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超软超可爱 第70章

她超软超可爱 第70章 作者:何曾有幸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她超软超可爱 第70章在线阅读。 她超软超可爱 第70章相关章节: | | | 她超软超可爱最新章节目录 | 何曾有幸的小说 | 她超软超可爱最新章节

    之后在一个寻常得没有任何征兆的下午,乔夏见到了顾延川的爷爷。

    当时她刚回了寝室,下午没课,都已经换上了睡衣,准备到床上去睡个午觉时,手机响了。

    她接起,里面传来一道陌生,中年男性的声音。

    男人说话很客气,“您好,请是乔小姐吗,我是顾老先生的助理,老先生想见您一面,您下午有时间吗?”

    乔夏思考了几秒,才意识到他话中的“顾老先生”是哪一位急忙应道:“我有时间的,叔叔。”

    好的,那我二十分钟之后,开车到您的寝室楼下接您对方以很公式话的语句结束了这通电话。

    乔夏手上握着手机,愣了将近半分钟了,才恍恍惚惚地想到一一这就是要见家长的节奏了吗?!

    她心里一惊,赶紧翻箱倒柜,参照三个室友的意见,找出了一件看上去最成熟,最知性的大衣,还匆匆用五分钟画了很淡的妆。

    切收拾好了以后,乔夏踩着自己买回来就没有穿过几次的长筒靴下了楼。

    在一排停着的自行车前,那辆宾利十分显眼,车前站着个穿西装打领带,皮鞋擦得锃亮的男人。

    男人迎上前,伸出了手,自我介绍道:“我姓孙,乔小姐好

    乔夏和他握了握,很有礼貌地叫人,;“孙叔叔您好,您不用叫我什么乔小姐,就叫我夏夏好了。

    两个人上了车。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乔夏的忐忑表现得很明显,小手不自觉地绞着。

    主要是不知道顾延川的爷爷突然找自己是有什么事。

    出门之前,她给顾延川发了个消息,想问问他,可半天没有回复。

    她这才想起来,他前几天去了国外开会,是下午两点的航班,这个点应该还在飞机上

    哎一-”乔夏在心里悄悄地叹了口气,觉得这可真是太不凑巧了

    已到了初冬时间,树上的叶子全都凋零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好在出了太阳,明媚的阳光洒在道路上,看着倒不是很萧条。

    乔夏偏着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脑子里也随之闪过许多小时候看过的台湾偶像剧。

    比如,顾爷爷嫌她穷,不同意顾延川和自己在一起,等见面之后刷刷写了张支票扔给她,当作他们的分手费

    又比如,顾爷爷给了她一个艰难的选择题,说顾延川只能在公司和她之间选一个,让她要是为了他好,就主动找一个借口和他分手,从此电话微信全部拉黑老死不相往来。

    默默脑补了很多,乔夏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车内的寂静,孙叔叔,爷爷找我做什么啊?”

    孙鑫抱歉道:“不好意思,顾老先生没说,所以我也不清楚

    “没关系的。”乔夏强作欢笑,表面很平静,内心则是…慌荒得不行。

    嘤,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了

    但凡有钱人,都喜欢在半山腰买别墅,顾延川的爷爷也不例外,从学校开到陆宅,用了将近两个小时。

    这一路上,乔夏都攥着小手,很紧张在心里打草稿,要是真遇到了上述的两种情况,自己要怎么从容地应对。

    到了别墅之后,乔夏被管家领着进去。

    顾老爷子一身唐装,年纪虽大,但看着很精神,正坐在客厅里摆弄茶具,见到她之后,还给她沏了杯。

    乔夏立刻诚惶诚恐地接过茶杯,“谢谢爷爷。”

    顾老爷子开始了问话,“多大了?

    乔夏正襟危坐,像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样,一板一眼地答,“我已经十八岁零九个月了。”

    顾老爷子又问,“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成绩怎么样?”

    乔夏回答,“我学的是英语专业,成绩….可以白

    顾老爷子轻抿了口茶,“等大学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乔夏想了想,诚实道:“想继续往上读,之后可能会在学校教书,或者去从事笔译之类的工作。

    很寻常的几句交谈之后,顾老爷子就没有说话了。

    乔夏也跟着沉默了下来,低下头,内心的小剧场又开始活动起来。

    很怕他下一句就说,“我孙子需要一个事业型的妻子,你不合适,拿着这张支票走吧。

    安静了大概半分钟,她悄悄抬眼,就见顾老爷子放下茶杯,动了动唇,然后绷着一张脸,语气有点严肃地问,“你学过下象棋吗?

    “啊?”乔夏脑子一懵,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学的时候学过但是下得不太好。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就很出乎她的意料了。

    从下午三点,到晚上六点,整整三个小时,她都在书房和顾爷爷一起下象棋,直到顾延川下飞机,驱车回来。

    他一进书房,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坐在一块下象棋的场景画面看着还挺和谐的。

    乔夏见到他突然出现,眼睛一下亮了,其中的惊喜显而易

    见到她之后,顾延川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暖色,很自然地坐到她身边,“爷爷你怎么没和我说一声,就把她叫过来了?

