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没了影子

致命圆桌 第35章 没了影子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35章 没了影子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35章 没了影子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说到最后, 李娜哑了声, 没敢继续说下去。

    还是坐在她旁边的吕英奇,把她不愿意说出口的话摊在台面上,“嗒埠村是把我们当成神树祭的祭品了吗?”

    江问源没有回答吕英奇的疑问,反问道:“你的依据是什么。”

    吕英奇的身影隐藏在黑暗中,却仍然能感觉到其他三人的视线有如实质一样落在他身上, 他有些局促地分析起来, “我们玩家一共十九人, 教授和助教两人, 还有游客NPC三人, 总共是二十四人,按照每间房两人, 我们刚好能住满这栋二层小楼的十二间房。本轮游戏的时限是十二天, 神树祭就在游戏时限的最后一天举行。这些数字是吻合的。”

    对吕英奇的话,李娜不住地点头, 她补充道:“嗒埠村里有那么危险的黑影怪物,他们却对我们隐瞒了怪物的存在。还有房间的布置, 没有窗帘,强光灯, 两人间却配备三个茶杯和三张椅子。嗒埠村的用意就是把我们当做点心招待那个黑影怪物!”

    “陈哥, 我说的对不对?”李娜越说越愤怒,她望向荧光下的江问源。

    江问源似乎在出神, 没有回答她的话, 李娜急于寻求认同, 不由拔高音量,“陈哥!”

    江问源拿出助教那盏提灯,将其点亮放在圆桌上,他望着提灯冷清的淡蓝色光芒,“如果你想知道我对祭品的看法,我只能说,我并不确定。”

    李娜非常不解,“难道这些证据还不够吗,为什么还不能确定。”

    “因为有太多的可疑点了。”江问源专注地看着那盏提灯,“如果你能解释这些疑点,我就接受你们提出的祭品假说。”

    江问源款款分析道:“你们认为黑影怪物是支持祭品假说的重要依据,可我却觉得最大的疑点就在那个黑影怪物身上。

    嗒埠村村民外出时必定身披黑纱,模仿黑影怪物的形象,他们也深谙躲避黑影怪物的方法,村子里刻意留出许多可以藏人的阴影区域。种种迹象足以证实,黑影怪物是嗒埠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它不受嗒埠村控制,经常会在村里出没,且对人有强烈的攻击性。我们的身份设定是研究民俗文化的学生,必定会经常在村里走动,有相当的机会目击黑影怪物。如果我们就是送给黑影怪物的祭品,嗒埠村放任我们在村里自由行动,是不是太不谨慎了?”

    李娜语塞,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磕磕绊绊地尝试反驳,“黑影怪物的样子和村民的形象相仿,我们又不知道它的弱点,陈哥你们这种游戏大佬还是很少的,大部分普通人遇到黑影怪物就被杀死了。所以嗒埠村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们会不会发现黑影怪物!他们唯一的误算就是没把陈哥和蒋战你们算进去。”

    江问源摇摇头,“你的说法还是太勉强了。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的说法成立,嗒埠村不担心我们发现黑影怪物。但是放到眼下,我和蒋战不仅发现黑影怪物,还知道了躲避黑影怪物的方法,那村民们的行为作何解释。他们只是掩耳盗铃地装作不知道黑影怪物,却没有对我们采取任何手段。他们一旦把我们放回来,我们大概率会想办法离开,到时候祭品的全部逃跑,那不是要拿嗒埠村的村民来当祭品了吗?你觉得他们要是真把我们当祭品,会轻易放我们逃跑吗?”

    “这……”李娜几次张开口,却又沉默地闭上嘴,她伸手把自己的秀发揉成鸡窝,“我说不过你成了吧!”

    李娜宣布放弃,吕英奇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两人似乎培养出了革命的友谊,吕英奇帮李娜继续辩论,“有可能嗒埠村并不担心我们会逃跑呢。嗒埠村村民吃的枝叶都是枯枝落叶,一年只有两次机会吃新鲜枝叶,他们却大方地每天给我们吃两顿新鲜枝叶,这些新鲜枝叶不仅是我们最后的晚餐,还可能让黑影怪物根据枝叶的气息寻找到我们。”

    江问源抿了抿唇,谁还没一段革命友谊呢,他望向蒋战。

    蒋战微微一笑,“吕英奇,动动你的脑子。如果黑影怪物可以根据枝叶的气息锁定猎物,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在这里讨论祭品的问题吗?而且你和李玲玲把枝叶分给孩子们的时候,如果这些枝叶真的有问题,为什么没有大人阻止你们,孩子们也吃得很欢乐。”

    这下吕英奇也无话可说了,他默默和李娜对视片刻,两人齐齐说道:“好吧,我们投降了。我们不是祭品。”

    江问源凉凉地丢出一句,“谁说我们不是祭品了。”

    李娜:“!!!!”

