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我就是来借个火 6.第6章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我就是来借个火 6.第6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来借个火 6.第6章相关章节: | |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 的小说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因为已经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再拖延时间,加上林城步这顿美味的饭,元午只得答应了他,去给前面排队的那几个鬼送行。

    但是该怎么弄,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步骤,他却完全没有头绪。

    林城步这个演技浮夸的偶像派鬼显然也没有提前准备好剧本,或者说他也不知道该是怎么个流程……

    于是在元午答应了这周末就开始之后,他俩都沉默了,坐在船尾一块儿看着水面。

    十分钟之后元午回了舱里:“先回去跟你们新派鬼老大商量一下吧,就你们这发展趋势,不弄个章程不好混啊。”

    林城步被赶出来之后挺郁闷的,回到码头坐在车里半天都没发动。

    这的确是个问题。

    他去找元午的时候本来就没有想得太深入,就想着能搭上话就行。

    元午写鬼他就是鬼,也许就像元午说的,演技太浮夸,但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入手的角度了。

    搭上了话,等着元午对他没有那么防备了之后再想别的办法,但现在剧情并不完全由他控制,所有的事他都只能见招拆招。

    唯一牢记在心的就是不能急,有些事不到时候不能说。

    他要往前走,还不能让元午跑,对于一直以来脑子里基本只有菜谱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艰苦了。

    手机响了。

    他拿过来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才接了:“姐。”

    “今天回家陪爸妈吃饭吧?”那边是他姐姐林慧语的声音,“妈说一会儿就去买菜了呢。”

    “我……今天不回了,”林城步捏了捏眉心,“我有事儿。”

    “什么事儿?”林慧语马上问。

    “就是……普通事儿。”林城步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林慧语紧追着又问。

    “我还不能有点儿**了啊?”林城步皱了皱眉,林慧语平时不这样,现在这种反应基本能说明她知道了。

    “城步你放弃好不好?”林慧语说,“放弃好不好?所有人都放弃了怎么就你还死追着不放呢!他家里人都不管了……”

    “我又不是他家里人。”林城步很平静地说。

    “那你是他什么人?”林慧语提高了声音,“你告诉我,你是他什么人?”

    林城步没有说话。

    “你这样有什么用,有用的话,”林慧语叹了口气,“那么多的疯子……”

    “他没有疯。”林城步打断了她的话。

    “是吗?好吧,我算他没疯,他现在没疯,以后呢?”林慧语的声音里都听得出来她眉头拧紧,“以后他也许会像他……”

    “他不会的。”林城步继续打断她。

    “哎!”林慧语用力叹了口气,“你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是……”林城步清了清嗓子,“一个圣父。”

    “啊?”林慧语那边啊完了之后半天都没有声音,估计是给气得说不出话来。

    几秒钟之后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林城步吹了声口哨,把手机扔到旁边,正想发动车子的时候,驾驶室的门被拍了两下。

    他转头看了看窗外,没有人。

    见真鬼了?

    紧接着车门又被拍了一下,他愣了愣,往后视镜里扫了一眼,看到了一个脑袋和一只挺肉乎的小手。

    “小朋友什么事儿?”他放下车窗,探出头去问了一句。

    车门外面站着一个小男孩儿,四五岁的样子,正一脸严肃地仰头瞅着他。

    “你压到我的花了。”小男孩儿指了指他左前轮。

    “嗯?”林城步看了看,车轮下面乱七八糟一堆杂草,他看不出来哪一株是这个小孩儿的花。

    “这个。”小男孩儿蹲过去指着。

    “那……你往旁边站,我把车挪一下?”林城步在他指了以后也没看出来。

    “不用了,你是小午哥哥的朋友吧,”小男孩儿说,“压了就压了吧,明天又会长好了。”

    “哦,”林城步看着他,“你是不是叫大头?”

    “是,”大头马上点点头,眼睛亮了起来,“他跟你说我了?”

