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比试

观沧海 第7章 比试 作者:枫桥婉 [言情小说]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观沧海 第7章 比试在线阅读。 观沧海 第7章 比试相关章节: | | | 观沧海最新章节目录 | 枫桥婉的小说 | 观沧海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楚珩似乎对殿内的情况早有预料,面色如常,径直带着叶星珲上前致礼:“楚珩拜见大统领。陛下吩咐我领漓山叶星珲前来拜殿。”说着,眼神示意星珲上前。

    叶星珲立刻上前一步,行了一个修行武者的礼:“漓山叶星珲,拜见殿主。”

    谢初大统领今日亦身着一袭玄色武者服饰,领口袖口均以金线绣着祥云纹,挂在身侧的腰牌上隐隐刻着一个“正”字,约是不惑之年,眼窝微陷,鼻梁高挺,目光似剑,扫在人身上时有如实质,分明是这般锐利的男子,周身的气质却中正平和,温文尔雅。

    星珲第一眼看到此人,就知其内功深厚,武道已臻化境,远在自己之上。

    大统领负手而立,神情很是严肃:“漓山叶星珲?”

    星珲再次致礼:“正是。”

    大统领神色不动:“灵骨几品?现下武道几何?”

    星珲抬眸,朗声答道:“一品地级,合道巅峰。”

    话一出口,殿内立刻响起小声交谈之声。

    星珲目光平视,仿若未闻。

    大统领神情微动,缓缓点头,问道:“可敢与殿内武者切磋?”

    星珲抱拳:“请指教。”

    大统领便朝殿内武者朗声道:“谁愿请战?”

    殿内先是安静了一瞬,而后一人向前一步:“合道九层北殿武者,庆州明昱请战。”

    大统领点头,示意他与叶星珲二人上殿外演武台。

    明昱是目前北殿武者中境界最高的一个,年方二十,已入武英殿修习十余载。

    他不是北殿灵骨最好的,亦不是修习武道时间最长的,但却是最为刻苦的一个,内力醇厚,持一柄长剑,名为“皓空凝碧”。

    明昱与叶星珲上台,相互行了个武者的礼,走向演武台两边。

    明昱神情淡漠,拔剑出鞘正欲出招,却发现星珲手中并无一物,这样比试不免有失公允,他皱皱眉,问:“你的武器呢?”

    只见星珲沉默了一瞬,而后右手掐诀,真元涌动间,手中似有一把极薄的剑刃一闪而过,竟是凝气为实,化气为剑:“手中无剑,剑在心中,漓山道法,万物皆可为剑。”

    楚珩抱臂靠着树在一旁看着,听见星珲这话,默默翻了个白眼,真是够了,又开始装正经人,分明就是没有剑,上了台又不好意思再突然借剑,只能用无形气剑。

    不过也不用担心,对面这小子,不是他的对手。楚珩打消了将扶摇借给星珲的打算,打了个哈欠,眯眼靠树,已经在开始憧憬今日午膳有哪些好吃的。

    台上两人已然交起手来,明昱挥剑而起,迎风横斩,划出一道青光剑气,星珲向后微微下腰躲过,却见那剑气不依不饶,又折返向他劈来,星珲反手捏诀,凝气为剑,立剑迎上,两道剑气相撞,一时间演武台上光芒大盛。

    星珲在一瞬间错步回身,脚下立时起阵,手上捏诀,将两道剑气化二为一,光芒闪过,星珲手中气剑像是更实了几分。

    明昱心下微惊,刚才一招只是试探,想看看这少年是否真的能驾驭无形气剑,却不想他在一招间化敌为我,居然能将自己划出的剑气化为已用,内力果真精纯,合道巅峰,诚不欺我。

    明昱执剑而上,点、刺、劈、撩,一招一式之间都裹挟着凌厉锐气,单论剑法,星珲并不及他,但胜在内力精纯,高他许多,手中气剑似虚还实,似实还虚,虚虚实实间将明昱的剑意尽数化解。

