看过来的眼神,转脸看着孙问渠,“不过……拿回去都凉了吧?”

    “没事儿,烤箱里烤几分钟就行了,”孙问渠看了看方驰,“我呢,有私厨,虽然手艺不怎么样。”

    “方驰晚上住哪儿?”孙嘉月问,“上家住吗?”

    方驰猛地一抬头,上孙问渠他家住?

    不行,这绝对不行。

    他才不想去孙问渠他家难受一晚上。

    大姐夫就不说了,他都佩服二姐夫这种挺正常的人是怎么能在孙问渠他家待了好几天的。

    如果孙问渠得回家住,他宁可牺牲掉他憋了这么些天才盼来的韭菜大舞台表演时间。

    “不了,”孙问渠伸了个懒腰,“一会儿方驰跟我回马亮那儿,我们年后要开工,得准备着。”

    “你是不是在马亮那儿入股了?”大姐夫问了一句。

    “没呢,”孙问渠笑笑,又看着方驰,“不过年后我要给亮子拿钱了。”

    方驰看着他,不知道是该点个头还是装傻。

    “方驰管账的啊?”孙嘉月倒是很配合,不愧疚是亲姐弟。

    “没错。”孙问渠笑着应了一声。

    孙问渠他爸挺平静,反正已经知道了,孙问渠他妈往方驰这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不知道之前大姐有没有给她汇报过。

    看到大家都准备走了,方驰往孙问渠耳边凑了凑,小声说:“谁结账?”

    “我爸,”孙问渠笑了笑,也小声说,“忘了跟你说是他请客了,你是不是一直琢磨这事儿呢?”

    “还好,”方驰说,“反正都知道你钱在我这儿了。”

    孙问渠看上去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方驰叹了口气,幼稚!

    账是孙问渠他爸结的,方驰也没估出这顿饭得多少钱,反正也没吃出味儿来。

    大家都起身准备走,方驰穿好外套站在一边等他们先出去。

    “拿上东西。”孙问渠他爸跟大姐夫说了一句。

    大姐拿了他爸的手包之后伸手打算去拿那袋年货的时候,孙问渠按住了他的手,眼睛往大姐那边看过去:“先说好,要不想吃就别拿了,我还不够吃呢。”

    “你……”大姐拧着眉,脸上有些尴尬。

    “别啊,我要,”孙嘉月马上说,“我想吃香肠啊,小驰你家香肠咸淡怎么样?”

    “偏淡吧,我家吃得比较淡。”方驰说。

    “那正好,给我吧,都给我。”孙嘉月伸手就要拿。

    孙问渠他爸在一边咳了一声:“什么你就全拿了?”

    “拿香肠。”陆城说。

    “那香肠我要了。”孙嘉月很干脆地把袋子里的香肠都拿出来递给了他。

    “我也想吃香肠呢?”孙问渠他爸皱了皱眉。

    “问大姐要符合卫生标准的去。”孙嘉月说。

    “嘉月!”孙问渠他妈瞪了她一眼。

    “给我留一根儿吧。”孙问渠他爸说。

    “这一长溜的怎么留啊,两米一根儿,一根儿两米啊。”孙嘉月说。

    “还有呢,我那儿还有,”方驰赶紧说,实在有点儿佩服这一家人这种相互拧着劲的本事,“伯伯我一会儿给您拿,就在孙问渠车上呢。”

    出了饭店方驰都还全身别扭着,特别是往车边走的时候,别人都上车等着了,孙问渠他爸还跟着。

    到了车边,孙问渠也没说话,直接上了车把门一关。

    方驰钻进车里从后座拿了一袋年货出来。

    “香肠就行,”孙问渠他爸说,“别的都有了。”

    “哦。”方驰把香肠拿了出来。

    “给一半得了,”孙问渠在车里声音不高地说了一句,“三高呢。”

    “三高?”方驰有些意外,孙问渠他爸看着挺瘦的。

    “一高,”孙问渠他爸说,“那给我一半吧。”

    “好。”方驰拿起香肠往中间肠衣那儿啃了一下给咬断了,放在袋子里递给了他。

    “你……”孙问渠他爸看上去似乎是有点儿想笑,“牙不错。”