    吕英奇:“????”

    逗我们玩呢?!

    “你们的观点是‘嗒埠村把我们当成神树祭的祭品’,我反对的是‘嗒埠村’这个主语。”江问源解释道,“就现在的事实而言,我们的确处于祭品的位置。嗒埠村虽然疑点重重,但往深处想就会发现许多矛盾的地方。把我们送上祭品台的凶手到底是谁,现在线索太少,我还没有头绪。”

    在江问源的提醒下,李娜想起上一轮游戏的凶手,凯瑟琳隐藏得很深,如果不是江问源和左知言足够冷静,她绝对会错把莱尔和雷欧当成凶手。李娜顿时警惕起来,她朝江问源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不管把我们送上祭品台的凶手是谁,我们都绕不开神树和那个黑影怪物。”江问源掰着手指头数起来,“我们要做的事有点多。去见一下那个在森林里扔掉手机的玩家;下一顿饭点,想办法把送饭青年的那把刀偷到手;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躲避黑影怪物的办法,等到明天白天,我们去森林一趟,去看看那棵神树。”

    此时的时间已经来到深夜十一点,嗒埠村里正值热闹的时候,大部分玩家却已经回到各自的房间,二层小楼没有走廊灯,不过,即便江问源现在把手上的提灯灭掉,从屋里透出来的光芒也足以照亮他们的路了。吕英奇行动不方便,这趟去找那个扔手机的玩家,他没有跟过来,他被江问源派去和嗒埠村村民套交情买黑纱去了。

    江问源事先有留心过,那个扔手机的玩家和一个游客NPC住在二层从左往右数的第三个房间。和其他敞亮的房间不同,他的房间里并没有开灯。

    李娜怂怂地跟在江问源身后,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那个黑影怪物,但是江问源描述黑影怪物时说得太逼真了,她很害怕黑影怪物会在这个时候循着光影找过来,连声音都不由自主地压低,“屋里没开灯,他会不会出去了。”

    江问源头疼地捏捏眉心,“你忘记我和你说过的话了吗,他在森林里突然变得畏光,如果屋里亮着灯,我才要觉得他是不是出去了。”

    李娜尴尬地笑笑,“不小心忘记了嘛……”

    江问源敲响房门,不一会,屋里传来脚步声,有人打开了房门,他只打开一条门缝,从门缝看了一眼屋外的三人便收回视线,“有什么事?”

    这人并不是江问源他们要找的玩家,而是和那个玩家同住的游客。

    江问源不动声色地用脚卡住门缝,手也握在门柄上,“你好,我们来找和你同住的那位同学,我们有事情要和他商量。”

    游客朝屋里喊了一声,“喂,你同学来找你。”

    那个玩家嘀嘀咕咕地骂了好几句脏话,“什么同学不同学的,不见!”

    江问源趁游客没注意,肩膀用力一撞,直接把门给撞开。江问源和李娜走进屋,蒋战并没有跟上,而是站在房门的位置,保持房门敞开状态。

    屋里没有开灯,他们用床单将窗户严严实实地盖住,照明的强光灯都被他们拆下来了。江问源提着助教的提灯冲进屋,那个扔手机的玩家和游客猝不及防被提灯的蓝光刺到眼睛,双双痛苦地捂住眼睛惨叫出声。

    他们的惨叫声实在太凄惨了,李娜躲在江问源的后面,结巴地对江问源说道:“陈哥,你要不要,先把提灯,关一下……”

    江问源并没有听李娜的话把提灯给灭掉,“你看他们的影子。”

    李娜从江问源身后探出头,看向两个已经痛苦得在地上打滚的人,就在这个时候,二层有几个耳朵比较灵的玩家打开门,朝他们屋里跑来。其中就有之前想要巴结江问源的杨檎和刘云云。杨檎那个暴脾气,被江问源训得体无完肤后就记恨上他,她一看到屋里两个打滚的人,就尖声大叫起来,“你们在干什么,杀人啦!有人杀人啦!”