    顾老爷子眼睛看着棋盘,“要不把你的女朋友叫过来,你能下飞机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他斟酌片刻,用马吃掉了乔夏的一个兵,又道:“你之前不是言之凿凿地说非这姑娘不婜的吗,既然如此,我提前把孙媳妇叫过来看一眼,不行吗?”

    大庭广众之下,这话就这么说出来了,乔夏怪不好意思的白皙的脸上浮现出薄薄的一片绯红。

    顾延川点头,没反对,很护着的语气,“也不是不行,只是她胆子小,我怕爷爷你吓到她了。

    顾老爷子一听,马上不乐意了,吹胡子瞪眼,“我是老虎还是狮子变的啊,还能吓到她?”

    乔夏脸上的红一点点蔓延到耳朵尖,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她只好低下头,装出什么都没听见,很认真在想下一步怎么下的模样。

    才拿起一个兵,顾延川制止了她,点了点棋盘上的相,指点道:“走这个。

    乔夏很听他的话,立刻放下,按他的话来下这盘棋,结果终于在连着输了快十局之后,嬴了一局

    她很开心,顾老爷子却不高兴了,对着顾延川训斥,“知不知道什么是观棋不语真君子!

    他重新摆棋,一副还要继续的样子,管家敲了几声门,进来恭敬道:“饭菜已经做好,摆上桌了。

    “来都来了,吃个晚饭再走吧。"顾老爷子搀起拐杖,走出门前丢下一句。

    乔夏被顾延川牵着,很好奇地小声问他,“爷爷为什么突然要和我下棋啊?”

    还以为特地把她叫过来,要么是叫她离开他,要么是对她提出一些要求,比如做了顾家的媳妇以后就不能怎么怎么样了

    顾延川一针见血,很肯定地说,“因为你下棋的水平很烂。

    乔夏

    他继续解释,“爷爷喜欢下棋,但是下得不好,和他的那些朋友下总是输得很惨,可他又不喜欢和自己下属下棋,因为他们总想方设法地故意让他。所以他一直想找一个下得比他还烂的人一起下棋。

    乔夏:"…

    真是好别致的一个原因啊。

    一顿晚饭吃完,顾老爷子又拉着乔夏下了几盘,见时间确实不早了,才让他孙子把小姑娘带着离开。

    看着他们十指紧紧牵着离开的背影,顾老爷子很看不惯,皱着眉摇头。

    现在的小年轻谈恋爱,那股黏糊劲啊,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转而,又想到了当初在病房的场景。

    他问,“你忤逆我的意思,说什么都不愿意和赵家小姐在起,不怕我最后把公司给你的弟弟。

    那时,自己的这个孙子想也没想,直接道:“她比公司重要

    多么年少轻狂的一句话,顾老爷子嗤笑了一声,笑着笑着,混浊的眼眶又有了点湿意。

    他的孙子做出了曾经的自己不敢做的决定,也不会在之后的很多很多,午夜梦回,一想到那位早逝的故人,心里就痛如刀割。

    出家门,顾延川就给她系围巾。

    乔夏仰着小脑袋,看着他道:“我其实以为爷爷叫我过来会给我开一张很大的支票,叫我拿了钱之后就离开你,不然就不把公司给你了。

    她一双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脑洞大开,“虽然我很舍不得,但为了你的未来,还是拿着钱走了。为了让你死心,我临走前还要找一个男人冒充新交的男朋友,对你说我喜欢的就是你的钱,没有钱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顾延川眉微微挑起,轻笑了声,陪着她玩,“然后呢?

    乔夏一时也来了兴趣,继续编下去,“然后你就觉得我是个特爱慕虚荣的女人,对我因爱生恨,还是恨到骨子里的那种,以后一听到我的名字就露出很厌恶的表情。”

    “但是过个三四年,我们肯定又会因什么很凑巧的原因遇上。凑巧到就算我在电梯门口跌了一跤,也会跌到你怀里的那种。

    “从此我们有话也不说开,就是不把那层窗户纸捅破,纠纠缠缠,互相折腾。

    说到后面,她还很真情实感地叹了口气,像是被自己胡扯出来的东西难过到了,“要是真这样,我们也太惨了吧。”

    顾延川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我的宝宝一天到晚都在瞎想些什么。

    乔夏眨了眨眼,很认真地说,“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

    顾延川揉了一把她的小脑袋,“以后少看这种脑残剧。”

    乔夏“哦”了声,忽然玩心大起,想皮一下,“你知道要是爷爷真的给我支票,我会说什么吗?

    说什么?"顾延川看着她问。

    “我会义正言辞地拒绝,说不行的,我和他是真爱。”乔夏顿了顿,用尽全力地憋着笑,“所以爷爷,您给的这张支票不够得加钱。

    顾延川:“…

    忍了不到十秒,乔夏就破功了,嘻嘻地笑起来,眸子弯成了月牙,“骗你的啦,不管爷爷给我多少钱,和我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手

    她踮起脚,凑到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你是我的宝贝千金不换的那种。”

    情话听得顾延川心里很舒服,也很想把这么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带回去好好疼爱。

    因为出差,他们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进行过某项亲密的运动了

    外面下起了毛毛雨,顾延川撑起伞,牵着她的手,用商量的语气说,“宝宝,今晚我们回家里睡好不好?

