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正文完结

飞来横犬94.第94章 正文完结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94.第94章 正文完结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94.第94章 正文完结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也许是因为一家人这个年过得都挺压抑,今天这顿饭才算是放松下来,爷爷奶奶脸上有了笑容,老爸老妈话也比平时多了一些。

    压在方驰胸口的一团混沌也慢慢散去了,跟肖一鸣和程漠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学校的事家里人都爱听,他们一通胡扯,爷爷奶奶老爸老妈就跟着笑。

    孙问渠还是老样子,话不多,在一边时不时勾勾嘴角,偶尔说一两句。

    人一旦放松了,酒劲儿就容易上来。

    本来方驰觉得自己虽然拼酒没成功,输给孙问渠了,但基本也就是有点儿晕,看人有点儿晃,结果大家聊尽兴了准备散的时候,他想再吃块儿排骨,夹起来直接先在嘴角杵了一下,再调整了一下角度才塞进了嘴里。

    方驰有些郁闷,怎么就醉成这样了?破酒后劲儿太大了?

    再看孙问渠,喝得也不少了,基本都是你一杯我一杯地比着来的,但他现在除了看上去比之前放得开一些,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奶奶说起门口的春联时,孙问渠直接一挥手:“有笔墨吗?我现在写上吧。”

    去年孙问渠买的毛笔还在家里放着,老爸去邻居张叔家问他小儿子借了墨过来。

    肖一鸣想帮着把桌子收拾一下让他写字,他摆了摆手。

    “不用,”孙问渠直接把纸往地上一铺,“这样就行。”

    方驰靠在椅子上看着他,感觉这要换了自己,写不了两个字就得一脑袋扎到地上去了。

    孙问渠的手很稳,拿起笔,还嫌弃了一下墨不专业,然后看着奶奶问了一句:“奶奶,想写点儿什么?”

    “哎哟我哪知道?”奶奶笑了,转头看着方驰和程漠还有肖一鸣,“你们几个大学生说说?”

    “一干二净除旧习,五讲四美树新风,”程漠想也没想,“辞旧迎春。”

    一屋子人全乐了。

    “五什么鬼?”肖一鸣看着他。

    “我家今年就贴的这个,我妈还拍了照片让我看呢。”程漠笑着说。

    “就……按现在贴的那个写就行了吧?”方驰边乐边站了起来,想出去看看院门口贴的那对写的是什么。

    刚站起来就觉得头晕得不行,在程漠脚上踩了一脚,然后撞到了他身上。

    “哎!”程漠喝得也不少,被他这一踩一撞直接俩一块儿摔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差点儿滚到地上去。

    “绿竹别其三分景,红梅正报万家春,横批是春回大地。”孙问渠笑笑。

    “……你什么时候背下来的?”方驰撑着程漠站了起来,有些吃惊地问。

    “进门的时候。”孙问渠说,提笔蘸了墨,笔尖落到了纸上。

    “水渠这记性还真是厉害啊。”爷爷说。

    方驰笑了笑没说话,盯着孙问渠。

    尽管是单膝跪地弯着腰这种别扭的姿势,但还是熟悉的感觉,孙问渠哪怕是喝了酒,依然是一提笔就回到了那种让方驰心跳加速就想跪下仰视他的气场当中。

    奶奶拿的是家里一米八的那种春联红纸,估计是去年买了觉得太大没用的。

    孙问渠字也写得挺大的,方驰看不明白,就觉得很潇洒舒展,眼睛一直盯着他的手,在暖烘烘的眩晕里跟着他的手一路沉下去。

    春联写好了之后,几个人一块儿拿到院子门口贴好了,方驰脚下有点儿发飘,他努力控制着自己,还是往孙问渠身上撞了好几下。

    孙问渠退了两步想看看春联贴齐了没有,方驰站在他身后没来得及让开,或者说他根本也没反应过来要让开,被孙问渠撞了一下就像个麻袋似地摔到了雪地里。

    “哎,”肖一鸣叹了口气,“我以前一直觉得方驰挺能喝的啊。”

    “够能喝的了,”程漠打了个喷嚏,说话也有点儿大着舌头,“你是没数他喝了多少杯,只不过你孙叔叔……我孙大哥这酒量也没个上限,才显得他不能喝了。”

    肖一鸣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看来程漠是没喝多,还能见缝插针地占便宜呢,”孙问渠把方驰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他裤子上的雪,看了看程漠,“要不咱俩再喝一会儿?”

    “不了,”程漠马上拒绝,“我看出来了,这屋里没人喝得过去,你得是用内功把酒都逼地上了吧。”

    方驰嘿嘿乐着往孙问渠身上一靠,转过头也看着程漠:“真不再喝了?喝那点儿够壮胆么?”

