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横犬 96.番外2

飞来横犬 96.番外2 作者:巫哲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飞来横犬 96.番外2在线阅读。 飞来横犬 96.番外2相关章节: | |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的小说 | 飞来横犬最新章节

    肖一鸣从学校里出去的时候,特地挑了不常走的那个门。

    为了避开有可能在正门等他的程漠。

    其实程漠不招人讨厌,相反的,长得挺帅,身材也不错,性格……除去带着点儿嚣张的自来熟之外,性格也挺好的。

    但肖一鸣不太习惯被一个刚认识了没多久的人追得这么紧。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弄明白在当年那次偶遇里他到底怎么了就让程漠惦记了这么些年。

    不过没想到的是他从侧门出来,刚走了没两步,就有个人拦在了他面前。

    抬头瞅了瞅,居然是程漠。

    他忍不住回头往校门那儿看了看,以为自己是一恍惚又从正门出来了,但没有错,这就是侧门。

    “你怎么今天守这边儿啊?”肖一鸣很吃惊地问。

    “掐指一算就知道你今儿从这边儿出来。”程漠说。

    “怎么掐的?”肖一鸣问。

    “这样。”程漠把拇指和食指中指往一块儿捏了捏。

    “掐个兰花指啊?”肖一鸣看着他的手。

    “这怎么是兰花指呢?”程漠把小指往上翘了翘,“这才是兰花指。”

    “哦。”肖一鸣点了点头。

    程漠捏着手指定格了一会儿之后放下了,肖一鸣没说话,就那么站着,他也只好站着。

    俩人沉默了能有半分钟,肖一鸣又问了一遍:“怎么掐的?”

    “……你逗我玩呢还是真的啊,”程漠有些无奈,“我没掐。”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肖一鸣看着他,“前天我从南门出来你也在。”

    “你以为我过来堵你是挑个门儿堵吗,”程漠笑了笑,“我都是到在宿舍楼下站着啊,你们宿舍就一个门。”

    “跟踪?”肖一鸣皱了皱眉。

    “谁跟踪了,我就站那儿,玉树临风地站那儿,你出宿舍永远都盯着地,能怪我么。”程漠叹了口气。

    “我之前出宿舍没看地摔过一跤,”肖一鸣笑了,“后来就习惯先看地了。”

    既然又被堵了,肖一鸣也没说什么,跟程漠一块儿走到公车站站下了。

    “今天也是补到五点吗?”程漠问,“马上都过年了啊。”

    “嗯,今天最后一次,”肖一鸣点头,“不过也可能到五点半,这个小孩儿他妈每次都让多补会儿。”

    “补课都还带占便宜的啊,”程漠皱皱眉,“你脾气太好了。”

    “反正闲着。”肖一鸣说。

    “怎么就闲着了,”程漠说,“我还在外头等你去吃饭的。”

    “你不一定非得……在我补课的时候找我吃饭啊。”肖一鸣说。

    “你不天天都在补课吗,”程漠从包里拿出一袋炒栗子,“吃吗?”

    “谢谢,”肖一鸣马上接了过去,拿了一颗出来边吃边说,“这个不能这样捂起来塞包里,回潮了就不好吃了。”

    “那要凉了呢?不就更不好吃了。”程漠说。

    “所以以前我都是现吃现买啊。”肖一鸣笑笑,往来车的方向看了看。

    “跟方驰吗?”程漠问。

    “是啊,”肖一鸣点点头,“不过他不是特别喜欢吃,他就纯粹是肚子饿了找点儿东西塞胃里,如果没有栗子,他塞点儿烤地瓜烧烤什么的都一样。”

    “我其实也……对栗子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程漠看着他手里的栗子。

    “嗯,看出来了,”肖一鸣低头吃着,“辛苦你了。”

    “为人民服务,”程漠笑着扭头看了看路口,“车来了。”

    车上人挺多的,从肖一鸣他们学校出去一共就两趟公车,现在虽然放假了,但年前去市区买东西的居民也非常多。

    程漠跟在肖一鸣身后挤上车,发现这人对炒栗子的爱真的挺深沉的,那么多人往车上挤,他居然就用一只手托着纸袋,愣是稳稳的晃都没晃一下,往车后面挤的时候还抽空又吃了两颗。

    车后头人还凑合,他俩挤过去找了个角度站着。

    肖一鸣还在吃,也没说话,程漠愣着看了他一会儿:“除了糖炒栗子,你还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你没问问方驰么。”肖一鸣说。

    程漠笑了笑:“还能什么都问他啊。”

    “问的也不少了。”肖一鸣看了他一眼。

    “他也不是什么都说的,嘴严着呢,”程漠啧了一声,“再说他现在也顾不上理我了。”

    “大事儿呢。”肖一鸣叹了口气,看着窗外。

    程漠没说话,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问肖一鸣家里的情况,看他这样子,估计也没想说,他也不想这种时候多问。

    犹豫了一下把话题转开了:“方驰他家算是个旅游景点了吧?”

