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我就是来借个火 1.第1章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我就是来借个火 1.第1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来借个火 1.第1章相关章节: | |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 的小说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她一点一点地沉下去,水从她的腰漫到了胸口,再到肩膀,寒意渐渐浸入了身体,刺痛之后是麻木……

    脚下是有些凹凸的河床,密密麻麻长满了及腰的水草,隔着厚重的裤子都能感觉到它们充满了力量和韧性,她的每一步都走得缓慢而沉重……

    水灌进了嘴里,鼻腔里,耳朵里,迅速地带着绝望和冷漠侵蚀掉了最后的呼吸,没有一丝怜悯……

    短暂的空白之后,她开始奋力挣扎,仰着头,拼命地想要后退,或是向上……

    但她却已经被牢牢地拴在了河底,无论哪个方向,她都动弹不得,手臂的每一次划动都像劈进了一个巨大的果冻里,腿已经无法迈开,那些绿色的,平时只要轻轻一掐就会断开的水草此时此刻却变成了牢固的绳索……

    哪怕是仰头三寸之上就是闪着亮光的水面,她的肺里也已经无法再吸进哪怕是半口空气……

    她像是被种在了河床上,跟着身边的水草一起,缓缓地在水流中晃动着……”

    窗外很静,偶尔有鱼从水面往下扎去,鱼尾带起的水声揉在午后耀眼的阳光里让人一阵阵犯困。

    元午靠到身后的垫子上点了一支烟,把写了一半的小说保存了一下,合上了电脑。

    这种如同八十岁老头儿坐在门口,脚边趴着十八岁老狗一般的短暂闲散里夹杂着一堆事儿没干完但又反复安慰自己“那又怎么样”的感觉让他很舒适。

    一支烟还没抽完,外面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跑得很欢,脚步也重得很,带得元午身下的船板都跟着有些微微的震动。

    元午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抓紧抽了两口之后把烟掐了。

    脚步声离着还有几米的时候突然放缓,然后消失。

    他等了一会儿,站起来轻手轻脚走到窗边,猛地伸手往窗户外面左下方一捞。

    “啊!”一串脆亮的笑声响起,带着稚气的鼻音,“又被抓到啦!”

    跟着元午的手被拎着衣领站起来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

    “大头,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智商按这趋势长下去,以后八成找不着女朋友?”元午看着他,“你没别的地儿躲了吗?”

    “什么?”大头扬着脸。

    大头其实长得挺可爱,五官相对于他的父母来说不太像亲生的,脑袋也不大。

    起这么个小名也许是因为船上人的美好愿望,元午看了看窗外的水面,头大估计不容易沉底儿。

    “没,我说你太重了,跑步声音太大。”他回到垫子上靠着。

    “小午哥哥,”大头从舱门绕了进来,“你知道吗……”

    “叫叔。”元午说。

    “叔,”大头马上改了口,“你知道吗……”

    “脱鞋。”元午又说。

    大头很麻利地蹬掉了脚上的拖鞋跑到他身边挤着坐下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元午从旁边的迷你冰箱里拿了一根冰棍给他。

    “那我告诉你,”大头凑到他耳边,用手拢着嘴,“码头那边又淹死人啦,好多人在看。”

    “你看了?”元午瞅了他一眼。

    “没有,我妈说小孩儿不能看,会被勾走的。”大头很严肃地说,说完就紧紧抿着嘴,看上去很紧张。

    元午笑了笑,从钱包里抽了张钱出来:“去帮叔买包烟。”

    “嗯,”大头接过钱,“我今天喝瓶牛奶好不好?”

    “好,棒棒糖也可以吃。”元午站了起来,往舱门走过去。

    “你去哪儿?”大头跟在他身后问。

    “采风。”元午回答。

    已经三天没有走出船舱了,在船舱里待着的时候还不觉得,走出来站在甲板上,元午才发现今天的太阳特别奔放,都快五点了还这么明艳动人。

    他眯缝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白晃晃的一片,十秒钟之后就有了一种已经飞在天空中的错觉。

    他打了个喷嚏把目光收了回来。

    从这里到码头挺远,大概得走个七八分钟。

    元午顺着架在两条船之间的木板慢慢往那边走过去。

    这个地方叫沉桥,城市郊区的一片湿地。

    两条河从这里经过,留下大片的水面,一个个像小湖似地连接起来,夏天会长满芦苇,偶尔会有一两处露出水面大小也就十几平米的实地。

    元午住的这边是一个河湾,老码头废弃之后,这里就一层又一层地停满了各种旧船,有些无主的,有些是有主待修但一直没修的,横七竖八地挤在一起,被人用各种宽窄不一的木板连接起来,像一个水上迷宫,中间还有不少养鱼的网箱。

