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外差

观沧海第10章 外差 作者:枫桥婉 [言情小说]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观沧海第10章 外差在线阅读。 观沧海 第10章 外差相关章节: | | | 观沧海最新章节目录 | 枫桥婉的小说 | 观沧海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三月廿二,叶星珲经历了六日苦不堪言的武英殿修行生活后,终于迎来了暂时的解放——苏朗昨日叫他提前准备,今日一早面圣后出发去宛州。

    听到出发之前还要去面圣,星珲心里有点打鼓,毕竟他还是勇字部武者,还未通过考核得襄字腰牌,万一陛下扣下他,不许他去,他又得继续听老夫子讲史了。

    事实证明是他多虑了。

    陛下见苏朗带他一同过来敬诚殿,并未表露出诧异,只平淡的吩咐二人:“到了宛州潋滟城,直接宣旨接清和长公主回帝都省亲,祭拜惠元皇贵妃,回来的时候不必从简,一切从长公主仪仗。”

    苏朗恭敬应是,星珲这才知道,原来苏朗说的外差竟是公主省亲,可这也不必派著姓大族的世家嫡子亲自去宛州迎接,按礼制派人传旨即可,星珲心里有些疑惑。

    又听陛下补充道:“把公主亲子也一并带回来,不必处置驸马那个外室和庶子。”

    外室!星珲心里“咯噔”一下,怪不得要苏朗亲去,驸马有了外室,还生了庶子,如今又被捅到天子面前,可真是闻所未闻。

    皇家威仪,不容侵犯,公主是君,驸马是臣,大胤驸马不得私自纳妾,公主可以做主赐侍妾,可驸马不能擅自纳人,这是规矩。如今这位姜驸马,连庶子都有了,本事真是大得很。

    苏朗开口请示:“那江锦城那边……”

    陛下挥手打断:“先不必做什么,若是能,就小心探查一番,莫要打草惊蛇。”

    星珲心下又是一惊,江锦城是钟太后次子敬王凌熠的封地,离潋滟城不过三百里。看来宛州之行,并不只是接个公主这么简单。

    叶星珲尚且来不及细想,就见又进来一人,跪在陛下面前。

    这人身着紫墨两色窄袖锦袍,袖口领口处镶绣金银双线祥云,腰牌上刻着一个“正”字,面容寡淡,看上去平平无奇,可他感觉得到,此人修行实力不在大统领、顾彦时之下。

    陛下叫了起,对来人吩咐道:“你另带十四名影卫随他们同去,把那名来帝都报信的公主影卫也带过去。”

    天子影卫!

    此刻叶星珲心头巨震,与天子近卫不同,影卫从不轻易现于人前,亦从不无端动用,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天子心腹、帝王凶器,以血止血,以杀止杀,无人敢拦。

    一次动用十六名皇家影卫去接一个公主回京省亲?怎么可能,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江锦城到底做了什么,值得天子这般忌惮?

    敬王,太后次子……星珲忽然想起了四年前的齐王之乱,一丝寒意蓦然从脚底泛起。

    天子夷了钟氏三族,杀了太后长子,钟氏子弟的血染红了整个砚溪城,太后怎能甘心。

    只怕是,敬王不敬,钟氏不忠,太后不厚。

    凌烨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星珲,淡淡对三人嘱咐道:“你们此去,是接长公主回京,但凡挡路者,杀无赦。皇家威仪,从不容他人践踏。”

    三人跪地领旨,躬身告退。

    刚踏出敬诚殿,就听那名天子影卫对二人温声道:“在下先去安排一番,暂且失陪,二位大人勿怪。”

    苏朗颔首,忙称不敢:“路上全仰仗大人了。”

    影卫点头,告辞而去。

    苏朗回过头来,见星珲有些怔愣,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了?后悔了?现在不去还来得及。”

    星珲一激灵,忙回过神来,一听苏朗可能不带他去,立刻不乐意了:“去,当然去,我还没去过宛州呢!”

