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谁骗了我!

致命圆桌第27章 谁骗了我!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第27章 谁骗了我!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27章 谁骗了我!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那声爆炸仅仅只是个开始, 没隔多久, 又接连响起爆炸声。在瘟疫埋尸地的位置, 江问源只能看到村长家的方位, 滚滚浓烟张牙舞爪地冲上天际。

    莱尔抬头望着浓烟,“索菲亚的家烧起来了啊。”

    江问源问他, “你不打算去救火吗?”

    莱尔无动于衷地摇摇头,“没有必要, 无论这场火是谁放的, 索菲亚都能得到解脱。我刚才说过,在三十五年前的酒宴上亲眼目睹贵族小姐被杀的孩子, 有三个。我,雷欧和索菲亚。如果说有谁打从内心里憎恨着摩那里加, 那个人一定是索菲亚……”

    江问源和李娜从埋尸地赶到村长家时, 村长家的大房子已经被大火吞没, 左知行和李娜不知所踪, 只有两个玩家站在空旷的街道上对着村长家疯狂大笑, 他们的背上的编织筐里还放着几个燃烧瓶,把村长家炸掉的人无疑就是他们。

    这两个玩家看起来有些眼熟, 但江问源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为首那个下巴蓄着胡渣的男人对江问源说道:“哟,原来是你啊,陈眠。不好意思,你们动作太慢, 昨天在村长身上发现线索还不抓紧机会, 这轮游戏的玩偶要归我了。”

    另一个顶着一头冲天红发的青年不住地朝村长家张望, “哥,屋里没有玩偶出现的迹象啊。我们是不是搞错BOSS了,要不要去牧……”

    胡渣男一掌捂住他的嘴巴,“我刚嘲笑完陈眠,你他妈立刻就要犯陈眠犯过的错吗?你当我们摸出牧师和铁匠是其他两个杀人狂,所付出的努力都是假的吗?”

    红发青年:“……”

    白梅:“……”

    江问源没忍住嘴角轻轻抽搐两下,他想起这两人的身份了,他们是李娜的前队友,昨天他试探村长的时候,他们俩也在场,所以就顺着村长的线索查出其他两个杀害玩家的凶手。江问源语重心长地对二人说道:“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在摩那里加随意搞破坏。”

    胡渣男虽然没把李娜当回事,但他还是对江问源从他手底抢人耿耿于怀,他选择性遗忘刚才犯下的重大口误,重重地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哼声,“我凭什么听你的。”

    红发青年突然拽下胡渣男捂在他嘴上的手,他惊恐地喊道:“哥,你的手,手!”

    胡渣男抬起双手,一颗颗沾血的白牙撑破指缝的皮肤,怪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占领了指缝的每一个角落,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他的指缝开始冒出第二排怪齿。如果任由怪齿继续生长,即使胡渣男活着回到现实世界,恐怕他的手也要废掉了。

    江问源从包里拿出瑞士军刀,顾不得消毒,他按住胡渣男,在他的两条手臂上分别划出几道细长的伤口。怪齿闻血而至,迅速占领胡渣男的伤口,他双手的症状勉强得到缓解。长牙是非常消耗体力,胡渣男一两分钟冒出近百颗怪牙,脱力地靠着江问源的搀扶坐到地上。

    燃烧瓶基本都是胡渣男扔的,红毛青年投掷燃烧瓶的手也冒出怪牙,但数量远比胡渣男的要少。红发青年红着眼眶跪在胡渣男身边,“哥,你没事吧?”

    “哭什么,我还死不了!”胡渣男喘着粗气,“陈眠,你帮我保住双手。我也没啥可报答你的,只能提醒你一句,千万要小心那个收尸人。我们能找到牧师和铁匠是杀死玩家的凶手,就是从收尸人那里拿到的线索。他故意引导我们,让我们以为只要杀死三个凶手,就可以通关游戏。”

    江问源心中一凛,他们与莱尔谈话时,莱尔确实有意无意地把话题转到雷欧和索菲亚身上。“我会注意的。你们刚才炸村长家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李娜和一个男人?”

    红发青年摇摇头,“为了防止误伤,我们确认过村长家和附近都没有玩家之后,才用燃烧瓶炸掉他家的。村长的女儿也不在,里头就只有村长一个人。”

    那左知行和李娜到底去哪了?而索菲亚又为什么没回家,她的家都被炸了,身为局外人的他们都能从瘟疫埋尸地赶过来,没理由索菲亚会比他们还慢。

    白梅提议道:“我们要不去水磨房和风车那边看看吧。”

    “好。”江问源答应道,水磨房和风车,除了帮助农事外,对于当年目睹贵族小姐死亡的三个孩子来说,还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如果索菲亚不在家,她很有可能会出现在那里。

    快要走到水磨房和风车,白梅突然停下脚步,她朝江问源伸出手。

    江问源看看白梅,又看看她的手心,“怎么了,你想要什么东西?”

