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我就是来借个火60.第60章 作者:巫哲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我就是来借个火60.第60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来借个火 60.第60章相关章节: | |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目录 | 巫哲 的小说 | 我就是来借个火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吃完饭大家又坐客厅里闲聊了一会儿,过了八点林慧语一家就要回去了,林杨小朋友每天九点之前要睡觉,林城步借着这个机会,一块儿说要回了。

    “行吧都回去吧,”老妈说,“明天也不是休息日。”

    出了门一路下楼,林杨都拽着元午的衣服,跟他确定十年之后学调酒的事儿,还催着他爸把元午的手机号给记了下来。

    “元午还挺有小孩儿缘。”姐夫一边记号码一边说。

    “还真是,”林城步想想就笑了,“还有个刚上小学的,天天盼着跟他玩呢。”

    “性格简单的人就是招小孩儿,”姐夫说,“你看我这么活泼可爱的,连自己儿子都不招。”

    “你再笑话他几年,他长大点儿该跟你打架了。”林慧语说。

    “我不跟老人打架。”林杨说。

    “什么就老人了?”姐夫踢了他屁股一脚,“会不会聊天儿啊你。”

    “不跟你计较。”林杨摸了摸屁股。

    几个人笑了半天。

    出了楼道之后姐夫就带着林杨往他家车那边去了,林慧语看了看林城步:“你俩快回去吧……我的意见就保留了,别的也不多说了,你俩好好的吧。”

    “你老公等你呢。”林城步笑着推了推她。

    “走了,”林慧语冲他俩一挥手转身走了,“晚安。”

    “晚安。”元午说了一句。

    “走,”林城步一伸胳膊搂住了元午的肩,凑过去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又鼻尖在他脖子上蹭了好几下,憋了一个晚上,终于能放肆一会儿了,“哎,憋死我了。”

    元午笑了笑,在他屁股上抓了抓:“我是真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一晚上都很紧张啊?”林城步搂着他往车旁边走。

    “还行吧,我长这么大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元午在他屁股上一下下抓着,很有节奏。

    “我家也不老聚会,你别紧张,平时就是我一两个星期过来看看我妈……”边说边走了几步之后林城步才想起来什么,猛地扭头往楼上看过去,“我操这老太太!”

    “你妈够不着老太太……”元午说了一半停下了,也跟着扭头往楼上看过去,四楼的窗帘抖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的级别,是你妈?”

    “啊,”林城步啧了一声,“还偷看呢!”

    “看到我抓你屁股了吧?”元午问。

    “还好你不是女的,”林城步说,“俩老爷们儿粗鲁点就粗鲁点吧。”

    “嗯。”元午又在他屁股上抓了两下。

    “没完了啊!”林城步瞪了他一眼。

    “我放松一下。”元午说。

    上了车之后林城步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点了根烟,把烟盒递给元午。

    元午也拿了一根点上了叼着。

    “哎,”林城步发动了车子,打开暖气,“这关算是过去了,以后就都好说了,你上不上我家过年都没事儿的,我家过年都是聚在老人家里,人特别多,少了一两个人也没什么感觉。”

    “少了孙子也没感觉吗?”元午看了他一眼。

    “没感觉,”林城步笑了笑,“我家吧,小辈儿里就我没什么出息,我堂哥博士,我表姐在国外,像我这样的……”

    “博士算个屁,”元午叼着烟说,“博士会做菜么?博士能有本事让人去饭店就等着吃他做的菜么?”

    林城步笑了起来:“哎,这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是,”元午说,“这是事实。”

    “反正老人嘛,不懂这些,就觉得能念得下去书就是能干,”林城步说,“所以我过年去不去的他们感觉不大,我提前去看看他们就行了。”

    “嗯,”元午看着他,“那你想去哪儿玩?”

    “不知道,没想好呢,就你说不想去过年我才突然决定的,”林城步说,“这两天想想呗。”

    “你们大年夜不忙么?”元午问。

    “我们放假都从二十八放起,春稚过年不营业,”林城步说,“牛逼吧。”

    “那想想上哪儿玩吧。”元午笑笑。

    平时觉得看个电视有时候都能看到好玩的地方,只是没时间去,但正经想找个地方旅个行的时候,就连一个都想不起来了。

    俩人想了一路,一直到车开到林城步家楼下了,也没想出来可以去哪儿。

    “反正大冬天的都是往南跑,”林城步说,“咱也往南呗。”

    “不,”元午摇了摇头,“没意思。”

    “那你想往北走?”林城步拉了拉衣领,“这寒冬腊月的啊。”

    “嗯,找个特别冷的地方,铺天盖地的雪,”元午说,“咱俩找个炕缩着,躲窗户里头猫冬……”

    “找个炕?”林城步问。

    “是啊,找个炕,炕能睡觉也能滚,”元午斜了他一眼,“你看我找你的重点是不是找得特别准?”

