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收网(上)

观沧海第107章 收网(上) 作者:枫桥婉 [言情小说]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观沧海第107章 收网(上)在线阅读。 观沧海 第107章 收网(上)相关章节: | | | 观沧海最新章节目录 | 枫桥婉的小说 | 观沧海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意料之中的来历非凡,意料之外的大乘东君。

    苏阙心底浮现一抹震惊,面上却没表露出过多的异色,只点点头道:“漓山东君姬无月。”

    楚珩笑而颔首:“是晚辈。”

    “你是漓山的东君,也是钟离楚氏的大公子,但你既然说是‘漓山姬无月’,那看来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便是前者了?”

    楚珩:“晚辈此行是要护送国公前往颖海,来到这儿的当然是姬无月。不过这个名字我一向听得少,自己都有些耳生,国公还是直接叫我一声‘楚珩’吧。”

    苏阙闻言心神一震,神情微变,目光在楚珩脸上停了一会儿。

    颖海苏氏在大胤九州的世家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现任家主颖国公苏阙当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虽然钟离楚氏的楚珩是毋庸置疑的天子之臣,但这并不代表大乘境的漓山东君也是。两个名字说的都是同一个人,但这之间却相差万里。

    九州武道传承千年,有着约定俗成的规则,大乘境非请旨不得擅入帝都——这是对九五至尊君临天下、权御九州的承认与服从;但皇族亦无从强行要求大乘境对己称臣——这是对九州武道至强者的尊重与让步。

    换句话说,能不能让大乘境称臣看的是皇帝自己的本事,而不是皇帝这个名号本身。

    故而苏阙第一句话问的便是大乘东君的态度。楚珩直接以东君之名来到军中,陛下和漓山之间大概该有些心照不宣的约定。

    但楚珩的回答却出乎意料,来的是“姬无月”,却让人叫他“楚珩”——他直接将这两个相差万里的名字划了等号,意思是楚珩是天子之臣,姬无月也是。

    苏阙从这句意义非凡的话里回过神,点点头又略说了几句不相干的闲话,不再问什么。

    时不我待,他们并不打算在宁州停留过久。第二日一早,在天子影卫的护送下,颖国公苏阙动身前往宁昌边界。

    楚珩换了一身与天子影卫殊无二致的侍卫服,用面巾遮了面,低调地骑马跟在苏阙身后半步。

    明寂在楚珩手里打了转,被他别在身侧。天子影卫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加上苏阙自己,一行人里武功最低的也是合道境。

    出发前,楚珩在所有天子影卫的脸上扫了一圈,忽而肃声叮嘱道:“我不管陛下之前和你们下了什么命令,如果来截杀的人里至多只是归一境巅峰,那怎么样都好。但如果是苍梧武尊方鸿祯亲至,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你们解决。但方鸿祯,你们不要和他交手,会送命。”

    “此行的目的是护送颖国公安然抵达颖海,所以你们一旦解决完其他人,就直接护送颖国公继续前行,不要有一个人留下来,也不要管我和方鸿祯,更别试图来帮我的忙。我知道天子影卫一切依陛下的旨意行事,但我同方鸿祯交过一次手,他有多少实力我比陛下清楚,不会出事,所以这次听我的。”

    为首的影卫听完楚珩的话略有些迟疑,但又想了想眼前人的境界和在宫里的实际身份,犹豫了片刻还是应声称是。

    苏阙见天子影卫应下,眉头微动,有些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珩那句“这次听我的”一出口,苏阙隐隐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楚珩这话说的好像……过于熟练了些。

    一路顺风无事,很快便越过了宁昌边界。

    甫一踏足昌州地界,一行人不自觉地都提高了警惕。

    敬王举旗谋反,眼下九州战乱四起,动荡不安,尤以昌州最甚,官道上空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只有路两旁的林子里间或能听到几声蝉鸣鸟叫。

    在这样寂静的时候,一点点的响动都足以引起所有人的警觉。譬如此刻,突如其来的利箭破风声在耳畔乍然响起——

    苏阙左侧的天子影卫反应极快,横剑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利箭被剑鞘打偏方向的瞬间,他右手随即拔剑出锋,寒芒一闪而过,箭身被拦腰斩成两截落在马蹄旁。

