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人情

观沧海 第102章 人情 作者:枫桥婉 [言情小说]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观沧海 第102章 人情在线阅读。 观沧海 第102章 人情相关章节: | | | 观沧海最新章节目录 | 枫桥婉的小说 | 观沧海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鹿水是广陵城边上一处不起眼的临水小县,除了风景比旁的地方雅致些外没什么特别的。他们从宁昌边界过来,一路纵马疾行,一刻钟恨不得当成两刻钟用,中途几乎没敢休息,哪有空欣赏路边的劳什子夏景。

    他们去颖海,从广陵过本就已经有些绕远了,而鹿水就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方向,萧高旻闻言不由皱了皱眉,但叶星珲语气神情不像是在说笑,他们一行人里也没人比他更担心颖海,萧高旻心里虽纳闷,却也只迟疑了片刻便扬鞭跟上。

    眼下大半个昌州已经乱了套,战火倒还尚未烧到广陵,除了城防比往日严紧许多外,倒也还算是安宁。

    他们从广陵又走了大半日,临近傍晚时分才抵达鹿水。星珲最终在鹿水陵园山脚下的一座独门小院前停了下来,他握着缰绳深吸一口气,闭眼凝神稳了稳心绪,方从马上跳了下来。

    星珲刚要迈步往里走,就听叶书离在身后叫住了他,叶书离脸上的表情还是冷冷的,扬手将从叶九那里取回的偕行灵玉扔给了星珲,淡声道:“谈不拢就算了,有事喊一声,别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自从星珲执意要回颖海,叶书离脸上就再没显过半分笑影,星珲知道他是真动了怒,一半是被自己气的,一半却又是担心,可眼下却也没时间让他二师兄消气,星珲接住那枚玉佩,垂下眼帘闷声说了句“知道了”,便转身推门走了进去。

    小院内萧瑟冷清,一个人影也无,只有庭前树下石桌旁温着的一壶清茶,还在红泥炉上冒着袅袅热气。

    星珲疾步走过去,目光落到石桌正中一本未写完的书卷上,纸上墨迹未干,饱蘸了松烟墨的笔斜斜倚在一旁的笔架上——院子的主人显然是暂离不久。星珲低头看了两眼书卷的内容,微微扬了扬唇角。

    这一趟鹿水之行,他来对了。

    燕折翡从后山回来,刚要推开院子后门,指尖触及门扉的瞬间却忽然一顿,神色骤然冷了下来。

    她身形一动,悄无声息地越过高墙落在院内,然而还没等她看清来人,院中的不速之客就已赶在她动手之前率先开了口。

    “境主。”星珲转过身来看向微有些错愕的燕折翡,扬声道:“我来要你在南山欠给我的人情。”

    燕折翡眼神微动,收了周身凛冽的真气,不发一言缓步走到石桌旁坐下,她抬手给自己和对面的星珲斟了两杯茶,方才慢着声开口:“叶星珲,你胆子不小。”

    星珲跟着坐了下来,抿了一口杯中茶液,不慌不忙道:“境主过奖。”

    燕折翡随意扫了星珲两眼,周身似乎有一触即发的杀意涌动,她轻轻挑了挑眉:“你内力被封还敢擅闯我的地方,是闲命太长了么?”

    “内力被不被封,在大乘境面前,有区别么?”星珲脸上丝毫不见惊慌,他放下手中茶盏,平淡问道:“境主听说过颖海城的瘟疫吗?”

    燕折翡循着他的目光看向石桌上未写完的书卷,似笑非笑道:“所以你要我还你的人情,是想让我跟你去颖海?”

    星珲站起身向她拱手行了一礼,郑重道:“您是洱翡药宗的传人,晚辈恳请您帮忙。”

    燕折翡眼神复杂地抬眸打量他,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叶星珲,我是欠你一个人情不错。”

    星珲正欲应答,却听她话锋忽然一转:“但你是不是太想当然了?”