    “这个也不硬。”方驰说。

    孙问渠他爸接过香肠,把车门关上了,看了看他:“他们姐弟仨,从小就拧着,你不要介意。”

    “没介意,”方驰说,“这算遗传吧。”

    这话说完他就想开门钻车里去了。

    孙问渠他爸却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大概吧,好了,我走了,谢谢你的香肠。”

    “伯伯别客气。”方驰就差拿张纸出来擦汗了。

    孙问渠他爸往车里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方驰犹豫了一下,对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孙问渠跟亮子叔叔那个工作室弄得挺好的,您有空去看看吧,他又做了新的东西。”

    孙问渠他爸停了停,方驰赶紧又追了一句:“我觉得挺漂亮的。”

    “方小妈子,”孙问渠靠在车座上看着方驰上了车,笑了笑,“你这心操得真是天地宽广啊。”

    “我看你爸恋恋不舍地瞅你来着,”方驰说,“感觉他是不是想和解啊。”

    “他是瞅我居然不下车跟他说话。”孙问渠笑着说。

    “我觉得你俩的问题就在这儿了,他端着,你拧着,山无棱,天地合,绵绵无绝期……”方驰叹了口气。

    “什么乱七八糟的,”孙问渠让他说乐了,“你脑子今儿晚上让他们拧偏了吧。”

    “换换,我开车吧,”方驰下了车,“是回亮子叔叔那儿吗?”

    “嗯。”孙问渠跟他换了一下,坐到了副驾上。

    其实从山里这趟回来,孙问渠能感觉到老爸老了,脾气没以前那么二踢脚了,就连骂他刺他都不像以前那么狠。

    特别是在他开始跟马亮合作之后,几次见面,老爸都没有再像惯常的那样夹枪带棒。

    也许是看开了吧。

    孙问渠撑着额角靠在车门上,看了看正在开车的方驰,或者方驰这种愣了吧唧的感觉在他和老爸之间也有一些缓冲?

    一想到今天晚上方驰的样子,他又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方驰看了他一眼。

    “没,”孙问渠伸手在他脖子上轻轻勾了两下,“就觉得我妈和孙遥估计对你做不出一个完整的判断了。”

    “我不喜欢你大姐,”方驰啧了一声,“太爆发户范儿了,按说你家也不是后来才有钱的吧,她怎么跟临时捡了二百万似的,不抓紧时间抖抖有钱人架式怕钱让失主认领回去了么。”

    孙问渠本来就在乐,听了这话顿时笑得停不下来:“她一直那样,从小就那样,不过她也挺能干的,我爸的事儿全是她和大姐夫处理的,一点儿差错都没有。”

    “哎,”方驰叹了口气,“还是你二姐性格好,咋咋乎乎的,就她最不像你家的人。”

    “我像吗?”孙问渠问。

    “像啊,”方驰扫了他一眼,“你不觉得你跟你爸有些地方完全一样么?一看就不是捡来的。”

    孙问渠又一通乐。

    方驰没说话,等着他笑完了才啧了一声:“笑完了吗?笑完了帮我想想呗,晚上我给我爸打电话,怎么说啊?”

    “不用想,”孙问渠说,“他要骂就听着,要挂电话就再打,然后告诉他你一早就回去,跟他好好谈一谈。”

    “嗯,”方驰应着,“我爸脾气挺好的,做生意这么多年都没跟人争过……你说他会打我吗?从小他都没打过我,我挨的揍都是我爷爷奶奶揍的。”

    “不知道,你晚上打完电话再考虑,如果他很生气……明天我跟你一块儿回去,”孙问渠想了想,“我上李博文那儿转转,如果你爸要揍你,你告诉我,我去一块儿吧,我感觉我跟你爸怎么也是平辈儿,他对我应该下不了手……”

    方驰斜了他一眼:“这脸大的。”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90.第90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90.第90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89.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女巫的占卜屋靳先生,爱到犯规[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我和本命比热搜被影帝碰瓷后[娱乐圈]Omega饲养手册你叫什么,我叫外卖明明有颜却偏要靠厨艺就说你们缺输出[综英美]打上花火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