    “说你很能干。”林城步说,“你跟他熟吗?”

    “熟啊,我经常找他玩的,”大头说,“不过我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哦,这样啊,”林城步趴在车窗上,“那他人好不好?”

    “挺好的,他给我买东西吃,”大头从兜里掏出一小包薯条,“你看。”

    “那他是个好人对吧?”林城步笑了笑。

    “嗯,”大头点点头,“不过妈妈说他怪怪的,让我不要跟他玩。”

    林城步沉默了几秒钟:“他怪吗?”

    “不知道,”大头撕开薯条袋子吃了一根,“我妈说小孩儿不懂。”

    “小孩儿懂的,”林城步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大人才不懂。”

    离跟元午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天,这两天林城步没法去找他,怕去得太频繁了会让元午反感。

    其实现在就已经挺反感的了,元午看他的眼神里透着对一个神经病无限的烦躁与无奈。

    林城步每周去店里炒菜只有四次,这两天他都空闲着,一直猫在家里翻看那个a4纸的本子。

    到底该怎么办?

    怎么弄才能一点点让元午看到真相?

    怎样才能让元午开始去思考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不合理?

    关键是还能不揍他或者不再次消失?

    “我们从出生那天开始,就在为自己送行,我们哭着,笑着,陪着自己,一路掩盖着真正的情绪……渴望或者绝望……

    他站在桥上,低头看着桥下平缓流过的河水,看着水面上若隐若现映出的那张脸,你是谁……

    他站在水面之下,四周搅起纷乱的气泡,惊慌地向上散去……

    呼吸消失了,胸腔似乎被一点点压紧,压实,每一个慌乱的气泡,都把他往最后的绝望里带得更深,一点,一点……”

    元午猛地睁开眼睛,盯着船顶那盏小小的灯,大口地喘着气。

    混杂着水草腥味的空气不断地进入身体,他感觉自己不用低头都能看见自己起伏的胸口。

    一通大喘之后他缓过劲来,又被口水呛了一下,低头一阵猛咳,好容易吸进去的那点儿气又全被咳了出去。

    “我操。”元午很悲伤地拿过旁边的杯子灌了两口水。

    连续很多天了,一闭眼就是这样身临其境的痛苦。

    他拧着眉看着电脑上写了一半的内容,到底是怎么了?

    以前写这些故事的时候他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是因为太久没写了吗?

    有多久没写了?

    他瞪着外面刺眼的白色阳光,在眼前一片火树银光里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想不起来之前写故事是什么样的感受了。

    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是什么样的感觉,全都不知道。

    这些天他觉得自己有些混乱,平静得如同东湾湿地的生活变得不安起来。

    他有些烦躁地打开小冰箱,想喝口啤酒,却发现啤酒已经一罐不剩都喝光了,只得拿了罐可乐。

    这个林城步。

    他一直不想去探求林城步是谁,要干什么,只想着能让这个人或者这个鬼安静地,迅速地从他的生活里消失。

    这人倒底怎么回事!

    持刀等更新:恭喜开坑!

    笑尽一杯酒:都开了一天了才恭喜啊……

    持刀等更新:太久没开坑了嘛,我高兴得忘了要恭喜你了[干杯朋友.jpg]

    笑尽一杯酒:很久吗?

    持刀等更新:一年多啊还不久吗

    持刀等更新:对了我看了第一章,棒棒哒,更新要跟上哦,我就担心你这个断更的老毛病,老断更影响阅读,会流失读者的

    ……

    一年多没有写过新故事了吗?

    元午有些吃惊,一年多?

    他打开自己网站的专栏看了看,有些惊讶地发现编辑没有说错,最后一个超过十万字的故事完结的时间已经是一年多之前了,确切地说,快两年了。

    到昨天他开这个新坑之间的时间里,只有零星的几个短篇。

    他沉默地盯着电脑屏幕。

    不知道盯了多久,脑子才终于开始转动。

    他还这么年轻,也就够大头叫他一声叔的,居然已经老年痴呆了?

