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圆桌 第102章 醒来的骨偶

致命圆桌 第102章 醒来的骨偶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102章 醒来的骨偶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102章 醒来的骨偶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04号副人格发现江问源是玩家之后, 身上那股暴躁劲反而消失了。他整个人沉静下来, 神色冰冷地与江问源对视, 眼神锐利得仿佛锐利的导致,能将人扎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江问源决定和陈眠见面时, 就已经料到暴露玩家身份的结果, 所以现在面对气势如同噬人凶兽般危险的04号副人格, 他也一派坦然, 全然没有因为玩家身份被揭穿而慌张。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将近十分钟, 04号副人格脸上的表情渐渐出现松动, 针对江问源的杀意也渐渐消退。也不知道04号副人格在无声对峙的时候到底脑补了什么东西, 他以一种一言难尽的语气对江问源说道:“你真是……愚蠢!”

    04号副人格最后瞟了一眼江问源已经不见骨偶的双手, 像是下定什么决心那样, 掷地有声地留下最后一席话便转身离开了,“在我赢得游戏胜利之前, 我都不会再让主人格醒过来。要是你顾虑你和主人格之间的关系而畏手畏脚, 我会瞧不起你!给我好好记住,靠别人主动牺牲奉献得来的胜利, 那种东西我从来都不稀罕!”

    江问源无言地注视着04号副人格无声无息离开22号房间的背影, 他明白这一关能这么轻易过去,应该是陈眠争取来的。陈眠不断在脑中释放他对江问源的好感, 让04号副人格误以为江问源展示玩偶的行为,是江问源主动暴露玩家身份,把弱点交与他, 为他牺牲自己的生命,放弃本轮游戏的胜利。

    任04号副人格再怎么厉害,都不可能想得到玩家在圆桌游戏搞事这种真相,所以他顺理成章地给江问源套上一个恋爱脑的人设。这已经是陈眠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但他终归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接下来的游戏,很可能只有江问源自己一人面对了。

    04号副人格在22号房间停留的时间前后不过二十分钟,离零点还有三个多小时,江问源也不着急准备今晚对付火人的手段,他坐回床上,再次打开特殊空间,取出骨偶。

    江问源双手捧着骨偶,拨动拇指,轻轻抬起骨偶垂下的脑袋。当骨偶的脸映入眼帘,江问源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癫狂的眼睛。与天人永隔的儿子重逢,给陈叔叔带来巨大的冲击,终于成功唤醒了陈叔叔依附在骨偶的破碎灵魂。

    陈叔叔的双眼盈满剧烈的喜悦和悲伤,还混杂着深深的恐惧,他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着,表情扭曲又癫狂,他嘴巴开开合合,尝试了数次后,才弄明白发声的方法。陈叔叔语气急促而严厉,“江问源,我有办法救我的儿子。陈眠因你而死,你必须救他!”

    “当然,当然!我当然会救陈眠的!”陈叔叔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蕴藏着巨大的信息量,向来镇定自若的江问源都不由一阵狂喜,一口气说了三个当然,“陈叔叔你有什么办法救陈眠?”

    陈叔叔颤抖着嘴唇,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把话继续说下去,他艰难地说道:“骨偶当中存在着一缕和圆桌游戏本源的能量,再给我一些时间适应,我就能控制这股能量,把藏在犯罪者当中的玩家全部找出来。”

    陈叔叔的回答就是直白地要求江问源迎合圆桌游戏的规则去杀人,这和江问源的设想有些出入,稍微冲淡了他有些上头的喜悦。江问源的心态不过发生些微的变化,却没逃过陈叔叔的眼睛。陈叔叔沉下脸,表情越发阴鸷,“你对我的方法有意见?”

    即使陈叔叔依附在一具只能说话不能动弹的玩偶上,对江问源根本构不成威胁,可江问源对待陈叔叔这位男友家长有种天然的小心翼翼,“我没有这个想法,”他连忙向陈叔叔解释,“只不过陈眠的灵魂在04号玩家的身上,游戏的胜利不能交给他附身的玩家。如果要走献祭玩家的通关路线,04号玩家的死亡,会对陈眠造成影响。陈叔叔您有什么应对方法吗?”

