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嗒埠村传统美食

致命圆桌 第32章 嗒埠村传统美食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32章 嗒埠村传统美食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32章 嗒埠村传统美食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那个新人男玩家看见其他人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 他趴到地面, 崩溃地大哭着,用双手代替失去知觉的双脚, 努力想要向前爬, 想要追上离他越来越远的教授和助教。

    可是新人男玩家原本并不是残疾人, 双手没有经过专门的锻炼, 再加上森林里地形不平整, 夜色也严重影响视野,种种不利条件叠加在一起,他爬行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其他玩家的步行速度。他哭得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不要丢下我……”

    李娜看到新人男玩家那副狼狈的模样, 有些不忍。可是教授已经说过,他们还需要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里步行一个多小时,光是跟上大部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被收走的代价还是整条右臂,虽然同情新人男玩家,但她也爱莫能助。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找到江问源,和他一起跟上大部队。

    李娜打着手电找了一圈, 人呢?她有点紧张, 难道江问源被什么东西拖到黑暗里了?她有些慌张地说道:“陈哥,你在哪……”

    “李玲玲, 我在这里。”江问源回道。

    李娜寻声看去, 江问源竟然在那个新人男玩家身边屈膝蹲下, “你叫什么名字?”

    新人男玩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 用他满是泥巴的手抓住江问源的裤脚,“我叫吕英奇,你不要丢下我。”

    江问源说道:“那就取决于你够不够听话了。”

    吕英奇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只要你不丢下我,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很好。我是陈眠,你叫我陈哥就行。”江问源露出一个微笑,他指着打着手电走过来的李娜,“这是我的同伴,李玲玲。”

    江问源跟着左知言一起接受专业教练的指导,一个多月的时间,效果显著,他很轻松地把体格和他相仿的吕英奇抱起来,还是标准的公主抱。

    吕英奇这辈子活到今天,还是第一次被同性公主抱,虽然内心感到极度羞耻,但他一点意见都不敢有,像个小动物一样乖巧呆在江问源怀里。

    江问源提醒有点傻眼的李娜,“李玲玲,看路。”

    李娜连忙把手电打向已经和他们拉开一段距离的大部队。

    这片森林有些茂密,时不时有树枝横出来,李娜被收走右臂的功能,要兼顾打手电和开路,有些忙不过来,吕英奇小声说道:“我也可以帮忙打手电。”

    江问源拒绝了他,“不用你帮忙。”

    吕英奇哦一声,垂下脑袋。

    江问源和李娜的脚程很快,没多久便跟上大部队。一个坠在大部队后面的男人看到他们跟上来,朝他们打招呼道:“没想到本轮游戏的综合实力第一名内心如此善良,我是蒋战,就坐在你的下手,交个朋友吧。”

    江问源对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蒋战点下头,“你好,我是陈眠。”

    蒋战拍拍自己的结实的胳膊,对江问源说道:“朋友,我练家子出身的,让我来背他吧,等我累了再换你来。”

    吕英奇心里自然是非常乐意的,但他想起自己对江问源的承诺,“陈哥……”

    然而,江问源断然拒绝了蒋战的帮忙,“谢了,但是没必要。李玲玲,走快些。”

    李娜赶紧打着电筒跟上江问源的步伐。

    吕英奇脑袋低垂,差不多都要超越人体极限把脸埋到胸口了,他被江问源公主抱着穿过十几个玩家,简直就是公开处刑!

    江问源抱着吕英奇快走了一路,微微有些气喘,“吕英奇,接下来一个小时,无论有多累,你都不能松开手。一旦你松开手,我不会再管你,明白了吗?”

    吕英奇没能理解江问源整句话的意思,但他只要铭记不松手的要求就行了,他心里万分紧张,“我明白了。”

    “很好。”江问源说着,快步走到助教背后,双臂出力,把吕英奇整个人扣到助教的背上,“抱住他的肩膀。”

    吕英奇这才终于明白不松手的意思是什么,怪不得陈哥要对他用公主抱,还不让他帮忙打手电,原来陈哥早早就算好要让助教带他!吕英奇连忙用双手圈紧助教的脖子。

    助教被江问源和吕英奇一阵折腾,面无表情地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江问源,“你在干什么?”

    江问源若无其事地说道:“我想问一下还有多久到嗒埠村。”

    助教有点不耐烦,“不是说了还有一个小时吗?”

    回答完江问源的问题,助教不再理会江问源,径直加快脚步跟上教授。吕英奇身量要比助教高很多,他整个人挂在助教背上,失去机能的双脚拖在地上,随着助教的前进,带起地上的枯叶和泥土。

    所有人齐齐看着像咸鱼一样挂在助教背后的吕英奇。

    李娜:“……”

    蒋战:“……”

    其他玩家:“……”

    居然还能有这种骚操作的吗?!