    苏朗轻笑一声:“那你先去准备一番,我们午时出宫。”

    星珲应了个是,忙回武英殿收拾准备去了。

    苏朗看着叶星珲远去的背影,脸上笑容渐渐消失不见,面沉如水,目光深沉。

    却听有脚步声忽然在身后响起,苏朗回头,见楚珩神色冷凝,面罩寒霜:“你怎么带他去的,就怎么带回来,别失了分寸。东都境主,大乘圆满。”

    苏朗心下骇然,面上仍不显分毫,只淡淡回他:“姜家之事、敬王之事你也知道,你不是默许了么,现在后悔了?宛州不好去,我提醒过他了。”

    楚珩不答,只是抬脚朝武英殿的方向走去,走了十来步,忽又停下,微微侧头:“我只是给你个忠告,你猜漓山东君大乘几何?”说完也不听苏朗回答,只径直朝前走去。

    苏朗脸色一变,可也只是一瞬,又神色如常,往宫门的方向去了。

    他们几人在勤政殿前说话,自然瞒不过天子耳目,凌烨端坐在御案前,肃严威重,面无表情,只屈起手指轻叩了两下御案,“漓山”,他在心里默念道。

    星珲正忙着收拾东西,就看见楚珩推门进来,手里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倚着门框,也不说话,只眼睛跟着他的手动,似乎就是来看他收拾东西的。星珲以为师兄是来阻止他去宛州的,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叫了句师兄后也不敢再说什么,只等着楚珩开口。

    然而楚珩的第一句话是:“凌启是天子影卫首领。”

    星珲收拾东西的手一顿,低垂着眼帘:“原来是首领,怪不得归一巅峰。”复又微微抬头,看向楚珩,脸上再无平日的嬉闹神色:“让我同去,不就是要明着试探漓山立场?”

    楚珩眉毛一挑:“知道还去?”

    星珲又继续打包行李,淡淡道:“去啊,我还没去过宛州呢。不过我就是不明白,敬王和漓山能有什么关系?”

    “不是敬王,其实是驸马二弟,姜承平,师承漓山占星阁。他回姜家见到清和长公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家门不祥,就差没指着鼻子骂公主是丧门星了,现在闹得整个潋滟城风言风语。哦对了,在这之前,驸马已经有了外室。”

    星珲恍然大悟:“是他啊,那我有数了,怪不得非要让我去。潋滟城姜氏在武道上家学浅薄,所以才把安平侯才把嫡次子送来了漓山,如今出了师门就把占星戒令全忘了,真有能耐啊。”

    楚珩朝他走了两步,放低声音说:“其实让你去宛州,应该有我的原因在里面,公主之事,我有插手。”

    星珲有些疑惑,眉头微皱:“你怎么会……”

    楚珩打断他,直接道:“惠元皇贵妃本不姓燕,姓妫海,陛下有试探过我,应该是查到了此事。”

    星珲的眼睛瞬间睁大,不可思议道:“洱翡药宗不是早被灭尽了吗?那皇贵妃和……”他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嗯”,楚珩点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失神,低头喃喃道:“清和长公主……”

    星珲忽然打断他,郑重点头:“都过去了,放心吧师兄,我会处理好的。”

    楚珩很快恢复了一贯的神色,将手里的玉符递给星珲:“看着用,到了宛州不必再掩饰。”

    东君令!

    漓山东君的令牌,大胤九州所有漓山势力内,见此牌如见东君姬无月亲临。

    星珲虽是漓山少主,可毕竟尚且年轻,处事不多,况且在高手如云的漓山,合道巅峰在年轻一辈里虽是出类拔萃,却也不是到了独一无二的境地,他在外面想要做些事,有时难免要受到一些自诩长辈的师叔师伯们的掣肘。但若有了大乘武者的玉牌就不一样了,自有人为他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星珲接过,忙收在怀里,又笑嘻嘻地说:“这都给了?你不怕我出去仗势欺人,狐假虎威?”

