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交战

观沧海 第106章 交战 作者:枫桥婉 [言情小说]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观沧海 第106章 交战在线阅读。 观沧海 第106章 交战相关章节: | | | 观沧海最新章节目录 | 枫桥婉的小说 | 观沧海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在苏朗的授意下,颖海城内的动向很快就不加阻拦地,被颖北流民里混进来的钉子传入了百里外的东海水军左师大营。

    先前颖国公府请了位神医一事还只是让姜镝对瘟疫能解的消息将信将疑,依旧沉得住气按兵不动。但只过了不到两日,变故又生——东都境主叶见微突然带着一行人来到了颖海城。

    拥有两位大乘境的漓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谁也说不准。况且东都境主来的时候是一行数人,一个时辰后离城时却只有两骑,不用想都知道叶见微此行定是专程来给颖海送帮手的。在这个接骨眼上,东都境主送帮手的意图除了颖北瘟疫,不做他想。

    这下姜镝终于坐不住了。

    颖海城底蕴深厚,易守难攻,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强打,前些日的交锋不过是疲兵之策罢了。

    颖北瘟疫泛滥,颖国公府束手无策,瘟疫失控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非常之时,颖海就算底蕴再深厚,也和姜镝消耗不起。姜镝原本只需要等一个瘟疫在城内彻底爆发的时机,便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攻下这座城池。

    但是现如今变故已生,不能再等下去了。

    姜镝握拳恨恨地砸在身前案几上,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军帐内的一众副将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眼观鼻鼻观心地站着一排。半晌才听到姜镝在上首沉声命令:“取舆图来。”

    “取舆图来。”苏朗抬头吩咐道。

    营帐内阳光大亮,颖海城防舆图很快被展开在长案上,谢嶙和几位军中将领正围在一起推演沙盘。

    今日上午斥候传来消息,东海水军左师全军戒严,蠢蠢欲动。谢嶙立时警觉起来,意识到是苏朗刻意命人放出去的消息起到了作用,姜镝恐怕是坐不住了。

    “机会只有一次,姜镝他不敢赌。”苏朗眼神幽深,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语调平缓道:“他知道颖北的瘟疫去得没那么快,现在打还有机会。若再过段时日,等瘟疫真的消了,内忧一除,再想拿下颖海城可就是难上加难了。说起来,还真得感谢流民里混进来的钉子,没他们,还真不好让姜镝那么快就确信城内的动向。”

    谢嶙点点头,朗声道:“这还真是,姜镝这厮一向谨慎又狡猾,小心思一筐一筐的,打仗又不敢真刀实枪,就会使些阴损手段。”

    谢嶙和苏朗前后来到颖海,颖海城的这场瘟疫,帝都的太医都换了好几波,愣是没治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竟还是千雍境主燕折翡和东都境主叶见微过来解的围。

    明明是病疫,太医却束手无策,反倒是武道宗门有法子,谢嶙旁观了数日,对这场蹊跷的瘟疫大致有了计较,心里愈发痛恨姜镝这拿百姓的命当计策使的手段,早就想和他打一场了。

    谢嶙这厢正在心里痛骂姜镝和敬王,又听苏朗浅笑道:“谢将军先不急着跟他硬打,现在还不是拿下姜镝的时候。只一个姜镝并不是我们的目的,他背后的那几个上了敬王贼船的世家老狐狸也一样紧要。”

    谢嶙想起苏朗前日和他在国公府内说的话,忙不迭地点了点头,一旁的副将不知其中缘由,疑惑低声问了句。

    星珲就站在那副将旁边,闻言微微笑了下,出声跟他解释:“颖海本就易守难攻,又有诸位将军在,就算城中瘟疫未除,只凭东海水军左师的兵力也还拿不下。敬王如今在中宛之交与朔安侯开战,定康又和宁州驻军打得不可开交,他们都腾不出手来。”

    “但是,昌州这块地,敬王是一定要的,所以颖海说什么都得攻下。姜镝必须也只能找昌州那些反水敬王的世家支援,这样一来,和昌州世家同气连枝的某些昌州驻军必有异动,届时再揪狐狸就是手到擒来了。”

    后面的话星珲没再继续说,他和苏朗对视一眼,在半空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敬王只是个钩子,陛下想要的不止是平叛,更重要的是借这场叛乱真正掌控九州,而昌州便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

