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把戒指还我

致命圆桌第28章 把戒指还我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第28章 把戒指还我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28章 把戒指还我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摧毁风车的地震来得古怪, 消失得也很无端。索菲亚带来挖掘工具的时候, 顺便拿了几顶打猎用的护帽,万一再次地震, 至少也能护住脑袋。

    本来江问源四人已经做好苦战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索菲亚一个人就能媲美整个拆迁队, 她充分运用身上的每一块肌肉, 江问源四人从旁辅助, 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把风车的残骸清理干净。

    江问源在清理干净的空地蹲下,仔细观察风车常年不见光的地基部分。此时刚过中午, 江问源后背晒得发烫, 朝向地基的脸却感觉到如同针扎般的阴冷。风车地基中心部分的泥土,和周围的泥土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很有可能最近才翻新过。

    江问源把手撑在地基上, 就像是摸在一块冰块上,“我们把这一块挖开!”

    这次索菲亚都没让江问源四人帮忙,一个人抡起锄头,挖开翻新过的地基。锄头带出潮湿的泥块, 仿佛刚刚从血池里捞出来, 红得渗人,散发出不详的气息。索菲亚就像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 不过转眼功夫, 大半个人已经没入她挖出来的土坑中。

    江问源几人站在稍远的位置, 免得被索菲亚从坑中抛出血泥砸到。等待的时间, 江问源也没打算浪费,“索菲亚,以你的体力和技术,为什么你没有承担收尸的工作。我们早上刚见过莱尔,他的手臂上长了一百多颗怪牙,已经病得很严重了。”

    就算不是在恐怖游戏的场景里,一般人也问不出如此尖锐的问题。在索菲亚的精神状态快要到极限的情况下,江问源还敢问出这个问题,不得不说,勇气可嘉。

    其他三人都已经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了,没想到索菲亚竟然没有生气,还好好地回答江问源的问题,“收尸的工作是莱尔主动承担的。我和他提过要和他一起工作,莱尔拒绝了我的帮忙。”

    江问源本来还想细问,一声清脆的声响打断了他。

    咔——!索菲亚的锄头撞到某个空心的物体。

    四人听到动静,立刻凑到坑边。索菲亚放开锄头,蹲下来用双手拨开碎泥,露出一块石板盖。

    索菲亚为了变得强大起来,她拼命地锻炼,用肌肉把自己武装起来,在摩那里加,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她是最强大的战士。可是面对这块她一根手指就能掀开的石板,索菲亚却迟疑了,这块石板上的雕纹,是摩那里加刻在石棺上用于祝福死者安息的传统花纹。摩那里加的墓地在教堂后面,瘟疫埋尸地在西面,没有村民会葬在这个地方。

    直到这时,恐慌的情绪才姗姗来迟,索菲亚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索菲亚还在迟疑,江问源单手撑在土坑边缘,轻身跃进坑里。他没为索菲亚留出心理准备的时间,手脚并用,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掀开了沉重的石棺板。

    六个带着破败战士头盔的头骨整齐地列成一排,如同展品陈列在众人面前。

    江问源喘着粗气,却没闻到很重的尸臭味,石棺中也没有虫子爬出来,显然是有人在他们之前整理过石棺,而且还整理得非常用心。

    “我认识他们的头盔,他们是凯瑟琳姐姐的护卫。”索菲亚望着头骨,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她一边抹泪,一边用手挖开石棺周围的泥土,“我要带他们从这里离开。陈眠,你躲开些。”

    江问源走到石棺的左侧,“你从右边挖起,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调查。”

    看着江问源带着寒意的严肃表情,索菲亚总觉得自己无法说出反对的话,她沉默地挪到石棺右侧,开始刨土。江问源把每一个头骨和头盔都拿起来检查过一遍,确认过石棺里的每一个角落,没有,陈眠给他的铂金戒指不在这里。

    地基全是不详的血色泥土,当索菲亚和江问源带着满身泥从坑里出来,面若寒霜的江问源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看到江问源这副模样,最紧张的那个人无疑是李娜,她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完全不敢靠近,“陈哥,你在下面发现了什么,情况很不乐观吗?”

