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圆桌 第106章 许下愿望

致命圆桌 第106章 许下愿望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106章 许下愿望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106章 许下愿望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江问源晃过神来, 已身处虚无的圆桌空间中。江问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22号马甲粗短的肉蹄子已经变回他自己的修长双手, 身上灼痛的烧伤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江问源借检查自己身体状况的动作,将胸腔中澎湃激荡的情绪按捺下去。当他再次抬起头时, 脸上已经戴上云淡风轻的面具, 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将所有苦难都沉淀进眼底, 望向坐在对面的人影。

    四面虚无的圆桌空间, 古老的蜡烛吊灯从望不见头的上空垂下,昏黄的烛光照亮一方规整的巨大圆桌。空旷的圆桌, 两张奢华的立背扶手椅以最远的距离对立而放。江问源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 穿过圆桌中央的灯下黑, 视线落在对面的椅子上。在那椅子上, 竟坐着一个人影。

    人影不是形容, 而是字面意思。那人全身笼罩在黑雾中,江问源只能看出一个人形的轮廓, 连男女都难以分辨。他脊背挺直, 肩膀舒展,下巴微收, 双手交握, 置于圆桌上,充分用肢体语言诠释上位者的身份。只是这副刻意摆出来的上位者架势, 却在那身遮掩面目的黑雾的衬托下,显出几分滑稽。

    江问源不合时宜地觉得有些想笑,故意用一种感慨的语气说道:“原来把玩家们玩得团团转的圆桌游戏, 就是这副模样啊,把自己藏在黑雾中,连脸都不敢露。”

    圆桌游戏和江问源博弈了无数个循环,对他可谓了若指掌,自然不会因为江问源小小的激将法就失去方寸。黑雾依旧环绕在人影身上,半点消去的意思也没有。

    “江问源,恭喜你通关圆桌游戏,按照我们的约定,你获得一次万能许愿机会。你要是看我的脸,可以通过许愿来实现。”人影的声音由千千万万的人声糅合而成,小孩的、老人的、男人的、女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在江问源耳边嗡嗡响起。

    江问源只觉得头皮炸裂,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圆桌游戏肯定是故意的,在那些人声当中,他分明听到许多熟悉的声音。而圆桌游戏用作主音的声音,正是左知言那富有男性魅力的低沉嗓音。

    左知言的死始终是江问源心中跨不过的一道坎。明知道这是圆桌游戏的阴谋,江问源也无法按捺内心的愤怒,他冷声警告道:“不要用他的声音!”

    圆桌游戏嘲弄地嘁了一声,嘈杂的万人声中倒是不再掺杂江问源熟悉的声音,它到底还是忌惮江问源手里捏着的万能许愿机会的,“既然我们对彼此两看相厌,那你就赶快许下愿望。等你实现愿望,我们从此江湖不见。”

    江问源才把怒意压下去,又被圆桌游戏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气笑。江问源把玩偶的零件替代骨骼植入拇指中,陈眠吞下玩偶以灵魂的状态潜入游戏中,他们甚至还在圆桌游戏中不避讳地直接说出重生死循环这件事,圆桌游戏肯定是清楚他们的处境的,不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对他们下绊子。江湖不见?亏圆桌游戏能说得出口。

    “江湖不见。”江问源一字一顿重复圆桌游戏的话,没有继续和圆桌游戏打太极,直接撕破圆桌游戏虚伪的脸面,“对啊,为了我和陈眠真的能够脱离重生死循环,和你江湖不再见,我必须多花一点时间慎重思考怎么许愿才行。”

    圆桌游戏大概是有些没料到,江问源那么不讲究说话的艺术,直接刚正面怼它一脸。人影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大约已经意识到双方矛盾无法调和,它也很光棍地耍赖道:“瞧你说的,好像我是在坑你似的。复活死人只能通过时光倒流来实现。你们想要脱离重生循环,那也很简单。只要你不许愿复活陈眠,冻结的时间就可以继续向前走了。只是,你舍得陈眠吗?”

