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横犬 91.第91章

飞来横犬 91.第91章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91.第91章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91.第91章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孙问渠和方驰没有直接回他那儿,先去了工作室。

    马亮还没休息,还在跟技术员一块儿研究土的配比,胡媛媛正在展示厅里收拾着,看他俩进来就笑了:“你俩这见家长的饭吃得够快的啊,吃饱了没?”

    “打包了宵夜,”方驰举了举手里的那盒春卷,“吃点儿吗?”

    “还真没吃饱啊,”胡媛媛过来拿过盒子看了看,“我给你们弄弄,还吃点儿别的吗?”

    “不用了,我吃饱了,”孙问渠坐到沙发上,“他这顿饭估计是没吃好。”

    “吃得累,而且你们家的人都只吃那么点儿,几口就放筷子了,我也没好意思多吃,”方驰笑笑,又把装着年货的袋子放到桌,“我从家给你们带了点儿吃的。”

    “哟,太好了,”胡媛媛很有兴趣地凑了过来,“哎方小驰我跟你说我特别爱吃你爷爷做的这些肉食,香!”

    “那我回去让爷爷多做点儿给你拿过来。”方驰说。

    “别啊,有这些够吃挺长时间了,”胡媛媛说,“你爷爷年纪也大了,可别让他再累了。”

    方驰听了这话,心里轻轻颤了一下,叹了口气:“是啊。”

    胡媛媛去热那盒春卷了,马亮跟孙问渠坐沙发上又接着中午的话题聊,方驰在展示厅里转了转。

    他只知道孙问渠又做了一套新的茶具,跟孙问渠他爸说这套东西漂亮的时候他都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现在才看到了。

    茶具看上去跟半成品似的,很粗糙,颜色说不上来是什么,黑里透着泥色,茶具旁边的小牌子上写着孙问渠的名字,作品名那栏字不是打印上去的,应该是后来才用笔写的,就一个字,初。

    初二。

    方驰自动补全了,补完了又想笑,不知道怎么自己会补这么一个。

    初二,15岁。

    他对着这套茶具嘿嘿嘿地乐了半天。

    “还,还挺有效,果,”马亮回头看了一眼方驰,“看傻了一,一个了都。”

    “就这个思路吧,这个系列就用初这个名字,”孙问渠笑笑,“加上之前的归类,就有三个系列了,我们可以拿一个系列做主推……”

    “就这,这个初,”马亮马上说,“我喜欢,这个是以,以前的你,最本真,的你。”

    “矫情,”孙问渠啧了一声,“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胡媛媛重新加工过的春卷还挺好吃的,马亮尝了一个,胡媛媛说减肥,过午不食,方驰把剩下几个春卷全吃了。

    “也不怕上火,”孙问渠站起来穿上了外套,“走吧,回去睡觉。”

    “我基本不上火。”方驰说。

    “以后更不,不会上,火了。”马亮拍了拍他的肩。

    孙问渠指了指马亮:“跟未成年说话注意点儿。”

    方驰又是一通嘿嘿嘿地乐,感觉自己今天跟把什么药灌脑子去了似的。

    不过回到孙问渠那儿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现在在打电话吧,”孙问渠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十点,打过去应该合适。”

    “嗯。”方驰倒进沙发里,拿出了手机,按出了老爸的号码,但又没拨号。

    他有点儿紧张,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尴尬。

    “我去洗个澡,”孙问渠进了卧室,拿了换洗衣服出来,“你先打吧。”

    “你不再指点一下我怎么说么?”方驰觉得孙问渠回避一下他会轻松些,但孙问渠说去洗澡,他又猛地有些不踏实。

    “本来我也老担心你说话没谱,不过,”孙问渠一条腿跪到沙发上,手撑着墙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亲,“我现在发现你还是很靠谱的,不需要再指点了。”

    方驰仰着头笑了,在孙问渠准备转身去浴室的时候,他抓住了孙问渠的胳膊拽了一把。

    孙问渠踉跄了一下坐到了沙发上,他扑过去把孙问渠压倒在沙发上狠狠地吻了半天。

    “哎,”孙问渠抹抹嘴,“不知道的以为咱俩有仇呢。”