    持刀等更新:这次还是保持以前的风格吧,挺好的,先不要尝试改变

    笑尽一杯酒:哦

    持刀等更新:保持更新哦!要不然就杀过去找你!

    笑尽一杯酒:嗯

    元午盯着编辑的话看了一会儿,又飞快地打上去一句话。

    笑尽一杯酒:你转六圈能换装备吗?

    持刀等更新:什么?

    持刀等更新:……不能,转六圈我能头晕

    不是的,元午有些尴尬地发了个傻笑的表情,合上了电脑。

    当然不可能是编辑,他快两年没有新坑编辑都没找过他,怎么可能在都准备开坑的时候跑来装鬼。

    而且林城步也没有催更,甚至没有多问跟他新坑有关的事。

    烦死了,赶紧把这个疯子送走吧。

    不管投胎不能加塞儿这种设定是不是傻逼,总之只要能让他走就行。

    周末一大早,元午刚把新的一章发出去,还没来得及看看评论反馈,就远远看到了正从码头那边跳着板子过来的林城步。

    “早啊。”林城步跳上船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早。”元午应了一声。

    “你没睡吗?”林城步站在舱门外打量着他。

    “没。”元午站起来去了船尾。

    “通宵了吗?”林城步跟了过来,“为什么不睡一会儿?”

    “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元午拿着牙刷转过头瞪着他,“我觉得我已经知道你死的原因了。”

    “是什么?”林城步愣了愣。

    “话太多招人烦被打死的。”元午挤好牙膏,蹲到船边开始刷牙。

    “你以为我见谁都这么多话么,”林城步靠在舱门上看着他,“我跟别人没这么多话,我只是太久没跟你说过话了。”

    这话说完之后,林城步就死死盯着元午的背影。

    “那我求你了,”元午一边刷牙一边含混不清地说,“把我当成别人好吗?”

    林城步没有出声。

    元午的这个回答出乎了他的意料,似乎完全没有get到他的重点。

    为什么?

    元午也没再理他,刷完牙就慢吞吞地开始洗脸。

    “我给你带了早点,”林城步回到船头,把之前放在那里的一个饭盒拿了过来,“我自己做的饺子,早上出门之前煎了一下,还有豆浆。”

    “谢谢。”元午接过饭盒。

    “不是韭菜馅儿的,是白菜馅儿。”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挑食。”元午说。

    “你不是……”林城步顿了顿,“韭菜味儿大。”

    “哦。”元午应了一声,进船舱里吃饺子去了。

    其实认识个厨子特别是牛逼厨子是件挺好的事儿,元午一边吃饺子一边喝着豆浆,饺子馅的味道调得特别好,他基本一口一个没怎么停过。

    林城步一直站在船尾,胳膊撑着船沿看水,没有再一直说个没完。

    这多好,大家都消消停停的多好。

    “吃完了,”元午把饭盒放到船尾的垃圾袋里,“说吧,要怎么弄?”

    “去他们故事发生的地方。”林城步说。

    元午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但他说完之后就也看着元午没了下一句。

    “没了?”元午愣了。

    “嗯。”林城步点头。

    “我哪知道他们故事发生在哪儿?”元午说。

    “你知道,”林城步说,“你不是说都有素材吗?”

    “……那也算?”元午看着他。

    “算的,”林城步点头,“他们知道有人来看他们了,还有人记得他们,就可以。”

    你看到的我不是我,你认识的我不是我,你记得的我也不是我。

    元午脑子里闪过了这一句话。

    很久以前的话了,他甚至不记得是写在了哪一个故事里。

    “你是我读者吗?”元午说,“我送你本签名书你就走了好吗?”