    住在这里的不是元午一个人,比如大头一家还有他们的邻居,守网箱的人,还有岸上没有房子或者是有房子却习惯了住在水面上的那些人。

    不过住得离码头这么远的,倒的确只有他一个。

    离老码头还有几十米远就能看到那边围了不少人,还有扛着摄像机的,看样子是电视台的人也来了。

    元午没有走上码头,在旁边的一条船头上蹲了下来,把兜里的最后一根烟点上了。

    溺水的人已经被抬走了,看热闹的人还没有散去,都围着看电视台的记者正采访几个经常在这片钓鱼的人。

    平时平静安宁得有些过头的地方,有点儿什么事就能让人莫名其妙地兴奋好半天。

    元午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沉桥有人溺水并不稀奇。

    沉桥算是个城市近郊的旅游景点,只是不包括老码头这半边,老码头离公路太远,水面也窄,水况复杂,一般游客不会过来,几个农家乐都黄了。

    不过到了夏天却还是偶尔会有人为了躲开人流过来玩水,于是每年都会有几个不了解水下情况没找对地方下水的从水底漂上来。

    他听了一会儿看热闹那帮人意犹未尽的议论,这回没上来的人,是三天前失踪,今天在东湾那边找到的。

    东湾在芦苇深处,有几大片长得很好的荷花,还有些面积很小的旱地,除了用船载着耕牛过去种地的村民,几乎没有人迹。

    大头他妈很神秘地问过他,知道为什么东湾的荷花长得这么好吗?

    “知道,”元午点头,“死的人多。”

    大头他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这人怪得很,吓人。”

    “嗯?”元午也盯着她看,“又不是我把那些人推下去的,有什么吓人。”

    那天之后大头他妈就不让大头到他船上玩了,虽然大头一次也没少来。

    元午抽完烟准备离开,电视台的那个女记者很不利索地跳到了船上,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老乡,你好,能问几个问题吗?”

    元午没出声。

    “老乡,你是住在这里的吧?”女记者又问。

    “嗯。”元午站了起来,转身往回走。

    “你是住在船上还是那边村子里?”女记者拦在了他面前,“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不。”元午很简短地回答,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那你知道东湾有人溺水的事吗?”女记者是个很年轻的小姑娘,看样子刚毕业,非常执着地又跟了上来,一连串地问,“这两年溺水的人比前几年多,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你应该是本地村民吧,能不能给游客说一些相关的安全建议呢?”

    “不知道,没想过,不能,”元午跨上了连接两条船的板子,往挤在他身边的女记者脚下看了一眼,伸手想要拦她,“当……”

    “什么?我……”女记者不肯放弃这次采访机会,不顾阻挡地紧跟着迈了一步,接着就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啊!”

    元午拦她的手赶紧改成了拉她,但没成功,捞了个空:“心。”

    脚下门板改装拼出的板子年头有些久远,有几块已经腐了,女记者这一脚踩得很合适,话都没说完,人已经摔进了水里。

    码头上发出一阵轰笑,码头水浅,但猛地摔下去还是让女记者很狼狈,她在水里尖叫着扑腾了好几下才站了起来。

    元午叹了口气,转身走开了。

    在笑声里被同事拉上岸的女记者终于放弃了这次采访,没有再追过来。

    回到自己船上的时候,大头正拿着一包烟坐在船头,旁边放着个大葫芦。

    看到他过来,远远就扬了扬手:“买回来啦。”

    元午冲他竖了竖拇指。

    “你看到死人了吗?”大头问,好奇俩字儿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

    “没有,”元午把拴着绳子的葫芦套到他背上,“你回家吧。”

    “我不想回家,”大头扭了扭,“我想跟你聊天儿。”

    “咱俩没有共同语言。”元午拿过他手里的烟扔到船舱里。

    “哦。”大头应了一声。

    元午进了船舱,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叼上,准备点烟的时候往外看了一眼,发现大头还坐在船头。

    “哎,大头。”元午把兜里的空烟盒掏出来往他背后的葫芦上扔过去。

    大头背着手往葫芦上摸了摸,回过头看着他。

    “回家。”元午说。

    “什么是共同语言?”大头问。

    “就是共同的语言。”元午拉着他胳膊把他拎了起来。

    “共同的语言是什么?”大头又问。

    “就是共同的……语言。”元午拎着他走过木板,把他放在了旁边那条船上。

    “什么是共同的?”大头继续问。

    “你有我也有的。”元午转身回到自己的船上,在大头想要跨上木板过来的时候一把抽掉了板子。

    “语言呢?”大头站在那边问。

    “就是说话。”元午打开舱门。

    “那我们说的是一样的话啊,”大头不屈不挠,“为什么没有共同语言?”

    元午没说话,走进船舱里一把关上了门。

    门缝里能看到大头站着思考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他舒了口气,在舱里躺下,把叼着的烟点上了。

    这船很小,放了一个小书架和一个迷你冰箱,别的地方都是元午的床,衣服和电脑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书和零食包装袋随意地扔着。

    要做饭得去船尾,那儿搭了个棚子,放着锅碗瓢盆和一个煤气灶,还有一罐气。

    这气能用很久,因为主要功能就是煮面和煮饺子,还不是顿顿煮。

    元午今天一天都没正经吃过东西,所以他躺了一会儿不小心睡着又因为四周太|安静而被吓醒了之后去给自己煮了一碗方便面。

    吃完面,他又煮了一壶咖啡,打开电脑准备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继续把这一章写完。

    q上有头像跳动,他点开看了一下,是编辑下午三点多发过来的消息。

    持刀等更新:不是说月底开坑的吗?等了两个月了啊!我在敲盆你听见了吗?