    燕折翡的神色已经冷了下来:“你脚下踩的这片土地,在三十年前,曾是洱翡药宗的山门。”

    后面的话她没再说,星珲也已听出了她未尽之意。

    燕折翡自嘲一声,声音里不经意间带上几分悲凉与恨意,却还是淡笑着看向星珲:“你也知道洱翡是九州独一无二的医武宗门,你说凌铖他不知道么?所以啊,这是成帝种下的因,现在他的儿子、他的子民来尝这个果,这也算是苍天有眼因果报应不是么?”

    星珲:“你明知道这场治不好的瘟疫是人为。”

    燕折翡摇了摇头,笑了一声道:“报应不爽,天意还是人为没什么不一样。他挥挥手,我家就没了。叶星珲——”

    燕折翡满目苍凉地看着他:“如果今天换作是你,换作是漓山,你能毫无芥蒂么?无论是皇帝还是敬王,归根结底都是一家一姓,于我而言其实没多大区别。父债子还,他们都是我的仇敌,自相残杀难道不好么?”

    星珲摇了摇头:“但你没的选。苦心筹谋这么些年,你想要的不就是要砚溪钟氏、苍梧方氏、定康周氏付出代价么?如今一步之遥,我想境主也不愿放弃。”

    燕折翡低头轻笑一声:“你说的对,但是叶星珲——”

    她再抬头时笑容骤敛,无法自抑悲恸和不甘一齐哽在喉头:“我却也知道,死去的人永远不可能复生,再如何血债血偿都只能填平我自己一个人心里的恨罢了。洱翡药宗没了就是没了,那么多人悬壶济世行医救人一辈子,到最后却连半点东西都没能留下,只有青史上寥寥的一笔‘乱臣贼子,死有余辜’,永远都得不到正名,这个公道谁又能给他们?子不言父过,皇帝还是敬王都一样。”

    星珲沉默了一会,平静道:“从前或许可以,但现在当然没人再能给洱翡公道,因为洱翡药宗弑君。”

    燕折翡执杯的手一顿,眸中寒芒微涌动,周身迸发出凛冽的杀意,手中的白瓷茶盏承受不住她指尖的力道,转瞬间碎成了齑粉,里头的茶水却一滴不落,凝成一团水珠悬在燕折翡指尖。

    “弑君”是她的逆鳞。

    星珲气息翻涌,喉间涌上一股腥甜的味道。

    燕折翡怒极反笑,冷冷地看着星珲,一字一顿道:“洱翡药宗从没有……”

    星珲遽然打断她,沉声问:“那你呢,你姓什么?”

    燕折翡像是听到了晴天霹雳,倏然间怔住,她眉心猛地跳了跳,嘴唇翕张却没发出什么声音。指尖悬着那团水失了力道,砸在她脚边,溅起的一缕尘埃不偏不倚地正好泼上她的裙角。

    成帝凌铖,是死在惠元皇贵妃燕岚手里的。

    而她姓妫海。

    兜兜转转回首间,却是燕折翡自己亲手坐实了洱翡药宗“弑君”的罪名。

    星珲定定地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所以境主没的选。如果洱翡药宗还有能得到正名的机会,那一定不可能是敬王。”

    燕折翡咬了一下舌尖,血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漫开来,她强迫自己迅速敛去起伏的情绪,垂着眼睛不语。砚溪钟氏、苍梧方氏、定康周氏覆灭了洱翡药宗,却有恩于敬王,当然不可能。

    星珲不再言此,目光转向石案上那册未写完的书卷,问道:“境主桌上的这册洱翡药典,是想留给清和长公主吗?”