    天子承天地仰日月,临四极驭八荒,九州的每一寸土地都应臣服在他脚下,势力错综复杂、始终难以把控的昌州自然就成了心腹之患。

    曾经五年前的齐王之乱是让少年登基受制于人的天子夺回权柄的契机,如今的敬王已经在无形中走上了他亲兄长的老路,成为皇帝真正得以君临天下权御九州的铺路石。

    “颖海城高三丈,城门坚固,颖水穿城环绕而过,给了颖海一条天然的护城河,易守而难攻。收网时机不到,我们没必要折损人马和姜镝硬拼,且战且退,固守城门即可。”苏朗指着铺开的城防舆图如是道。

    谢嶙正色,思忖过后点点头,又同诸将领开始一起商议起应敌之计。

    同一时间,无论是颖海城,还是对面的东海水军左师大营,都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一直到未时,营帐内商讨才歇。战事一触即发,苏朗得亲自去过问城内百姓的安置情况,颖北也要再去巡视一趟。

    动身和星珲离开时,他走到帐门处忽而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朝帐内众位将领躬身行了一礼,抱拳郑重道:“诸位将军捍守颖海,劳苦功高,晚辈先在此代家父及颖国公府谢过诸位。”

    “你这是做什么!”谢嶙急忙大步走上前来,按下苏朗的手,道:“殄灭反叛、保国安民是我等天职,可当不得谢。”帐内诸将纷纷出声附和。

    苏朗微微笑了下,诚恳道:“那一切都仰仗诸位将军了。”

    ***

    姜镝是夜半时分动的手。

    东海水军左师全军出动,炮火突袭颖海南城门。

    谢嶙早有准备,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守城军先锋营且战且退,在颖海城六十里外溜了好几圈,同东海水军左师交手几个回合后,并不恋战猛拼,依照白日里苏朗定下的战略,全军退守颖海城内。

    见敌退守,姜镝率领的东海水军左师顿时士气猛涨,城外喊杀声震天,战鼓擂动,冲锋的号角响彻云霄,大军整合变队集火攻城。

    敌军骑兵首当其冲,马蹄飞踏,响动震地,朝颖海南城门的方向极速奔袭而来。

    谢嶙一脚踏在城墙垛口上,朝左右方挥手大吼:“放箭!”

    万千箭矢霎时流星一般从颖海城上四散而下,箭上燃了火油,将整个夜空映照得在一瞬间亮如白昼,朝敌军骑兵当头砸去。

    长短炮交叠轰鸣,城上城下一片火光冲天,皮肉烧焦的味道和血腥气顿时混在一齐袭面而来。血肉在颖海城下四散飞溅,炸成一朵朵支离破碎的血花。第一批攻城的骑兵还未死绝,第二批就已经持盾赶上了——

    新一轮的喊杀声再次涌来,载着巨木的撞车随后跟上,持盾的敌兵与投石车并行,黑压压地连成一片,在夜幕里像是吃人的巨兽亮出了深藏不露的爪牙。

    “来了。”

    前段时日的交锋不过是小打小闹,眼下这一战才是真刀实枪的攻防开火。

    骑兵在战车的掩护下向颖海城猛烈冲锋,苏朗站在城墙上,居高临下地眺望远方姜镝的帅旗,目光沉静,吩咐道:“收吊桥,开闸。”

    传令兵朝后一声大吼,颖海南城门前巨大的吊桥迅速被拉起,轰隆隆的大水声掩盖了敌军冲锋的喊杀,颖水奔腾而来,护城河瞬间涨满水岸。临近护城河边的攻城士兵来不及发出声响,便被席卷而来的大水冲进河里。与此同时,城墙上守城军再次箭矢齐发。

    城门前绊马索被猛地拉起,冲锋的骑兵已然来不及勒马,齐齐栽下马来跌进河里,呐喊声惨叫声马嘶声混成一片,到处都是血肉横飞。

    刚刚涨满水的护城河还没来得让城墙上的人看清颖水的碧色,便被分离四溅的血肉浮尸染得一片殷红,转瞬间就变成一汪脏污血水横亘在颖海城下。

    姜镝很快做出反应,投石车与长炮齐齐推进,战车列阵蓄势待发。

    谢嶙站在城墙垛口边,朝苏朗处打了个手势,朝左右再次大喊道:“架盾牌!弓箭手跟上!打投石车!”