    仿佛是出击的信号,断箭落地的同时,官道两旁的树林里骤然窜出一群身着劲装短打的武者,脸上半点遮掩也无,一齐朝苏阙所在的方向飞身袭来。

    一众天子影卫立刻刀兵出鞘,纵身围在颖国公四周,同刺客战在一处。

    楚珩收敛内息坐在马上,随手解决了两个近到身前的刺客,并不急着出剑。他抬眼扫了一圈前来截杀的刺客,全是一流顶尖高手,最差的也是离识境,敬王为了杀颖国公,真是下了好大的手笔。只是这些都还不够,真正的刺客还没出现,楚珩在等。

    一盏茶的时间转瞬而过,刀兵相接的声音此起彼伏,地上落满了层层叠叠的血。楚珩刻意收敛了真气同所有混战的人融在一处,丝毫看不出突兀。

    毕竟是帝王刀兵,天子影卫优势稍显,逐渐开始把控战局,刺客接二连三地被就地斩杀。而正在此时,楚珩一直在等的人终于出现了。

    方鸿祯并没有侧面偷袭,驰骋武林多年的一代宗师也不屑于此,他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正前方,而后手中鸣泓刀出鞘,发出一声低沉的铮鸣。

    与铮鸣声一起到达众人身前的,是长刀出锋所带起的浩瀚刀意,厚重似海,如山如渊,逼得挡在苏阙前方的所有人都往两旁退开了三步。

    就像是江水被这一刀从中分开向两岸涌去,方鸿祯的面前再无一人阻挡,他直视苏阙的双眼,冷冷地笑了一声。鸣泓又一次发出铮鸣,刀光闪过的同时,方鸿祯已经来到苏阙面前。

    这一刀来得太快,带着一击必杀的戾气,苏阙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刀尖就已经直击面门近在咫尺,离他脖颈只有一寸之遥——

    一柄漆黑描金的剑鞘挡住了鸣泓的刀锋,挡住了苍梧武尊的一击必杀,挡在苏阙面前。

    明寂。

    方鸿祯一眼就认出了这柄剑。

    他瞳孔骤缩,身形在半空中翻转一跃,退出丈远稳稳落在地上。鸣泓刀隐隐发出铮鸣,方鸿祯的身体不自觉地绷紧,他眯眼看向苏阙身前蒙着面的年轻人,半晌缓缓道:“漓山东君姬无月。”

    回应他的是明寂出鞘的声音,下一瞬,方鸿祯从楚珩的眼里读到了毫不遮掩的凛冽杀意,就仿佛楚珩才是那个刺杀者,明寂的剑尖闪着森冷的光,以难以捕捉的速度径直向他袭来。方鸿祯握紧了手中的刀兵,鸣泓刀又一次发出嗜血的铮鸣,在明寂离他还有几尺之地,他的刀终于动了。

    鸣泓刀的刀芒不偏不倚正对上明寂剑的剑尖。方鸿祯低低笑了一声,火花在刀剑相接之处迸发开来,与火花一起爆发的,是方鸿祯磅礴的真气,惊涛骇浪一般向四处席卷而去,离得近的影卫和武者来不及作出反应,全被打飞出去。

    电光火石间,楚珩左手翻掌朝身后挥去,比方鸿祯裹挟杀意的真气更快到达苏阙处的,是楚珩转瞬间立起的一层薄如蝉翼的屏障,将方鸿祯的杀意悉数挡在外面。

    与此同时,楚珩陡然变招,明寂压着鸣泓的刀势朝方鸿祯心口刺去,方鸿祯立刻横刀格挡。楚珩不依不饶,承接着大乘真气的剑抵着鸣泓的刀背全力向前刺去,这一剑用足了内力,刺耳的金石相击之声伴着内力爆发所荡漾开的气劲,他连人带剑逼得方鸿祯往后退了十丈远。

    方鸿祯后脚停住,横在胸前的鸣泓刀顺势一错,旋即侧身,明寂剑刃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反守为攻,右手挥刀朝楚珩腰际横斩而去。楚珩在一息之间收回明寂剑势,脚下连错三步,却并不向背后苏阙的方向退去,只侧身将将避开鸣泓刀锋,而后便又是不留余地的一剑跟上,将方鸿祯往官道一旁的树林逼去。

    方鸿祯看出他想分割战场留住自己的意图,但却也知道,今日有姬无月在这,颖国公苏阙的命是留不下了。

    没人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大乘境实力到底有几何,漓山东君姬无月一直都是个迷,他从未在漓山以外的地方与人正式交过手。