    不过想想好像还真的有实操性,吕英奇哭喊着求助的时候,助教和教授都直接把他当做不存在,既然是不存在的东西,那么强行让助教或教授背吕英奇,好像也没啥问题。

    江问源迎着李娜佩服的眼神,走到她身边,“把你的手电关掉。”

    “啊?”李娜有些疑惑,不过她还是按照江问源所说的熄灭手电,收回包里。

    “我不是说过,不要太依赖我吗?”江问源望向前方如同黑洞般幽深的森林,“我已经把答案告诉你,你自己好好思考吧。”

    李娜环顾一圈,开始思考起来。他们刚刚进入游戏,身边的线索只有两条:他们所在的这片森林,以及给他们引路的教授和助教。

    在黑暗笼罩之下的森林,灌木稀少,全是奇形怪状的参天大树,就像是张牙舞爪的怪物,静静地看着从森林穿行的一众玩家。冷风拂过,树叶互相碰撞着发出沉闷的飒飒声,就像是怪物的低语,在商量着怎么把玩家们烹饪成美味的宵夜。

    李娜被自己的想象吓得打了个哆嗦,她实在没发现森林里有什么和手电有关的线索,她转而看向教授和助教。教授和助教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们走得飞快,玩家们只要稍微慢一点,就很可能会掉队。李娜仔细观察二人,终于发现了一点苗头,教授和助教手上都拿着照明工具,他们的照明工具像是旧式的提灯,提灯的透明外壁呈现出很淡的蓝色,经过透明外壁的过滤,光源散发出冷色的光芒,为众人照亮周围的环境。

    在现在的环境下,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发现白光和蓝光的区别。

    虽然李娜还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他们手上的提灯要经过滤色处理,但谨慎一些,不使用未经滤色的手电,总是不会出错的。

    李娜开心地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江问源,却发现江问源专注地看着助教背上的吕英奇。李娜不由沉思起来,以她对江问源的了解,他并不是烂好心的人,上一轮游戏她直接想抱江问源的大腿,就被江问源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吕英奇身上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着江问源,才会让江问源关注他。

    很巧的是,在圆桌上,吕英奇就坐在李娜的下手位。李娜仔细回忆圆桌空间里发生的事情,吕英奇是在她前一位收走代价的玩家,当时李娜还特别紧张,她很害怕会被收走视力、听力之类的重要功能,结果她害怕的时间可能都不够半秒,花仙子就直接从吕英奇头上略过,飞到她的头顶上。

    李娜再想想江问源,她在圆桌上找到江问源后,有分出一些注意力在江问源身上。花仙子收走江问源代价时,在他的头上盘旋了许久,透明的翅膀散落许多荧光粉,全都落到了江问源的身上……

    李娜心里突然一惊,荧光粉!

    她刚才怎么会觉得江问源专注地看着吕英奇,那是因为江问源面部和前胸沾到花仙子的荧光粉,所以她才能接着荧光粉的淡光看清江问源脸上的表情。没想到花仙子的荧光粉是会带入游戏里的!

    花仙子的荧光粉呈现出暖光,而教授和助教的提灯是蓝色的冷光,李娜总觉得有必要把把自己的发现告诉江问源。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教授打断了。

    “我们就要到了。”教授停下脚步,指向已经看得到尽头的森林,“穿过这片森林,那里就是嗒埠村。为了避免多生事端,我再向你们强调一遍。嗒埠村的村民的眼睛和皮肤都有畏光症,所以嗒埠村的生活作息和社会的普遍情况相反,他们昼伏夜出,以捕猎和森林的植物为生。他们信仰的神树是一棵树龄超过千年的大树,这棵大树就位于我们刚才经过的那片森林中。”

    助教接着说道:“到了嗒埠村之后,有两条禁忌一定不能犯。其一,在征得嗒埠村村民同意前,不能在他们面前使用任何照明,手机也一样。其二,我们需要的植物样本,会由教授与嗒埠村村长交涉取得。你们不得随意伤害嗒埠村和森林里的树。本次考察期一共十二天,参加完嗒埠村的神树祭后,我们就离开。在此期间,你们一定不能触犯嗒埠村的禁忌。”