    “这两年去的人挺多的,”肖一鸣继续吃着栗子,“路也修了,他说以前都是土路。”

    “那才好玩呢,”程漠说,“挺羡慕他的,从小玩的地方那么多。”

    “是啊,爬山啊,游泳啊,上树掏鸟啦,”肖一鸣笑笑,“所以后来去练攀岩了。”

    “他还挺牛的,”程漠点点头,“就我宿舍何宝宝,天天看他以前比赛的视频,感叹呢。”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肖一鸣一颗接一颗地吃着栗子,“你不是打球的么,怎么会去看攀岩比赛啊?”

    “为了碰见你啊。”程漠说,感觉肖一鸣吃栗子跟仓鼠似的一个劲儿往嘴里填着。

    肖一鸣呛了一下,偏过头咳了半天。

    “真话这么吓人啊?”程漠在他背后轻轻拍了几下。

    “嗯,”肖一鸣扭脸瞅了瞅他,“还是先说假话吧。”

    “觉得好玩呗,那是青少赛第一次在咱们那儿比啊,觉得新鲜,就去看了,”程漠笑着说,“顺便也看看各色攀岩选手。”

    “你其实是看上方驰了吧?”肖一鸣也笑了。

    “没,纯欣赏,”程漠靠着车窗,稍微往下滑了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喜欢你这样的。”

    肖一鸣抓了抓脖子:“我什么样?”

    “就是……”程漠看着他,“就看着挺文气,但能感觉到挺犟的。”

    “眼神儿挺好啊,”肖一鸣手里的纸袋已经吃空了,他把放在兜里的栗子壳抓出来放进袋子里装好,“还能由表及里。”

    “我靠你吃得太快了……都藏嘴里了吧?”程漠很吃惊。

    “是啊,要过冬嘛,屯点儿豆豆。”肖一鸣说。

    程漠乐了:“你挺好玩的。”

    “我不是挺文气的么,怎么又好玩了。”肖一鸣问。

    “只是看上去,”程漠盯着他脸看了一会儿,“其实你一看就挺犟的,不怎么好追……好在你还有个爱吃炒栗子的突破口。”

    “是么。”肖一鸣笑笑。

    程漠点点头:“嗯,我的计划就是每天给你喂点儿糖炒栗子,你想吃了我就喂养点儿……”

    “然后过完冬我就跟别人好了,”肖一鸣捏捏袋子,“这备胎的觉悟杠杠的。”

    “嘿!”程漠没忍住笑了。

    “下车。”肖一鸣笑着往车门边挤了过去。

    补课的地方在一条挺热闹的街上,街两边都是火红一片,全是卖年货的小摊,春联,福字,灯笼,红辣椒,还有各种吃的。

    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笑,过年特有的气氛弥漫在身边。

    肖一鸣没有往两边看,也没说话,低头从人群中穿过进了旁边的小区,然后才回过头说了一句:“我进去了。”

    “我……”程漠看了看四周,指了指一个小奶茶店,“我在那儿等你。”

    “真去吃饭啊?”肖一鸣问。

    “闲着也是闲着嘛。”程漠说。

    肖一鸣进去之后,程漠没有马上去奶茶店,在小街上转悠着。

    他不回家过年,老妈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他说要陪朋友,老妈就同意了。

    肖一鸣的状态不是特别好,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这边过年,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程漠觉得哪怕多一个人陪着也会好一些,虽然肖一鸣表现得挺不在意。

    小街上不少好玩的小东西,程漠转了两圈,买了条红色的围巾,一副红手套,看到了好几家卖糖炒栗子的,他每家都去尝了一颗,挑了家味道最好的记下了位置。

    转了快半小时,他才去了奶茶店买了杯热牛奶坐下了,看着窗外,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小区的大门。

    肖一鸣今天是按时出来的,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

    程漠结了账跑过去:“今天没拖你时间啊?”

    “嗯,”肖一鸣笑得挺愉快,“没拖,而且本来说过完年才给钱的,今天也提前给了。”

    “钱还包装得这么好?”程漠看着他手里的盒子。

    “这个是学生送的巧克力,”肖一鸣把盒子递给他,“你吃吗?”

    “你不吃?”程漠接过了盒子。

    “我不爱吃巧克力。”肖一鸣说。

    “是女学生吧?”程漠拆掉了盒子外面的包装纸,里面还有张小纸条,“我靠这是情书吗?”

