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圆桌 第105章 火烧祭台

致命圆桌 第105章 火烧祭台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105章 火烧祭台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105章 火烧祭台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21号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实际上心里却没有多少被欺骗的愤怒。在江问源手头吃点亏又怎么样, 他已经听到09号的话了, 江问源对错误的对象说出暗语,马上就会自己主动登上祭台自我献祭, 他才是在这局游戏中走得更远的人。

    只是……21号内心里有种本能的不安, 这种直觉是他在圆桌游戏中摸爬打滚活到终局而来的, 他总觉得江问源和陈眠有哪里不对劲, 他们的眼中没有临死之人的绝望,难道他们还隐藏着绝处逢生的方法?

    21号双手垂在腿侧, 做出抓取的手势, 并在脑海中迅速筛选出能面对各种突发状况相对应的玩偶。21号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手势, 无论是江问源和陈眠、09号, 还是剩下那些依旧藏在犯罪者中的玩家们, 每个人都心知肚明,21号的手势究竟意味着什么。

    和战意盎然的21号相比, 江问源就显得淡定许多, 他站姿随意,始终牵着陈眠的手, 一双亮得有些骇人的眼睛落在21号身上, 不放过21号每个小动作、每个细微的表情变化,最后, 江问源移动视线,与21号染上血意的眼睛四目相对。

    两人沉默地僵持着,直到献祭仪式最后一下钟声响起。

    江问源面上维持着淡定的表情, 心跳却越来越快,大脑超负荷地飞速运转,不停地思考着圆桌游戏的本体会在哪里?

    09号信誓旦旦地否认21号是圆桌游戏本体的可能性,是他想要迷惑江问源,免得被04号盯上21号吗?还是说在46号尸体里、在虚拟空间那些证物里、在那只江问源始终没找到的巨钟里、还是干脆就藏在04号副人格身上?值得怀疑的对象实在太多,多到即使把每个玩家的暗语机会都用一遍都试不完。

    陈叔叔的骨偶消失,江问源已经没有可以犯错的机会了。事到临头,面对眼前这些怀疑对象,江问源双唇紧闭,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出暗语。

    21号一直牢牢盯着江问源,他敏锐地察觉到,江问源似乎和之前自我献祭的44号不太一样。钟声已止,江问源却没有被麻木和绝望淹没,从他的眼睛里,21号捕捉到一道一闪而过的光芒,亮得骇人。

    21号危险地眯起双眼,下意识地就要从特殊空间里抓出玩偶,却被一股恐怖的气势生生逼停动作。21号警觉地望向气势的源头,竟是一直站在江问源身旁与他两手握紧的04号。

    04号能被割喉杀手不算高明的手段逼出马脚,被其他玩家盯上却不作为,只知道把江问源推出来挡刀,林林种种的表现积累下来,21号就没把他当对手正眼看待。然而,此时站在21号面前的04号已经换人了。

    陈眠握着江问源的手纹丝不动,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弹出刀刃的折叠刀,他扬起手,折叠刀的刀刃,径直架在自己的颈动脉上。锐利的刀锋划破皮肤,沁出的血珠顺着刀刃的弧线滴落。要是陈眠把刀再扎得深一点,造成颈动脉大出血,以祭坛现有的医疗条件,必死无疑。用自杀来威胁其他玩家,可以说相当不要脸了。

    不过,要不要脸不重要,重要的是,陈眠的威胁的确非常奏效。圆桌游戏虽然给出第二条通关路线,但玩家们只要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都不会选择这条通关路线。要是陈眠自杀,十一名玩家的献祭仪式缺少一个祭品,大家迫不得已必须走第二条通关路线,不会有玩家乐意面对这样的局面。

    哪怕21号再不情愿屈服于陈眠无耻的自杀威胁,就连21号的同盟玩家09号,都不会允许他动手。取玩偶、激活玩偶的特殊能力,都需要时间,21号的手速再怎么快,还能快得过抹脖子吗。09号朝21号逼近两步,警告地低声说道:“21号,记住我们的同盟约定!”

    大概是09号的话起了作用,21号的脸色越发阴沉,却垂下手,把指关节掰得咔咔作响,暂时放弃打开存放玩偶的特殊空间。

    陈眠清醒的时间有限,他对21号和09号了解非常有限,无法确定他们是不是在做戏给他看,想要麻痹他放松警惕。于是陈眠便继续维持着把刀刃架在脖子上的动作,在江问源得出结论前,他不会给其他玩家打扰江问源的机会。

    可是,陈眠表面一派巍然不动,内心却并不平静,他重新获得身体的掌控权后,就发现他已经感受不到来陈叔叔的气息了。骨偶的特殊功能无法在游戏中使用,江问源也不可能破坏骨偶,那骨偶的气息怎么会凭空消失了?

