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圆桌 第1章 诡异的圆桌

致命圆桌 第1章 诡异的圆桌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1章 诡异的圆桌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1章 诡异的圆桌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小源你先坐,看会电视,我去把果盘切了。”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妇女从什锦果篮挑拣水果,虽是在笑着说话,却怎么也掩不去神色中的哀愁。

    江问源咽下喉间涩意,“陈阿姨,我来帮你吧。”

    陈阿姨连忙摆摆手,“我还不知道你那厨艺吗,你进厨房就是给我添倒忙。这会天热,你去把窗户关上,开空调凉快会,我很快就回来。”

    “我刀工不行,帮您把水果拎进厨房还是可以的吧?”江问源拿起果篮,“陈叔叔鼻炎对空调过敏,我向来耐热,不吹空调也没关系。”

    江问源说自己耐热,不是在和陈阿姨客气。

    今年刚入夏,气温就节节攀升,把整座城市变成一个巨型烤箱。这种时候大部分人都恨不得在空调房里扎根,一步都不出来。江问源此时穿着黑色长袖衬衫和黑色牛仔裤,他提着果篮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陈阿姨家,身上清清爽爽,半滴汗都没出。

    陈阿姨暗暗叹气,“你陈叔叔去朋友家做客了,吃过晚饭才回家。”

    “陈叔叔也有提前回来的可能,不碍事的。”江问源提着果篮和陈阿姨往厨房走。

    江问源把果篮放在案板上,正要退出厨房时,陈阿姨喊住他,“你陈叔叔没有怪你,他只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过段时间慢慢就会好的。”

    “谢谢你,陈阿姨。”江问源朝陈阿姨露出一个微笑,他已经很久没真心实意地笑过了。

    陈阿姨在厨房切果盘,江问源回到客厅,在红木沙发坐下,他顺手拿起电视遥控器——

    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突然袭上江问源心头!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一只无形大手牢牢掐住后腰,猛地拖进虚无的深渊。在江问源极速坠落时,陈阿姨家客厅仿佛掉进黑洞,扭曲旋转着消失在黑暗中,最后连一丝光芒都逃不出来。

    坠落的过程持续了十几秒,江问源身体一沉,失重感消失,终于停下来了。

    江问源感觉身体仿佛经历十几趟惊叫云霄过山车的摧残,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恶心得差点没吐出来。身体糟糕到极点,四周也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江问源还是迅速察觉到某些异常。

    身下不再是红木沙发的硬质感,取而代之的是天鹅绒般柔软绵密的触感;客厅的窗户敞开着,户外的暑气直往屋里钻,可现在他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热气,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巨大的冰库中,冰冷入骨。如果这是一个梦,那这个梦给人的感觉也太真实了;如果不是梦,不管怎么想,这都不可能是陈阿姨家……

    “欢迎各位玩家来到圆桌游戏-85955。”伴随着清脆的啪嗒声,一个暗哑的声音响起。

    无尽的黑暗中,一根根蜡烛绕着圈在江问源头顶上方燃起,照亮一小方黑暗。

    那是一盏布满岁月痕迹的圆形蜡烛吊灯,悬挂吊灯的锁链长得看不见尽头,消失在上方的虚空中。吊灯的光芒很昏暗,只模糊地照亮一片圆形区域。十多张比人还高的单人立背扶椅将一张巨型圆桌笼在中央。隔绝在椅背之外的黑暗区域,隐约传来让人不安的动静。

    江问源就被禁锢在在这十几张扶椅之一,除了江问源以外,其他扶椅中也坐着人。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状若癫狂,嘴巴张张合合仿佛在说着什么,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到江问源耳中;也有几个人神色惊恐,却勉强控制住自己,四处张望,尽可能地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江问源就属于这类人;还有最醒目的一类人,他们似乎对现状并不惊慌,安静地坐在扶椅中,注视着圆桌中央的灯下黑。

    一尊二十厘米左右的小丑木偶站在圆桌中央的阴影中,用油彩画成的哭泣脸滑稽又阴森,它再次开口,说话时可上下活动的嘴啪嗒啪嗒地碰到一起,“现在开始收取玩家的入场券。”

    无人操控的小丑木偶迈开细长的双腿,随意选一个方向,啪嗒啪嗒地走向某张扶椅。

    第一个被选中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白领,她神色冰冷地注视着朝她靠近的小丑木偶。小丑木偶灵活地跳上女白领的肩膀,伸手触碰了她的两只耳朵。当小丑木偶的手离开女白领的耳朵,女白领原本还算镇定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扭曲起来。小丑木偶对女白领恨不得吃了它的表情视而不见,从她的肩膀跳下,顺时针朝着下一个人走去。

    小丑木偶触碰每个人的身体部位并不固定,看不出什么规律来,它的动作很快,一会功夫就绕过小半圈来到江问源的面前。小丑木偶人性化地做出抱臂手托下巴的动作,它停顿半秒,歪了歪脑袋,才朝江问源伸出手。江问源被禁锢在扶椅之中,只能认命地闭上了小丑木偶触碰的左眼。