    “把你的手给我。”说着,白梅干脆直接握住江问源无法动弹的左手,“你昨天落水昏迷,一直在说胡话,表情也很痛苦,结果醒来之后就表现出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我很感谢你带着我在游戏中一路前行,现在该是我报答你的时候了。我水性很好,就算我们一起掉进河里,我也能带着你游上岸。”

    白梅的话犹如一道暖流,淌入江问源心里,连丢失铂金戒指的焦躁感都减退些许,他任由白梅拉着他往前走,“我以前从来没有说过梦话。这次可能是落水受到惊吓,才会冒出来胡话,我没说什么吓人的话吧?”

    白梅的脚步微微停顿,又继续往前走,“你说得很模糊,我没听清。”

    河里的水势比昨日还要汹涌,风也一阵阵地刮,水磨房的灌溉木轮,风车的巨大风轮,都在旋转着,它们的转速不慢,散发出不详的气息。

    “你们给我从这里滚出去!”一个怨毒的女声从水磨房传来,刺痛江问源的耳膜。这个声音他还记得,是索菲亚的声音。

    “你这就很不讲道理了,水磨房又不是你的私产,而是摩那里加的公共财产。我们奉命来摩那里加解决疫病,调查病源是必须的环节。请你不要为难我们。”在江问源看不到的地方,左知行不紧不慢地对索菲亚进行回击。

    “你!”索菲亚被左知行噎得慌,她语气生硬地说道,“你们来到摩那里加三天,我没见你们正经救治过哪个病人。你们也别和我兜圈子了,你们都已经知道村民身上长怪齿是诅咒,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我警告你们,如果不想成为摩那里加诅咒的牺牲品,就赶紧离开吧。”

    索菲亚和左知行的交锋,明显是左知行占上风,江问源本来没打算在这个节骨眼打乱左知行的节奏,但他清晰地感觉到脚下传来晃动,他朝水磨房喊道:“地震了!左知行,李娜,索菲亚,你们赶紧从水磨房里出来!”

    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江问源和白梅赶紧往远离建筑的空地移动,水磨房里的三人也从里面跑了出来。没过多久,在地面剧烈的晃动下,风车的巨大风轮脱落下来,在地上摔得粉碎,风车的支架在地震中轰然倒塌。风车倒塌之后,突如其来的地震,转眼又消失了。

    索菲亚怀里抱着一个布包,失神地望着倒塌的风车。

    虽然在这个时候再逼迫索菲亚有点残忍,江问源还是给濒死的骆驼压上最后一根稻草,“索菲亚,刚才你家发生火灾,你的父亲死了。”

    索菲亚猛地转头看向江问源,静默许久,她才发出恍若灵魂得到解脱的喟叹,“他终于死了啊……”索菲亚并不知道,如果有一面镜子摆在她面前,镜中的她,眼底笼罩着化不开的悲伤。

    索菲亚朝着水磨房的方向,双膝跪下。

    她解开布包,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那是一块用糙木板做成的灵牌,上面用刻刀歪歪扭扭地刻着一个名字,由于经常用手触摸,有些笔画都模糊了,勉强能辨认出:凯瑟琳·威拉德。

    索菲亚双手合十,无比虔诚地对着凯瑟琳的灵牌倾诉,“凯瑟琳姐姐,我的父亲死了。用宴席设下陷阱害死你们的人,已经全部死了。摩那里加的其他人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诅咒继续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既然您能保护我不被诅咒侵害,您也一定能解除诅咒。我发誓,我会带着您的灵牌,您和护卫们的尸骨,向皇帝坦白摩那里加的罪行。我会用一生的时间赎罪,求求您收回诅咒吧。”

    江问源默默掀开左手衣袖,伤口依旧没有愈合,伤口上的牙齿也非常牢固,诅咒完全没有消失的迹象。他放下衣袖,“索菲亚,你求凯瑟琳收回诅咒。难道牙齿怪病的诅咒是你带来的?”