    不过须臾,二人已交手数招,皓空凝碧与无形气剑一触即分,二人被激荡的内力震的向两边退去。

    明昱执剑再上,轻轻一刺,这一招举重若轻,星珲反应极快,立剑迎上,却不想一时之间,气剑被困于对方剑意之中,再也动弹不得。

    明昱这一招看似极轻,剑势柔和而灵巧,如春风拂面,落花沾身,剑意却广阔而深远,若雨过天青,皓空凝碧,当真不虚此剑之名。

    万千剑意凝于这轻轻巧巧的一招之间,勾出包罗万象的一方天地,将无形气剑容纳其中,明昱趁势而上,裹挟着广阔剑意,挥剑直指,星珲手中气剑被他困住,眼看气剑被对方剑意带着反噬其主,星珲却在一瞬之间收了内劲,手中气剑瞬间消失,人已跃至一丈之外,恰是收放自如,随心所欲,无剑胜有剑,明昱万千剑意于演武台方寸之间勾勒天地,星珲却以无胜有——

    方才气剑困于境中,明昱是境外人,叶星珲困于境内,如今形势陡转,叶星珲是境外人,明昱困于其中,明昱此时已然来不及收招,输赢立判。

    明昱收剑致礼,平淡道:“是我输了。”

    星珲抱拳:“承让。”话毕转头看向大统领,大统领在台下看的分明,只觉这少年心思通透,境界极高,正想开口夸奖,却听耳边一道清朗的声音扬起:“少主可愿指教一番?”

    星珲寻声望去,竟是苏朗。今晨面圣,苏朗帮了他一次,星珲还未来得及道谢,苏朗此刻要与他切磋一番,星珲当然不会拒绝。

    苏朗足尖轻点,纵身一跃,眨眼间已在台上。

    星珲知道他境界高深,胜上明昱许多,更不敢轻敌,只是手中无甚兵器,若再次以气凝剑,时间一长,难免内力亏空,无奈之下,正要开口借剑。

    却听一声“星珲,接剑”,竟是楚珩不知什么时候直起了身子,将挂在腰侧的那把剑反手一拍,送到叶星珲面前。

    星珲挥手接过,见剑上刻着“扶摇”二字,抬头看了楚珩一眼,不由在心里想,还扶摇呢,好意思么,改成“遁地”才更适合你。

    楚珩完全忽略了星珲“意味深长”的眼神,在看见苏朗上台的那一刻,就提起了兴趣,这两个人打起来,有看头。

    台上两人持剑对立,苏朗手中的剑,名为“云起潮生”,剑长三尺,刃如秋霜。

    苏朗见他接过楚珩的剑,不由轻笑,问道:“怎么不用气剑了?”

    星珲脸上一红,又不好意思说实话,有些吞吞吐吐:“嗯……这不是有剑了嘛……”

    见星珲这副乖巧又有些羞涩的样子,苏朗心里痒痒的,更想逗他了:“少主不是说心中有剑吗,怎的还要手中也有剑?”

    这话一出,星珲脸更红了,就连耳朵也烧起来,简直像是施了胭脂,嘴硬道:“手上有,心里也有,更好。”

    看他这副模样,苏朗笑了笑,怎么这么不禁逗,真是可爱,不过也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不能再逗了,再逗下去,只怕他就恼了。

    比试开始的铜锣一响,二人瞬间凝神,苏朗身形一动,手中的剑立时迎风挥出,剑气浩如烟海,直取星珲咽喉,剑未到,人未到,剑气已然碾碎西风,破空而来。

    此刻剑气已近在眼前,星珲不躲不避,立剑迎上,银色剑光闪烁明灭,如万千烟火绽放于虚空,在一瞬之间,星珲已挥出数剑,剑气化作无数光影,迎上苏朗的浩瀚剑气,向苏朗当头洒下,苏朗在半空中又挥一剑,数道剑气相撞,合道巅峰武者对阵的无形威压在此刻以演武台为中心,瞬间四散开来。

    随着剑气四散,下一秒,苏朗人已到星珲面前,云起潮生直取星珲面门,星珲足尖一点,凌空倒翻,跃至苏朗身后,手腕翻转,剑花挽起,向苏朗后方空门劈去。

    然而苏朗反应极快,瞬间回身,横剑迎上,双方兵刃相接,云起潮生与扶摇于半空相撞,发出铮的一声,二人不约而同以内劲灌入手中之剑,两剑相接之处瞬间磨出火花。

    僵持不过须臾,苏朗立刻变招,转而拧腕,身形轻移,将剑向斜上方刺出,星珲猛然后仰,侧翻旋身躲过,又借着身形以剑下压,侧身劈下,苏朗横剑上挡,又是铮的一声,二人一触即分,俱是后退丈远。

