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宝宁发飙

全世界都在攻略我 第2章 宝宁发飙 作者:初云之初 [言情小说]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全世界都在攻略我 第2章 宝宁发飙在线阅读。 全世界都在攻略我 第2章 宝宁发飙相关章节: | | | 全世界都在攻略我最新章节目录 | 初云之初的小说 | 全世界都在攻略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完婚?!

    完什么婚?!

    跟我?!

    傅宝宁心头接连冒出来三个问号,几乎遮掩不住脸上的震惊。

    “你呀,刚出生的时候那么小一团,可怜又可爱,长大了之后却爱胡闹,动辄惹我生气。”

    宁国长公主坐在一侧,有些感慨的看着女儿,爱怜道:“我一直跟你阿爹说早些嫁你出去才清净,现在你真要出嫁了,我心里反倒空落落的。”说着,她不禁哽咽。

    傅宝宁呆站在那里,怔楞了几瞬,方才吃惊道:“可我才十五岁呀,阿娘之前跟舅母闲话,不是说起码要留我到十七岁吗?”

    她心里乱极了,下意识抬头去看那个名叫张远东的男人,却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

    四目相对,他嘴角弯了弯,对着她挤出一个温和宽厚的笑容来。

    傅宝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宁国长公主依依不舍的拉着女儿的手,温声向她解释:“你父亲当年与辅国大将军一道出征滇缅,几经生死,亲如兄弟。正逢那时候我有身孕,辅国大将军也有一子,他们便做了约定,若我生男,便叫两个孩子结为异姓兄弟,若我生女,便叫他们结为夫妻。”

    齐国公神情唏嘘:“滇缅之战结束后,张兄致仕还乡,两家从此没了来往。说来惭愧,要不是景平的儿子带了当年印信前来,只怕我都要忘记这桩婚约了。”

    什么辅国大将军,什么婚约?

    傅宝宁从来没听说过大唐有姓张的辅国大将军,更没听说过自己有这么一桩婚约,简直就像是忽然间蹦出来这么一家人,附带着一个未婚夫一样。

    还有,自己明明正睡在卧房,半夜起身想要更衣,怎么就忽然跑到自家前厅里来了?

    这事儿透着十分的古怪,傅宝宁心下不安,为了稳住爹娘,便不曾表现的十分抵触,只依依的拉着母亲衣袖,道:“可是我不想这么早就成婚,我舍不得阿爹和阿娘,也舍不得哥哥嫂嫂……”

    “傻孩子,你难道还能在咱们家留一辈子?”

    宁国长公主虽也舍不得女儿,却还是道:“这桩婚事是早就定下了的,怎么能言而无信?我们家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齐国公也道:“张家远离京师,一走就是将近二十年,我以为他们没将那桩婚约放在心上,这才不曾同你提起,现在远东带着印信登门,哪里有不履约的道理?”

    话说到这儿,宁国长公主轻叹口气:“阿娘也舍不得叫你这么早出嫁,只是远东的母亲病重,就是这几个月的事儿了,她心里边还记挂着这桩婚事,非说要见到儿子成婚才能合眼,咱们怎么能不体谅几分?”

    齐国公爱怜的摸了摸小女儿的头发,说:“张家人都已经到了长安,住的离咱们家也不远,你若是惦记家里人,时常回来探望也无不可,宝宁乖,不许胡闹。”

    傅宝宁看爹娘这态度,就知道此事决计不可转圜,她也没硬杠,假做不舍之态,闷闷的低下了头,心里却盘算着找个机会进宫,叫皇帝舅舅把那个莫名其妙的张远东给打发走。

    从小到大,皇帝舅舅最疼她了!