    索菲亚把石棺从肩上卸下,江问源指着石棺里的一些长形的黑痕,“这具石棺容积很大,而且这些痕迹不会是脑袋**留下的痕迹,看痕迹的形状,更像是臂骨或腿骨留下的痕迹。他们躯干部分的骨头被人取走了。”

    索菲亚顾不得清理身上的泥土,“凯瑟琳姐姐有六个护卫,和石棺里的头骨对得上数。我刚才刨石棺时检查过周围的泥土,都压得很实,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那凯瑟琳姐姐的尸骨到底哪里去了,难道和护卫们的躯干部分一起被带走了?”

    “你别着急。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地方没找吗。”左知行重新戴上护帽,朝水磨房的方向努努下巴,“你忙着干活的时候,我和我的同伴沟通过,他们原本在瘟疫埋尸地活动,听到你家发出巨响后,才去你家查探情况。从水磨房到你家的距离,比瘟疫埋尸地到你家的距离要近得多,可是我们在水磨房里什么都没听到。水磨房里肯定有古怪。”

    索菲亚这才稍微冷静下来,她小心将石棺的棺盖合上,拿上趁手的工具,“那我们快去水磨房看看吧!”

    几人走进水磨房后,李娜神经质地四处张望起来,她靠近左知行,不由自主地压低声音,“左哥,你有没有觉得,水磨房和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不一样?”

    左知行四处看看,“没感觉有什么不同。”

    李娜急得用手抓脸,在脸上留下几道清晰的红痕,“有不同,水磨房的温度比刚才降低了1度,现在外头阳光那么猛烈,水磨房里的温度怎么会降低!”

    左知行脚步微微一顿,“你确定室温降低了1摄氏度?”

    李娜有点生气,“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别拿我开玩笑。那么明显的温差,难道你没感觉到?”

    左知行用全新的目光看着李娜,李娜总是闯祸、拖后腿,可是当没用的李娜多出绝对温感的能力,她的价值立刻拔高好几个台阶。左知行选择队友时,从来不会选李娜这种的新人,这次他和李娜被动成为队友,完全是江问源的原因。

    这时,左知行终于开始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本来他是打算等江问源主动问他论坛ID的,可江问源一点表示都没有。要不,他主动加江问源的论坛好友?

    左知行把温度降低的事转告其他人,“水磨房里有东西,大家小心行事。”

    江问源看向李娜,“既然你能感觉到温度的细微差别,那你应该也能发现水磨房里哪里温度最低吧?”

    李娜缩缩脖子,“理论上……可行。”

    “你不用太害怕。”江问源走到她身边,“我们陪着你在水磨房里走一圈,你把温度最低的地方告诉我们。”

    这完全是赶鸭子上架的节奏,李·鸭子·娜只能战战兢兢地站在江问源和左知行中间,硬是被架着在水磨房里走了一圈。李娜被吓得脸色比纸还白,她手指颤抖指着水磨房中央的沉重石磨盘,“就是这个磨盘,它周围的气温比其他地方都要低0.5度。令室温变低的东西,就是这个磨盘……”

    水磨房的石磨盘由上下两扇磨盘磨合在一起,下扇由水轮驱动,上扇较小的磨盘的边缘有一杆手柄,手柄上套着绳索,用人力或畜力都可操作。磨盘的底座有一道引槽,磨盘磨碎的谷物会从引槽流出。

    索菲亚的身影笼罩住整个磨盘,“你们让开点,我要拆了它!”