    江问源能清晰地感觉到左眼的温度在快速流失,当小丑木偶的手离开左眼,他立刻张开左眼,然而,闭眼时收窄的视野并没有恢复,他左眼的视力竟然消失了!不幸中的万幸,小丑木偶对江问源的右眼似乎不怎么感兴趣,啪嗒啪嗒地走向下一个人。

    冥冥之中,江问源心底生出一种得到认可的感觉,身体上沉重的禁锢也悄然解开了。

    所以,左眼的视力就是小丑木偶说的入场券么……

    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江问源的理解范围,但他并没有趁恢复身体控制权的机会想办法逃跑。这不仅是因为逃跑无法拿回左眼的视力,更是因为在他之前被收走入场券的人,没一个离开扶椅的。

    小丑收取入场券的手段诡异,速度也很快,转眼之间又走过三四个人,离江问源也有一小段距离了。就在这时,江问源搁在扶手上的双手几乎同时被两只手覆盖,两只手一温热一微凉,分别来自坐在江问源左右的两个男人。

    江问源的神经本来就处于紧绷状态,突然被吓一跳,立刻条件反射地缩回双手,右手的电视遥控器不小心从手中滑落,无声地摔落在脚下的黑暗中。

    江问源警惕地看向左右二人,却发现他们的反应比他还要大。

    江问源曾和男友一起去聋哑学校当义工,所以懂得一些手语和唇语。即使声音被隔绝,他也能通过唇语大概读出两人的交流。

    右手边穿着一身校服的高中男生惊叹,“这是……新人?排在空位右侧第二个座次的新人?这也太逆天了吧?!”

    左手边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冷静地分析起来,“着装得体,室内拖鞋,电视遥控器,双手都没有戴戒指。在别人家做客时突然被卷进圆桌游戏的高素质新人。”

    “你说得很有道理。”高中男生认同地点点头,他在圆桌台面下对社会精英晃了下中指戴着一枚骷髅戒指的左手。

    社会精英也在圆桌下向高中男生展示右手食指上的铂金戒指。

    随后,两人默契地褪下双手的戒指。

    江问源还完全摸不着头绪,两人就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江问源对显然也掌握唇语的两人问道:“我的确是第一次进入圆桌游戏,能问一下你们的戒指有什么用吗?”

    高中男生一副见鬼的模样,“高素质新人还带唇语技能,你该不会是开挂进游戏吧?”

    社会精英的情绪控制力显然更强,他高冷地看着江问源,“等你通关这局游戏,就会知道答案。”

    江问源:“……”圆桌游戏别的方面他不清楚,但老手对新人不太友好他算是知道了。

    三人短暂的交流结束,小丑木偶已经走完圆桌一圈,它扬着哭泣脸,啪嗒啪嗒地再次从江问源面前经过,最后停在圆桌唯一一张空着的扶椅前,这张空位就在社会精英左侧。小丑木偶双腿并拢站定,挽手朝众人行鞠躬礼,声音阴森可怖,“入场券收取完毕,六十秒后,圆桌游戏-85955正式开启。祝玩家快乐游戏,团灭死绝!”

    小丑木偶话音刚落,蜡烛吊灯的灯下黑浮现出一个燃烧的血色数字“60”,并开始读秒倒数。

    等待死亡倒数的感觉非常不好,坐在小丑木偶斜对面的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突然发起疯来,他踢翻扶椅,一头扎进黑暗之中,他要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他要回家!

    小丑木偶对中年男人的临阵脱逃无动于衷,甚至还开心地拍起手掌来。

    中年男人跑出去没多久,就传来一阵野兽嘶吼着撕扯骨肉的进食声。野兽撕咬的动作非常野蛮,座位和中年男人相近的几人,被溅了一身滚烫的血肉。随后,一条被啃掉一大半肉的人腿划过半空,重重地摔在圆桌上,断腿的肌肉和神经还很新鲜,血淋淋地在桌面上抽搐了几下。

    可怖的画面和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所有人的感官。玩家之间的声音不互通,那个逃跑的中年男人,连遗言都没能留下,无声无息地死在绝望的黑暗里。