    林城步没说话,乐了半天。

    元午这个提议还挺有意思的,他们不缺雪,年年下,但还真没体会过一脚踩下去到小腿肚子的雪,感觉应该很有意思。

    林城步懒得找,要去哪儿这个事儿就交给了元午。

    他还有别的事要干。

    之前没想过的。

    或者是之前没敢想到这个程度的。

    他跟元午也没什么结婚不结婚的说法,一直觉得能在一起好好待着就可以了,别的他都无所谓。

    但有些事开了头了,哪怕只是口误,也会勾着你一直琢磨下去。

    离放假没几天了,他也已经跟老妈说了过年出去旅行的事儿,老妈先是不怎么爽,但最后还是同意了,也没说什么。

    元午那边似乎已经找准了要去的地方,这两天正在查攻略。

    林城步站在柜台前,盯着一排排的戒指有点儿发晕。

    全是女戒,亮闪闪。

    导购挺热情地要推荐,林城步摆了摆手:“我找男戒。”

    “您这边看看,”导购带他往旁边移了移,“这边都是男戒,您是要带钻的还是不带钻的?”

    “带的。”林城步趴在柜台上,理论上他是更喜欢没钻的,但一看到亮闪闪的钻,他就会想起“一颗永流传”,就冲这个永字,他就觉得还是应该要。

    “是您戴吗?”导购问。

    “是,我和……朋友,”林城步说,“得要俩。”

    “朋友也是男生吗?”导购问。

    “嗯。”林城步应了一声。

    “这款您看看,”导购一脸平静地微笑着拿了一只戒指出来,“您个子高,戴这个大气些,你朋友……”

    “跟我差不多。”林城步说。

    “那可以挑个同款的,或者这个,”导购又拿了一只出来放在他面前,“可以比较一下,这两个样子有点儿像。”

    林城步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挑剔的人,很多事差不多能凑合就行,买衣服有时候大一码小一码的他都不在乎。

    但今天他才发现,自己简直龟毛得另人发指。

    如果自己是导购,碰上这么个挑了一个小时中途又换到别家挑然后又回来过了一小时还只挑了四个得从四个里再选出俩来的人,得疯。

    “不着急,您可以戴上拍照给朋友看,”导购居然一直微笑着,“看他喜欢哪一款。”

    “不行,”林城步摇头,“不能让他知道,这个是惊喜。”

    “您朋友在酒吧工作,又是调酒师,品味肯定不是大众款了,”导购继续微笑,“你可以考虑这款,这种造型比较有个性,平时戴也很好看。”

    “我再看看,”林城步把戒指戴到手上,“我是不是挺烦人的?”

    “还好,”导购笑了,“我见过比你烦得多的。”

    “就这个吧,”林城步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指环,这是他从元午行李箱里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里找到的,元午调酒的时候戴过两次,“他的尺寸按这个,以前这个他戴无名指。”

    导购推荐的是个很简单的款,一个从细到粗的环,最粗的部分中间断开,卡着一个像骰子一样的方块,上面有一颗小小的钻。

    看着很精致,也挺帅的。

    林城步把装着两个戒指的小盒子放到兜里,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兴奋感和幸福感,走出商场的时候脚下跟装了弹簧似的,自我感觉非常轻盈。

    如果这时候有个记者来采访,问他您幸福吗?他的回答一定会是幸福得咕嘟咕嘟了。

    这种兴奋有点儿压不住,差点儿就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给元午打电话了。

    喂我买了一对儿戒指!

    他的手在兜里捏了捏盒子,千万不能说。

    至于什么时候拿出来给元午,他也没想好。

    该怎么给,他更没想好。

    今天晚上是元午年前最后一次去18号,林城步到的时候比平时晚了一点儿,元午正在吧台后面站着,江承宇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今儿你不是不上班么,”江承宇给他叫了饮料过来,“怎么这么晚。”

    “逛商场去了,”林城步笑笑,“差不多逛到关门。”

    “这一脸阳光灿烂的,”江承宇斜了他一眼,“一个人逛?”

    “嗯,”林城步往他身边凑了凑,从兜里摸出了那个小盒子,“你看看。”

    “戒指?”江承宇一眼就看出来了,有些吃惊地压低声音,“你买戒指去了?对戒?”

    “是啊,”林城步点点头,“我不是跟元午要出去玩嘛,想找个机会给他。”

    江承宇打开盒子瞅了一眼:“谁帮你挑的?”