    “你去洗澡吧。”方驰笑了笑。

    对着老爸的号码按下拨号的时候,方驰的手有点儿抖。

    按理说同样的事他已经在爷爷和奶奶那里经历过一次应该不会再这么紧张,但这事儿的确跟别的事不同,哪怕是经历了一千个人,一千次,他还是会紧张。

    这些都是他的亲人,就算从小到大没太管过他的老爸老妈,也同样是爱他的至亲。

    怎么给自己鼓劲都还是会一样紧张,一样地充满不安和愧疚。

    老爸的手机响了挺长时间都没有接通,最后自动挂断了。

    方驰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确定号没有错之后,开始担心。

    老爸病了?家里有事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

    他皱着眉咬了咬嘴唇,再次拨号。

    他的心情随着听筒里的拨号音在紧张和担心之间交替着。

    这次老爸很快接了电话:“喂,小驰啊?”

    听到老爸声音的瞬间,方驰感觉自己呼吸都停了一下,再听到那声“小驰”,他鼻子突然一酸,接着又有些茫然。

    老爸虽然没打过他,但还是会生气的,生气的时候一般会叫他“方驰”。

    但现在他叫的却是“小驰”。

    “爸,是我,”方驰轻声说,“那个……你睡了没?怎么刚才没接电话?”

    “天台接的那根电线让老鼠咬断了,我刚在接线,手机搁屋里了,”老爸的声音听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不同,“你吃过饭了吧?”

    “嗯,吃完了,”方驰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老爸的态度让他有种爷爷是不是还没跟老爸说的错觉,“我……明天一早回去。”

    “行。”老爸应了一声。

    接下去两个人都沉默了,这种沉默给方驰的感觉也跟以前一样,他跟老爸老妈打电话经常会有冷场,都不知道说什么,愣一会儿就挂了。

    今天他却不能挂,但要怎么说下去,他又有点儿不知道了。

    “那个,”老爸先开了口,“今天……你爷爷跟我谈话了。”

    谈话。

    你爷爷跟我谈话了。

    老爸是个粗人,做生意接触的也都是工人之类的,猛地听到他用谈话这种严肃又有点儿微妙地不太合适的词……让他有种很难受的感觉,自己的事让爷爷奶奶和老爸老妈这个新年充满了痛苦和压抑。

    “嗯,爸,”方驰小声说,“对不起,这事儿应该自己跟你说的……”

    “没事儿,谁说都一样,只要不是外人来跟我说的就行啊,”老爸说,听声音是点上了烟,“这个事儿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今天爷爷跟我说了很多,你这个事,还有从小到大……爸爸妈妈对你是不太上心。”

    “我不好好的么,我……我没怪你们。”方驰声音还是很轻。

    “其实我们不是不在乎你,如果你是个女儿,我们肯定不会这样,”老爸抽了口烟,“就是觉得儿子嘛,放手不用怎么太管,糙点儿野点儿都没关系。”

    “嗯。”方驰应了一声,对于老爸会先说这一头有些意外。

    “你一直也没惹过什么麻烦,我跟你妈都觉得你省心,独立性强,还真没发现这样不太好,以后我们会……唉,也已经长这么大了,以后还真轮不上我们操心什么了啊。”老爸叹了口气。

    “爸你别这么想,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方驰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些犹豫。

    挺好的,在老爸老妈眼里,自己现在要跟男人在一起,能算是“挺好的”吗?

    老爸那边停顿了一会儿,把话题转回了今天的重点上:“你的事,爷爷跟我们说的时候,我们都很吃惊,真是太不关注你了,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我妈也知道了吗?”方驰问。

    “知道了,爷爷是跟我们一起说的。”老爸说。

    “那我妈还好吗?”方驰追问。

    “你妈哭了一会儿,现在还好,没什么事儿,”老爸说,“不过要说真没事儿,也不是真没事儿,这种事搁谁家里,都是个炸弹啊。”

    “我知道,对不起。”方驰胳膊肘撑着膝盖,鼻子再次开始发酸。

    “别说这个,你爷爷说了,这事儿你没错,”老爸叹了口气,“我也想了想,这个还真是不能怪你的,谁也怪不着,是这样了就是这样了。”