    “男学生,”肖一鸣说,“我看看。”

    “男学生?”程漠顿时紧张了,“你这个男学生……”

    肖一鸣没理他,拿过纸条打开看了看就笑了:“肖老师,谢谢你。”

    “嗯?”程漠愣了愣,“没了?”

    “没了。”肖一鸣夹着纸条晃了晃。

    “吓我一跳,”程漠松了口气,把装了一袋的围巾什么的递了过去,“送你的。”

    “什么东西?”肖一鸣拉开袋子看了看。

    “祝你新的一年红红火火的一切顺利。”程漠说。

    肖一鸣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谢谢。”

    红红火火一切顺利。

    肖一鸣还挺喜欢这个祝词的,跟着程漠去买炒栗子的时候就把手套给戴上了,拍了拍手:“怎么样?”

    “好看。”程漠说。

    “大小挺合适的。”肖一鸣看了看手套。

    “你手中指到手腕这么长,”程漠伸出手比划了一个长度,“我目测特别准。”

    “嗯?是么?”肖一鸣摘下手套,伸手过去比了比,“没这么长……”

    话还没说完,程漠已经迅速把长度按他的手收了一下:“看,是不是很准。”

    “太假了。”肖一鸣乐了。

    程漠也笑了笑,很快地抓住了他的手。

    肖一鸣愣了愣,没抽手也没说话。

    “现在知道了,”程漠说完放开了他的手,转头冲卖炒栗子的喊了一声,“叔,给我装袋大的,最大的那种。”

    等着老板给装栗子的时候,肖一鸣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我姑的电话。”

    “我……旁边等你。”程漠犹豫了一下想走开。

    “不用,”肖一鸣接了电话,“姑姑。”

    “一鸣,你今年是不是不回家过年?”姑姑那边光听声音就能想像出她皱着的眉。

    “嗯不回了,”肖一鸣说,“我这边跟打工的老板说了,加班有三倍工资呢。”

    “你妈知道吗?”姑姑问。

    “她把我的号码放黑名单了,”肖一鸣说,“我打不通她电话。”

    “你妈也真是……”姑姑叹了口气,“要不你先回来,到我家来,到时……”

    “不了,大过年的,我要这么弄了,又是一团糟,谁也过不好这个年。”肖一鸣说。

    “那……要不一鸣,你要不给你妈认个错,有什么事儿以后再解决,总不能大过年的不回家啊。”姑姑很担心地说。

    “这肯定不行,”肖一鸣拧着眉,“我不能认这个错,如果我认了,那我是不是得知错就改,可我该怎么改呢?”

    姑姑没有说话。

    “我错在不该跟我妈老顶嘴,不是错在我喜欢男人,”肖一鸣说,“顶嘴的事我已经说过对不起,喜欢男人这件事我没有办法。”

    肖一鸣的声音是正常打电话的音量,没有刻意放低,这句话说完,站得近的几个人往他那边看了一眼。

    程漠接过老板装好的栗子,站到了他身边。

    “姑姑你方便的话,帮我跟我妈说说,”肖一鸣伸手拿过程漠手里的纸袋抱在怀里,“我能理解她的感受,也很后悔那天跟她吵,但这件事我实在没办法再退,我没有可退的路了。”

    挂掉电话后,肖一鸣轻轻叹了口声,把手机放回兜里,捧起纸袋把脸凑到袋口吸了吸气:“香。”

    “吃吧,趁热。”程漠说,想搂搂他的肩,但抬了胳膊又放下了。

    肖一鸣觉察到了他的动作,啃着一颗栗子看了他一眼。

    程漠啧了一声,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还往自己身上拽了拽。

    肖一鸣没什么反应,跟他一块儿往前走了一段之后才说了一句:“能调整一下步子吗?”

    “嗯?”程漠看着他。

    “这么我左脚你右脚地走,你撞得不难受啊?”肖一鸣说。

    “哦,没顾得上感受,”程漠低头看了看,小跳了一下把步子换成了跟他一致的方向,“光兴奋了。”

    “……你沸点真低。”肖一鸣说。

    “看是谁。”程漠笑笑。

    肖一鸣没出声,边吃边走,一条街没走完,袋子吃空了,他按老样子把放在兜里的栗子壳放回袋子里。

    程漠正想着打个车去吃饭,肖一鸣捏捏袋子说了一句:“太会说话的人我会觉得没安全感。”

    程漠顿了顿:“是指我吗?”