    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了解江问源和陈眠的感情,那只能是看着他们一次次倒流时光的圆桌游戏了。无论他们经历再多的痛苦,无论圆桌游戏多少次偷偷把他们喜欢的类型男人送到他们面前,企图破坏他们的感情,江问源和陈眠,他们的感情始终还是循环最开始那样,像钻石一样闪耀着最纯粹的光芒。

    圆桌游戏狡猾地把自己藏在黑雾中,江问源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它的面前,很容易就会被圆桌游戏夺走主动权。

    然而,江问源能走到今天,可见他不是那种轻易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圆桌游戏要恶心他,那他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很公平。“我当然舍不得陈眠,不过我也不想再复活许愿陈眠了。咱们都是经历过不知道多少个轮回的老朋友了,要不你帮我想一个又能复活陈眠,又能推动时间往前走的方法。”

    圆桌游戏真的被江问源恶心到了,绕身的黑雾没忍住颤抖几下。江问源说什么老朋友,难道他们不是恨不得把对方摁死在圆桌上的死敌关系吗?

    圆桌游戏能想出重生死循环的损招来折腾人,可见是一点亏都不肯吃的个性,当即和江问源继续互相伤害。人影招招手,空中出现简笔画的人体和一团灵魂,两者重叠融合在一起,“自然孕育而生的人类,他们的灵魂和**,是不可割裂的完美整体。人类死亡后,灵魂会脱离**。”

    人影勾勾手指,半空中的小人做出倒地死亡的动作,灵魂从小人身体里飘出来,来到人影的手心上,“想要完美复活他,就只能时光倒流,回到他死亡前,修改死亡事件。如果放弃时光倒流的复活方法,那还有第二种办法,给这个小家伙一具新的身体。”

    随着人影的话语,在小人躺平的尸体旁边,凭空多出一具直立的复制体。人影随手一抛,他手心中的灵魂便融入复制体中。融入灵魂的复制体活蹦乱跳,一副很精神的模样,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复制体小人弯腰撑在膝盖上,很累地擦擦额汗,灵魂从复制体小人的天灵盖上冒出一个头来。

    “造人的身体无论多么完美,都有着一个无法改变的致命缺点,它不是原本的身体。灵魂和造人身体的融合会出现排斥反应,严重的话,甚至会对他性格和记忆造成影响。”人影的脸隐藏在黑雾中,看不清楚,可是江问源却能感觉到,他的脸上一定挂着恶意满满的笑,“江问源,你要选择用造人的方法复活陈眠吗?”

    江问源的视线,从人影的脸上,移动到那个气喘吁吁把冒出来的灵魂塞回身体里的复制小人身上,“还有没有第三种方法?”

    人影挥手带走复制体小人的影像,摊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哦,你可真没用。”江问源说话一点也不客气,把圆桌游戏狠狠地噎了一下,“看来只能我自己想办法了。陈眠已经告诉我,这个世界,是你以我和陈眠的大脑为场地构建出来的虚假世界。只有重生死循环终止,你会跳过死循环的中间过程,把最后一次循环变成现实。所以,理论上,在现实世界中,陈眠是能够以灵魂存在于圆桌游戏中,并且能够对圆桌游戏造成影响的。”

    这些话江问源还是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在圆桌游戏中说出来,在这之前,他和陈眠都是小心再小心,利用多重暗号费劲地交流,也不清楚圆桌游戏究竟能从他们的暗号交流中破解多少有效信息。

    现在,江问源目光灼灼地看着人影,期待着圆桌游戏的反应。人影没有回应江问源的期待,绕在人影周身的黑雾都没抖一下,像丝滑的绸缎一样服帖地游走着,万人声也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所以你要许什么样的愿望?”

    江问源双手撑在圆桌上,掌心微微用力,支撑身体的重量,第一次在虚无的圆桌空间中站起身。双脚落在虚无的地面上,江问源抬脚踩了踩,地面的触感十分柔软,像是铺着世界上最柔软的地毯。江问源保持右手贴在圆桌上,沿着顺时针的方向,迈开坚定的步伐,不疾不徐地朝着人影的位置走去。

    圆桌游戏把两人的位置隔在圆桌最远的位置,江问源就偏不让它如意,他故意加重右手的力度,随着两人距离不断压缩,指甲在圆桌上留下明显的剐蹭声,“我调查过圆桌游戏的历史,圆桌游戏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我相信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定出现过不少通关游戏的能人异士。这些人当中,肯定不乏对圆桌游戏本身感兴趣的人物。那么,会不会有玩家许下成为圆桌游戏主人的愿望?”