    陈叔叔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他不假思索便答道:“你献祭04号玩家之前,我可以借用骨偶的能量把陈眠的灵魂从04号玩家身上剥离出来,用骨偶的特殊能量保证陈眠的灵魂不消散。但骨偶的特殊能量有限,最多只能维持陈眠的灵魂12小时不消散,所以你必须把04号玩家留到最后一天去献祭。好了,我要节约能量,不能长时间保持清醒,你快把你掌握的情报都告诉我。目前已经确认的玩家有哪些?还有哪些是你怀疑的对象,到时你带着我单独近身目标一米范围内停留三十秒,我可以辅助你判断他们的身份。”

    陈叔叔不愿多聊的态度,让江问源的心不由往下沉了沉。其实以他们现在的状况,想要打破死循环,江问源觉得寻找圆桌游戏本体的通关路线会更好,可陈叔叔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好像完全没考虑这个方向。

    江问源暂时压下满腹疑问,走到圆桌游戏终局的玩家不缺狠角色,陈叔叔能给他提供帮助已是万幸。至于第二种通关游戏的方法,江问源可以另外工作。江问源把骨偶放至枕边,给骨偶摆出一个端正的坐姿,把四天以来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包括我在内,十二名玩家当中我能确定的玩家有七名,04、09、15、21、22、26、44号,其中15、26和44号已经死亡。其他疑似玩家的犯罪者还有九人,分别是……”

    陈叔叔沉默地听完江问源的叙述,眼皮逐渐变得沉重,他的声音渐渐弱下来,在双眼彻底闭合时声音完全消失,“明天九点之后,我会尽量保持清醒,尽快把剩下五名玩家找出……”

    江问源小心地抱起骨偶,陈叔叔已然失去意识,苍老的睡颜满是抹不去的痛苦。江问源收好骨偶,便着手准备今夜应对火人怨灵袭击的对策。

    祭典第五天,凌晨00:00。

    火人的怨灵如期而至。经过四天对火人的摸索以及蚂蚁搬家地从虚拟场景里带回来的工具,就算面对火势和高热比昨夜激增数倍的火人,江问源也能从容应对。江问源甚至都没有使出后招,这些火势缭绕如同庞然怪物的火人,又落入了昨天那些仿造地下牢笼的陷阱中。只是与昨天有所不同的是,火人们今晚没有和昨天一样屈服于死亡时留下的阴影,它们在铁笼里疯狂挣扎,在火焰中把锁链摇得哐哐作响。

    江问源坐在床沿戒备着陷阱中的火人们,手中一直握着伸缩棍,其他对付火人们的工具也都摊开在床上,随时都能上手。

    时间缓慢地流淌着,朝着凌晨一点接近。被陷阱所困的火人们不由地心生绝望,眼前这个烧死它们的凶手,比以前更加难缠了,它们别说杀死他,也许等祭典结束那天,它们连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烧伤都无法做到。

    就在火人们从喉中发出短促绝望的哀嚎即将消失时,它们万万没有想到,江问源竟然主动朝它们靠近。江问源走到其中一个陷阱前,举起右手,用手背接近困在陷阱中的火人面前。

    那个火人懵了一懵,不知道江问源的骚操作是几个意思,它甚至有些害怕地在仄逼的陷阱中往后挪了挪。几秒后,它发现江问源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保持着右手背贴近陷阱的动作。也许是没有感到威胁的缘故,火人忽然恶向胆边生,调动全身的火焰,抓住即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把全部火焰集中朝江问源烧去。

    空气中瞬间飘出一股烤肉的味道,直到火人的身影从陷阱里彻底消失,江问源都保持举着的右手的动作,纹丝未动。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江问源的整个右手背和手肘的皮肤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烧伤反应,连衣袖都被烧掉了一小节。

    能进入圆桌游戏终局的玩家都不是善茬,连续十二天在怨灵的骚扰下不受伤绝不是什么难事。在身上明显的位置留下怨灵造成的伤害,无疑会提高其他犯罪者们结合伤害逆推出犯罪真相的风险,但这种风险并非全是坏处,它能在某种程度上麻痹藏在犯罪者当中的玩家的警惕。

    江问源本来打算把这个手段留到祭典后半段的,可是陈叔叔需要离开玩偶的特殊空间去查探其他玩家的存在,虽然骨偶的体型纤细小巧,但放在口袋中的轮廓很容易吸引玩家的注意。为了配合陈叔叔的行动,江问源不得不提前行动。

    第二天早上出门之前,江问源用胶带把骨偶混杂一些棉絮,隐去骨偶的轮廓,尽量平整地固定在胸腹的位置,再披上宽大的囚服挡去。右手缠着的白色绷带和囚服的橙黄色形成强烈的色差,很容易就能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其上,降低骨偶的存在感。