    索菲亚冷冷地看着打断她祷告的江问源,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而且也对凯瑟琳承诺过要坦白摩那里加的罪行,把一切说出来又何妨。

    “三十五年前,我没有听父亲的劝告,偷偷躲在凯瑟琳姐姐的送行宴上。我的母亲知道我偷偷出来找凯瑟琳姐姐,可她等到半夜都没见到我回家,担心我出事,就到送行宴来找我。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当她发现送行宴的真相竟是要侵占凯瑟琳的财产,她用身体挡住凯瑟琳姐姐,劝父亲回头。当时父亲已经把凯瑟琳姐姐的护卫杀死了,他不可能就此收手。”

    索菲亚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双眼没有光泽,宛若一潭死水,“我的父亲,亲手用剑刺进母亲的心窝,他杀死了母亲。”

    “那一日躲在送行宴现场的孩子,除了我以外,还有雷欧和莱尔。大人们没有发现我们。我们三人偷偷拿走了凯瑟琳姐姐藏起来的一半宝箱钥匙,一起为她做了这一块灵牌。”索菲亚伸手抚摸灵牌上的字迹,仿佛回到了那个血腥的夜晚,“雷欧和莱尔的家境并不好,只有我有独立的房间,所以灵牌和钥匙都交给了我来保管。父亲对我撒了谎,他说母亲无法忍受贫困的生活,所以从摩那里加逃跑了。从那以后,我唯一的慰藉,就是对凯瑟琳姐姐的灵牌倾诉心声。”

    “摩那里加的牙齿怪病,一定是我的怨恨和不甘,与凯瑟琳姐姐的仇恨融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的诅咒。摩那里加现在只剩下我一个村民没感染怪病,如果放任诅咒滥杀生命,那凯瑟琳姐姐和父亲又有什么区别。我不希望凯瑟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我也不想变得和父亲一样!”索菲亚仿佛下定了决心,她拿起灵牌。

    同一时间,在场的三个人行动起来。

    江问源拉开索菲亚的左手,左知行挡住她的右手,白梅迅速夺过她手中的灵牌。

    “你们要干什么!”索菲亚浑身肌肉,她几下就甩开江问源和左知行,把他们摔倒地上,她站在白梅面前,壮得就像座小山,她朝白梅伸出手,“快把灵牌还给我,我要毁掉它!”

    江问源站起身拍拍灰尘,他挡在白梅面前,无惧地直视索菲亚。

    “索菲亚,你被骗了。”

    索菲亚不可置信地看着江问源,“你说什么?!”

    左知行得罪过索菲亚好几次,他被摔得有点狠,他慢吞吞地站起身,“摩那里加的诅咒,不是因你和凯瑟琳而起。毁掉灵牌,无法解除诅咒,还可能会让你失去护身符,丢掉性命。”

    索菲亚剧烈地摇头,“不,我不相信!”

    一直扮演着空气的李娜弱弱开口,“索菲亚,虽然我比较笨,但是他们说你被骗之后,我也发现了一些疑点。你听我说。”

    和表现得过于强势的其他三人相比,索菲亚的确更愿意听李娜的。李娜见索菲亚的态度有所软化,打起精神小心地分析起来。

    “首先,牙齿怪病最初的受害者是三名儿童。如果凯瑟琳拥有了复仇的能力,她第一个要复仇的对象,恐怕就是一手策划杀人夺财计划的人,也就是你的父亲,而不是三名无辜的儿童。

    其次,你知道旅馆里有医生死亡的事吧。他们身上的肉被撕咬下来,牙齿被敲掉,舌头也被拔下来。他们的死法,和凯瑟琳近似。不仅如此,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被夺走了。如果诅咒的主导权在凯瑟琳身上,你认为她会纵容这样的事,还是全力阻止?

    我暂时只能想到这两点,其他的我没想明白,让他们和你说吧……”

    “不用,你说的已经足够证明我被人骗了!”索菲亚浑身肌肉绷得如石头般坚硬,“雷欧,莱尔,到底是谁招来的诅咒,是谁在欺骗我!”

    白梅将凯瑟琳的灵牌还给索菲亚,“我们会将那个骗子揪出来的。”

    江问源说道:“揪出骗子的事,等晚上再忙吧。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其他三人的视线齐齐集中到他身上,内心频道出奇一致,这家伙该不会是扮鬼吓唬雷欧成功,从此爱上半夜搞事吧?

    索菲亚不知道半夜搞事的梗,她不满地说道:“有什么事能比揪出骗子更重要?”

    江问源指向水磨房和倒塌的风车,“我们去把凯瑟琳和护卫们的尸骨挖出来吧。”

    摩那里加想要掩盖杀人夺财,就必须妥善处理凯瑟琳和护卫们的尸体妥善处理。水磨房和风车都属于大型建筑,从冬天开始动工,来年初春建成,多么合适的藏尸地。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第27章 谁骗了我!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第27章 谁骗了我! 地址:http://www.qiqiw.com/40_40922/26.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我只想安静的写小说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重生的金手指呢从蜀山开始的大师兄天帝的悠闲生活每周一个随机能力御龙之龙女吉祥上一切从遮天开始痴傻小姐将军奴修仙绝地求生之无敌商店不败神尊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