    圆桌游戏的视线一直追随着越靠越近的江问源,却没办法阻止他的步伐,“没人许下这样的愿望。”

    “是吗?”江问源在距离人影还有几步的距离停下,右手食指在桌面轻叩几声,“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偷换概念呢。”

    “曾经有人许下成为圆桌游戏主人的愿望,但是以人类的力量,是无法直接掌控圆桌游戏的。圆桌游戏的万能许愿机会非常苛刻,只能完成一步到位的单一事件。人类成为圆桌游戏的主人,再怎么省略也必须要两步才能完成,第一步,改造人类,让其获得可以掌控圆桌游戏的力量;第二步才是成为圆桌游戏的主人。如此一来,‘人类成为圆桌游戏的主人’这个愿望自然就成为无效愿望,无法实现,玩家只能无奈地另许其他愿望了。”

    “我说过的,陈眠可以对游戏造成影响,他和其他所有的玩家都不同,他拥有源自圆桌游戏的血脉。如果我许愿让陈眠成为圆桌游戏的新主人,”江问源把自己的推理徐徐道来,已然走到人影的跟前,两人的距离一伸手就能够得着,“你说,结果会是什么?”

    江问源居高临下的站位给圆桌游戏带来很不舒服的压迫感,人影再也坐不住,猛地站起身来,仍觉得不够,腿又拉长几分,硬是比江问源高出一个头来,万人声振响江问源的耳膜,“不会有什么结果!”

    江问源像猛兽盯住猎物一样,锐利的眼神锁定人影,“我许愿,陈眠会成为圆桌游戏的新主人……”

    黑雾绕着人影的身形沸腾起来,那黑雾仿佛在哀嚎着,渐渐地露出人影的模样来,那是江问源朝思暮想的,属于陈眠的脸,陈眠的身体。

    陈眠朝江问源伸出双臂,迎来的不是江问源的拥抱,反而被江问源一拳狠狠击中腹部。没办法,江问源原本想揍脸的,对着属于陈眠的那张脸,他下不去手。江问源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许这样的愿望才怪!你都还没问我是否确认许下愿望呢,别他妈迫不及待地顶着我男人的脸和我说话!”

    陈眠弓起背捂住肚子跌回椅子,黑雾聚散,重新出现的人不再是陈眠的模样,而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眉毛和胡子也全都白了。

    老人体态佝偻,在椅子上嚇嚇喘气,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老人看着江问源这副作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颓然瘫坐在椅子上,张嘴露出牙齿掉光的牙床,说起话来也含含糊糊的,怪不得之前要借用其他人的声音来说话,“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计划的?”

    江问源不介意让圆桌游戏死个明白,“陈眠能有效吞下玩偶,能以灵魂的形式在游戏中自由来去。从你把那个女玩家在游戏中和NPC发生关系的贴子送到我面前开始,我就觉得这个贴子和陈眠有关系了。”

    老头都惊呆了,“居然那么早吗?”

    江问源耸耸肩,“你一直把关注重点放在我和陈眠身上,也刚好方便我在其他地方动手脚。你还记得有两个奇怪的玩家吗?张启龙,酷爱用小白鼠做解剖实验来解压的变态,每次进游戏都必须带几只小白鼠一起进去;方宁宁,爱花成狂,晚上必须摆一支新鲜百合在床头才能安眠,所以每次进游戏都会带上几株百合。”

    老头根据江问源提供的信息,在脑中稍微检索一下就找到了目标。这两个玩家资质不行,都死在了游戏中,如果不是江问源提起他们,老头根本不会多看他们一眼。这也是江问源会花重金和这两个玩家合作的理由,他们足够不起眼,不会引起圆桌游戏的怀疑。