    “够了,”程漠说,“正好。”

    程漠和肖一鸣帮着收拾完桌子就先回农家乐,肖一鸣用袋子装了一包零食,又问爷爷要了一碗牛肉干,这才捧着出了门。

    “你不回去?”方驰被北风一吹,再回屋被火一烤,感觉整个人都处于悬浮状态,飘来飘去地晃着。

    孙问渠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问渠在家睡,”老妈说,“哪有大过年的还往出赶人的?”

    “那程漠和老肖不是被我赶……走了吗?”方驰又嘿嘿地乐了,被酒劲包裹着的残存的理智对于自己为什么一个劲儿傻乐无法理解。

    “真是喝多了你!”奶奶拍了他一巴掌,“睡觉去吧!水渠你别管他了,你也睡觉去。”

    “我不睡,”方驰挥了挥胳膊,“我还要洗澡。”

    “你一天洗多少个澡啊?下午去接人之前不是刚洗了吗!”奶奶皱着眉,“扒皮呢你!”

    “水渠你弄他上去,”爷爷说,“这是真醉了。”

    “嗯。”孙问渠拽着方驰的胳膊把他往楼上拖。

    “爷爷,奶奶,爸,妈,”方驰靠在孙问渠身上,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声音很大声地说,“对不起!”

    大家都愣了,看着他。

    “对不起,”方驰又说,“谢谢你们。”

    “哎哟,”奶奶愣了愣之后抹抹眼睛,“水渠你快拖走他。”

    孙问渠没说话,半架半拖地快步把方驰拖上了楼,进了他的房间,把他往床上一扔。

    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方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嘛去?”

    “我一会儿上来,”孙问渠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一下,“你先躺会儿。”

    “拿润滑剂吗?”方驰问,声音控制不住地跟广播似地喊着。

    “……拿封口胶得了!”孙问渠捂住他的嘴,“你闭嘴躺着。”

    “嗯。”方驰在他掌心里应了一声。

    手一拿开,他就闭着眼开始乐,孙问渠叹了口气,转身出去,把门关好了,隔着门还能听到方驰很愉快地傻笑。

    笑了能有一分钟,方驰感觉实在是笑烦了,也笑不动了,才闭了嘴。

    孙问渠去干什么了他不知道,不过现在他躺着还挺舒服的,酒劲儿说是上来了,也没真醉得不省人事,就是迷迷糊糊的,全身发软,踩哪儿摸哪儿都像是碰到了软包。

    再就是晕,世界都顺时针哗哗地转着,为了避免转得太厉害了晕车,他努力地让自己顺着转一会儿再逆着转一会儿。

    孙问渠干嘛去了?

    去了多久了?

    为什么还不上来?

    不过他并不担心,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心里很踏实。

    孙问渠可能是去洗澡了,去拿套套了,去拿润滑剂了,去拿封口胶了,去睡觉了……

    是啊,哪怕是孙问渠是回农家乐睡觉去了,他也依然踏实。

    再也不会害怕有什么事情发生。

    迷糊中方驰听到房门被推开了,接着有人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

    是孙问渠的手,他不需要睁眼看就知道。

    还有孙问渠的呼吸,扫过他脸的时候他就能分辩出来。

    孙问渠的唇也是一样,微小的触碰他就能感觉得到心跳。

    “困吗?”孙问渠在他耳边轻声问。

    “不困,”方驰说,不过一开口就被自己吓了一跳,简直声如洪钟嘹亮动听,他闭着眼又一通乐,“哎我嗓子真好。”

    孙问渠看着他没说话。

    “我有点儿热。”方驰又说。

    “你裹着一身衣服在被子里,当然热了。”孙问渠说。

    方驰睁开了眼睛,看到孙问渠正一条腿跪在床边,胳膊撑着床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方驰嘿嘿笑了两声,掀开被子把身上的衣服裤子都扒掉了扔到地上。

    “你这状态,”孙问渠轻轻叹了口气,直起身把衣服也脱了,“我还真没想好要干什么。”

    “不是要干我么?”方驰问。

    “哎哟,”孙问渠赶紧又捂住了他的嘴,“你这嗓门儿能控制一下么?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喝高了就能去唱美声啊?”

    “我控制了啊。”方驰含糊不清地说。

    孙问渠啧了一声,跨到他身上,低头吻住了他。

    方驰喝多了整个人的状态都挺飘忽的,就连舌尖的纠缠也透着一股子移形换位的大侠范儿,一不留神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孙问渠有点儿想笑,不过这种感觉却又挺奇妙的,这种无意识地挑逗一样的纠缠让他还挺兴奋的。

    松开方驰的时候,他的手往下滑了过去。

    “啊!”方驰突然带着喘息喊了一嗓子。

    孙问渠让他吓得差点儿摔下床去,压着声音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方驰仰了仰脖子,呼吸很急,“舒服。”

    孙问渠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继续。”方驰抬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

    孙问渠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手再次往下摸过去。

    这次方驰没出声,只能听到他带着颤抖的喘息。

    孙问渠正想再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方驰咬了咬嘴唇:“啊——”

    “啊你大爷!”孙问渠抽回手往他嘴上拍了一下,“你还能不能行了?”