    元午往咖啡里放了块糖,搅了好半天才喝了一口,然后给编辑回复了一句。

    笑尽一杯酒:事太多了,就这周会开的。

    事太多了,元午打上这句话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说的是特别真诚的实话,但发送出去之后他又开始有些茫然,事太多了……都干了些什么呢?

    想不起来。

    其实窝在船舱里的这三天都怎么过的,他猛地一下都想不起来了。

    又不猛地慢慢想了一下,也没想起来。

    他打开文档看了看,字数统计显示这章是3666个字。

    这速度把他给震了。

    就这三千多字他写了好几天?

    他叹了口气,点了根烟叼着,透过烟雾看着屏幕上一行行的字,看到第六遍的时候,终于抬手在键盘上敲了几下。

    “天是什么时候阴下来的,他没有注意到,等感觉到寒风刮得越来越急的时候,四周已经暗得像是被人用墨泼过,丝丝缕缕的黑暗后面还是黑暗……”

    还是黑暗……还是黑暗……还是黑暗……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他手指在键盘上虚敲着然后呢然后喝口咖啡吧。

    元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够美味,于是又起身爬到咖啡机旁边,倒了半盒牛奶开始打奶泡。

    端着重新弄好的摩卡爬回到电脑前,他继续盯着屏幕。

    抽了两口烟之后才又抬起了手。

    “身后传来了呼吸声,距离不近,却在风声里听得清清楚楚,他停下脚步,声音却又消失了……

    前方路灯的光开始轻轻跳动,他莫名其妙地有些害怕,继续往前走时,他在自己渐渐急促的心跳里再次听见了那个呼吸,粗重却有节奏……

    跟灯光的跳动慢慢变得一致……”

    一坨烟灰掉在了他手背上,细小疼痛让他甩了甩手,把烟头扔进了旁边的可乐罐里。

    “他必须要回头……”

    “天空骤然亮起,四周一瞬间如同白昼……”

    黑漆漆的窗口外突然闪过一道光,元午心里一惊,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这是闪电”的认知还没有在大脑里完整地传达到位,一声炸雷紧跟着低空响起。

    元午顿时有种光屁股站在广场中间一颗二踢脚在胯|下炸了似的感觉,整个人吓了个神清气爽,一扬手把咖啡杯给掀翻了。

    “靠。”回过神来之后他迅速把一卷纸扔到了洒出来的咖啡上。

    大头昨天过来玩的时候说今天会有雷阵雨,他还觉得这晴空万里的不可能,结果这会儿再往窗户外面看出去,拳头大的……不,半个拳头大的雨点已经砸了下来,四周从暗黑夜色变成了灰白水雾。

    卷纸把咖啡都吸干净了,元午把卷纸扔进垃圾筒里,正想重新再做一杯咖啡的时候,风雨雷电声中船头传来了咚的一声响。

    他伸过去拿杯子的手停住了,转头看着舱门。

    舱门就是两块木板,顶部有打不开的玻璃窗,他在舱里坐着,这个角度从玻璃窗看出去什么也看不到。

    但门缝里能看到,在他目光落到门缝上时,发现每次都能从门缝里看到的,大头插在船舷上的一面小彩旗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有人站在船头。

    “谁?”元午问了一声,盯着门缝,手往旁边乱七八糟的衣服堆里摸了一下,抽出一把鱼枪。

    老码头这边治安挺好的,因为这儿住着的都是穷人,敞开了门让你慢慢打包也打不出什么东西来,唯一有可能吸引贼来的就是那些网箱里的鱼。

    但网箱离元午的船距离不近,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贼都不会走到他船上来。

    所以元午拿出了鱼枪。

    这鱼枪他是从大头他爸那儿要来的,从来没用它打过鱼,唯一一次使用是他拿着研究的时候抠动扳机对着自己小腿戳了一箭。

    外面的人没有回答,但人影晃动了一下,往舱门这边靠近。

    “欢迎光临!”船上响起了热情的女声。

    外面的人似乎吓了一跳,又迅速地退开了。

    “欢迎下次再来!”热情的女声再次响起。

    元午觉得外面的人应该已经蒙了,他迅速跳到舱门边,把鱼枪的前端从门缝那儿伸了出去。

    “滚。”他说。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我就是来借个火》 1.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我就是来借个火》 1.第1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39/0.html

《我就是来借个火》相关小说推荐: 变身合法萝莉阳差事务所神医的倾城之恋于末日启程的综漫旅行追子弹的人无限虐杀进化番外篇国漫之万界契约系统星海波涛全靠一张嘴海贼之最强丧尸系统无敌漏洞系统秦时九歌行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