    水磨房和风车都是农民赖以生存的重要工具,索菲亚主动提出要拆掉磨盘,看来已经在各种方面都做好了觉悟。

    索菲亚双臂轻轻一抱,上扇磨盘便被她卸下。她把上扇磨盘倒过来放到地面,徒手拆开水轮和下扇磨盘之间的传力齿轮,沉下腰,把比上扇磨盘大几倍的下扇磨盘也给卸了下来,放到上扇磨盘的旁边。索菲亚卸下两扇磨盘后,手掌搭在磨盘底座引槽上,可她并没有对底座动手,她对江问源几人说道:“底座的温度比磨盘的温度要高一些。”

    磨盘卸下后,仿佛打开了某个不可打开的盖子,水磨房的室温一直往下跌,不用李娜的绝对温感,其他几人都能察觉到温度的变化。左知行建议道:“我们把磨盘搬到外面去吧。”

    索菲亚连续高强度劳作几个小时,难免也有些疲惫,她想要利用磨盘本身的形状,侧立起来推着滚出水磨房。江问源阻止了她的动作,“我们帮你一起搬,尽量不要破坏磨盘原本的状态。”

    索菲亚并不介意多浪费些力气,但是江问源的话总让她觉得有古怪,“你什么意思?”

    江问源摇摇头,“我还不确定,我们出去再说吧。”

    几人合力把两扇磨盘搬出水磨房。

    在炙热的阳光下,依附在磨盘上的东西无所遁形。两扇磨盘的咬合面密集的研磨凹槽上,还残留着小麦面粉。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石子卡在下扇磨盘最内侧的凹槽里,索菲亚用手扫掉附着在那块石子上的小麦面粉,把它拿起来。

    看到三个队友都是一副凝重的模样,李娜心里非常慌张,她拽住白梅的衣袖,“那颗石头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

    白梅偏过头看向李娜,“那不是石头。”

    索菲亚合上手掌,把那颗外观状似石头的东西牢牢地握在掌心,她几乎是嘶吼着说道:“到底是谁做出如此残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饶过他的!”

    “索菲亚,我知道你很愤怒,但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吧。牙齿怪病的源头很可能就是你手上拿着的东西,如果被划伤手心,凯瑟琳的灵牌都不一定能护住你。”左知行在下磨盘旁边蹲下,很快又发现了另一颗小石,他戴上医用手套,将小石取出,他端详片刻,“看形状,这应该是指骨。”

    听到左知行的话,李娜感觉整个人都坠入冰窖中,再猛烈的阳光也无法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温暖。她结巴地说道:“现在,是有人用磨盘把,把凯瑟琳护卫的骨头碾碎,由于头骨太大放,放不进磨盘,所,所以才留在石棺里……是这样吗?”

    “你理解得很快嘛。凶手碾碎带着强烈怨气的尸骨,他利用这些尸骨碎末造成了摩那里加的牙齿怪病。就算加上凯瑟琳的尸骨,一共才七具骨架,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致使全村规模性感染,水源很可能成为凶手使用的手段。”左知行站起身,“我去水轮那边看看。陈眠,你去找一下凯瑟琳的尸骨,至少头骨应该还在的。”

    李娜只要稍微想象一下凶手用磨盘碾碎人骨的画面,就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爬起来了,她非常自觉地小跑跟上左知行。

    索菲亚还在寻找残留磨盘上的碎骨,暂时帮不上忙。白梅用身体挡住索菲亚的视线,悄悄拿出专业的强光手电筒,对江问源说道:“走吧,我们去水磨房里找头骨。”

    其实水磨房里的光线并不暗,江问源看了两眼白梅的手电筒,没多说什么。他们从水磨房门口开始,沿着墙壁顺时针在水磨房寻找可疑的地方,江问源找到哪,白梅就把电筒的光束移到哪,他们没放过水磨房的任何一个角落,可是却没有发现最近动过的痕迹,地面和墙上也不存在暗格。