    “嗯。”肖一鸣点头。

    “这么直白,”程漠笑笑,想了想,“那我改。”

    “这么干脆?”肖一鸣把袋子扔进垃圾箱。

    “有什么可不干脆的,我又不是只会说,”程漠站下,扳了扳他的肩,“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不是碰到过这样的人,不过这事儿得分不同情况。”

    “哦。”肖一鸣把手套戴好。

    “我不是随便看到一个人就去追,说几句好听的骗上床了就算目标达成,”程漠说,“要这样我随便能找着一大堆。”

    肖一鸣打量了他一下:“是,条件挺好的。”

    “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到联系上你,过了多久?这中间我一次正经的都没谈过,老觉得万一明天就碰到你了呢,那我不是还得费劲跟人分个手的,”程漠说,“你不爱听那些话,我可以不说,但你不能因为这些话就对我有什么联想,对我不公平。”

    “哦。”肖一鸣看着他。

    “哦什么哦,听明白了没啊?”程漠皱着眉。

    “听明白了,”肖一鸣点了点头,“要透过你的嘴看到你的心。”

    “……你这么一说怎么有点儿吓人?”程漠乐了。

    “好像是。”肖一鸣也笑了。

    “那我先说好,如果我不能嘴上过瘾,我就只能行动上过瘾了。”程漠说。

    “怎么过?”肖一鸣问。

    “比如我想说你真挺好玩的,比仓鼠还可爱,”程漠说,“但你不乐意听的话,我就只能……”

    程漠说着凑过去在肖一鸣脑门儿上亲了一下:“这样了。”

    肖一鸣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半天才说了一句:“这是为你占便宜找借口吧?”

    “不服占回来,”程漠看到有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招了招手,“走,带你吃饭去。”

    出租车上暖气很足,司机是个热情似火的青年,没听收音机,听的是摇滚,开得还挺大声。

    一上车程漠就觉得这车开半道得散架。

    “大哥,”程漠说了地址之后又半喊着说,“您这音响不错,直入心房。”

    “嗨,这是为小情侣们准备的,方便他们后座上情话来回腻呢,”司机笑着说,“我关小声点儿。”

    “不用不用,”程漠说,“我们也腻会儿。”

    “哟,”司机往后视镜里瞅了一眼,“你俩一对儿啊?”

    “是啊。”程漠点头。

    “时代真是不同了啊,”司机笑了起来,“挺般配的,挺般配的。”

    “好眼力。”程漠竖了竖拇指,靠回了肖一鸣身边。

    肖一鸣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叹了口气:“你真的不回家过年?”

    “不回啊,都跟我妈说好了,”程漠说,“要是你愿意去我家过年,我妈也会欢迎的。”

    “过年还是算了,”肖一鸣的手指在日历上胡乱地划拉着,“我还没一个人过过年呢。”

    程漠转过脸瞅着他。

    “哦,”肖一鸣又说,“我还没两个人过过年呢。”

    “对了,”程漠笑着说,“我跟没跟你说我去订三十儿晚上的桌,人一听俩人都不给订,最后我在我们学校对面的成都小吃订的桌,老板一家今年在这边过年,可以给做。”

    肖一鸣一听就乐了,笑了好半天:“真的吗?”

    “真的,老板说店里的桌随便挑,就是菜别点太高级的,他们做不出来,”程漠说,“我说吃火锅。”

    “好,”肖一鸣笑着点点头,“你是怎么找到他家的啊?”

    “我不是打电话问大的饭店么,结果都说满了,要不就是接待不了俩人的,”程漠说,“我就想如果大饭店不行,就小点儿的呗,我就跑我们学校外面那条街一家一家问了,结果他家正好,老板还挺高兴呢。”

    “谢谢啊。”肖一鸣说。

    “能不能有点儿实质性的感谢。”程漠看着他。

    肖一鸣往后躲了躲:“……不能。”

    “没实质到你想的那个程度,”程漠笑着在他手上轻轻弹了一下,“我摸摸这儿。”

    “哦,手啊,”肖一鸣愣了愣,把手伸到了他面前,“拿去吧。”

    程漠抓住他的手,捏了捏,一块儿揣到了兜里,挺满足地舒了一口气:“你说你是真的有点儿傻呢,还是假的?”

    “真的吧。”肖一鸣想了想。

    程漠没忍住笑了,肖一鸣绷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跟着也笑了起来:“哎。”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飞来横犬》 96.番外2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飞来横犬》 96.番外2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23/95.html

《飞来横犬》相关小说推荐: 打上花火躺赢太后的现代纪事他的指尖温热你喜欢的面孔我都有对我说谎试试霸总他非要养我制霸编剧界游戏点亮技能树!三国封神系统抗战之烽火战神匹夫天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