    苏朗快速命令:“架长虹来!”

    还没等亲兵转过身跑去传令,飞来的火球巨石便兜头砸下,星珲眼疾手快,轻功上前,一手扯过传令兵的衣领拖着他迅速后撤,与燃着烈火的巨石擦身而过。

    热浪波及四处,死伤一片,来不及避开的士兵瞬间被砸烧成一滩模糊的血肉。但没人有时间悲伤和慌乱,传令兵爬起来勉强站直身体,甚至来不及道谢,迅速往城楼跑去,口中大喊:“长虹!”

    火石前赴后继地朝城墙的方向砸来。星珲回到苏朗身侧,拔剑斩断射到他近前的利箭,带出的剑气阻断了身前城墙一丈之地飞来的流矢。

    苏朗在他的掩护下拈弓搭箭,重弓绷到极致,燃着烈火的利箭裹挟着内劲摧枯拉朽般地破空而去,在夜幕中响起一声尖锐的嘶鸣,城下写着“姜”字的军旗应声而倒,箭势依旧不减,带起的火光穿过敌军,分毫不差地没入投石车身后的甲胄,那敌将整个人被箭势掀翻,重重撞入敌军丛中。

    城墙上守城军顿时喊声冲天,士气大涨,随着苏朗的第二支箭射出,重炮长虹也被运到了,炮火以气贯长虹之势朝投石车横飞砸去。

    攻城势头稍减不过片刻,远处东海水军左师在姜镝的一声令下,战车倾巢而出,不顾一切地朝颖海城下猛冲而来。炮火在后掩护,雨点似的往颖海城墙上砸去。

    殊死搏斗才刚刚开始,双方火炮齐发,中间几乎寻不出一点停歇的间隙,惨叫声被此起彼伏的炮火掩盖,血汇成溪流从城上流到城下。无论是颖海城上,还是攻城的东海水军左师,入眼全是一片火光漫天,血肉横飞。

    冲天的血气同烈火燃烧的甲胄气味混在一起,熏得人几欲作呕。谢嶙随手指的一个小士兵躲过迎面而来的飞箭,一路疾步跑到苏朗和星珲身后,气喘吁吁地急切道:“公子,少主,敌军攻势猛烈,这太危险了,将军请二位暂退。”

    苏朗抬手擦拭了一下迸溅到脸上的血迹,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没来由地问道:“你今年多大?”

    小将士一怔,下意识地回道:“十六……”

    “第一次上战场吗?”

    小将士迟疑着点点头。

    “十六啊,第一次上战场。”苏朗笑着重复了一声,说道:“五年前齐王之乱的时候,我也十六岁,也是第一次上战场,跟着我父亲。那时和齐王叛军交锋完第一回 ,我就再不想去打仗了,好长一段时间连肉都吃不下。”

    “我当时甚至还抱怨过,为什么我爹非要带我去,反正又轮不到我提着剑去冲锋陷阵。后来回想起来才明白,父亲带我去,并不是要我去学如何冲锋陷阵,如何取敌军首级,而是要教会我悍不畏死的勇气,和与生俱来的责任。所以——”

    苏朗手中云起潮生骤然出鞘,横剑劈手挥出,磅礴剑气将近前不远处一块未落下来巨石悍然横扫下城墙。他回头看向那小将士,手中长剑指着斜下方镌刻着“颖海”二字的石墙,继续笑道:“所以谁都能退,但我不能,因为这座城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名百姓,都是我的责任。”

    他弯了弯眼睛:“你比我还小几岁,你都没退,我又怎么能退?”