    齐国公与宁国长公主见女儿不再抵触,也是暗松口气,笑着寒暄几句,又叫她带着张远东在府里边四处走走,说是熟悉一下环境,实际上却是想叫两人增进一下了解,免得成婚后两眼一抹黑。

    傅宝宁早就觉得这个张远东古怪,又是在自家地盘上,当然没有不应之理,向爹娘行个礼,便带着他走出了前厅。

    齐国公府占地极广,亭台楼舍诸多,秋来百花凋零,唯有菊花一枝独秀,傲骨凌霜。

    傅宝宁走在前头,张远东稍稍落后一点,六七个仆婢远远跟着,没有近前搅扰。

    傅宝宁心里边思量着该怎么开口,如何试探,却见张远东大步走到她面前去,堵住前路,先一步开口了。

    “宝宁,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所以也不愿勉强你,待我回去劝过我母亲,解除婚约,也叫她打消让我们成婚的念头。”

    傅宝宁正想着怎么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未婚夫踢走,他却主动提议解除婚约,她心下大喜,脸上却不露声色:“可是这桩婚约,是两家长辈定下来的……”

    张远东生的不甚俊美,语调却颇温和,言谈之间也极有条理:“你我父亲当年定下这桩婚约,是因为他们乃是生死之交,亲如兄弟,想亲上加亲,可感情这件事,原本就不应该寄托在儿女婚约上,难道你我不曾成婚,两家就会交恶,再不往来?你不愿嫁给我,两家却强行促成这桩婚事,叫你我成了怨偶,那才真是不美。”

    这话简直说到傅宝宁心坎上了,她欣然之余,也不禁愧疚于自己之前以貌取人的想法,一提披帛,郑重施礼道:“实在是多谢你了。”

    “两家本就是至交,宝宁又何必多礼。”张远东眼眸微深,虚虚的抬手搀扶,却极有分寸的没有触碰到她。

    他笑了笑,继续说:“我父亲早已过世,临终前对我说起这桩婚约,我在家守孝三年,正要进京,不想母亲又病倒了……”

    张远东敛去笑容,伤怀道:“她也记挂着我的婚事,便催促我进京,道是见我娶妻成家,九泉之下见了我父亲,她也不会觉得愧疚。”

    傅宝宁听得默然,神情中不免显露出几分怜悯,张远东见状,却又笑道:“我这样说,并不是想讨你同情,只是我母亲实在顽固,短时间内,只怕很难改变她的想法,也请你耐心等待些时日。”

    傅宝宁动容于他的体贴,再三谢过。

    短短说了一席话,傅宝宁对此人的印象大为改观,再次见到母亲宁国长公主时,便不似先前那般怏怏。

    “怎么样?人还不坏吧?”

    宁国长公主半倚在软枕上,伸臂将小女儿拉到怀里,爱怜的拍了拍她的肩,说:“这婚事是你阿爹与张远东的父亲定下的,咱们不能言而无信,可你阿爹阿娘也不会害你,叫你嫁一个纨绔子弟。”

    “阿娘叫人去打听了,这个张远东虽然相貌不甚出众,但却极有才华,文韬武略都不逊于人,身边也没什么姬妾通房,”说到这儿,宁国长公主压低声音:“说句不好听的,他母亲人都要不行了,还能再活多久?你嫁过去之后,上边没有公婆,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傅宝宁对张远东的印象不像最开始时候那么坏,再听母亲这样言说,心下不禁有些动摇,只是想起自己一觉睡醒就忽然冒出来个未婚夫,且这家人又是从前没听说过的,怎么都不能打消心中疑虑。

    “阿娘,”她眨眨眼,小声询问道:“你能跟我讲讲张远东的父亲,也就是那位辅国大将军的事情吗?我从前都没怎么听说过呢。”

    “多少年前的人物了,谁会平白与你说这些?”宁国长公主笑道:“远东的父亲,可是个英雄人物……”

    窗下的香炉袅袅冒着青烟,桂花香气在内室弥漫开来,宁国长公主搂着小女儿,细细向她讲述那位辅国大将军的英雄事迹。

    傅宝宁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在她的印象里,大唐根本就没有姓张的辅国大将军,母亲现在所说的那些英雄事迹的确发生过,但故事的主人公,却并不是张远东的父亲,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所谓的张家,突然就出现在长安,从各家各户东拼西凑了一个故事和来历出来,但奇怪的是,除去她之外,居然都没人觉得奇怪。

    既然如此,张远东所说的那些话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就很值得思考了。

    ……

    福安郡主的未婚夫来了,齐国公府自然要设宴招待,傍晚时分,傅宝宁回卧房去梳妆更衣,假做不经意嘟囔道:“我的未婚夫来了,舅舅舅母怎么也不叫他去看看?是不是不疼我了!”