    “你保密啊,我还没跟他说,”林城步说,“我自己挑的。”

    “不可能,这不是你的品味,”江承宇说,“你挑的话估计得挑俩印章款。”

    “这话说的!我至于那么差的审美吗!”林城步有点儿不爽,想想又笑了,“导购帮挑的……你觉得他会喜欢吗?”

    “喜欢不喜欢我不知道,”江承宇说,“不过这个风格他肯定能接受,不会嘲笑你。”

    “那就行,”林城步笑着把盒子放回兜里,看了看江承宇,“哎承宇哥,你最近脸上没伤了啊?”

    “你是不是欠抽。”江承宇看着他。

    “我就关心一下你。”林城步笑着说。

    “不用关心,没戏了,”江承宇点了根烟,“体位不同不相为谋。”

    林城步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笑了好半天:“至于么,又不是伟大的信念,还这么坚守。”

    “你懂个屁,”江承宇一口烟喷到他脸上,“就是来气儿。”

    元午今天的表演很炫,从酒吧后面出来的时候大厅里一帮人还在冲他尖叫着。

    林城步冲他挥了挥手。

    元午过来坐下了:“今天来这么晚?”

    “嗯,”林城步应了一声,“帮林慧语拿了点儿东西送我妈那儿去,她没空跑。”

    大齐拿了杯麦芽酒过来,元午喝了一口:“这几天感觉你挺忙的。”

    “年底了嘛。”林城步笑笑。

    他这几天跑了两三次商场看戒指,元午也没问他去哪儿,他还以为元午没注意到。

    “是不是有外遇了。”元午说。

    “哎!”林城步吓了一跳,“别瞎说!我上哪儿外遇去!”

    “我这儿啊,”江承宇慢悠悠地说,“我空窗期这么寂寞。”

    “你……”林城步瞪着他话还没说出来,身后走过来一个服务员,手里抱着一个巨大的圆形盒子。

    “干嘛?”江承宇问。

    “有人送过来的,”服务员说,“说是给你的。”

    “谁送的?”江承宇愣了愣。

    “没说,”服务员把盒子放到桌上,“收吗?”

    江承宇挥挥手,服务员转身走开了。

    “什么东西啊?”林城步有些好奇。

    “炸弹,”元午说着就站了起来,拉了拉他,“咱俩走,一会儿炸了。”

    “我操,小午你这么不够意思!”江承宇拽着他袖子把他拉回了沙发上,“人性呢?”

    “看看是什么。”元午笑笑。

    江承宇把盒盖给打开了,酒吧的射灯这会儿正好从盒子上扫过,三个人全愣住了。

    “□□的什么意思啊!”江承宇瞪着满满一盒的菊花,“我操?”

    “你仇家?”元午问。

    “我哪儿来的仇家,”江承宇说,“谁敢跟我叫板?”

    “现在就有人叫板了啊,”林城步从盒子里拿了一朵花出来看了看,“哎,还是真的啊,鲜花呢,还挺香。”

    江承宇没说话,从花缝里抽出了一张小卡片,扫了一眼之后沉默了好半天,最后嘴角抽了抽:“真他妈有创意啊。”

    元午从他手里把卡片抽出来,林城步凑过去看了一眼,念了念上面的字:“要就给你。”

    “常语送的吧?”元午突然笑了起来。

    林城步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也笑得不行:“我操这人是不是有病。”

    “你俩等会儿再走,我那儿有两瓶酒给你们,”江承宇站了起来,一边掏手机一边跟服务员一挥手,“这盒子拿我办公室去。”

    过了一会儿,大齐拿了两瓶酒过来,还带着很精致的酒架:“小午哥尝尝吧,承宇哥自己留了一瓶。”

    “替我谢谢他,”元午往他办公室那边看了一眼,“我过完年再过来了。”

    “好,”大齐点点头,“新年快乐啊。”

    “新年快乐。”元午笑笑。

    新年快乐。

    这话倒是每年都说,元旦说一次,过年说一次。

    但元午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这个词里所谓的快乐,觉得跟过惯了的每一天一样,新年也没有什么区别。

    哦,还是有区别的,不用工作,可以窝在家里。

    元午从来没觉得过年有什么不同的意义,在身边所有人都沉浸在过年的兴奋和喜悦中时,没“年”可过的自己也从来没有过什么郁闷。

    跟他没什么关系,就像六一儿童节他也没得过一样。

    但今年却有些不一样。

    本质上他对过年的概念还是没什么变化,有所不同的是心境。

    林城步是个很容易能把他情绪带起来的人,这些天林城步每天都一脸喜滋滋地跑进跑出,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但自己的情绪却会跟着他走。