    薄如蝉翼的剑气映在方鸿祯微微收缩的瞳孔里,他握着刀的手心忽然感到有些轻微的刺痛,就像当初在上林苑论武时一样,但不同的是,上次是震慑,这次却是——

    绝杀。

    方鸿祯猛然回过神来,一刀挑开近到咫尺的明寂剑锋,刀锋横扫逼退楚珩。他握紧刀柄,眼中杀伐之意大盛,一点微光汇聚于鸣泓刀尖,树林间再也听不到一点蝉鸣鸟叫的声响,只有一丈之内落叶被风卷起,绕着鸣泓刀浮空环飞。

    浩瀚如江海的真气爆发开来,方鸿祯暴喝一声,凌厉至极的一刀挥出,落叶卷着刀光从四面八方朝楚珩破空而去。每一片落叶此刻都是刀的一部分,裹挟着十成十的杀意与刀气天罗地网般席卷而来,几十丈外的影卫和刺客下意识地齐齐后退,周遭的林木被叶片从中贯穿而过,噼里啪啦断裂了一地。

    叶片织成的刀网已经近到眼前,楚珩不闪不避,手里的那把明寂迎着鸣泓摧枯拉朽般的刀光径直向前,破开一切。叶片从他身侧急袭擦过,遮面的布巾滑落下来,露出一张平静无波的面容,他嘴唇紧紧抿成一线,目光透露出冰冷的杀意。

    所有人,包括方鸿祯自己,在这一刻才无比清晰地意识到,漓山东君并不只是前来护送颖国公的,他是来杀方鸿祯的。

    ***

    昌州,锦都。

    时隔月余,州牧府的后花厅里再次摆了宴,江南十二城几位世家城主同昌州州牧芮何思又一次聚首,除了他们外,几支和这些世家出身同宗的驻军主将,眼下也都到了。

    颖海久攻不下,姜镝一封求援信伴着敬王殿下的手令,八百里加急送到了昌州州牧府,驻军的调动非同小可,几乎算是把身家性命都押上去,几位世家家主和带兵主将必须得亲自来商议。

    九州十二军区,军权明面上都掌握在皇帝手里,但只天子嫡系又能出多少将领?昌州势力盘根错节,久而久之,那些军中将领的名字前头,哪个没有江南十二城的姓氏呢?昌州驻军里,天子嫡系至多不过三成,眼下连松成已死,颖国公未到,这些人成不了什么气候。至于余下的七成驻军,早就不姓凌了。

    皇帝这些年借颖海苏氏、裕春韩氏的手对昌州屡屡试探,摆明了是要开始收拾江南十二城的势力,他们这些老家伙若是再不动一动,说不定明天自家地望都要改姓。

    皇帝不仁,那便就换个人来当。

    芮何思与几位世家家主、带兵武将举杯而盟,当日便定下了支援姜镝的决议。

    大计已定,厅内琵琶女的琴音再起,众人正推杯换盏,喜笑颜开之际,花厅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突兀的喧闹声。

    芮何思皱了皱眉,身侧侍立的护卫立刻大步走了过去,然而双手刚一推开大门,“何事喧闹”四个已经到了嘴边的字顿时全被吞了回去——

    一把闪着寒芒的剑正抵在他喉间。

    护卫瞳孔骤缩,下意识地噤声,剑抵着他的喉咙,逼得他不得不向后退去。

    坐在里面的芮何思见外面喧闹声仍旧不止,“来人”二字话音刚落,就见刚刚走出去的护卫一步步踉跄着退了回来。

    芮何思和众家主甫一抬头,霎时变了脸色,几位武将沉着脸急急站起身来,正要朝持剑人出手,却见花厅里又走进来一个人。

    所有人像是被同时被扼住了喉咙,全都定在原地,冷汗浸湿背脊,花厅内一时间死一般静寂,只有猛烈的心跳声回荡在各自耳畔。芮何思更是面色惨白,瞪大了眼睛的看向来人,惊惧涌满心头,他嘴唇翕动,抖动了半天才勉强吐出一个字来:“连……”

    “确定已死”的昌州总督连松成此刻完好无损地站在他们面前。

    连松成锐利的目光在花厅内的一众世家主和带兵武将脸上缓缓扫过,最终停留在芮何思惊惧万分的脸上,替他将难言的三个字说出了口:“是我,连松成。”

    芮何思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几位世家主神情变了几变,最终是站在中间的一位闻家主上前一步,擦了擦头上冷汗,勉强镇定道:“连总督这是什么意思?”