    杨檎想把事闹大,自然是扯着嗓子大喊,她没想到还有人能比她声音还高。

    李娜崩溃地尖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

    杨檎有种叫不下去的挫败感:“……”

    江问源就在李娜旁边,耳朵受到前所未有的强烈攻击,他手里拿着提灯,还要戒备地上的两人随时反扑,不得不向蒋战求助,“蒋战,帮下忙!”

    蒋战走过来,帮江问源捂住双耳。

    江问源:“……”

    李娜渐渐平复下来,呜呜地哭道:“他,他们没有影子……”

    蒋战松开手,理所当然地向江问源解释自己的行为,“我洁癖,她哭得一脸不明液体,我不想伸手去堵她的嘴。”

    江问源再次失语,感情堵我耳朵就不怕洁癖咯?

    一场闹剧下来,其他围观的玩家也终于发现了异常,在江问源手中的提灯下,其他人都映出了模糊的影子,只有那两个捂着眼睛在地上打滚的人,他们的身下什么都没有。

    江问源手里的提灯,亮度还是太低了,为了确认不是亮度过低造成的错觉,有个围观的男玩家打开顺手拿过来的专业手电筒,把强光打向地上的两人。当强光接触到两人的皮肤,他们的皮肤竟然滋滋地冒气烟来,红色的火星在光照区域蔓延,肉香味顿时弥漫开来。在如此高亮的光照下,他们依旧没有影子。

    那个打手电筒的男玩家吓得赶紧把手电筒关掉,江问源也顺势从屋里倒步退出,把房门重新合上。围观的玩家里有人不满地喊道:“那两个人都变成怪物,干嘛不把他们杀了,不杀绑起来也行啊。就这么放着,万一他们对我们不利怎么办!”

    江问源冷冷地瞧了那个玩家一眼,“我觉得他们对我构不成威胁,如果你认为我放着他们不管有什么不妥,你可以自己去把他们绑起来。”

    那个玩家被江问源的话噎到,嘀咕一句高玩了不起啊,愤愤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其他玩家也纷纷散开,杨檎和刘云云搞事没成功,早就悄悄跑掉了。一下子,二层的走廊又只剩下江问源一行三人。

    江问源脸色有些凝重,对二人说道:“我们回去吧,去看看吕英奇把黑纱买回来没有,如果没有,我们要尽快找到代替的东西。如果我的想法没错,这轮游戏拖得越久,就越危险。”

    江问源三人回到一楼时,吕英奇已经在屋里等着他们了,他没有开灯,“刚才你们上面好像有点吵,发生什么事?”

    李娜站在门口,警惕地看着吕英奇,“你为什么没开灯!”

    吕英奇愣住,“不是开灯的话有可能引来黑影怪物吗,我一个人又跑不动,和命相比,开灯就没那么重要了。”

    李娜一想也是,但她还是打开了电灯的开关,确定吕英奇在灯下有清晰的影子后,才重新把灯给关掉,她借着提灯的光芒在吕英奇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倒杯水一仰而尽,“你是不知道刚才有多惊险,那个扔手机的玩家,没有影子!”

    江问源把提灯放在圆桌上,拿起吕英奇放在桌上的黑纱。吕英奇无奈说道:“他们只愿意卖给我两条黑纱,再多的就不肯给了,加钱都没用。”

    “能买到就不错了。”江问源把黑纱叠好重新放回桌上,“李娜你针线活怎么样?”

    李娜有些不好意思,“缝个扣子之类的还是可以的。”

    江问源从随身包里拿出针线盒和一把折叠伞,“你把黑纱沿着伞的边缘缝一圈,针脚缝歪不要紧,但是得保证针脚不漏光。我明天早上就要用,你动作要快一点。”

    李娜如临大敌地接过针线盒和折叠伞,她只要想到江问源可能会拿着这把伞和黑影怪物碰上,不管她会在手上扎出多少个洞,也绝对要来回缝最少五遍,到时候江问源就算不小心踩到拖到地上的黑纱,黑纱也不会扯掉。

    江问源把另一条新买回来的黑纱带在身上,“我和蒋战再出去一趟,你可以开灯做针线活,黑影怪物今晚应该不会再袭击二层小楼……”十二个房间,第一个房间的影子已经被带走了。

    “我们去哪?”蒋战跟着江问源走了一段路,才对他问道。

    “当然是去找武器。二楼那两个人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别告诉我,你认为一把武器就够用了。”江问源一边说这话,脚步也没停下。

