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我就是来借个火 3.第3章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我就是来借个火 3.第3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来借个火 3.第3章相关章节: | |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 的小说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元午觉得也许是自己这些年接触的人太少,他实在没想到还会有这种坚持宣称自己是鬼的精神病,看脸上的表情还对自己深信不疑你要是不信你就惨无人道地在他心上划了一刀似的。

    “你对鬼有没有一个具体的认知?”元午还是按着他没松手。

    “你有吗?”林城步反问,又皱着眉扭了扭脖子,“松开点儿,喘不上气儿了。”

    “鬼还用喘气儿啊?”元午没有配合。

    “你怎么知道鬼不用喘气儿?”林城步看着他,“你见过鬼?你找一个对鬼有具体认知的来问问,他见过鬼没?谁敢肯定鬼不喘气儿?”

    元午看着他,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我们鬼要是喘气儿喘大发了还能吹你一脸鸡皮疙瘩呢,脖子后边儿发凉,感受过没有?”林城步拉着他胳膊把他掐在脖子上的手拽松了点儿,“你们人,说鬼没影子,鬼没实体,鬼没腿,鬼没胸……”

    “这个真没有,”元午打断他,“平胸还是d杯没有谁关心。”

    “你们给鬼就这么下了定义,”林城步看着他,“有没有想过我们鬼的感受啊?”

    “没有。”元午说。

    “那……”林城步还想说下去,但元午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了。

    他松开了林城步,退开两步指着他:“你想做一只会呼吸的鬼我不管,别跟着我就行。”

    会呼吸的鬼站在原地没动,元午把买好的东西用根绳子捆在了车后面的木架子上,这个架子是船主装的,平时拉鱼去卖的时候用。

    元午觉得这东西简直丑得能炸了宇宙,但单论质量和实用性,还是不错的。

    他跨上车,低头踩了几脚发动了之后,往林城步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已经没人了。

    他皱皱眉又往四周看了看,也就这么一小会儿工夫,林城步已经像一只真正的鬼一样不见了。

    后视镜有点儿歪了,元午伸手掰了掰,顺便把帽子摘下来对着镜子扒拉了一下头发,看到自己的脸时迅速移开了视线。

    一定是因为太帅了自己都不好意思细看。

    天儿太热,一拿掉帽子就能感觉到阳光跟炉火一样在头顶烧着,放点儿豆子上去能做爆米花。

    元午准备重新把帽子戴上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了一小团白色的物体从天而降,落在了他头顶上。

    他举着帽子的手僵住了,好半天才忍着恶心往头上摸了一把:“……我操。”

    镇上的理发店元午从来没进去过,他一般都自己用剪刀盲剪。

    “洗头还是剪头?”这家理发店没什么生意,只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坐在里面玩手机。

    “洗。”元午说。

    “坐吧。”女人指了指镜子前的一张椅子。

    “直接水洗,”元午没坐,“我头上有屎。”

    “……哦。”女人愣了愣。

    洗完头元午坐到了椅子上,女人拿了毛巾在他头上擦着:“先生不剪一下头发吗?挺长的了,你这种自来卷得打理呢。”

    “不剪。”元午回答。

    “不打理显得人不精神,”女人没有放弃,继续说着,“你看你这么帅个人,头发跟没睡醒一样……”

    元午站了起来,拿了钱放到桌上走出了理发店。

    “不吹干啊?”女人在他身后喊。

    “吹个屁。”元午低声说。

    这种天的确也没必要把头发吹干,摩托车呼呼一通开,回到沉桥的时候都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只是一路烟尘滚滚让他觉得这头也白洗了。

    把车放回村里柴房,元午拎着一堆东西回了老码头。

    老码头面前是一条小土路,通往下一个小村子的近路,平时摩托车拖拉机和农用车什么的走得比较多,连面包车都不太往这边走,容易陷车,这也是老码头这边游客基本不来的原因。

    但今天元午看到了远远的那片乱七八糟的杂木林里有辆白色的小轿车。

    “小午哥哥。”大头正背了个大葫芦蹲在码头边玩水,看到他马上跑了过来。

    “那是谁?”元午往那边抬了抬下巴。

    “不知道,”大头摇摇头,往那边看了一眼,“不认识这个车。”

    元午从塑料袋里拿了一盒海苔递给他:“吃吗?”