    “怎么会?谁不知道圣上和皇后娘娘最疼郡主了。”秋容取了一支海棠花簪,手指灵巧的簪入她发间,轻笑道:“只是圣上和皇后娘娘现下正在泰山封禅,十天半个月的也赶不回来呀。”

    泰山封禅?

    原来这时候舅舅和舅母都不在长安?

    傅宝宁原先正捏着一对碧玉耳铛把玩,闻言手指不禁微微一动,连心思也不由自主的浮动起来。

    这桩忽然冒出来的婚约,因为是多年前两家父亲约定,张家夫妻一死一病的缘故,齐国公府怎么也不能推拒。

    而最疼爱她,唯二可以凭借皇权推辞掉这桩婚约的两个人,却在这时候离开了长安,短时间内返回不得。

    前后两件事累加起来,倒像是要排除所有外在因素,非要叫她嫁给张远东一样。

    可是为什么呢?

    张远东这个张家唯一出现过的人,可是亲口承诺她,会劝说自己母亲取消这桩婚事的。

    但目前发生的所有不合常理的事情,都的确在推动着她嫁给张远东。

    张远东。

    所有的疑问和不合常理都集中在这一个人身上。

    镜面里映出了一个年轻女郎的面孔,眉毛上挑,丹凤眼狭长而锋锐,只是两颊饱满而丰润,倒是平添了几分娇憨灵动。

    傅宝宁笑了一笑,三两下把耳铛穿上,又吩咐秋云和秋容去取臂钏来,将人打发走后,却悄悄从自己收藏的瓶瓶罐罐里边挑出来一个,拿帕子装了一点浅色粉末,小心的收入怀中。

    傅宝宁的公主娘是只帝王蟹,作为先帝唯一的嫡公主,小时候在皇宫里横着走,出嫁后在齐国公府横着走,她又爱惹事,在公主娘的淫威之下活的战战兢兢,每每闯了祸,就溜进宫去求皇后舅母庇护,自然也承教诸多。

    在她眼里,曹皇后是世间最有本事的女人,不仅能叫身为天子的皇帝舅舅不设六宫,只宠她一人,还总能搞出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来。

    她医术高超,毒术更高超,听说年轻时候还在个什么谷里待过,傅宝宁跟舅母呆的久了,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学得了几分本领。

    她听公主娘说过,舅母出身武家,做王妃的时候,甚至曾经披挂上阵,跟皇帝舅舅一起出征疆场,乱军中七入七出,杀的刀刃都卷了,人赠绰号玉面阎罗。

    那时候皇帝舅舅还不是皇太子,先帝的皇子们斗的你死我活,王妃们自然也是各不相让,唯有曹皇后力压群芳,所向睥睨,眉毛抖一下,没一个妯娌敢吭声,公主娘这只帝王蟹也得老老实实的收起钳子来。

    只是从小到大,傅宝宁见到的曹皇后都是温柔而慈和的,总是会在公主娘发飙的时候护住自己,投喂自己好吃的小点心,她还真想象不出来曹皇后年轻时候的英姿。

    傅宝宁这么想了会儿,就开始想念舅母了,听见秋云秋容走过来的脚步声,这才强撑起精神,准备今晚的宴饮。

    或许是因为头一次见,不必铺张行事,也没请府里其余人过来,就齐国公和宁国长公主夫妇,傅宝宁的长兄傅湛和嫂嫂江氏,再加上傅宝宁和那个莫名冒出来的张远东罢了。

    嫂嫂江氏坐在婆母下首,她之下却没有别的坐席,傅宝宁见哥哥傅湛旁边有两个空着的坐席,就知道是给自己和张远东留的,心下不觉烦扰,反倒觉得如此更加便宜。

    她心里边有事,脸上却不显山不露水,跟爹娘问个安,就在哥哥傅湛身边坐下了。

    齐国公见了旧人之子,自然极为开怀,与宁国长公主共饮几杯,又笑着与张远东说话。

    齐国公的三个孩子,就数傅宝宁最小,上边的姐姐和哥哥都已经成家,傅湛今年二十有四,相貌却是像了齐国公,眉眼冷峻,微一抬眼,便觉英武之气咄咄逼人。

    傅宝宁见爹娘都一力促成这桩婚事,早就对家里其余人不抱希望了,哪知真的落座之后,却见傅湛眉头微蹙,似是有些不解:“这个张家,从前怎么没听说过……”

    傅宝宁听得心下一跳,目光亮晶晶的去看哥哥,哪知下一瞬,他眉头便松开,笑微微的问她:“宝宁,这么看着哥哥做什么?”

