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各种有主干粮
作者:被玩坏的骑士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哟呼!”x2“噗通!”“噗通!”

    “雷古鲁斯(天马)!不许用跳的!”童虎和希绪弗斯对视一眼,无奈扶额。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萨菲罗斯已经把...恩...这个叫温泉的地方包下来了,又不会被别人看到。”两个玩儿了次高空跳浴池的半大孩子从水中钻了出来,抹了一把脸用充足的理由驳倒了自己的监护人。对此两位监护人也只好徒呼奈何了,天马抹了一把脸以后就对着一个有些尴尬的金发少年玩儿起了泼水游戏:“喂喂,亚伦,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开心点嘛,反正也没人怪你。”

    学园都市某一家出镜率极高的温泉,超炮四人组和小萌老师的最爱,黑子还曾经在此为被俘虏的舍监捏过脚,如果现在有哪个妹子不慎闯入男澡堂的话,肯定立刻就血流成河了。一票十好几个帅哥儿正顶着毛巾在这里享受温泉,下到十几岁的小正太上到二百多岁的老爷爷全都帅的逆天改命,而且各种类型都有,要成熟的有成熟的(希绪弗斯),要严肃的有严肃的(艾尔希德),要知性的有知性的(笛捷尔),要跳脱的有跳脱的(马尼戈特),要睿智的有睿智的(阿释密达),要慈祥的有慈祥的(阿鲁迪巴),而且看他们身上紧实的肌肉也绝对不会是只能看看的奶油小生。

    “萨菲罗斯,你说的那个运动会明天开始对吧?洗完澡之后我们去干什么啊?”好奇心过剩的天马询问着用毛巾盖住脸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某人,这个半大少年对于学园都市的高科技产物表现出了超标的好奇,进而就发展成了对整个学园都市的好奇,恨不得一天就把整个学园都市玩儿完,大概这也是因为这里算是他的故乡吧?虽然他对“日本”其实只有一个概念,一次也没回来过。

    “给你们每人买一身衣服。还有,你们得先学会说日语,话说你们中间总得有几个人会日语吧?”南宫影拿掉了脸上的白毛巾,虽说是个讲究效率的人,但是在lc根本就没有好好地洗过澡,偶尔泡一下温泉其实也挺舒坦的。听到他的问题,几个会说日语的都举起了一只手,南宫影一看,基本是在预料之中:希绪弗斯,艾尔希德。笛捷尔,阿释密达,德芙巧克力,还有某个把手举得高高的半大少年...

    “你不是在意大利长大的么?怎么会说日语的。”好吧,天马会说日语确实出乎预料。虽然他那个已经被封印的倒霉爹是日本人不假,但是天马可是从来没见过他。而相比之下其他人就好理解多了。希绪弗斯喜欢满世界乱跑。艾尔希德有一个日本人出身的青梅竹马括弧虽然已经挂了比较让人遗憾,德芙巧克力去过主神空间所以不做考虑,笛捷尔博览群书要说水瓶宫那些大书架上没有日文的估计谁也不信,至于阿释密达...可别忘了佛教在日本也是流传很广的。

    “是我妈妈教的啦,听我给你说一句啊,牟亚赛。瓦达西瓦考斯某(燃烧吧,我的小宇宙),怎么样?”对于能掌握一门儿外语天马显得相当高兴,因为被称为“天才”的雷古鲁斯不会。小狮子把嘴埋在水里看天马的表情相当憋气。不过南宫影相信这小伙儿最多三天就能说一口流利的关西腔,绝对比土御门的正宗,至于对天马日语的评价:“带点儿意大利味儿,还有点希腊土方言的味道,不过不影响交流。就是有些措辞注意一下,这里可是二百多年以后的日本了。”

    不过南宫影倒是没想到天马的母亲帕蒂塔居然也会说日语,看来某个不称职的父亲虽然性格十分恶劣,但是对于自己妻子的爱倒是没掺什么水分。不过这并不构成南宫影将他从念珠里放出来的理由,现在那串念珠就在塔尔塔罗斯的塔纳都斯本体手里,按照约定,被封印在其中的冥斗士将用243年的时间忏悔自己的罪恶,之后该转世转世该当售票员当售票员,其中也包括了天马的父亲。

    说起这个售票员,其实南宫影他们并不是通过蒂菲尔的力量回到学园都市的,在卡奥斯的监视下那丫头也做不到带这么多人,实际上他们是从冥界借了个道。塔尔塔罗斯的存在并不仅限于圣斗士世界,很多世界的“冥界”其实都是塔尔塔罗斯的一部分,其中就包括魔禁世界。事实上在双子神的干涉下,南宫影所参加的每一场主神游戏的世界,其实都是在塔尔塔罗斯的管辖之下的。

    当然,众圣斗士也被“冥界火车站”好好地雷了一把,瞬间就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都是毫无意义的。某个中年美大叔还十分无良的编排着自己的养女,说起这事儿也是可喜可贺,雅柏菲卡在冥界终于认鲁格尼斯为父了,只不过认亲的地点是火车站的候车大厅让人哭笑不得。而众人也见到了脸色臭得要死的哈迪斯本体和笑意吟吟的雅典娜本体,不过在双子神以及卡奥斯大佬的压制下某个冥王什么也没说就放行了。