    楚珩挑挑眉,“想怎么用都随你,反正姬无月护着你,没有玉符你也能,我来之前还敲打了一下苏朗。”又问:“你来帝都之前,师父有没有把他那枚玉佩给你?”

    星珲闻言立刻看向楚珩怀里,两眼放光:“师兄你的要给我吗?”

    楚珩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东都境主给了,于是把伸向怀里的手收了回去:“有了还想要?”

    星珲一脸讨好地看向他,连连点头:“大乘境的灵器,谁不想要,多一个也不嫌多。”

    “想得倒美”,楚珩白他一眼:“你路上小心。”

    星珲叹了口气,“知道了,真小气。”

    楚珩立刻作势要打他,星珲立马跳开。

    “行了,收拾你的东西吧,我先回去了,我还当着值。”

    星珲闻言赶紧让楚珩先回去,自己继续打包行装,却见楚珩走到外面窗边,忽又停了下来,直接扔了个东西到星珲榻上:“有事用我的,免得师父担心,他万一来了帝都,你我都得完,忘世居门口那块地都不够我俩跪的。玉佩记得回来还我,娶媳妇的聘礼都借给你了。去宛州好好玩,不必在意太多,你身后站的是东都境主和漓山东君。”

    “知道了。”星珲心头一暖。

    一枚玉佩静静躺在榻上,灿若明霞,莹润如酥,隐隐有流光闪烁而过。

    太上护心玉佩,又叫偕行灵玉,意为“与子偕行”,通灵剔透,藏精聚气,是不可多得的大乘灵器,只要对方境界高不过铸造灵玉的大乘,就能抵御对方的三次全力一击。带着这枚玉佩,叶星珲就算是在宛州横着走,都能全须全尾的回帝都来。

    临近午时,叶星珲收拾完毕,到了宫门口,见苏朗、凌启并十五名皇家影卫已经在门口等他了,影卫俱都穿了普通侍卫的服饰,低调得很。

    苏朗见他过来,笑着招招手:“过来,上车。”

    星珲看见有马车,心里一喜,可又有点不好意思,看了凌启一眼,把苏朗拉到一边,小声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凌统领看着呢……”

    苏朗见他已经知晓了凌启的身份,也不惊讶,只附在星珲耳边,轻声说:“我也坐车,陪你。我俩是世家嫡子,亲自去宛州传旨,坐个马车符合身份,再说,天子影卫出行,也不宜张扬,还能打个掩护。”

    苏朗同他咬耳朵呼出的热气,刺的星珲耳垂微红,他后知后觉地点点头,稀里糊涂的同苏朗上了车。

    直到上了车,行了一段路,都驶离帝都了,才想起来问:“那你前几日做什么非要我六天就学会骑马?”

    苏朗挑挑眉:“你猜。”

    星珲想起他前几天学骑马时的各种窘迫样子,心里坚定了此人就是拿他逗乐,故意看他出丑,于是“哼”的一声扭过头去,再也不理苏朗。

    作者有话说:

    【1.】灿若明霞,莹润如酥。——《红楼梦》第八回。

    【2.】东君令:甩锅专用道具。

    【3.】聘礼(jia zhuang)纯属楚珩胡扯。另外千万不要误会啊,两个受是不会有前途的,楚珩和星珲是单纯的师兄弟感情,我们星珲是漓山团宠。师兄早和他CP好上了,在本文算是副CP,但是他们的主线还会另开,大概是小气吧啦腹黑帝王攻×生死看淡怂咸近卫受叭。师兄和陛下的故事预收在专栏~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观沧海第10章 外差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观沧海第10章 外差 地址:http://www.qiqiw.com/40_40917/9.html

观沧海相关小说推荐: 我只想安静的写小说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重生的金手指呢从蜀山开始的大师兄天帝的悠闲生活每周一个随机能力御龙之龙女吉祥上一切从遮天开始痴傻小姐将军奴修仙绝地求生之无敌商店不败神尊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