    此刻二人各立一边,持剑静立,他们两人境界相近,输赢只在一招之间,对起阵来俱是小心谨慎。

    苏朗立剑在手,二指掐诀,内劲注入剑中,一时之间,演武台上剑气弥漫,如云似海,一招风起云涌以排山倒海之势朝星珲袭来,这一招外露出的剑意浩瀚而内敛,内里的剑势却极凶极猛,霸道至极,好比风平浪静的瀚海之下,酝酿毁天灭地的风暴,风云变色,势不可挡。

    星珲心下微惊,知道此招不能硬接,脚下立时起阵,横剑胸前,以柔克刚,气吞山河之剑撞上百转千回之阵,演武台上瞬间白光大盛,片刻之后,二人剑意俱都消弥无形。

    雁过无痕,叶落无声。

    平局。

    二人静默片刻,苏朗先开了口:“以柔克刚,化整为零,果真厉害。”

    星珲抱拳施礼,道了声“过奖。”

    苏朗还礼又问:“少主曾经压过境?”

    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一招风起云涌,不是正常的合道巅峰武者可以接的住的,除非此人曾压过境。

    压境是一种特殊的修武方式,压境之人在将要突破时压着修习速度,刻意不突破入境,这样一来,虽然速度变缓,但是却能将内功磨砺的精纯至极,这样的人往往有越境击杀的实力。

    叶星珲如今已然是合道巅峰,苏朗本以为他是正常修习武道,不想一番比试,却看出星珲曾压境磨砺,心里更加惊叹。

    星珲倒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场下诸人见这漓山叶星珲一赢一平,果真厉害,不由齐声喝彩,就连大统领也频频点头。

    只是场上的星珲这次却未急着下台,而是朝台下一人开口问道:“顾教习,可否请您赐教一番。”

    顾彦时闻言抬头,脸上露出些许惊讶神色:“你现在跟我打,可不是个好的选择。”

    星珲眼神坚定,只道:“我知道自己现在不是您的对手,我就是想知道,北境飞花踏雪城的剑,是不是真如传说中所说,花如雪,剑如雪,持剑的人亦如雪。”

    顾彦时轻轻笑出声来:“并不止剑如雪,剑上的血也如雪。你真要跟我比?”

    “请您赐教。”

    楚珩微微皱眉,星珲与顾彦时差了整整一个境界,顾彦时长星珲七八岁,如今已是归一境巅峰,是武英殿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习。

    如果他没看错,十年之内,顾彦时必能突破,成为九州下一位大乘武者。

    就连如今的自己,也不敢在顾彦时面前随意使用内劲,此人境界太高,对武道极为敏感,很容易看出自己身上有端倪。虽然顾彦时或许说不出这些端倪的缘由,但是武者的那种感觉却不会出错,一旦被他察觉,势必会引来麻烦,因而在顾彦时面前,楚珩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如今星珲挑战顾彦时,从他手里必讨不到好处,不过切磋之间学一学,对星珲入境归一倒也是好的。

    楚珩这样想着,目光投向了演武台中央——

    此刻顾彦时青锋出鞘,持剑而立:“这把剑叫断虹霁雪,你不是想知道飞花踏雪城的剑是何模样么,这就是了——”

    话音刚落,剑意迸发,一剑刺出,若流风吹雪,星珲一时之间竟不能分辨他剑在何处,只觉处处皆为他的剑,对方心意所及之处,利剑之所指。

    下一瞬,顾彦时人已在他面前,剑尖直指星珲额头。

    前两场,星珲以无胜有,以柔克刚,然而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世人说顾彦时剑如雪,人亦如雪了,人剑合一,剑之所至,心之所至,人之所至。

    人即是剑,剑即是人,心行即剑行,心至即人至。

    是真真正正的到了极致的境界。

    他虽化气为刃,刚柔并济,但终归是差了一筹,还并未达到心即是剑的境界。

    星珲心服口服。

    作者有话说:

    文中的剑名大多都源于古诗词。我们星珲还年轻,还要成长~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观沧海》 第7章 比试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观沧海》 第7章 比试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17/6.html

《观沧海》相关小说推荐: 让你腻在我怀里逍遥流主气运满满小师弟我,万年锻体期老祖入赘神婿我有一棵气运树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超自然创作档案三元神录从灵吸怪开始的异世界之旅我是SCV美特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