    方驰用手指在眼睛上按了按。

    感觉没把眼泪按回去,倒是给挤了出来,他赶紧扯了张纸在眼角蹭了蹭。

    “你明天一早回来是吧?”老爸问。

    “嗯。”方驰吸吸鼻子。

    “哭了?”老爸听到他这动静马上问了一句。

    “没,刚在外头吹了点儿风,”方驰笑了笑,“没哭。”

    “回来也不用担心什么,你爷爷说了,我们既然一直让你自由长大,什么事也没插过手,这次也一样,不要插手了,”老爸也笑了笑,“也是啊,一直都没怎么管……”

    老爸笑得有些勉强,方驰能听得出来,甚至能想像老爸扯着嘴角的样子。

    “爸,我跟爷爷也说过,如果真的能让我自己选,我不会让你们这么难受,”方驰说,“但现在我就是这样,没法改变……我就想让你们知道,我怎么样都一定会好好的。”

    “这个我不担心,”老爸说,“真的,这个是真话。”

    “嗯。”方驰没再多说什么,一张嘴就感觉扯着开关了似的想哭,他不想让老爸听到自己哭,从小到大他都没在老爸老妈跟前儿哭过。

    孙问渠轻轻退回了浴室里,关上了门。

    这种脱了衣服又躲门边偷听人打电话的行为已经不会让他对自己吃惊了,反正因为方驰而干出什么来都没什么好吃惊的了。

    不过听了半天,方驰他爸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估计方驰也没有想到。

    也许是爷爷的工作做得好,也许是因为爷爷奶奶都已经知道,也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这种平静影响了他。

    孙问渠这个澡洗的时间比平时要长一些,虽然听方驰说话的内容和语气,他爸这关还算比较好过,但还是想留出时间给方驰整理一下情绪。

    方驰伸手按眼睛和扯纸巾的样子,他看着挺心疼的。

    再好过的关,也是关,迈过去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胜利,能迈过去,是因为对方因为爱你而退开了而已。

    方驰对家庭的观念比他要强得多重得多,这种退让会比强硬和怒火更让他难受。

    一直洗到感觉洗无可洗了,孙问渠才穿上衣服出了浴室。

    方驰正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看电视,看他出来张开了胳膊:“洗这么久。”

    “今天太冷了,烫透了才舒服,”孙问渠过去趴到他身上,“跟你爸说得怎么样?”

    “我爸居然没骂我,”方驰搂住他,在他还湿着的头发上揉着,“不知道我爷爷是怎么跟我爸我妈说的,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才知道该怎么说么?”

    “那他们是不会拦着了?”孙问渠侧过头,把耳朵贴在方驰胸口上,听着他平稳的呼吸。

    “应该是吧,”方驰闭了闭眼睛,“明天我回去了再跟他们聊聊,电话里也不好说太多。”

    “嗯,明天我陪你回去。”孙问渠说。

    “去我家吗?”方驰把他衣服往上拉了拉,在他背上摸着。

    “现在不能去,添乱,”孙问渠笑笑,“我不说了么,我去李博文那儿待着,好哥们儿的农家乐开工了,怎么也得去关心一下。”

    “大过年的,他那儿没人吧,”方驰笑了,“不过也说不定他会在,上次碰到他的时候,都那么晚了,他还在呢,够拼的……不过现在他在不在我都不担心了。”

    “你这么着急,就是怕他会干出点儿什么事儿来吧?”孙问渠抬手在他脸上摸了摸。

    “嗯,那逼脑子里全是粪叉子,谁知道哪把叉子叉错地儿了他会干点儿什么,”方驰想了想又皱着眉补了一句,“他要真让我爷爷奶奶怎么着了,我能当场弄死他。”

    “没事儿了,”孙问渠笑笑,手指在他眉心搓了搓,“丫以后都不会怎么样了,不用再担心他。”

    “嗯,”方驰应了一声,想想又支起脑袋看着他,“哎,你是不是背着我把李博文给收拾了?”