    燕折翡不答,显然是默认了。

    星珲微微笑了笑:“我知道境主不想帮任何人,甚至都想陛下和敬王两败俱伤,想这九州江山改朝换代。”

    他顿了顿,语气沉了下来:“但您也知道这不可能。您不能否认的是,陛下在,公主背后才有倚仗,才能尊位安稳。境主莫要忘了,公主在南山受的那道差点要了命的剑伤,是谁给的。公主曾经的驸马姓姜,而潋滟姜氏和敬王又是什么关系。”

    燕折翡捏着书册的手一紧,却仍不作声。

    星珲叹了口气,只得实话实说道:“我知道境主心里有数,于陛下而言,敬王之乱不足为惧,所以这个忙境主才不想帮。但这场来势汹汹久治不愈的人为瘟疫,确实是我、是苏朗、是陛下都始料未及的变故。”

    他放下手中茶盏,站起身来,定定道:“但这也许也是洱翡药宗的机会,是有可能得到的正名。”

    “我确实有我的私心,颖海对我很重要,大概就如同洱翡之于您一样。”

    燕折翡依旧不语,星珲又朝她拱手行了一礼,朝院门外缓步走去。

    他走了几步,脚下忽然一停,转过身来又朝燕折翡道:“境主刚才问我,如果换作是我,换作是漓山,我能毫无芥蒂么——我当然也不甘不愿。”

    “但我却也知道”,星珲目光落到燕折翡手中未写完的书册上,声音平缓而郑重:“从没有任何一座武道宗门能够永不衰落永远辉煌,最终能留在历史长河里永垂不朽的,只有传承。而洱翡只有这些东西了。”

    燕折翡沉默良久,最终缓缓站起身来,叫住了即将出门去的星珲,面无表情道:“你在南山救过清和,这个人情,我还你就是。”

    时值季夏,傍晚时分也还是炎热,不过好在颖海城临海,海风不时拂过,略略消了几分暑气。

    颖国公府下严令重兵封锁颖海北城,时至现在已是第三日。

    苏朗坐在营帐内听完苏彰的禀报,微微扬了扬唇角。不出他所料,一听说要封城,颖海城里的钉子都坐不住了,光是这三日,苏彰就带人抓了八个。

    颖国公府虽然下令封了城,但颖北的一应食药供应并未削减半分,受灾的流民只要有饭吃,封不封城于他们而言其实并无分别。而放眼整个大胤,除了帝都,也只有颖海苏氏能在重灾时毫无压力地养得起这么些人。

    封城的效果甚是明显,除了军医报上来的那几名将士,这几日也并没有人再被传染。

    “可有找到为首的钉子?”苏朗问道。

    苏彰正欲禀报此事,闻言摇了摇头,脸色甚为凝重:“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属下带人排查的时候曾和他交过手,但却没能抓住人。属下等无能,凭心而论确实都不是他的对手。”

    苏朗闻言心里一凛,皱了皱眉,苏彰的武功已算是一流之列,府里的家将亦是百里挑一,却未能抓得住人,颖海城里埋的钉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

    苏朗沉声又问:“能大致猜得出武道境界么?”

    苏彰想了想,慎重道:“至少得是合道。”

    苏朗翻看前线军情信报的手一停,心渐渐沉入谷底。合道境,是有名有姓的顶尖高手了。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思忖片刻道:“明日我抽时间亲自和你们……”

    苏朗话未说完,军帐外忽然传来一阵骚乱声,他循声抬头,就见从营帐外急匆匆跑进来一个传讯兵:“大人,外面来了几个人指名要见您……”

    “为首的那位,她说她叫”,传讯兵脸色有些发白,颤抖着声音勉强将话说完:“叫燕折翡……”

    作者有话说:

    燕折翡不洗白!她就是坏,作恶多端,也会领盒饭,但这不代表她和星珲苏朗陛下他们的利益就是冲突的。不过洱翡药宗确实是冤屈又悲惨,要给洱翡一个机会,这也是小师叔的家~

    可以猜一猜钉子,好猜的。

    最后为什么传讯兵不是禀报星珲来了——因为星珲说:别问,问就是已经离婚了。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观沧海》 第102章 人情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观沧海》 第102章 人情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17/101.html

《观沧海》相关小说推荐: 游历洪荒江湖痴梦夜神泣:月下美人尸山武帝有限公司夜与路我本仙命难违我是教主大人话江湖之唯我独尊孤独的叶孤城叫人家九重牢扶心录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