    “我不是你读者,”林城步说,“我也不爱看这样的故事,而且你这里一目了然没有书。”

    “……走吧走吧,出发。”元午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无奈,不安,焦躁,却又莫名其妙地没有了之前的怒火。

    第一个鬼,是一个因为心情压抑和一丝好奇而加入了自杀群的少年,最终选择了用四根鞋带把自己挂在一个废弃工厂的车床上结束生命。

    “在哪儿?”林城步一边往码头走一边问。

    “工厂。”元午说。

    “哪个工厂?”林城步跳上码头。

    “我得想……”元午也跳上了码头,一扭头看到小土路上停着的一辆车时,顿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这什么玩意儿?”

    “挎子,”林城步从兜里掏了钥匙出来在手指上转着,“你……”

    话还没说完,元午转身就要往回走。

    “怎么了,”林城步赶紧跟过来,“这车有牌,能上路。”

    “你打算开个边三轮去给你前面的鬼哥哥们送行啊?”元午觉得跟一个精神病人待在一起的感觉简直难以忍受,处处都充满了惊诧。

    “有原因的,”林城步走到车旁边,抬腿跨了上去,“开这车有原因的。”

    “说来我听听。”元午说。

    “这是我们鬼的规定,”林城步拍了拍车把,“本来以为你会知道,但是看来你是不知道所以我就不能说了。”

    元午站着没动。

    这是一辆喷成全黑的挎子,看样子保养得不错,而且说实话,挺拉风的。

    只是他实在想不通林城步为什么非得弄这么一辆车,明明他前几次过来开的都是辆白色轿车。

    “你是不是跟我有什么仇?”元午问。

    “不是,”林城步说,“你要不喜欢,下次就不开它了,但是今天来不及换车了。”

    元午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过去坐到了边斗里。

    “你要开吗?”林城步把钥匙递给他。

    “不会。”元午说。

    “也不难,说不一定你一开就会了。”林城步说。

    “出发吧。”元午拿出口罩戴上,又把帽子往下拉了拉。

    林城步没再说话,拿了头盔戴上,把车沿着小路开了出去。

    这条路一直沿着水到小江镇,林城步的车速并不高,但是水边风大,加上这段是土路,车开过去时,身边都是风卷起的泥土。

    车座改装过,很软,坐着并不是太颠簸。

    不知道是因为早上被自己说了话太多还是因为路上灰大,林城步没有开口说过话,眼睛一直盯着前方。

    元午也在腾云驾雾的感觉中沉默着。

    车开出土路之后,林城步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憋死我了。”

    “看来会呼吸这种设定不太科学啊。”元午说。

    “我先往市区开吧,”林城步说,“那个厂在哪儿你想起来了吗?”

    “不在市区,”元午皱了皱眉,转头看着路边,“大概是北郊吧,我猜。”

    “你猜?”林城步看了他一眼,“你自己写的还用猜?”

    元午没说话。

    是啊,自己写的,为什么要猜。

    为什么?

    就连这个猜测,他也并不完全确定。

    他低下头拉了拉帽檐,盯着边斗里的脚垫,不想再继续说话。

    脚垫也是很酷的黑色,而且很干净,不是刚洗过,就是很久没用过了。

    应该是刚洗过吧,他的目光从脚垫移到了车门上,车门里面也很干净,能清楚地看到上面几个灰色的字母。

    元午突然觉得一阵呼吸急促,喘不上气来,心跳也一下跳得眼前的景物都跟着开始抖动。

    “停车!”元午拉下口罩,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怎么了?”林城步马上减了速,转头就看到了元午已经失去了血色的脸,“你怎么了!”

    “停车。”元午的声音低了下去。

    林城步把车停了下来,都没来得及靠边。

    元午跳出了边斗,拔腿就往回跑。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我就是来借个火》 6.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我就是来借个火》 6.第6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39/5.html

《我就是来借个火》相关小说推荐: 枕边人他狼子野心唯有卿卿入我心只此一剑天平三义大有一刀你知道李小傲吗寒稗子传江湖韩魔燕小七江湖行帅气冲天杯尽余生,还余泪一花一红尘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