    “谁稀罕收拾他啊,”孙问渠把手往他背后插过去搂着,“没那闲工夫。”

    “你肯定干了点儿什么。”方驰啧啧两声。

    孙问渠也啧啧两声:“这么肯定啊。”

    “嗯,肯定,”方驰嘿嘿乐了,“我跟你说孙问渠,要说别的事儿你犯懒不找李博文麻烦,可是为我的话,你肯定不懒。”

    “哟,”孙问渠抬起了头,把下巴搁他胸口上笑了笑,“前没多久有人还说‘我觉得你不够喜欢我’,现在就这么自信了?”

    “没错,”方驰笑着,“我们年轻人的自信就是这么来无影去无踪的。”

    “我问你,”孙问渠手指在他下巴上捏了捏,“上次你碰上李博文,是不是跟他说什么了?”

    “我说什么?我看到他哪有什么可说的啊,直接那就是想揍他……”方驰想了想又乐了,“哎,还真说了的,我说让他别缠着你,男人就得公平竞争……”

    他话还没说完,孙问渠已经笑出了声,翻到沙发里边挤着笑了好半天才拉长声音叹了口气:“我说他怎么那么愤怒呢。”

    “我就随口说的,看他烦,”方驰转过头看着他,“你不会是也往这上头干了什么吧?”

    孙问渠没回答,只是闭着眼儿乐。

    “别笑了,”方驰在他肚皮上戳了戳,“我跟你说个正经事儿。”

    “说吧。”孙问渠突然就收了笑容,脸也绷上了看着他。

    “……不是,”方驰愣了,“你也太收放自如了吧?”

    孙问渠又笑了起来,勾过他脖子,吻了吻他的唇:“说吧。”

    “就,要不等我明天回去跟我爸我妈他们好好聊完,看看如果没有什么的话,”方驰说,“你就抽时间去一趟我家吧,这两天亲戚都走了,他初六回镇上,我想……”

    “为什么这么急?”孙问渠笑了笑。

    “不知道,”方驰咬了咬嘴唇,“我真不知道,我就觉得……反正……反正总得那什么,正式点儿。”

    孙问渠没说话,只是看着方驰。

    方驰为什么这么急,他其实知道,以前他说谈个恋爱并不需要着急出柜的时候,方驰就有想法,想要光明正大,想要坦然,对得起对方,也对得起自己。

    这是方驰说的“认真”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听你的,”孙问渠说,“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我就什么时候去。”

    “嗯,”方驰点点头,“不过如果我爸妈还是觉得很接受,我们就再缓缓。”

    “好。”孙问渠在他头发上轻轻抓着。

    “你紧张吗?”方驰问他。

    孙问渠笑了:“紧张什么?你们家的人我都见过,我不紧张。”

    “跟以前不一样啊,”方驰揉揉鼻子,“我想想都会紧张,不过你一个老男人,应该是不紧张了,我30岁的话我也不紧张。”

    “你30的时候啊,我都40了,”孙问渠啧了一声。

    “是啊,我40的时候你都50了,我60的时候70……”方驰突然胳膊一撑,跨到了他身上,“那会儿你该不行了吧?”

    孙问渠闭上眼睛乐了:“不知道,到时试试呗。”

    “反正你肯定比我先不行啊,是吧爸爸?你是长辈呢。”方驰看着他。

    “你想说什么?”孙问渠睁开眼睛,勾了勾嘴角。

    “我想说,你得把你不行了我还行的那段儿提前补给我,”方驰说,“要不我多可怜啊……一个老头儿看着自己喜欢的老老头儿想亲热一下结果老老头儿没什么感觉了……”

    “想做了就说想做了,”孙问渠在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绕这一大圈都够出趟国了,我发现你就为了上个床把智商都憋高了好几个档次啊。”

    “那行吧,”方驰直起身,一扬身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往地上一扔,“我想做了,就现在。”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91.第91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91.第91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90.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傲世悍武称霸花果山唐十三幻游记仙琅我的师弟是杨戬绝品仙尊在都市西游敖烈传荒川雪剑舞倾人城我能扫描洪荒擒雪系列之你的夫君已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