    陈眠以灵魂的形态在游戏里度过了漫长的时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旦骨偶在游戏里遭到破坏,割裂灵魂依附在骨偶上的陈父,究竟会遭遇怎样的下场。陈眠感觉胸腔中那颗不属于他的心脏疼得厉害,仿佛就要裂成几瓣,再无法拼回去。整个过程,陈眠都稳稳当当地握着江问源的手,丝毫没有影响他思考。

    此时此刻,陈眠和江问源的内心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也许陈眠现在只需要江问源一个无言安慰的亲吻,也许江问源得到陈眠的一点提示就能豁然开朗找出圆桌游戏的本体,可是现在玩家们都紧紧盯着他们,若是他们再有一点异动,其他玩家们就不会继续阻止21号,反而会联合21号一起对他们动手。

    陈眠用自杀来威胁玩家,也没能为江问源争取到太多的时间。钟声停止还不到一分钟,祭台下的气氛愈发紧张起来。09号也隐约察觉到不对劲,他不着痕迹地把46号的尸体拖出一段距离,以身阻隔在江问源两人和46号尸体之间。

    江问源和陈眠要是再消极拖延下去,玩家们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江问源和陈眠为了验证他们和圆桌游戏的战场,江问源几乎把他所有的玩偶都用完了。而04号这个玩家,他的实力其实并不足够能进入圆桌游戏终局,圆桌游戏破格让他提前进入终局,只是看中他的双重人格可以给陈眠下套,4号身上的玩偶也寥寥无几。若是其他玩家真的要和江问源和陈眠动手,他们没有半点胜算。

    就在21号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之时,视线一直牢牢黏在他身上的江问源终于动了。江问源抬起头,望向天空中逐渐聚拢的阴云——

    江问源唤醒陈眠后,迫于四周全是不怀好意的玩家,想要好好说上几句话都做不到。两人之间巨大的情报量断层,注定陈眠无法在寻找圆桌游戏本体这件事情上帮到江问源,陈眠能为江问源做的事情,就只有沉默的陪伴,为他多争取那么一点点思考时间。

    可有些人,他只要在那里,就能让世界变得完全不一样。

    原本在江问源的心中,21号是他最怀疑的对象。陈眠和江问源有着无需言语的默契,他把折叠刀架在脖子上,为江问源争取时间的同时,更是在故意挑衅21号,让江问源能更多地观察21号的变化。

    陈眠对21号知之甚少,没觉得21号的反应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江问源眼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21号这人在祭典的第一天就高调地公布玩家身份,可见他在圆桌游戏中追逐万能许愿机会时,也在享受着刺激的生死游戏。21号极度自我中心,喜欢把一切变故都掌握在手中。陈眠用自杀来威胁他,21号做出干架的姿态,事实上却没有真的动手。

    21号真要对付陈眠,陈眠就算真的抹了脖子不管用。定身的玩偶、减速的玩偶、把身体短暂变成铜墙铁壁的玩偶,诸如此类的玩偶,都可以在陈眠自杀前制服他。再不济,没能阻止陈眠自杀,那21号也能用治愈类的玩偶去控制陈眠的伤势,在他没死透之前把他送上祭台,只要陈眠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怨灵,献祭就能成功。像这样牢牢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行动,才更符合21号强势的性格。

    21号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江问源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21号没有玩偶,他根本就不是玩家,而是圆桌游戏精心捏出来的犯罪者NPC,用来迷惑玩家的。区别于其他犯罪者NPC,21号NPC被植入模拟玩家的人格,估计连21号自己都错认为自己是玩家。

    可以说,在09号把21号劝住的那一刻,江问源对21号的怀疑瞬间飙升到顶点。可是在下一秒,江问源内心的怀疑又以坐过山车的速度陡然下降。

    无他,若圆桌游戏的本体就在21号身上,以它和他们纠缠了不知道多少个死循环的恩怨,它何不顺水推舟,借玩家们的手逼迫陈眠自杀呢。只要04号身死,陈眠就会灵魂消散。就算它暴露身份,江问源拿到游戏终局的胜利,那又如何,没有陈眠的灵魂,陈眠就没办法复活,成为圆桌游戏的养料。死循环就此断开,圆桌游戏就赢了。21号的无动于衷,彻底撇清了他是圆桌游戏本体的嫌疑。

    陈眠的到来,为江问源拨开迷雾,脑中混乱的思绪,逐渐变得有条理起来。江问源不由地想到了这个游戏世界里另一个姓陈的人。骨偶碎裂时,江问源的脑袋都是懵的,可是和陈眠双手紧握时,江问源清晰地回想起来,陈叔叔对他说:你没有错!