    小将士又是一怔:“可是,可是……”

    他“可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放弃苏朗,又懵懵地看向星珲。

    星珲话虽然是对他说的,眼睛却看着苏朗:“别看我,我也比你大。”

    苏朗只是轻笑。

    炮火不停,又是一轮砸下,苏朗与星珲并肩站在城墙上,身旁是开炮和射箭的将士。他们手里提着长剑与所有人一样,心里是悍不畏死的勇气,肩上是与生俱来的责任,不分老幼尊卑,没有先后贵贱,同心竭力,与攻城的敌军战斗到底。

    炮火喧天里,苏朗横剑为身旁将士斩断射到身前一丈的箭矢,听见星珲对他说:“你不退,我就不退。”

    ……

    这一战从入夜时分一直打到第二日天光微亮,颖海城消耗不小,姜镝更是损失惨重,只得暂时率部撤退而去。

    颖海城前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满地的狼藉等着收拾。即便敌军撤退,也没人敢彻底松懈下来,谢嶙眼皮子也没合一下,又要和苏朗开始重新商议安排城防部署。

    军医清点伤亡,苏朗叫来苏彰吩咐道:“伤亡将士的名单你跟着记下来,记得派人抚恤他们家属。他们既然是为颖海受伤遭难,除了朝廷的恤银外,再加五成,账直接从国公府出。”

    苏彰应命而去。

    谢嶙囫囵吃完一顿早饭,大步走了进来,开门见山直接道:“姜镝没从正面讨到什么好处,颖北那边还是要防着点,流民里混进了敬王的钉子,现在就怕他们再有什么动作。”

    苏朗点点头:“姜镝从颖海南门攻城,就是想颖南的百姓惊慌之下先自乱阵脚。这一战虽然打赢了,但颖北封锁非但不能松懈,反而还得加紧,否则恐怕有人会混水摸鱼。”

    “正是如此。”谢嶙揉了揉眉心,有些忧心道:“现在就等昌州驻军异动了,能不能把水底下的鱼钓出来就看这回了。”

    苏朗微微笑了一下:“开弓没有回头箭,姜镝已经动了手,当然不可能放弃。不要说他,敬王要掌控昌州与帝都对峙,拿不下颖海是万万不行的,江南十二城一定会有人异动。我们等着鱼上钩便是。”

    是日,东海水军左师大营。

    姜镝等了大半日,终于等到了江锦城暗卫送来的敬王手令。

    他当然清楚,一旦颖海让得到喘息的机会,喘不过气的那个就变成他了。但对方有谢嶙的部队在,只凭东海水军左师的兵力,颖海是拿不下的。

    姜镝叫来亲信,将敬王手令与信笺一起递过去:“给锦都州牧府,亲手交给昌州州牧芮何思,告诉他时间紧急,昌州驻军务必要快。”

    一战过后,一连三日,姜镝都没有再继续率兵攻城,苏朗站在瞭望塔上往远处东海水军左师大营的方向眺望。

    “鱼上钩了。”星珲说道:“姜镝在等江南十二城的世家。”

    “是啊。”苏朗唇边绽开清浅笑意:“但他等不到援军了,该收网了。”

    ***

    是夜,宁州。

    从靖州西北丝路道赶来的颖国公苏阙,在前去接应的天子影卫的护送下,抵达宁昌边界。

    暮色四合,他们并没有直接越过边界,到距此不足百里外的驿站休息。天子影卫反而引着苏阙绕了路,去往与驿站不同方向的宁州驻军暂驻地。

    宁州总督的副将一早便收到过帝都天子影卫传来的密令,亲自带着两个人到辕门处将颖国公低调迎了进去。

    甫一踏进营帐,苏阙迎面就看见长案前站着一个人,眸中含笑,目光正对上自己的视线。

    苏阙记得他,钟离楚氏的子弟,漓山少主叶星珲的师兄。

    三月十五,九州四方家主入京述职,帝都皇宫紫宸殿前,苍梧武尊方鸿祯曾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出手试探过这个年轻人,而大乘境前,他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苏阙当时便觉得这个叫楚珩的年轻人并不像一直以来他在武英殿里所展现的那样,反而可能,来历非同一般。

    果不其然——

    “国公。”楚珩微微笑了笑,抬手向苏阙行了个后辈的礼:“在下漓山姬无月,奉陛下旨意特来此相迎。”

    作者有话说:

    根据我的估计,大概还有四五章左右正文完结~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观沧海》 第106章 交战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观沧海》 第106章 交战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17/105.html

《观沧海》相关小说推荐: 我和22岁美女老总霸道总裁:专宠私家甜妻火影之守护之剑凶灵闪烁DNF之拳力巅峰浮爱初梦儒女可教将军给我比个心大佬总是不撩我我本是大佬季医生的黑月光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