    “吃!”大头接过去,很快地拆开拿了一片出来塞进了嘴里,“我妈说这个是水草干儿,吃了会变水鬼。”

    “那还给我。”元午伸手。

    “不了,”大头迅速把海苔抱紧,“我愿意变水鬼。”

    元午往他嘴上弹了一下:“呸。”

    “呸呸呸。”大头很听话。

    元午从码头跳到船上:“别跟着我啊。”

    “为什么?”大头正准备跟着他往下跳。

    “我们没有共同语言。”元午往前走了。

    “可以找啊,我们找一找共同语言嘛,”大头不太甘心地站在码头上,“你喜欢猪猪侠吗?”

    元午没理他,很快跳过几条船走掉了。

    以前觉得水上人家很美妙,但真住到水上了才知道,也不是哪儿都美妙的。

    老码头这边的水流很缓,水湾里的水到了盛夏和枯水期的时候,就能闻到水草的腥味儿,还有上游冲下来的臭鱼烂虾味儿,再加上远处还有养鱼的网箱……元午之前还一直在想,东湾那些肥壮的荷花里能不能闻到死去的那些人的气息。

    相对来说,他的那条船停的位置还算不错,靠近层层叠叠的这些船的外侧,早上起来吹吹小风看看水还成,偶尔他心情好了还会在船尾钓鱼。

    所以大头老愿意上他这儿来,连……精神病和能呼吸的鬼都愿意来呢。

    隔着两条船,元午就看到了坐在他船头把脚泡在水里一副悠闲自得欠抽样的林城步。

    烦躁让他有一瞬间想发个功把船给掀掉。

    “你真慢啊,凡人。”林城步冲他挥了挥手,笑着说。

    元午没出声,把之前拿掉的板子重新架好,进了船舱把门一关。

    “现在你相信我是鬼了吗,”林城步凑到门缝边,“我走路比你开摩托还要快。”

    “你们鬼是不是默认我们人类是瞎子,”元午一把拉开门,跟他鼻尖差不多都顶上了,一字一句地说,“你车就停在那边林子里呢。”

    “那不是我的车。”林城步说。

    “你给我滚开。”元午顶着他鼻尖说。

    “这是你的地盘吗?”林城步往后退了一寸。

    “这条船是。”元午往下指了指。

    “行。”林城步点点头,转身从他船上离开了,坐到了旁边那条船的船头,继续把脚泡在水里。

    元午没工夫再管他,电脑上跳动着编辑的头像。

    持刀等更新:我忘了提醒你,明天就是这周的最后一天哦~

    元午愣了愣,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一不小心就会把日子过丢了,不知道星期几,不知道几月几号,每个月只有两天他能记得日期,就是大头他爸妈去镇上赶集的日子,这两天大头会在他这里吃午饭。

    他点开日历看了一眼,是周五。

    笑尽一杯酒:周五啊,明天周六,还有两天这周才完。

    持刀等更新:每周是从周日开始的,亲爱的[朋友干杯.jpg]

    笑尽一杯酒:……

    元午叹了口气,打开笔记本,对着瘦小的文档看了半天之后又叹了一口气。

    再说吧,先吃点儿喝点儿的。

    快中午了,他得先吃饭……还是先喝点儿咖啡?先吃饭吧,空腹喝咖啡胃疼……

    一般来说他的午饭就是方便面,或者是盖饭,如果他有心情,他会煮一锅饭,来个西红柿炒蛋,盖饭会很美妙,剩下的饭下一顿可以做炒饭。

    但通常来说他都不怎么有心情。

    今天可以不吃方便面,他买了湿面。

    红肠煮面条应该还不错,每个月好歹善待自己两天。

    他把面条拿到了船尾,想从水桶里倒水的时候发现桶快空了,于是只得走到了船头。

    林城步还坐在旁边那条船上,看着水面出神,似乎没有注意到他过来了。

    “大头——”元午对着码头方向喊了一声。

    “哎哟。”林城步猛地原地弹了一下。

    “大头——”元午没理他,继续喊。

    “叫谁啊?有事儿?”林城步依旧自来熟的状态。

    “呼叫我的手机。”元午看了他一眼。

    自从手机什么也收不到之后他要叫人送水就得找大头,让大头拿他妈的手机帮他打电话。

    “我变给你,”林城步说,“我们鬼族……”