    张启龙,每次游戏都会把几只小白鼠活着带回现实。这些活着的小白鼠无一例外,都是性别母,和圆桌游戏里的公鼠发生过关系。方宁宁带回现实的百合,也全都是和圆桌游戏里的植物进行过授粉的。一直到他们死亡,实验进行了超过百例,很遗憾,全军覆没,都没能让现实的动物、植物和圆桌游戏里的生物产生基因交流。

    从他们的实验可见,女玩家和NPC生下孩子,完全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陈眠继承圆桌游戏血脉,和陈眠、江问源陷入游戏重生死循环,两者同时发生的概率有多低,亿分之一恐怕都没有。那么当这两件事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就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背后操纵着这一切的人不言而喻,正是圆桌游戏。

    也许最开始的时候,圆桌游戏在意的人只有陈眠,江问源只是一个偶然闯进局中的人类。当圆桌游戏发现江问源对陈眠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就生出别的心思,它想要利用江问源锤炼陈眠的灵魂,让陈眠不断变强,以待未来接替他的位置,成为圆桌游戏的新主人。

    圆桌游戏打得一手好算盘,只要借江问源的手,把陈眠推上圆桌游戏主人的位置,以陈眠对江问源的爱,他一定会把圆桌游戏当做他和江问源的孩子,兢兢业业地运行圆桌游戏。可惜圆桌游戏都已经把江问源逼到绝境,只给他留出唯一一条可以走的路,却还是被江问源给识破了阴谋。

    老头子捂住阵阵钝痛的心口,只要想到许愿机会还在江问源手中,陈眠会被他抢走,就没忍住风度破口骂道:“江问源,你还是人吗?别是什么魔鬼吧!我机关算尽,把你们会察觉到自己陷入轮回,陈眠会冒险以灵魂状态侵入游戏都算到了,我一步步引导局面发展到现在,为什么你会发现我的计划!”

    和陷入疯狂的圆桌游戏相比,江问源放下心中大石,心情也变得轻快不少,他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陈眠的灵魂在不在这里,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有什么难的。如果陈眠成为圆桌游戏的新主人,那时候的我已经不是玩家了,我只要想到和陈眠的结局是永别,就没办法接受,就一直琢磨还有没有别的出路。哦,你居然漏算了我不舍得陈眠吗?你莫不是连恋爱都没谈过吧。”

    江问源的话会心一击,杀伤力绝群,老头子哇的一声呕出一口血,脸上的皱纹都变得更深了,苟延残喘着说不出话来。

    江问源一点都没有把老年人气吐血的愧疚感,清清嗓子,“我许愿:请圆桌游戏把圆桌游戏的力量全部送给陈眠。”只享受权利不承担义务,可以说很不要脸了。

    老头子颤抖着手指指向江问源,“你们那么贪心,不会有好下场的。脱离圆桌游戏的力量,非常容易失控,陈眠掌控不住这些力量,只会爆体而亡。你确定还要许下这个愿望?”

    “你说你们?所以陈眠果然在这里吗?可惜我看不见他。”江问源一副没抓住重点的模样,他歪歪头,作出侧耳倾听的动作,不时点两下脑袋,“陈眠说他答应了,我确定许下这个愿望。”

    老头子想要把江问源劈头盖脸地骂一顿,江问源实在太不要脸了,陈眠哪有说话,他一直黏在江问源身边一脸傻笑地看着江问源。可是老头子什么都没能骂出来,江问源的愿望成立,他的力量像是生出自己的意识,不受他控制地朝陈眠涌去。

    陈眠承受着力量入体的痛苦,在江问源的双唇落下一吻,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江问源看不见陈眠的身影,只觉得唇上闪过一抹温热,随后便朝后一跌,失重感消失后,他再次睁开双眼——

    江问源从床上坐起来,脑子有些发木,环顾一圈,这里是酒店的套房,他从圆桌游戏回来了。江问源翻身下床,朝着浴室走去,找到装着小提琴演奏家玩偶的盒子。江问源抱起盒子,盒子很轻,轻得就像什么都没装,他抱着盒子坐回床上,轻轻打开了盒盖,盒子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非玩家无法看到玩偶,无法触碰玩偶,无法感受到玩偶的重量。