    “我们出去吧。”白梅关掉手电筒,对江问源说道。

    江问源没有动,双眼盯着磨盘的底座,为了稳固,底座建起的时候就是不可移动的。

    白梅:“……你该不会是在考虑拆掉这个底座吧?以李娜的对温度的感知力,如果凯瑟琳的尸骨在水磨房里,她刚才肯定有所察觉。”

    江问源回过头,“谢谢你打手电帮我找戒指,我们出去吧。”

    白梅意识到自己提到李娜的温感说漏了嘴,“你刚才花了很长时间检查石棺里的头骨,如果只是检查体骨痕迹的话,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所以我猜你是不是在找其他东西。你发现戒指丢失之后,心情就一直不太好,那枚铂金戒指,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江问源抬手摸了摸脸颊,攻略游戏就已经够累人了,他不想影响其他人,所以一直刻意掩饰丢失戒指的焦虑,没想到却被白梅看出来端倪,他坦然地说道:“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戒指,它是我的护身符。”

    白梅轻轻说道:“希望能找回来吧。”

    两人走出水磨房,左知行和李娜的调查也结束了。左知行一直有很重的社会精英包袱,在这种见鬼的游戏里一种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淡定模样,现在他却怒得崩了人设,他踢了踢脚边湿哒哒的麻袋,破口骂道:“水轮那边有两道水渠,一道引去田地灌溉,另一道索菲亚说是引进住人的地方当生活用水。那个杀千刀的龟孙子把碾碎的尸骨套入麻袋中,固定在生活用水的水渠口!”

    李娜在江问源和白梅出来之前,已经吐过一回,她擦掉嘴边的脏物,也发起狠来,“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一定是旅馆老板!我之前和那两个炸村长家的玩家组队时,想要和雷欧套点情报,就邀请他和我们一起用餐,雷欧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们。他从不在旅馆里用餐,用水全是从家里水缸取水,从没用过活水,他一定是知道摩那里加的水源有问题!”

    “很遗憾,我们没能找到凯瑟琳的尸骨。”江问源对索菲亚说道,“我想让你仔细回忆一下,到底是谁对你说了什么话,让你认为自己才是牙齿怪病的罪魁祸首的。”

    索菲亚很肯定地说道:“雷欧回到摩那里加后,质问我为什么全村就只有我没患病。”

    “他只是质疑你没有患病?”江问源继续说道,“这个时候难道你不该觉得是自己身体素质好,抵抗力强,所以没有患病吗?”

    索菲亚瞪大眼睛,“还有莱尔。我最近几次见到莱尔,他都会问我觉不觉得牙齿怪病是凯瑟琳姐姐对摩那里加的复仇,让我祷告时,问问凯瑟琳姐姐。”

    江问源点点头,“既然我们已经知道牙齿怪病的原因是这些骨头,就没必要束手束脚了。索菲亚,我们四个人去抓雷欧,你去堵莱尔,我们在教堂会合。”

    “放心,我一定会抓到莱尔的。”索菲亚的背后仿佛冒出万丈怒火,浑身肌肉一跳一跳的。

    “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不过,如果莱尔真的是罪魁祸首,那他一定已经疯了,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凯瑟琳的灵牌交给我来保管吧,这样你去抓他也不会有后顾之忧。”江问源朝索菲亚伸出手。

    索菲亚犹豫了一阵,最后咬咬牙把装着灵牌的布包裹递给江问源,“你一定要保护好凯瑟琳姐姐的灵牌。”

    江问源抱稳灵牌,“当然。”

    江问源四人回到旅馆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刚巧,旅馆一楼只有雷欧一个人,他正在收拾玩家的餐余。雷欧听到有人回来的动静,刚想要打招呼,看到回来的是江问源几人,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你们回来啦,今天早上你们没有用餐就出门了,一天没吃东西,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们做晚餐。”

    “不用。”江问源冷酷地看着他,“动手!”