    “我不行了啊,”方驰在他腰上摸着,“你行就可以啊。”

    孙问渠一屁股坐在了他腿上,手撑在他头边看着他,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能不能闭嘴老实躺着?”

    “你不想听……么?”方驰的手在他腿上胡乱摸着,“我还挺喜欢听你声音的。”

    “我是嗷嗷喊吗?”孙问渠都想乐了。

    “我也没……嗷嗷喊吧?”方驰看着他,“我就是随便喊喊,反正嘴闲着也是闲着……”

    “是么?”孙问渠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起身往他胸口上一跨,“行吧,那你嘴别闲着了。”

    ……

    这是过年回家以来方驰睡得最踏实也是时间最长的一觉,没有做梦,没有惊醒,也没被尿憋醒。

    睁开眼睛是因为感觉到了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他非常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听到奶奶在后院问爷爷中午怎么吃。

    摸过手机看了看,发现已经快11点了。

    他偏过头往旁边看了一眼,立马忍不住笑了。

    孙问渠躺在他身边,脸冲着墙还没有醒。

    他支起脑袋看着孙问渠的侧脸,阳光只能照到他下巴颏,映出一小片光晕,方驰很小心地凑过去,在那一小片阳光上亲了亲。

    还没等他离开,孙问渠的手突然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准确地往后在他鼻尖上弹了一下。

    “哎!”方驰吓了一跳,捂着被弹得发酸的鼻子,“你醒着啊?”

    “我都醒三回了,”孙问渠翻了个身躺平了,“你还真是睡得香啊。”

    “我年轻嘛,你看我爷爷奶奶,四点就起了。”方驰嘿嘿笑了两声。

    “你别笑啊,”孙问渠指了指他,“我现在听见你笑我就想抽你。”

    “为什么啊?”方驰愣了愣,看着孙问渠半天又乐了,“我靠,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了。”

    “还记得?我以为你不记得了呢。”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

    “记得,”方驰边乐边搂过他在他锁骨上亲了几下,“我不是喝高了么,不过没断片儿。”

    “哦,那去年过年那次你失忆了还真是装的了?”孙问渠笑了笑。

    “也不是装的……”方驰蹭了蹭搂住他的腰,半个人都趴到了他身上,把脸埋在他肩窝里,“我那是不好意思啊。”

    “那你说昨儿晚上的事儿怎么办?”孙问渠说。

    方驰闷着声音又乐了:“随便你啊,这事儿我随时都行,现在也行。”

    “我不想动。”孙问渠啧了一声。

    “你说你,还好我不懒。”方驰搂紧他嘎嘎乐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方驰才偏过头说了一句:“咱俩跑步去吧?”

    “下雪呢。”孙问渠打了个呵欠。

    “我知道,”方驰往窗外看了看,“我就感觉好久没跟你一块儿跑步了……我还记得咱俩第一次一起去跑步的时候。”

    “我也记得啊。”孙问渠搓了搓他的头发。

    “就,你脚一扭,把我给急的啊,”方驰笑着说,“还挺害怕的。”

    “怕什么。”孙问渠揉揉眼睛。

    “就我这么着急,我就挺害怕的,”方驰啧了一声,“感觉自己真的要完蛋。”

    “那完蛋了吗?”孙问渠笑笑。

    “可不就是完蛋了吗,”方驰低头在他肩上咬了一口,“完得彻彻底底的,这辈子都完蛋在你手里了。”

    “感觉怎么样?”孙问渠转过脸看着他。

    “感觉想报复,必须报复,”方驰在他唇上点了点,“你也得完在我手里。”

    外面的雪小一些了,但还是在下着。

    方驰和孙问渠裹着帽子围巾口罩准备出门跑步的时候,奶奶举着一颗大白菜瞪着他俩:“酒还没醒吧你俩?”

    “醒了,”方驰摆了个马步挥了挥胳膊,“就是想活动一下。”

    “你也跟着他抽风?”奶奶又转头看着孙问渠,“他从小就这么野大的,你也跟着他这么疯?”