    助教身上挂着个大男人,在森林里跋涉了一个多小时,竟然声不抖气不喘。认知到助教的异常,玩家们心里都有些毛毛的。

    一众玩家跟着走到嗒埠村村口,此时正值深夜,嗒埠村里却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嗒埠村的村民,无论老少,全部身披黑纱。在嗒埠村每个两百米才有一盏、且光芒十分黯淡的蓝光路灯下,包裹在黑纱里的村民,看起来就像是游荡的鬼影。

    教授和助教把提灯熄灭,和前来接他们的村长互相行了拜礼,寒暄几句,便带着玩家们走进嗒埠村。李娜看着村里像是鬼怪横行的画面,有些犹豫着没敢进去,结果一下子就从队伍的前面落到后头。

    江问源在原地等了她一会,“咱们快点进去吧。”

    李娜觉得喉里发干,“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再等一会可以吗……”

    蒋战走到江问源身边,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再等一会,你想成为第二个失踪的玩家吗?”

    “什么?!”李娜惊得跳起来,她顾不得验证蒋战的话,直接蹦进嗒埠村。

    江问源淡淡地看了蒋战一眼,没说话,跟在李娜后面走进了嗒埠村。

    李娜进村之后,连忙把玩家的人数点过一遍,走路的有十八个,加上助教背上的吕英奇,一共是十九个。她怕自己点错数目,又重新仔细地数一遍,就是十九个,没有错。她有些恼怒地冲蒋战说道:“你骗我!”

    “不好意思,大概是我忘记把吕英奇给算上了。”蒋战笑着给李娜道歉,但他的语气实在听不出什么诚意,反而让李娜更生气了。

    村长带着玩家们进村后,边走边介绍他们走过的地方,在嗒埠村稍微绕过一圈后,村长便邀请教授、助教去喝酒交流感情,让村里的一个年轻小伙带玩家们去他们未来十二天要住的地方。

    吕英奇的求生**很强,他一直挂在助教背上,现在双手麻得就要失去知觉了,刚好助教就站在村长身边,吕英奇趁机对村长说道:“我的腿受伤了,你们能不能给我安排一架轮椅啊?”

    村长和蔼地对吕英奇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很喜欢他,“当然可以,我家就有一架闲置的轮椅,你不如和教授一起到我家喝酒,喝完酒之后,你再顺便把轮椅拿走。”

    吕英奇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助教带走了。

    年轻小伙没有村长那么好的脾气,他冷着脸带着玩家们又回到了村口附近。

    那是一栋建筑风格有别于嗒埠村其他建筑的两层小楼,小楼用水泥和红砖砌成,裸墙上没有贴瓷砖,看上去非常简陋。每层小楼有六间房,两层一共十二间,每间房的房门上都挂着一个巴掌大的圆形木牌,木牌上是一笔画勾勒而成的红色图腾,图腾纹路繁复,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树。

    和简陋的外观相比,房间里面的装修就要好得多了。每个房间都有充足的照明,一铺架床,一张圆桌和茶具,三张椅子,以及独立的卫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朝向森林的窗户没装窗帘,不过嗒埠村的村民应该不会在他们信仰的森林里做出偷窥的事,就算他们有心偷窥,只要打开屋子里的灯,村民想偷窥都偷窥不了。

    年轻小伙阴沉地说道:“你们的教授和助教也会住在这里。除了你们以外,嗒埠村还接待了三名游客,他们也住在这里。你们需要和他们沟通好,每间房住两个人,刚好住满十二个房间。嗒埠村每天会为你们提供两餐,一餐在早晨六点,一餐在晚上九点。在半小时后,我们会为你们奉上第一餐嗒埠村传统美食。”

    把该交代的交代清楚,年轻小伙一句废话都不愿意和玩家们多说,他拉起黑纱裹住下半张脸,只留一双黄色的眼睛露在外面,直接离开二层小楼。

    玩家一共十九个,会有一个落单的玩家要和游客一起住,玩家们纷纷寻找合适的同伴。李娜觉得她肯定是和江问源同一屋的,没想到刚刚进村吓唬她的蒋战还有脸过来和她抢人。蒋战笑嘻嘻地对江问源说道:“我能和你一起住吗?”

    李娜冷笑地等着蒋战被拒绝,没想到江问源居然答应了蒋战的要求,“可以。”

    虽然江问源事先就有说过,要李娜不要太信任他,太依赖他,但是这也太疏远了吧。李娜心里超委屈。

    谁知江问源又补了一句,“吕英奇也要和我们一起住,等他回来我们再商量哪两个人打地铺吧。”

    李娜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从极低点一下子又飞到了顶端,她有些疑惑,“可是刚刚那个村民不是说一个屋子住两个人吗,违背这个规定没关系么?”