    江问源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中若隐若现的怨灵集合体,抬脚走向祭台的阶梯。江问源走的时候,没有松开陈眠的手,他也没有感受到手上传来拉扯感,在他抬起脚时,陈眠就已经紧紧跟了上来。两人带着如同要将大地踏碎的气势走向祭台,挡在路上的犯罪者们纷纷避让。

    21号盯着江问源和陈眠踏上阶梯的背影,拉开几步距离后,迈步跟了上去。09号心有不安,但他是用玩偶亲耳听到陈眠对耻辱柱说出暗语的,就没有和21号一起跟去,祭台的阶梯又窄又陡,万一摔下来输掉游戏,他死都不会瞑目的。

    江问源和陈眠踏上九十九级阶梯,登上仅容两人落足的圆形祭台上。21号落在距离祭台还有十级的地方就停下脚,这个以为自己是玩家的犯罪者NPC,还是很惜命的,他在乎江问源和陈眠的命,想要献祭他们,江问源和陈眠注定淘汰出局,他们是不会在乎其他玩家的命的。

    由于21号错误的思维惯性,江问源和陈眠终于得到短暂的交流时间。

    两人的距离挨得极近,彼此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江问源望进陈眠深邃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睛里倒影出来22号那张圆胖的脸庞。江问源在圆桌游戏里一路走来,从来都是陈眠在披马甲,现在好了,连他也一起披上马甲。

    想到他们现在顶着两具陌生人的身体深情凝视,江问源有些忍俊不禁,他干脆不再压抑自己的心情,将笑意扩大,他的唇几乎要碰到陈眠的唇,用低得只有两人能听见的气音说道:“陈眠,你相信我吗?”

    “我不知道。”陈眠耿在这局游戏里睡了太久,对目前的情况几乎两眼一抹黑,他不想给江问源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假的回答,陈眠俯身轻触江问源的双唇,“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会陪你走到最后。”

    有这句话就够了。

    江问源内心炙热的感情几乎溢出胸腔,表情也柔软得不像话,惹得陈眠想要继续亲他。江问源偏过头避开陈眠的动作,“住嘴,要是04号副人格被你逼出来怎么办。”

    陈眠只得悻悻住嘴。

    江问源把自己的右手铐上十字耻辱柱右侧的锁链,陈眠帮他把左手铐上左侧的锁链,然后顺势握住江问源的左手站在他身边,没有走下祭台。

    江问源回握住陈眠的手,抱着推倒圆桌游戏,回到现实世界和拿回自己身体的陈眠亲到天荒地老的信念,深呼吸一口气,正要说出22号的犯罪自白,就被21号一顿抢白,他大声地对从天而降的怨灵集合体说出22号的罪行,“22号,罪行纵火焚烧活人。在自家浴室下挖出地下室,把五名活人单独关进铁笼,纵火把人活活烧成黑炭。”

    罪行指证成立,五道江问源熟悉的身影从怨灵集合体分离出来,飘落到祭台上。

    被江问源折磨了整整五个晚上火人们,带着满腔恨意扑向江问源,它们身上的火焰暴涨,将整个祭台笼罩进火海之中。转眼的功夫,江问源和陈眠的皮肤都出现大片的烧伤反应。

    浑身戾气的火人们想要折磨江问源,想要看江问源丑态毕露痛哭流涕的模样,所以一直控制着火势没有去烧他的脸。可是江问源的表现却和他们的想象完全不一样,他完全没有害怕,只是因为疼痛而微微蹙起眉,他背过右手,牢牢抓住身后的耻辱柱,一字一顿地说出暗语:“我找到你了!”

    江问源浑身浴火,全身上下烫得生疼。在无尽的高温中,江问源感受到一个更加灼热的存在,那个东西就握在他的右手中。耻辱柱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比火焰更高的温度!

    气流以耻辱柱为中心不停地压缩旋转,刹那由内而外炸开风压,身上燃着火焰的五个火人猛地被吹飞出去。满身烧伤挂在耻辱柱上的江问源,和已经走下一半台阶的21号对上视线,再扫过地面上的犯罪者们,所有人的表情在这一刻神同步,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江问源。此时江问源已经不需要去辨认他们当中哪些人是玩家了。

    江问源没有猜错,圆桌游戏本体就藏在祭台上,残忍地欣赏着玩家眼临死前睁睁地放任胜利的机会从手里溜走。江问源唯一没有猜对的是,圆桌游戏狡猾地留下后手,只有处于献祭仪式状态的祭台,才是圆桌游戏本体。如果没有陈叔叔的遗言,江问源不会发现这个秘密。

    陈叔叔以灵魂作为代价,为江问源和陈眠在绝望中劈开一条生路——

    江问源面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扭曲,身体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力量往上拽。在江问源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刻,江问源感觉到他的腰被陈眠重重搂住,并在他耳边吐出二字:“等我!”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105章 火烧祭台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105章 火烧祭台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104.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主角他疯了[穿书]将军你踩到朕龙脉了玉奴妃常毒宠魔尊纯阳修仙中[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再再再再世我的皇帝陛下[HP]纯真之歌重生之幸福小日子重生之打脸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