    “鬼和鬼族好像不是一个物种。”元午说。

    “给你。”林城步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递了过来。

    元午没接,沉默地看着他。

    “你的手机,”林城步说,“真的,不信你看看。”

    元午转身回了船舱,把自己那个已经熄火了一个月的手机拿了出来,冲林城步晃了晃:“有病得治,不要讳疾忌医。”

    “那个手机不是你的,”林城步走了过来,“这个才是你的。”

    没等元午发火,他一把抓住了元午的手,把手机强行塞到了他手里:“不信你看看,通讯录什么的。”

    元午瞪着他看了很长时间。

    “帮我送一桶水过来,嗯,老码头,我卡号是……”元午打了个电话给水站,“谢谢。”

    挂掉电话之后他没有马上把手机还给林城步,而是看着手机的桌面。

    桌面的背景图是白底,上面有两行字。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你到底想干什么?”元午拿着手机一下下转着。

    “交个朋友。”林城步说。

    “人鬼殊途你知道吗?”元午很诚恳地说,“我还活得挺带劲的,不想跟鬼交朋友。”

    “真的吗?”林城步皱了皱眉。

    “真的,”元午点点头,“你投胎去吧,好吗?”

    林城步拧着眉,像是在犹豫,他这样子昨天晚上元午就见过,使个大劲说了句来借火。

    “我一共俩打火机,再给你一个我就没得用了,”元午压着心里的烦躁,“走吧,啊,尘归尘,土归土……”

    林城步下定决心似地抬起头看着他:“那我投胎之前能问你个事儿吗?”

    “不能。”元午几乎没等他话说全就回答了。

    不能。

    不能。

    为什么不能,他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你认识元……”林城步没有理会他的拒绝,坚持开了口。

    不过话没能说完,元午抬腿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他几乎没有挣扎就摔进了水里。

    这边的水比码头那边深,林城步摔下去之后扑腾了两下,把自己从仰面朝天调整成了大头冲上,站了起来,水到他脖子。

    “你,”元午半跪着手撑着船板,指着林城步的鼻子,“给我滚。”

    林城步没说话,挂着一脸水珠看着他。

    “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元午手指都快戳到他鼻梁上了,“再来烦我,我就弄死你。”

    “怎么弄死?”林城步问。

    元午定了几秒钟,突然抬手抓住了他的头发,猛地一下把他的脑袋按进了水里。

    林城步没有挣扎,任由他按着。

    元午盯着水面。

    他的手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浸在水面之下显得完全没有了血色。

    林城步的头发在他手边漂着,随着水流轻轻晃动,碰到他手时,能感觉到柔软和某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他死死盯着林城步的头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水泡从下面漂了上来。

    一个,两个,从小到大,变成了一串。

    不知道是正午的阳光太烈还是因为激动,他身上开始出汗,但却并不觉得热,反而发冷,觉得一阵阵寒意从水面之下透了上来。

    水泡从一连串大泡变成小泡再消失的时候,这种寒意和他心里的恐惧对上了频道,他甚至能听到自己惊恐的呼吸。

    粗重而急促,不知道是不是吓得流鼻涕了,他听到还有吹鼻涕泡的声音。

    他松了手,跳起来往后退开了好几步,像是怕有什么东西从水里,从那些水草里钻出来。

    林城步又过了一会儿才从水里抬起了头,爬上船的时候,元午已经靠着舱门点上了一支烟,看上去有些泄气地叼着。

    “你不怕真把我憋死么?”林城步坐到船头,咳了两声。

    “你不是鬼么。”元午说。

    “也是,”林城步甩甩头发,“差点儿忘了。”

    接下去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林城步躺在船头把自己摊在阳光里,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元神出窍了。

    元午叼着烟也没抽,烟烧了长长的一条烟灰,垂头丧气地挂在他嘴边。

    “送水的!”岸边有人喊。

    烟灰掉在了元午手上。

    “放码头。”元午也喊。

    林城步睁开了眼睛,侧过头看着他:“你刚是不是害怕了?”