    查旅游攻略的时候都会觉得有隐隐的兴奋,这种情绪是以前没有过的,林城步带给他的。

    他有些享受,这种人人都会有,而他却是因为林城步才觉察和体会到的感受。

    旅行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元午按攻略订好了机票和旅店。

    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据说全年积雪时间长达七八个月的地方,离得不算太远,旅游开发做得还不错,既能体会原始雪趣,也不会特别艰苦。

    “衣服够了吧。”林城步蹲在行李箱跟前儿又检查了一遍有没有漏下的东西。

    “够了,又不是去漠河。”元午站在厨房里做早点。

    林城步一边把行李箱拉好,一边用余光盯着元午那边的动静,一个煎鸡蛋只能吃着黄的人,要做早点,这让他非常不放心。

    而且还是包饺子,虽然是买的现成的饺子皮儿,林城步还是觉得吃到奇怪的面片儿汤的可能性非常高。

    “好了,吃吧。”元午把一盘煮好的饺子放到了桌上。

    林城步有些激动地走过去看了看,一盘大概二十个饺子,居然只有三个是破的,现在的饺子皮很结实嘛!

    他夹了一个放进嘴里。

    馅儿是元午问了他之后自己调的,很意外地还挺香。

    “怎么样?”元午问。

    林城步冲他竖了竖拇指,含糊不清地说:“好吃。”

    “再吃一个。”元午说。

    “嗯。”林城步又吃了一个,味道的确不错。

    “再吃。”元午说。

    “……我拿点儿醋。”林城步说。

    “先吃了再拿。”元午说。

    “我拿了再吃啊,我想蘸醋……”林城步有些迷茫。

    “先吃!”元午提高了声音,又看了看盘子里的饺子,指着其中一个说:“吃它。”

    “哦。”林城步夹起那个饺子放进了嘴里,这人偶尔做出一顿还能吃的东西就这么嚣张,连吃哪个都要指定。

    元午看着他吃完这个饺子,又研究了一下盘子里的:“这个。”

    林城步有些无奈,只能再把那个饺子夹了起来放进嘴里:“你真的不想让我蘸点儿……哎!”

    “怎么?”元午盯着他问了一句。

    “什么东西磕我牙了。”林城步不知道自己咬着了什么,牙都咬软了。

    “拿出来看看。”元午说。

    林城步从嘴里拿出了那个东西,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是一个戒指。

    “这是……”林城步有些发蒙,看着元午,“戒指?”

    “嗯,”元午点了点头,“你咬着这个了这个就是你的。”

    “为什么……”林城步感觉自己怎么都回不过神来了,“会有戒指?”

    “旅行结婚不都是先结了再去旅行的么。”元午说。

    林城步顿时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停顿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婚戒?”

    “嗯。”元午应了一声。

    “那你的呢?”林城步震惊之中又问了一句。

    “我的……”元午拿起筷子在一盘饺子里戳着,一个一个饺子夹开,“我找找啊……”

    “不是,”林城步瞪着他,有些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你在找戒指?”

    “嗯,这儿!”元午从一个饺子里挑出了一个戒指,放到嘴里舔了舔,然后准备往自己手上戴。

    “等等!”林城步指着他喊了一声。

    “啊,”元午停下了,“干嘛?”

    “咱能不能稍微浪漫一点儿?”林城步从他手里小心地把戒指拿过来。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指环,没有钻,也没有花纹,只在外圈有两道很浅的来回交叉成8字的细纹,很漂亮也很酷,一看就是元午亲自挑的。

    林城步用纸巾把戒指擦了擦,然后拉过元午的手,小心地给他戴上了,又抓着看了半天,轻声说:“我真没想到你会买戒指。”

    “我觉得你会想要,”元午说,拿过他手里的那个戒指,唰地一下套在了他手指上,“而且……总得有个什么东西,表示我们在一起了。”

    “我……”林城步看着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戴到手指上的戒指,很感动,又莫名其妙地很想笑。

    “有些话我就不多说了,你懂就行。”元午摸了摸他的脸。

    “我懂。”林城步凑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我就是来借个火60.第60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我就是来借个火60.第60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39_39939/59.html

我就是来借个火相关小说推荐: 做个纨绔不容易(古穿今)重生之白莲重生之对手戏这世界疯了纯爷们与巧媳妇[重生]小兵很忙男神黑化之前[快穿]当龙傲天穿成白莲花被我渣了的男神重生了[穿书]重生首辅小娇妻养娃系统[快穿]七零女主是反派[穿书]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