    江问源捂住嘴忍住作呕的感觉,在六十秒倒数归零时,最后朝小丑木偶看了一眼,如果不是他产生错觉的话,在中年男人惨死之后,小丑木偶身上的黯淡的纹理变得鲜艳了许多……

    光影交替,江问源身处的环境无缝切换成机器轰鸣的施工现场。

    除去那个死在黑暗中的中年男人,本次圆桌游戏的玩家一个没少,十四个人一起站在铁轨旁铺着石渣的空地上。一个头戴黄色安全帽的黝黑男人站在铁轨上,手里拿着喇叭朝他们训话,“这次铁路隧道坍塌抢修,要在十天内完成。抢修队人手不足,你们能主动提出帮忙抢修,我感到很欣慰。抢修队不会亏待你们,从今天起,你们的住宿和伙食都由抢修队负责,抢修结束后也会按劳给你们支付工钱。我是你们的工长梁哥,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玩家里有好几个身上大面积沾染鲜血的人,还有几个垂着脑袋不停抹眼泪的新人,衣着打扮五花八门看着也不像是来帮工的,这种种异常全部都没能引起梁哥的注意。梁哥指着旁边空地上的两个装着工具的木箱,“你们可以选择的工作有三种。一,和我一起进隧道挖坍塌的土方;二,清理搬运隧道里的土方;还有最后一种,去厨房帮厨。为了方便最后结算工钱,你们每个人只能选择一项工作,每项工作都有对应的工具,工作一经选定就不能更改。”

    这个时候,就算没人提点,刚刚经历过一场死亡的新人都已经明白了,眼下他们选择的不是工作,而是通往生或死的钥匙。装着工具的木箱没有盖子,里头的东西一目了然,铁锹六把,二人用装土车三辆。帮厨的围裙仅仅只有两条。

    “你们的宿舍安排在隧道南侧的集装活动房,每间房可以住两到四人,个人卫生统一在靠近河边的卫生间解决。隧道附近没有生活区,工地九点熄灯之后附近会变得很暗,你们最好在那之前回宿舍休息。”梁哥安排好住宿后,又再三向众人强调了诸如戴好安全帽之类的工作安全须知。把重要的事都交代清楚后,梁哥便不再管玩家,在工友再三的催促下加入抢修工作中。

    梁哥刚走,玩家之间的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一些玩家不动声色地将木箱围起来,江问源不过迟疑了一会,就被挤到外头。

    “哥们,你打算选什么工作?”

    江问源感觉到有人拍了下肩膀,转头看去,原来是圆桌上坐在他右手边的眉眼清秀的高中生。他手里拿着顶黄色安全帽,手上并没有拿工具,“哦,差点忘记自我介绍,我叫张辰。”

    “……陈眠。”鬼使神差地,江问源没有报上真名,而是借用了男友的名字,“我想先到四周转转收集一下情报,回头再选工作。”

    “现代人都知道情报的重要性,但是现在情报和选择优先权不可兼得,等你转完一圈回来,估计就只剩下进隧道挖土方的工作了。圆桌游戏面前人人平等,其他人可不会因为你是新人,就把较为轻松的搬运土方和帮厨工作让给你。”圆桌上坐在江问源左手边的社会精英也加入话题,和江问源想象的一样,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和冷峻的长相浑然相成。

    江问源分析道:“既然这是一个游戏,最开始的选项一般都不会是即死选项,我想最需要关注的还是隐藏在这些选项背后的线索。”

    张辰吊儿郎当地打个响指,“不愧是圆桌给予高评价的新人,被卷进莫名其妙的游戏,目睹逃跑玩家的惨死后,还能迅速冷静下来思考。”

    社会精英微微一笑,“突然遭遇恶劣事故能迅速冷静下来的人有两种,其一,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比如军人、警察;其二,遭遇过比现状更痛苦更惨烈事件的人。不知道新人是哪一种呢?”

    江问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社会精英没有继续追根究底,“我是左知行,很高兴认识你。”

    张辰仿佛看不到江问源冷得快要掉冰渣的表情,笑着提议道:“要不我们三个一起组队探索地图吧。”

    左知行没有犹豫,“我接受。”

    江问源还没给出答案,就被隧道那边的骚动给打断,只见一个工人躺在担架上被抬了出来,竟然是刚才给他们发布任务的工长梁哥。他被二次坍塌的石头砸破头,血咕咚咕咚地从伤口往外冒,呼吸也很微弱,抢不抢救得回来都难说。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更不幸的消息,梁哥意外受伤,玩家需要再多派一个人参加挖土方的工作。

    “要不……我们还是先把工作定下来再去踩地图吧?”张辰朝挤满玩家的工具箱走去。

    左知行冷笑,“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知难而退的人,另一种是出尔反尔的人。”

    张辰扁扁嘴,“我不是,我没有……”

    “那就走吧。”左知行冷酷地下定结论,“陈眠你还愣在那干嘛,赶快跟上。”

    江问源:“……”貌似我还没答应和你俩组队吧?

    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梁哥,可搬运土方和帮厨的岗位只有七个,估计一时半会都没办法完成工作分配。还在为工作分配僵持着的玩家们没有发现,有几个人已经悄悄地离开了队伍。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1章 诡异的圆桌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1章 诡异的圆桌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0.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被地球开发出新功能 [参赛作品]我是lion的小姐姐[电竞]系统太八卦[星际]弱受他一言难尽花瓶学霸重生日常农妇上位手记糖二代[综]吾王君临超模养成记[重生]网红有个红包群老子就是不想生傲世悍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