    顺带一提雅典娜也收回了自己降临的力量分身,所以现在的萨莎就是萨莎,而不再是什么“雅典娜大人”了,也终于可以过一个十四岁少女应有的生活了。当然被神明附体也不是一点儿利息都不给的,亚伦和萨莎都保留了被附体时的实力,唯一的区别就是被抽取了神格,反正对于雅典娜和哈迪斯来说确实不怎么在乎这点儿力量。而且一票圣斗士对萨莎依然挺好的,没办法这个温柔的少女太讨喜了。

    至于和哈迪斯一对一的战斗,南宫影的大脑拒绝回忆那一段经历,那肯定是相当恐怖的经历,反正南宫影一醒来就看见幻塔索斯了,也就是说其实他死了一次。借用了塔纳都斯的力量他才能再次复活,只不过因为这次貌似还伤到了灵魂本源,所以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对战哈迪斯时的强大力量。不过在魔禁世界横着走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前提是别和只眼姬或者艾华斯对上。

    “不过没想到二百多年后的日本居然会如此发达,当年和教皇到日本皇室拉赞助的时候...东京还是木板房林立呢。”希绪弗斯突然笑呵呵的感叹了一句,南宫影当即眼神微妙的看向了某个老爷子,老爷子把毛巾盖在脸上表示我什么都没听到。南宫影在圣域可以说比阿释密达还要不问世事,万万没想到圣域的资金都是这么来的,难怪永乐秘典上会记载圣战的事儿,肯定是某一个教皇找过朱棣拉赞助。

    某种意义上来说,能把圣域使者都锁在国门外头的大清朝真心是碉堡了啊。

    “而且苹果也比二百多年前好吃多了。”某蝎子即使洗澡也不忘啃一个苹果,对于这句话南宫影不发表任何意见。现代科技优良选种的苹果要是还没有两百多年前的野生山苹果好吃的话,农业学家全部自觉以谢天下好了。某蝎子三两口啃完了自己手里的红苹果,拍了拍身旁自己的好基友:“我说笛捷尔,难得有机会这么放松的享受一次,你能不能不要看书了。不戴眼镜眼睛不疼么?”

    “下次心脏病发作的话不要指望我给你治疗。”某笛子淡定的放下了手中的《时间简史》精装版,不过南宫影觉得这本儿书应该给比爱因斯塔还牛逼的阿斯普洛斯看看。笛子还是玩儿文学比较好。反正南宫影是无法想象笛子一身白大褂研究时空虫洞的德行。相比之下阿斯姐姐这么穿还是能接受的,笛捷尔当即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感觉到了一股微妙的恶意?算了,萨菲罗斯,如果差不多了的话,我们应该可以离开了吧?我很想知道在这两百多年之中,人类又拥有了多少新知识。”

    虽然说法很文艺。但其实笛子的意思就是花南宫影的钱包去扫荡书店,而且全都是价格苦大仇深的杀人兵器,打开能触动敌人的心灵,合上能触动敌人的脑袋那种。反正指望笛子能像卡卡西一样捧着一本儿小黄书看的嘿嘿淫笑是不可能的。他们俩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南宫影觉得自己应该操心一下自己的钱包,笛子对书的爱好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已经不完全是为了获取知识了,水瓶宫地下图书馆里随便拿一本儿出来都是价值连城,比如说《天体运行论》第一版什么的。

    为了自己那不算多阔绰的钱包着想,南宫影决定就像囧虚对待长门大萌神一样,给笛子在学园都市中心图书馆内办一张无限制借书卡得了,反正他也会日语,性格也比较温和,不会出什么岔子。不过笛子也说得在理,事实上他们是应该离开这家温泉澡堂了,一票帅哥已经在这里泡了两个多小时,什么积年老泥也都搓干净了,再泡下去估计所有人都得舒服的睡着了。

    想及此处,南宫影敲了敲自己身后的墙壁:“喂,女士们,如果享受好了的话就赶紧出来吧!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你们说先去吃顿饭怎么样?”

    那面瞬间传出了一阵女孩子的小声尖叫,以及哗啦哗啦的水声,貌似是谁跌倒了。相比于男浴室,女浴室的风景肯定更好,因为萨沙潘多拉拜姐乔加瑟拉菲娜雅柏菲卡幻塔索斯路西菲尔都在那里,顺带还有一个已为人母的帕蒂塔。当时天马看见自己的母亲也复活以后那叫一个激动啊,被人砍了都能二话不说揍回去的坚强少年当时就扑到了老妈的怀里,哭的那叫一个海枯石烂山崩地裂,至于老爹...谁去管他呢?