    傅宝宁暗吃一惊,假做玩笑,道:“我刚刚听见哥哥在夸我漂亮!”

    “哪有?我刚才可没说话。”傅湛伸手去掐了掐她的脸,又笑着哄小妹妹:“不过宝宁确实是越来越漂亮了。”

    他不记得自己刚才说过什么了。

    傅宝宁心里蒙上了一层阴翳,也更坚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齐国公心绪舒畅,接连举杯与妻儿和未来女婿共饮,傅宝宁酒量不弱,也陪着喝了几杯,到最后,又主动帮张远东斟酒,小指微颤,不易察觉的往里边抖了些许粉末进去,然后向他举杯致意。

    张远东没发现她的小动作,受宠若惊的向她点一下头,仰头将杯中酒饮下。

    傅湛离得近,虽看到了,却也只是眉头微动,一句话都没多说。

    这晚宾主尽欢,齐国公喝的醉了,拉着张远东的手,连声说:“宝宁从小就被我们娇惯坏了,什么也做不了,脾气却大,你多担待她些,要是敢欺负她,我可不饶你……”

    张远东笑着应下,与宁国长公主一道搀扶着他走出前厅,这才就此分离。

    侍从引着他往客苑去歇息,他脚步有些不稳,齐国公今晚喝得多了,他又何尝喝得少呢。

    傅宝宁回到自己房间,点了一支迷香把守夜的婢女放倒,就更换衣着,悄无声息的往张远东所在的客苑去了。

    她偷偷下在他酒里的药粉叫难得糊涂,名字是曹皇后起的,人喝下去之后就会晕晕乎乎,但看起来就跟酒醉了一样,只是有一桩妙处。

    你问他什么,他便回答什么,最大程度激发人的本心,醒了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

    傅宝宁估摸着药效该起作用了,便急忙往客苑赶,她的功夫是皇帝聘请名师指教的,不敢说以一敌百,但打二十个还是没问题的。

    齐国公的扈从她都门儿清,夜间巡逻的时间也心知肚明,翻过几道围墙,傅宝宁顺利抵达张远东所在的客苑,小心翼翼的躲在窗外探听动静,却听里边有少女的惊叫声传出来,然后便是嘴巴被人捂住之后的呜呜声。

    傅宝宁心头一个咯噔,从外推开窗扉一看,登时火冒三丈,张远东醉红着脸,按着一个府里的婢女欲行不轨,

    傅宝宁一把掀开窗扉,动作敏捷的跳进内室,快步上前,拽着张远东头发把他拉开,然后一脚把他踢出了三丈远。

    那一脚踢得狠了,张远东滚出去老远,撞到桌腿,才“咚”的停了下来,他捂住伤处,低喘着痛呼出声。

    那婢女吓得呆住,眼眶里的泪珠都快涌出来了,傅宝宁看她衣衫还齐整,只是受了惊吓,想是自己赶到及时,心下歉疚之意才略微减轻些。

    “张远东,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容你这样放肆?!”

    难得糊涂激发了他的本心,他做的却是这种禽兽事,要说这是个本分守己之人,傅宝宁是不相信的。

    大步走上前去,她一脚把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张远东踹倒:“强扭的瓜不甜,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知道吗?!”

    张远东坐起身,摸着流血的嘴角,醉醺醺的笑了:“瓜不甜,但是解渴啊。”

    傅宝宁一拳打掉了他的门牙,气势汹汹道:“但犯法!”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全世界都在攻略我》 第2章 宝宁发飙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全世界都在攻略我》 第2章 宝宁发飙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13/1.html

《全世界都在攻略我》相关小说推荐: 我在求生节目里直播主宰海洋[综]你的好友清明已上线[综]BE拯救世界我白月光对抑制剂过敏穿越之母凭子贵升职记乱世英雄之三国本一梦锋芒无双三国名流天外有天之皇界仙古神明四州演义大唐弘文馆第一学士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