    做好准备工作,江问源便按照固定的行动模式,去饭堂打卡。人头攒动的饭堂,弥漫着浮躁的气氛,江问源不动声色地观察,很快便发现和往日的不同。饭堂里少了两个人,身形庞大像座小山的13号男犯罪者和留着几乎及地长发的46号女犯罪者。这两人每天早上都会准时到饭堂打卡,一直待到早餐时间结束才离开。

    玩家们在游戏中被赋予了马甲身份,虽然外形和本体有差别,但身体素质是没有发生改变的。玩家中没有胖子和长发,从13号比猪还恐怖的食量和46号对难缠长发应对自如的习惯,就能把他们从疑似玩家的名单上剔除。

    由于这个小插曲,江问源去给21号送早餐就比往常要晚了些时间。等江问源带着早餐去到21号虚拟场景时,21号已经站在虚拟场景的围墙外等着他了。21号的目光在江问源右手上的绷带滞留片刻,又不动声色地把江问源上下打量一圈。橙黄色的囚服有些宽肥,也不知道21号有没有注意到江问源藏在囚服下的骨偶。

    21号的消息来源不止江问源一个,他对江问源的迟到并不意外,开口便点破江问源迟到的原因,“你在13号和46号身上发现了什么?”

    江问源将早餐推给21号,把自己之前查到的结果如实相告,“他们的死亡地点都是自己的房间。13号死于割喉,身上无外伤。46号是被自己的头发绞死的,手腿和脸部都有指甲的刮伤。”

    21号不怎么讲究地抓起干面包啃起来,眼神像是嗅到猎物气息的狩猎者,“我记得13号的罪行是奸杀儿童。割喉而亡,这应该不是怨灵的手笔。”

    21号没有直言,江问源却立刻明白了他藏在话里的意思,而这也是江问源所担心的。某个藏在暗中的玩家,开始对犯罪者NPC们下杀手。13号的死仅仅是一个开始,犯罪者NPC的数量继续减少下去,就代表着玩家们藏身的掩体变少。极限逼近,若是哪个玩家的心态稍有不稳,就会露出破绽,而这也是那个策划这个杀局的玩家所乐见的结果。

    江问源和21号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认证,陆续有三个犯罪者NPC的尸体在祭坛的各处被找到,其中一具尸体被找到时身体还是温热的。他们的致命伤和13号如出一辙,割喉而亡。21号对那个下黑手的玩家十分感兴趣,却不着急对他动手。祭坛现在的高压氛围,是21号乐见其成的。

    祭典第五天的整个白天,21号的关注重点都放在研究割喉杀手的行动轨迹上,没有离开21号虚拟场景一步,也没有额外要求江问源去查哪个编号的犯罪真相。

    夕阳金黄的余晖倾泻而下,洒满整个祭坛。缥缈的钟声在傍晚六点准时响起,身着橙黄色囚服的犯罪者们陆陆续续聚集到高高的祭台下。割喉杀手捏在手上的四条人命,导致今天献祭仪式的气氛无比压抑。

    21号今天是和09号一起来的,他们有说有笑,轻松的态度和其他犯罪者们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穿过祭台下的犯罪者,在路过某个少年模样的犯罪者时,21号和09号眼同时出手。那个被两人联手攻击的41号少年,反应很快地避开他们的动作。

    三人打成一团,他们周围反应慢半拍的犯罪者们才手忙脚乱地散开,给他们清出一块空地来。江问源冷眼旁观,41号在21号和09号的攻势下逐渐落于下风,41号情急之下便想用玩偶进行反击。然而这个举动非但没能救他,反而加速了他的死亡,从特殊空间取出玩偶到激活它的功能需要时间,哪怕完成这个动作需要的时间不到0.5秒,也足够21号和09号制服他了。

    江问源闭了闭眼,已然料到41号的结局。21号抓住41号破绽,冷笑着把他双手反剪背后压跪在地上。41号脸色灰败,徒劳地在21号手下挣扎着。

    一番打斗结束,编号35号的美女犯罪者从人群中走出,她贪婪地望着41号少年,给他添上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41号的罪行,由于儿童时期遭遇单亲母亲的家庭暴力,把六名中年单亲母亲殴打致死。有谁提出异议吗?”