    左知行啧了一声,江问源到旅馆之前就说过他的体力被牙齿怪病大量消耗,抓人的差事只能落到他头上。雷欧完全不是左知行的对手,没几下就被左知行给摁在地上。

    雷欧双膝跪倒,脸也贴在地上,他哀嚎道:“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左知行把他的双手捆到背后,冷笑道:“你明知摩那里加的水源有问题,还用这些水给我们做饭,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雷欧的嚎叫戛然而止,“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你以为嘴硬就有用吗!死了这条心吧!”李娜愤怒地踹了雷欧好几脚,“索菲尔已经去抓莱尔了,没人会来救你!”

    江问源四人押着颓败的雷欧来到教堂时,教堂里已经亮着火光。

    他们还没进去,便从窗户看到躺在祈祷台前的莱尔,莱尔被打得鼻青脸肿,动弹不得。

    索菲亚揪着莱尔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快说!你到底把凯瑟琳姐姐的尸骨藏到哪了?”

    莱尔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意,“凯瑟琳,凯瑟琳,你总是喜欢喊她做姐姐。摩那里加杀害凯瑟琳,你有什么资格叫她姐姐。凯瑟琳用牙齿怪病诅咒摩那里加,你还敬称仇人做姐姐。索菲尔,你真可笑! ”

    “牙齿怪病的诅咒根本不是凯瑟琳姐姐所为,是你,是你们,利用凯瑟琳姐姐和她护卫的尸骨,害得大家染上怪病。”索菲尔把莱尔的头狠狠砸到地面,“快把解除诅咒的方法说出来。”

    莱尔被磕得头破血流,可他的气势一点不弱,“被你逮到算我倒霉,可是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用,牙齿怪病的诅咒,无解!”

    “什么?”被左知行压着肩膀的雷欧尖叫起来,他挣脱左知行的手,冲进教堂里,“莱尔,你明明和我说,只要骗索菲亚毁掉凯瑟琳的灵牌,你就会治好我的病!”

    莱尔没想到雷欧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要是继续欺骗雷欧,一定会被索菲亚逼迫解除诅咒,如果他无法解除诅咒,谎言也会被识破,那雷欧一定会把他给卖掉的。可如果实话说无法解除诅咒,雷欧现在就会把他卖掉。莱尔两难之下,还是决定先稳住雷欧,“我当然可以治……”

    “雷欧,莱尔治不好你。”江问源打断莱尔的话,他把莱尔的衣袖整个扯下来,“你数数他手臂上的牙齿,他随时都可能会死去,又拿什么来保证治好你?”

    雷欧的双唇哆嗦,他仇恨地看着莱尔,“你居然欺骗我!我要把你所做的一切都曝光出来!”

    莱尔想要说话,却被索菲亚一把堵住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两个月前,莱尔的父亲的年岁到了,安详地死在梦里。守灵的那天晚上,我和莱尔偷偷喝了点酒。莱尔的父亲也是当年害死贵族小姐的凶手之一。莱尔问我,如果当年的凶手都像他父亲一样,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幸福地过完一生,贵族小姐和护卫们的冤魂恐怕永远都无法得到解脱。莱尔想要为贵族小姐复仇,他希望我在他完成复仇的时候,把他和大家埋在一起。”雷欧痛苦地说道,“我当时就不该答应他……”

    直到雷欧把话说完,索菲亚才松开莱尔的嘴。

    莱尔一身狼狈,却疯狂地大笑起来,“雷欧,你这个伪君子,连凯瑟琳的名字都不敢喊,你真是虚伪到家了!你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我头上,那你怎么不说说自己呢?”

    眼下雷欧和莱尔的身份对调,想要堵住对方的嘴的人变成了雷欧。左知行拦下想要冲过去打晕莱尔的雷欧,凉凉地说道:“去哪呢?”