    “让他乐一会儿吧,”孙问渠也摆了一个马步,挥了挥胳膊,“我陪着。”

    “神经病!”奶奶笑着骂了一句,想想又说,“要不你俩一会儿顺道去把肖一鸣和程漠叫过来吃饭,估计他俩也没起呢。”

    “好。”方驰点点头。

    村里挺安静,过年期间那种中午特有的闲散的安静,路上的雪还没人扫,落了一层,踩上去嚓嚓地响着,让人感觉很舒服。

    方驰和孙问渠还是按以前的路线跑步,顺着路跑出村子,穿过河边,往山边绕过去。

    小子一路欢蹦着跑在他们前头,时不时还会到雪堆上打个滚儿蹭蹭背。

    “去溪边吗?”方驰问,“溪水估计还没冻上。”

    “去吧。”孙问渠点头。

    光秃秃的林子在阳光下显出另一种景象,方驰边跑边转圈看着:“哎,你有没有觉得,冬天的林子很漂亮?”

    “嗯,觉得。”孙问渠说。

    “有没有觉得咱俩这么边跑边看的感觉很舒服。”方驰问。

    “挺……浪漫的。”孙问渠笑着说。

    “累吗?”方驰又问,“别又扭脚了。”

    “这些内容能不连着问么,”孙问渠啧了一声,“破坏气氛,不累,不会扭脚。”

    方驰嘿嘿乐了两声,转身往前跑了几步又停下了,冲身边的小子嘘了一声。

    “怎么了?”孙问渠走到他身边。

    “看。”方驰指着前面乐了,压着笑声。

    前面就是小溪旁边的那片空地,孙问渠很熟悉,他以前还在那里打过八段锦。

    现在空地上有人,两个。

    裹得跟他们一样跟熊似的程漠和肖一鸣。

    肖一鸣正跟着程漠一块儿比划着,孙问渠看了一会儿也乐了:“做早操?”

    “军体拳,”方驰边笑边小声说,“我也会,你要不要我教你?”

    “太傻了……”孙问渠说,“还不如我过去教他俩八段锦呢。”

    “你要过去啊?”方驰看着他。

    “不去,我们是有素质的围观群众”孙问渠从兜里掏出手机,对着那边的两个人拍了几张,笑着说,“我们去别的地方。”

    “我带你上个小山头吧,”方驰说,“路挺好走的,不高。”

    “好。”

    大冷天儿的裹着一身厚衣服,顶着雪花,去爬一个小山头,孙问渠觉得要没认识方驰,这种事儿他这辈子都不会去干。

    好在他昨天睡得不错,费体力的事儿也没干成,爬这个小山头没什么问题。

    方驰一进山就跟什么野兽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山林似的,活力四射,一路话都多了,说个不停,路上经过竹林的时候还带着他顺手刨了俩冬笋。

    “到了,”方驰举着手里的笋子往前面一指,“过了那块石头就到了。”

    “嗯。”孙问渠加快了步子。

    绕过石头之后,眼前突然一片开阔。

    其实这算不上是个山头,只是山腰上的一块平地,但因为对着的是小山谷,正面也没有别的山了,看过去一马平川的,让人心里猛地一下像是从隧道里穿了出来似的一阵松快。

    “怎么样?棒吧!”方驰冲他张开胳膊,一手一个笋子举着。

    孙问渠过去抱住了他:“棒。”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方驰搂紧他,在他耳边小声说,“我就老想带着你到处走,还有好几个地方我都没带你去看过,都是我以前没觉得有什么意思,但现在又觉得特别棒特别想带你去看的。”

    “时间多着呢,”孙问渠偏过头在他耳朵上亲了亲,“留着点儿,不怕以后没东西给我看了么?”

    “好,”方驰笑了,“那万一有一天全看完了呢?”

    “看完了还可以复习啊,”孙问渠说,“几几年几月几号星期几,我们第8次来到小山头,风景还没变,上次来的时候是几几年几月几号星期几,一转眼就好几年了……几几年几月几号星期几,我们第86次来到小山头……”

    “我靠,”方驰乐了,“这跨度。”

    “快进一下嘛,”孙问渠笑笑,“不知道86次的时候咱俩什么样了,估计都爬不上来了吧?”

    “老头儿和老老头儿,我觉得我没问题,”方驰说,“你要不行了我可以背你上来……对了我得一直锻炼着,不过你不能老吃巧克力,我怕你到时变成个胖老老头儿我该背不动你了……”

    孙问渠笑着没说话。

    “听到没啊?”方驰看着他。

    “听到了。”孙问渠笑笑,吻住了他的唇。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94.第94章 正文完结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94.第94章 正文完结 地址:http://www.qiqiw.com/39_39923/93.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生存竞技场横扫荒宇神奇美女系统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从秦开始命缘仙途南山相思梨花落问佳期横推一切敌从星际位面开始的征服万劫归墟重生专宠:摄政王的毒妃恶魔大人有系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