    从今天起,江问源不再是圆桌游戏的玩家了,他解脱了。

    江问源暂时不想和任何人联系,又无法睡着,他抱着有些沉重的心情,打开游戏论坛,想看看他许下愿望之后会有什么情况。结果不看不打紧,一看简直吓了一大跳。

    圆桌游戏把所有游戏中的玩家踢下线,并给每一个玩家发去相同的信息,游戏要停运了。所有玩家聚集到论坛,差点把论坛的服务器刷当机。

    每个玩家都收到游戏结算的通知,根据玩家获得玩偶的数量来结算玩家愿望的完成度。论坛里乱成一团,许多玩家几十轮游戏都是躺过来的,一只玩偶都没有,所经受的游戏也就等于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有那些花大价钱买下玩偶的玩家,玩偶并不算是他们获得的,钱都白花了。这又是一番动乱。

    论坛乱成一锅粥,但圆桌游戏的消失,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因为玩家中流传着一种不成文的传说,圆桌游戏隔几十、几百年就会出现一次,当圆桌游戏实现的愿望数量和质量达到某个程度时,又会悄然消失,等待着下次出现的时机再次到来。玩家们纷纷议论,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活到圆桌游戏再次开启的时候。

    玩家们感慨万千,江问源的想法却和他们完全不一样,圆桌游戏的力量被他和陈眠全部坑走,只剩下空壳的圆桌游戏,再也无法出现了也说不定。只是……老头的恐吓还历历在耳,陈眠没接手圆桌游戏,他真的能掌控圆桌游戏庞大的力量,重新活过来吗?

    江问源不知道答案,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地等待了。江问源重新回到首都,和青鸟的同伴们重聚,兢兢业业地把左知言留给他们的财富不断翻倍。

    江问源等了很久很久,等到易轻舟追到李娜,等到他们的孩子出生,等到吕琦妙成为一名实习医生……

    30岁的生日,江问源和好友们庆祝完,带着微醺的酒意回到自己房间,打开门时,他眼前一花,便落入了某个温暖的怀抱中。

    陈眠温柔地把江问源拥入怀中,话语消失在和江问源热烈的拥吻中,“源源,我回来了。”

    “唔……”江问源热情地缠着陈眠,勾住他的脖子,吻得难舍难分,“欢迎……进来!”

    伴侣的久别重逢,从热烈床上交流开始。

    从此往后,孤单不再,相伴终生。这是江问源和陈眠共同的愿望,也是他们对彼此的承诺。这个愿望不需要圆桌游戏,他们自己去实现。

    作者有话要说: 啪啪啪!正文完结啦!

    番外,看着写吧_(:з」∠)_

    【下篇咸蛋】

    《拥有沙雕异能的我成了驱鬼大师》

    何昼战死星际时代的虫潮战场,又穿回现代,还把共情异能也带回来了。何昼的共情异能可以强制周围拥有五官生理结构的物种和他表情同步,何昼幻想使用异能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却发现经历两世生死,他点亮了新技能:阴阳眼。

    何昼相依为命的神棍爷爷:老何家的祖传家业后继有人了。喜极而泣.jpg

    何昼嘴角抽搐地看着缠上他的阿飘越来越多。

    何昼光荣地成为一名神棍,壮大家业,组建专业驱鬼队。

    何昼大笑共情,一群以哭音为攻击手段的哭鬼嗬嗬地跟着笑起来,人鬼笑成一团。

    队友1发动毒舌的精神攻击技:嘁!这些鬼笑起来的精神污染比哭泣恐怖多了,它们也好意思叫哭鬼?

    队友2充分发挥从地下搏斗场锻炼出来的物理攻击,对饱受摧残的哭鬼一顿拳打脚踢。

    哭鬼们:卒。

    何爷爷and众天师风中凌乱。

    何昼的驱鬼姿势是不是太清奇了?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106章 许下愿望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106章 许下愿望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105.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逆袭吧,论文少女!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主角他疯了[穿书]将军你踩到朕龙脉了玉奴妃常毒宠魔尊纯阳修仙中[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再再再再世我的皇帝陛下[HP]纯真之歌重生之幸福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