    江问源取下位于一层最南面房间的树图腾木牌,推门进去,“他又没有说必须两人一间,而且就算他强制要求两人住一间房,我也不太想按他说的去做。”

    江问源的话,李娜听得满心疑惑,却没直接向江问源询问原因。李娜刚才误会江问源要抛弃她,那种绝望的滋味现在还留在她心中,虽然她很讨厌易轻舟,但易轻舟说得没错,她喜欢依赖别人的习惯,在游戏里很可能会成为致命缺点。

    半小时后,早晨六点,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

    那个嗒埠村的年轻小伙去而复返,他给玩家们带来嗒埠村的传统美食,以及坐着轮椅的吕英奇。吕英奇脸色通红,时不时还打个酒嗝,看来被灌了不少酒。估计是怕他着凉,他身上还披着一条嗒埠村人人都披着的黑纱。

    吕英奇醉得厉害,但是很会认人,他朝江问源用力挥手,“陈哥,我回来了!”

    江问源让李娜和蒋战从餐车里拿走四人份的食物,顺便把这个醉鬼给领进屋。

    关上门后,吕英奇的醉态全然消失不见,他嘿嘿笑了两声,从黑纱下面掏出一盏提灯,样子看起来有点眼熟,“这是助教的提灯,我一路上挂在他背上,看了提灯很久,总觉得这个提灯很特别,就装醉把它拿走了。”吕英奇献宝似的把提灯递给江问源,“陈哥,你看这盏提灯有没有用!”

    江问源把提灯放到床底藏好,夸了吕英奇一句,“很有用,你帮上大忙了。”

    吕英奇乐得双眼发亮,看来他还是稍微受到了酒精的影响,不然在下半身的功能都被收走后哪里还笑得出来。

    吕英奇坐轮椅,其他三张椅子刚好一人一张,四人围着圆桌坐下,望着托盘里的食物。在明亮的灯光下,还散发着热气的烤肉泛着油亮的光泽,闻起来香味十足。但他们关注的重点并不是烤肉,而是摆在盘里的叶子和树枝。叶子只是用水洗过,并没有做其他处理,而树枝上则有烤焦的痕迹。

    吕英奇在村长家用过一些食物,他对三人介绍道:“嗒埠村的人昼伏夜出,无法务农,这些叶子和树枝就是他们的主食。这些叶子肥厚,汁水丰富,吃起来很甜。树枝需要剥皮吃,很有嚼劲,味道和口感和牛筋很像。这些枝叶味道都还不错。”

    江问源三人分别尝了一些叶子和树枝,的确和吕英奇所说,这些枝叶非常好吃。

    吕英奇也拿起一丫树枝剥起皮来,“我刚才听村长和教授聊天,教授想把嗒埠村独有的可食用树木推广出去,但是村长拒绝了教授,他说这些树都是神树的分身,离开嗒埠村就会枯萎。我们是来参加神树祭的,这条消息应该有用吧。”

    江问源尝过枝叶的味道后,就没再多吃,他对吕英奇问道:“那他们有没有谈过神树祭,神树祭的祭品是什么?”

    吕英奇摇摇头,他有些后悔地说道:“我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没谈到神树祭,早知道我在村长家多待一会,也许他们会谈起这件事。”

    江问源心态比吕英奇要好,他淡定说道:“不知道也没关系,我们自己去查就行。助教对我们的警告,可以侧面证明嗒埠村对神树的信仰非常虔诚,他们一定会用心为神树准备祭品。今天我们就先把床铺分配好,等一觉睡到天黑,再去找找神树的祭品。”

    李娜在森林里走了一个多小时,被吓得不轻,听到江问源说晚上再出门,她狠狠地打个寒颤,“不能吃饱了就出门吗?天马上就要全部亮起来了。”

    蒋战挺喜欢吃树枝的,他悄悄把江问源那份树枝也给吃掉。他嘴里叼着最后一根树枝,意犹未尽地说道:“当然不能。嗒埠村里有路灯,这就证明了一件事,即使他们有畏光症,本能里还是有趋光性的。可是他们却完全选择了昼伏夜出的作息。李玲玲你刚才肯定没有注意到,那个村里的小伙子给我们送餐的时候,腰上多了一把刀。”

    江问源认可地点了点头,“这个世界,白天比夜晚更危险。”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32章 嗒埠村传统美食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32章 嗒埠村传统美食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31.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美食悍妻:粗野汉子,尝一口妖妃嫁到:暴君,请自重重生之我成了隋炀帝穿越大帝国之行经记大明第一锦衣卫抗战血色空间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骨相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一掌定乾坤二货娘子,你别闹魔兽世界之军争强权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