    “那我们应该往这边走。”蒋战指了个方向,“我观察过,这家人是嗒埠村最富的,有钱人总是比较惜命,武器应该也不少。”

    嗒埠村村民的房屋规格相仿,所有人都裹着一身黑纱。江问源真的不知道蒋战是通过什么方法找出最富裕的人家的。蒋战不仅辨别穷富的眼光十分毒辣,潜入的技巧也很高超,他没让江问源帮忙,一个人无声无息地从那个富户家中摸出一柄银匕首和一把木柄金叉,完全没有惊动到任何人。

    等蒋战和躲在暗处的江问源汇合时,那个富户家的看门土狗才汪汪汪地叫起来。江问源赶紧拉起蒋战就跑,边跑边喊,“你刚才该不会是用玩偶的特殊技能把东西偷出来的吧!不然怎么你一跑出来那只狗就开始吠了!”

    蒋战跑起来气息一点都没乱,他从鼻腔里发出哼声,“我要是把玩偶都给用了,能不向你要报酬吗,不要质疑我的能力!”

    两人回到二层小楼时,已经过了凌晨四点,李娜的针线活还没有干完,她每缝一针,眼皮就下降一点,在眼睛差不多合上的时候,不小心一针扎在指头上,又清醒过来。吕英奇大概是看不过去了,沿着开针的地方朝李娜相反的方向缝黑纱。等两人合作完成缝制,李娜歪歪扭扭的针线只占全部的五分之二,剩下五分之三整齐的针线活,是吕英奇的成果。

    李娜看着一脸无辜的吕英奇:“…………”

    她倔强地抬起头,我没输,缝不好肯定是一条手臂的功能被收走的锅。

    还有两个小时才到早晨六点的领餐时间,四人定好闹钟,按照抽签表稍微眯了一会眼。今天的早餐依旧是丰盛的新鲜枝叶和适量的烤肉,不过今天没人想要碰枝叶,他们没碰枝叶,用烤肉和村民送给吕英奇的食物解决早餐。

    江问源和蒋战收拾好餐具,准备出门。

    李娜喊住江问源,“昨晚陈哥和蒋战你们出去的时候,我和吕英奇商量过了,我们不想一直给你们拖后腿,我们和你们一起去森林!”

    蒋战吹了个口哨,“那就来呗。不过我们现在只有两件武器,你们稍等一下,我给你们先做两件武器。”

    蒋战拿出他那双试毒用的银筷子,拆了一张椅子的两条腿,把银筷子钉在椅子腿的顶端,牢牢锁好,整个过程不过用了十五分钟。“好了,给你们。”

    江问源看着拿到新武器跃跃欲试的李娜和吕英奇,也不多说,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四人从森林的东面踩着自己的影子进入森林,夜晚像是鬼影幢幢的树木,在白天看起来有些普通。彻夜长鸣的虫子已经休息,白天却听不见鸟儿的叫声,森林里静悄悄的,只有三人踩在枯叶上的声音和轮椅滚动的声响。

    四人时刻保持警戒,在森林里走了半个多小时。

    “我们到了!”李娜小小地惊呼出声。

    和其他千篇一律的树木不同,李娜所说的那棵树,树干粗壮得五个成年人都无法环抱过来。那棵树的树枝无限向外蔓延,翠绿的叶子茂密地缀在枝头。即使现在是阴天,神树也给人一种闪闪发光的感觉,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

    “咦?我怎么好像看到神树上结着果子?”李娜伸长脖子踮起脚尖,不住地朝神树张望,“陈哥,你不是说,村长告诉你神树无花无果吗?你瞧瞧那里,红色的,上圆下尖,是不是有很多果子?”

    江问源还没有回答李娜的话,只见阳光穿破云层,洒在神树上——

    在那一刻,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语。

    阳光之下,神树的影子清晰地映在铺满枯叶的地上。树影之下,那些红色果实的影子,与本体的形状完全不一样,红色果实的影子落在地上,竟成了密密麻麻的吊死在树上的人影!

    清晨的风,带着露水的湿意,和神树的枝丫嬉戏起来。如玉般墨绿的叶子晃动着,露出了红色果实的全貌。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35章 没了影子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35章 没了影子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34.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综]和古代名人同在巫医许多福替嫁后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快穿]超甜系霸宠[重生]八零重生小幸福重生后我家成了修罗场重生之整形师王爷,你家仙草又溜了[穿书]仙女姐姐有点皮[快穿]秦时明月之剑仙入世报告帝君,你家仙子又溜了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