    连松成睇了他一眼,冷冷地笑了一声,也不与他再废话:“拿下。”

    他话音刚落,花厅内顿时涌进来一批持剑的武者,须臾之间,剑便架在了几位世家主和武将的脖颈上。

    “连松成,你——来人!”闻家主目眦欲裂,朝门外大声吼去,他们这些人都是一方城池的主人,身边自然都是重重护卫,他就不信连松成的人能同时将外面的高手悉数制住。

    回应他这声“来人”走进来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闻家主目光触及此人的一瞬,双瞳骤缩,顿时失了声。

    不要说江南十二城,哪怕放眼整个大胤九州,都没有世家城主不认得这位——宜山书院的院长,也是上一任永安侯,萧鸣庭,与大乘境仅有一线之隔的绝代强者。

    连松成的人不能,但宜山书院能。

    “萧老,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半晌,闻家主仍不死心,咬着牙挤出几个字来。

    萧鸣庭低头打量了他一眼,缓缓道:“为人臣子就该有为臣的样子,老朽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明白吗?”

    “皇帝和宜山书院谈了条件?”

    萧鸣庭淡淡收回视线,不再言语。

    跌坐在地上的昌州州牧芮何思像是才回过神来,死死盯着连松成,大声道:“不可能,你明明已经……”

    “已经死了?”连松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你可能不知道,怀泽城的死牢内少了几个人。”

    “……易容?”

    连松成声音里带了讽意:“易容不过是小把戏,说到底还是你没胆子,造个反都瞻前顾后不利索。你派去的暗卫前脚才察觉官道上有人来,后脚连个尸都没敢细验便撤了,唯恐留下你们芮家的痕迹,这大概是芮大人你交代的吧,能怪得了谁?”

    连松成看芮家人不顺眼久了,多余的话他也不想说,芮何思派去的暗卫迅速撤离不是没有理由的,那日官道上来的不速之客确实是特地去震慑他们的绝顶高手——漓山东君姬无月。

    连松成的目光在几位世家主和带兵武将的脸上扫过,冷笑了一声道:“我要是不‘死’一回,怎么把你们这群老狐狸给揪出来呢?芮大人,说起来,这还都得好好感谢你。”

    ***

    锦都发生惊变的同时,昌州边界的动乱才刚刚停止不久。

    驿站前,东都境主叶见微送走了颖国公苏阙一行人,跟在楚珩后一步回了驿站房间,他关上房门打量了楚珩两眼,见楚珩依旧不作反应,片刻后慢悠悠地道:“行了,凌启都护送苏阙走了,别忍了,吐出来吧。”

    他话音刚落,楚珩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面色眼见的苍白下来。

    叶见微抚上他后背,为他渡了内力调息,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有杀方鸿祯的本事,但方鸿祯再如何也是大乘境,说你毫发无伤没那个可能。”

    楚珩眼观鼻鼻观心,垂着眸子不语。

    叶见微脸上神色渐渐严肃下来:“你瞒得过凌启,还想瞒过你师父不成?从小就这个德行。”

    楚珩咬了一下嘴唇,也不敢作声反驳。

    叶见微看他这心虚的样子,心里大致有了数,沉声道:“你能让其他天子影卫闭嘴,却管不住凌启,还生怕他知道你受伤。那看来今天你要强杀方鸿祯的事,陛下早先是不知情了?”

    楚珩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果不其然,叶见微掌下察觉他脊背绷直,下一句便是:“我就说凌烨不可能会放心你一个人强杀大乘境,他只是让你震慑一下方鸿祯,送苏阙一程吧?”

    楚珩略有些心虚地别开视线。

    “行,主见还挺多,受伤的事你瞒得过凌启,那就我去告诉……”

    楚珩急忙出声,拽住叶见微的衣袖:“师父,别!调息几日就好了,别告诉陛下!”

    叶见微淡淡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作者有话说:

    别问,问就是皇后仪典还没背完。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观沧海第107章 收网(上)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观沧海第107章 收网(上) 地址:http://www.qiqiw.com/40_40917/106.html

观沧海相关小说推荐: [古罗马]如何与暴君尼禄离婚末代奇货商半个梦无敌懒人系统逆武通天最强霉运升级系统无敌从长生开始史上最强入殓师十万九千里不死奥义恶魔召唤暴力输出女配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