    在犯罪者的沉默中,41号被打上祭品的烙印。21号和09号合作把41号捆起来,推着他走上祭台。41号玩家是被割喉杀手玩家逼出破绽的,他的死让江问源对割喉杀手玩家的警惕更甚。割喉玩家尝到逼出41号玩家的甜头,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停下对犯罪者NPC的杀手。

    41号被活活殴打致死的尸体被六个中年女怨灵带走,祭典第五天的献祭仪式圆满落下帷幕。江问源在饭堂囫囵把胃塞满,便带着21号的晚餐去找他。

    21号和41号搏斗时挂了点彩,心情却是不错的。他惬意地享受着丰盛的晚餐,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江问源交流情报,给江问源报出几个编号,让江问源去查证他们的犯罪真相。

    一顿饱餐后,21号毫无形象地大字摊在沙发上,忽然想到什么,抬起头对收拾餐具的江问源说道:“邻居,你再帮我查一个人。”

    “谁?”江问源拿起台上的餐托,与21号对上视线。

    21号嘴角噙笑,笑里藏着浓重的恶意,“04号。”

    21号声音很轻,却像一道落雷炸响在江问源耳边,他的心跳疯狂地跳动起来。21号一直盯着江问源,他察觉到了江问源一瞬间的异常,双臂撑在沙发背上,支起上身,充满侵略性意味地朝坐在他对面的江问源靠拢过来,“04号这人有什么问题吗?”

    割喉杀手给玩家造成的心理压力可谓相当之大,04号副人格又是那种藏不住事的暴躁性格,他偏偏还封印了主人格,在这样的压力之下露出马脚一点也不奇怪。江问源迅速调整状态,弯起嘴角扯出一个没什么诚意的笑容,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道:“04号是双重人格。”

    “没有别的情报了吗,”21号怀疑地说道,一副警察盘问嫌犯的态度,“我记得你和他一起吃过饭,他昨晚还拜访过你。”

    江问源也没问21号到底是打哪知道他和04号的关系,维持着假笑,“我是GAY,看上他了,不过他是异性恋,昨晚我们没谈拢,没能达成交易。”江问源的话说得半真半假,结合04号今天把他视作洪水猛兽的态度,还挺真实的。

    21号还真没想到他会听到这样的回答,他刚才为了逼问江问源,身体前倾和江问源靠得有点近。在江问源说出自己是GAY后,21号下意识地直起腰,拉开了和江问源之间的距离,也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有过和GAY有关的不好经历。

    在21号的动作下,江问源连假笑都省了,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放心,我喜欢的是亚洲人,对白人没兴趣。你不在我的狩猎范围。”

    21号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把江问源送出虚拟场景。

    江问源把餐具还回饭堂,没有继续晚间查探虚拟场景的活动,他把自己关回22号房间里,把胸前的骨偶扯下来。他的动作很重,胶带扯离胸口时在皮肤留下明显的红痕。江问源顾不得胸口的疼痛,捧着玩偶对陈叔叔低声说道:“陈叔叔,陈眠附身的玩家身份被发现了!”

    听到江问源的呼唤,玩偶脸部的眼睑了几下,缓缓张开眼。

    04号被发现玩家身份,想要活到祭典最后一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陈叔叔难掩焦急之色,“难道你不能像21号和09号那样,同04号合作,把其他玩家先送上祭坛吗?”

    陈叔叔提出这个建议,自己都觉得不可行,21号和09号能那么高调地暴露自己的玩家身份,那是因为他们很好地把自己的罪行藏起来,其他玩家不敢轻易献祭他们。可江问源和04号都不具备这样的前提。江问源敢肯定,21号不会遵守他们的约定,早就探过22号虚拟场景,死死捏住他的罪行。只要江问源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21号送上祭台。不管怎么想,继续走献祭通关路线的话,陈眠只有死路一条。

    江问源和陈叔叔默默无语地凝望着,直到江问源率先打破沉默,“我们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找到圆桌游戏的本体,不是吗?”

    陈叔叔几度张开嘴,都没有发出声音,就在江问源快要放弃游说,决定自己去找圆桌游戏的本体的时候,陈叔叔虚弱的声音响起,“我没有找到圆桌游戏本体的能力,我只能给你一次答错的机会,记住,答错的机会只有一次。”

    把话放下,陈叔叔最后深深地看了江问源一眼,他没有给江问源继续提问的机会,一副拒绝沟通的态度,重新闭上眼,任江问源再怎么喊都没有睁开眼。

    在这个杀千刀的游戏里,陈眠沉睡不醒,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依靠,陈叔叔不会无缘无故地拒绝沟通。江问源木木地看着骨偶的脸,心里涩得厉害,他不敢深想陈叔叔拒绝沟通的原因。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102章 醒来的骨偶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102章 醒来的骨偶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101.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逆袭吧,论文少女!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主角他疯了[穿书]将军你踩到朕龙脉了玉奴妃常毒宠魔尊纯阳修仙中[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再再再再世我的皇帝陛下[HP]纯真之歌重生之幸福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