    “嗯,”元午应了一声,“毕竟没杀过鬼。”

    林城步笑了起来:“你不相信我是鬼,对吗?”

    元午叹了口气:“你们鬼是不是也分正常鬼和自来熟还不知道自己烦人鬼?”

    “我只是觉得很孤单。”林城步说。

    “新鲜鬼吧?”元午重新点了根烟,抽了一口,他感觉自己已经不想再跟这个精神病患扛下去了,随便吧。

    “挺新鲜的,”林城步坐了起来,“给我支烟行吗?”

    元午把烟盒扔到他手边。

    林城步拿了一根出来点上了:“你会孤单吗?”

    “不,”元午看着他,“我就觉得多了一个人很烦。”

    “也许吧,你不会觉得孤单,”林城步吐出一个烟圈,接着又在烟圈中间吐了第二个,“你应该知道吧,写故事的那些人。”

    元午看着他。

    “每写出一个鬼,”林城步在阳光下半眯着眼睛,“这个鬼就会从故事里出来,跟在他身后。”

    元午没回答。

    这句话挺熟悉的,他已经不记得是有人跟他说过,还是他从什么地方看来的。

    “你写了那么多鬼,”林城步又吐出一个烟圈,从烟圈中间看着他,“身后都站不下了吧。”

    “所以你被挤现形了吗?”元午说。

    林城步笑了起来。

    “投胎去吧,我求你了,”元午掐了烟,站了起来,“给我下一个鬼腾个地儿,站不下了不是么。”

    “不用啊,”林城步说,“我就是下一个鬼,我就是在水草里来回晃的那个。”

    元午看着他:“那是个女鬼。”

    “哦,女鬼啊,”林城步似乎有些尴尬,但低头想了想之后他又说,“那我是后来被女鬼带走的那个。”

    元午转身进了船舱。

    “你不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林城步提高声音。

    “套路。”元午用脚把舱门踢上了。

    两秒钟之后他又出来了,水还在码头上放着。

    “是要去拿水吗?”林城步马上问,“我帮你拿。”

    没等元午开口,他已经转身连跑带蹦地往码头那边去了,很快把水给扛了过来。

    “是要煮面吗?”林城步问。

    “嗯。”元午往锅里倒了点儿水。

    “直接烧开了水放面再放菜?然后出锅吃是吧?”林城步又问。

    “嗯。”元午有些麻木地应着。

    “所以挺难吃的对吧?”林城步继续问。

    元午连嗯都不想嗯了。

    不过他煮的面的确是挺难吃的,这就是为什么他愿意煮方便面。

    “我们交换一下吧。”林城步安静了一分钟之后说。

    “嗯?”元午继续机械应答,感觉大头来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沮丧。

    “我帮你煮好吃的面,你帮我轮回,”林城步说,“要不然我没地方去可能会每天都在这里游荡。”

    元午有一种绝望的无奈,他一屁股坐到船板上,手抱着脑袋:“天呐。”

    “考虑一下?”林城步凑到他旁边坐下。

    “你轮回了就会消失吗?”元午偏过头看着他。

    “是啊。”林城步点头。

    “好。”元午说。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我就是来借个火》 3.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我就是来借个火》 3.第3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39/2.html

《我就是来借个火》相关小说推荐: 穿成狠毒恶女配(穿书)八零寻宝队[系统]重生之朕要亡国gl渣男要洗白[快穿]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瞎子女配撩反派(穿书)我在豪门当学霸[反穿书]我家肥猫四岁半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天作之合天才女友诱哄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