    莱尔盯着雷欧的眼神就像是一条剧毒的毒蛇。

    “没错,我是对你说过要为凯瑟琳复仇,我明确地告诉你,摩那里加每个人都享受着凯瑟琳的财产,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我想要杀死摩那里加所有的人来祭奠凯瑟琳。你不仅没有阻止我,还为我出主意,就连凯瑟琳护卫的尸骨,也是你替我找到的。你不过是想利用我,等摩那里加的人都死绝之后,你身上的污点就没有人会知道,你就能冒充身世清白的绅士了。雷欧,我就让你死得明明白白,我送你离开时,在你的送行酒里加了他们的骨灰,你死定了!”

    “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雷欧不停的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捆住双手的绳子,“莱尔,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虚伪。你根本不是为凯瑟琳复仇,你就是借复仇之名来杀人,满足你变态的愿望而已。你希望我在你把全村人都埋葬后,把你也和大家葬在一起,这么恶心的愿望,也就你这种变态才想的出来!”

    场面变得失控起来,莱尔和雷欧这两个招来牙齿怪病的同伙,互相用语言把对方刺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索菲亚无法继续听下去,她暴起喝道:“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在索菲亚快要杀人的气势下,莱尔和雷欧都卡了壳。

    索菲亚指着莱尔,“你想毁掉凯瑟琳姐姐的灵牌,让我也感染牙齿怪病,成为你坟墓中的一员。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活下去,等你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烧成灰烬,把你的骨灰撒到远离摩那里加的大海。你永远无法完成与摩那里加永远在一起的愿望!”

    莱尔惨叫出声,“不——!!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把我和摩那里加分开!”

    索菲亚根本不理他,她转而指向雷欧,“你想毁掉摩那里加,把自己变成身世清白的人。我也不会让你的愿望实现。等我把摩那里加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带着凯瑟琳姐姐的灵牌四处流浪,我会把摩那里加的故事说给我遇到的每一个人。雷欧,我会把你的名字,你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就算死,你也无法摆脱自己的罪孽!”

    雷欧疯狂摇头,他眼神呆滞,“不不不不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无辜的,我没有错!”

    索菲亚流下两行泪水,“我们三人目睹了凯瑟琳姐姐遇害的全过程,我以为我们能互相理解,能找到更温和的方式替凯瑟琳复仇。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痴心妄想。”

    索菲亚取下别在腰上的长剑,正面砍下了莱尔和雷欧的脑袋,她没有躲开莱尔和雷欧喷溅的血液,整个人都被鲜血浇透。索菲亚收回长剑,望向目睹了全过程的江问源四人,“你们离开摩那里加吧。摩那里加的牙齿不是病,而是诅咒,你们无法解决。陈眠,把凯瑟琳姐姐的灵牌还给我。”

    李娜腿软地坐在教堂的最后一排椅子上,用前排的椅背挡住身体,“游戏,结束了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玩偶出现的荧光?”

    “因为游戏并没有结束。”江问源轻声说道。

    他把怀里布包裹打开,露出凯瑟琳的灵牌。

    江问源垂着头,许久未剪的刘海微微挡住眼睛,虚化了藏在他眼底的深渊,他弹出瑞士军刀的刀片,用刀剑抵住灵牌。“索菲亚,你不是一直在找凯瑟琳的尸骨吗,怎么还没找到尸骨,就急着把莱尔和雷欧杀了。还是说你根本不需要问他们,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凯瑟琳的尸骨在哪。”

    “我说得对吗,凯瑟琳?”江问源抬起头,看向索菲亚,“你利用三个目睹你被杀的孩子,对摩那里加完成复仇。现在你的愿望达成了,也该把偷走的戒指还给我了吧。”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第28章 把戒指还我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第28章 把戒指还我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27.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做个纨绔不容易(古穿今)重生之白莲重生之对手戏这世界疯了纯爷们与巧媳妇[重生]小兵很忙男神黑化之前[快穿]当龙傲天穿成白莲花被我渣了的男神重生了[穿书]重生首辅小娇妻养娃系统[快穿]七零女主是反派[穿书]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