    乔夏有点为难,“可是我明天早上有课啊。

    顾延川把伞面完全偏向她的那边,“我们起早一点,我开车送你回去。

    乔夏觉得这也是可行的,他们好久没见了,睡在一起就有好多时间说悄悄话了。

    “好呀。"她甜甜地笑着应道。

    车上开着空调,暖融融的,很容易催生困意。

    乔夏今天没睡午觉,坐了没多久就开始犯困,接连着打了几个哈欠,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顾延川调了首悠扬的曲子,温声道:“宝宝先睡会儿,等到了我再叫你。

    “不。”乔夏摇头,才说了一个字,倦意又涌了上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声音软绵,“我要陪着你说话,不然你一个人开车会很无聊的。

    顾延川笑了笑,“宝宝睡吧,等回去我们有的是时间说。宝宝困成这样,我看了不忍心。”

    乔夏想了想,抱着个小抱枕,闭上了眼睛,"…好吧,等回去之后我再和你说,好久没见,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啊。”

    这一觉睡得很熟,一直睡到了家门口。

    回家之后,乔夏先去洗澡,滴了两滴精油到浴缸里,再件件脱去身上的衣服。

    然而,她脚还没来得及迈进去,门的把手被人从外面拧了拧,顾延川走了进来。

    “你、你进来千什么呀?"她有点慌张,下意识地双手交叉抱着,试图遮住自己。

    可全身的衣服都脱了个千净,这么点遮挡可以说是很自欺欺人了。

    顾延川向她走去,唇角微微勾起,把像是小兔子一样受惊的小姑娘搂住。

    小姑娘白嫩嫩的,不管摸哪里都是光滑的像丝绸一样,手感好的不得了

    “我想和宝宝一起洗澡。"面对这副美景,他眸子黯了黯说得很直接。

    乔夏愣了愣,脸一下子羞红了,这是什么无耻的要求啊

    她当即拒绝,“不行。

    挣扎了两下,她没挣开,推了两下,也没推动,“你松开我呀,我们各洗各的,不许一起洗。

    顾延川垂眸看着她,低笑了两声,“宝宝,我们一起洗省时可,还省水。

    对于他说的这句话,乔夏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你骗人你绝对不是单纯地想洗澡,肯定还想、想做别的。

    顾延川并不遮掩,;“我们还没有在浴室做过,宝宝不想尝试次吗?我相信一定比在床上更刺激,更有感觉。

    乔夏坚决不同意,“我明天早上还有课的。

    “就一次,宝宝,好不好?"顾延川对着她的耳朵吹气,低声诱哄。

    说着,他的手很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肆意妄为,撩.拔着她身上最为敏感的地方,修长的手指甚至还伸进了她那里,灵活地

    乔夏根本抵抗不住,没一会儿就软软地依偎在他怀里,嘤咛了一声,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可怜极了。

    “说好的,只许一次。她一张小脸埋在了他的胸膛,声音像棉花糖一样,没什么力气。

    顾延川满意地笑了两声,抱着她进了浴缸,先是深情温柔地亲吻,然后再

    最开始,浴缸的水面泛起了很浅的涟漪,随着他们的动作大半的水漫了出来,地砖上一片狼藉。

    真正的鱼水之欢,别有一番滋味。

    这是乔夏洗过最累的一个澡了,等从浴缸被抱到了卧室的大床上,她以为是结束。

    却没想到,对于刚尝到了滋味的男人来说,这只是漫长的开始,大餐前的开胃小莱而已。

    她眼尾红红的,哭得久了,嗓子都带了哑意,呜咽着控诉顾延川你这个大骗子,混蛋!说好的一次呢?”

    他一下一下地,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声音也是哑的,“宝宝,你的味道太好了,一次不够,我忍不住。

    “可我困了,真的很困很困了,我想睡觉了。“她又软声软气地去求他。

    “宝宝不是才在车里睡了两个小时吗?”他把她翻了个身继续,还加快了速度。

    乔夏

    原来他在车里坚持让她睡觉是这个意思啊

    说好的回来盖着被子纯聊天呢qwq

    作者有话要说:

    夏夏:我想和你聊天,你却只想睡我呜呜呜呜川川:盖着被子纯聊天,不可能的

    求婚应该在明天,然后求婚就是正文的最后一章啦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她超软超可爱》 第70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她超软超可爱》 第70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727/68.html

《她超软超可爱》相关小说推荐: 女主每次都删档重来[快穿]末世之AI是软妹点苍穹你眼睛在笑林公子药罐子不准瞎撩我(重生)忠犬大战抑郁症[星际]这个总裁不会撩(GL)Omega拒绝被标记(快穿)桃花朵朵开穿成豪门女佣的女儿(快穿)小白花是这样练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