    其实南宫影也想把艾尔希德的那个青梅竹马复活来着,先不说那个女人对于“剑”的理解已经趋于化境,单论他和艾尔希德的关系他也不会介意麻烦一下塔纳都斯。但很遗憾的就是那个女人已经心满意足的转世了,据说还在塔纳都斯制造的另一个“死后世界”呆过来着,南宫影又不能去杀人家一次让她重新投胎。不过艾尔希德得知自己挂念的女人已经了结所有心愿之后,那张面瘫脸上居然少有的露出了微笑。

    顺带一提,某个中年美大叔拒绝了和自己女儿一起到学园都市享受生活的建议,当时这个大叔带着男人都懂的表情说了一句“小雅柏就交给你了”以后,就哼着小曲继续当自己的火车站站长了。貌似他还挺喜欢这份工作来着。而某个变态大米当时也想跟其他两巨头一样复活,但是被南宫影一脚踹进了转生列车,因为他很难保证这个三观有问题的家伙在学园都市会干出什么操蛋事儿。

    “真没想到居然会有和冥斗士一起泡澡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咱兄弟俩这两百年没白活。”看着一票儿美男子擦拭着自己健壮而有力的身躯,动作比较利索的塞奇老爷子笑呵呵的对自己哥哥说着自己的感想,而白礼老爷子的动作也不慢,此时也已经穿好了自己那一身西藏风味的长袍,脸上同样是笑眯眯的慈祥笑容:“也只能说年轻真好了,无论如何,这些年轻人能够和平共处总是好的吧?”

    “拉达曼提斯。快一点!”潘女王不耐烦的声音在男更衣室的门口响起,气场十足。

    “是,潘多拉大人。”威猛的男人此时像是个弱受,快速穿戴好自己破旧的半袖衬衫和长裤就走了出去。马尼戈特一边套着自己的过时衬衫一边用胳膊肘子顶了顶南宫影:“我说兄弟,你说这一对儿究竟是情侣啊还是上下级?”

    南宫影心说不过就是“强气女王攻x威猛忠犬受”而已。不过估计马尼戈特也听不明白:“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过我可以打赌。这俩一旦结婚的话绝对不会吵架。而且潘多拉绝对能拥有女王级别的享受,不像某只臭螃蟹。”

    “嘿,你在鄙视我对吧?”马尼戈特当即炸毛,伸手就要拉扯南宫影的衣领子,却听见门外传来了一个有些男孩子气的少女音:“马尼戈特,快一点。等着你呢!”

    “诶,马上马上,乔加你等等我!”马尼戈特当即像旋风一样冲出了更衣室,衣服最上头的两个扣子还没扣好。真是有异性没人性的最佳写照。南宫影带着坏笑对着一众猛男耸了耸肩,大部分人都是善意的嘲笑,塞奇老爷子则是捂脸望天,只有某个叫水镜的家伙貌似想嗤笑一下,门外的女声却变成了铁血式:“水镜大人...”

    “拜奥雷特么?我知道了。”水镜强装淡定的推门而去,但是脸上两丝诡异的红晕却让所有人都憋的肚子疼。笛子习惯性的想扶一扶眼镜,然后发现因为洗澡的缘故自己没戴眼镜,这位军事只好抱着手臂做出了貌似科学的分析:“女孩子穿着打扮应该比男人花时间才对,为什么她们一个一个的...”

    “笛捷尔,还没有好么?”这回的声音换成了温婉而灵动的少女声音,笛捷尔十分尴尬的干咳了一下:“瑟拉菲娜小姐,请稍等,在下这就好。”推门而出。

    “哈哈哈哈!!”几个有主儿的干粮已经全部离开了更衣室,众圣斗士们的笑声差点儿掀破了屋顶,尤其以老牛豪迈的笑声分贝最大,某蝎子差点儿笑的心脏病复发。就连比较稳重的阿斯姐姐和唏嘘政委也不由得摇头苦笑,唯一没笑的就是万年面瘫艾尔希德,但是他脸上的肌肉抽动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见。

    “小天马,里面很热闹啊,没有给萨菲罗斯大人添什么麻烦吧?”

    “妈妈稍等,这就好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天马也是个有主的干粮啊。

    “哥哥,好了么?”一听这温柔贤惠的声音,绝对是萨莎无误了。

    “好了好了!”亚伦干笑着挠了挠头,然后跟逃命一样的冲出了更衣室。

    “真是幸福的笑容呢。”南宫影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对这种现象做出了评价。

    “萨菲罗斯(萨菲罗斯大人)(老哥),好了么?”软妹软妹还是软妹,不过声音虽然都是软妹,但是却各有各的不同。温柔可人的那个是雅柏菲卡,俏皮灵动的那个是幻塔索斯,而魅惑无极限的那个妥妥的就是兄控妹妹路西菲尔。

    “看来那边处理完了,我们走吧!”南宫影笑眯眯的对着众人耸了耸肩,推门而出。

    “哥,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么?”巧克力目光呆滞的询问阿斯姐姐,但是那连神衣都能咬碎的好牙口正在诡异的摩擦着。

    “我知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阿斯姐姐笑得相当阳光。

    “我恨人生赢(淫)家!!!”xn(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