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圆桌 第99章 被发现的地下室

致命圆桌 第99章 被发现的地下室 作者:笑青橙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致命圆桌 第99章 被发现的地下室在线阅读。 致命圆桌 第99章 被发现的地下室相关章节: | |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目录 | 笑青橙 的小说 | 致命圆桌最新章节

    在即将进入游戏前,江问源检查过骨偶, 骨偶和江问源刚刚拿到它的时候一模一样, 椭圆的头部圆润光滑, 没有五官细节。然而,此时此刻江问源捧在手里的骨偶,四肢末端依旧没有手脚细节, 却凭空多出一张五官完整的脸来。这张脸不是用笔在骨偶平整的面部画出来的,它更像是一位手工极为精妙的艺术家精雕细琢的作品,五官立体, 趋于真实的人脸。

    而这张脸的主人, 正是江问源进游戏的前一天还去医院探望过的陈叔叔。

    江问源回想他和陈叔叔的再会, 满满都是违和感,只是当时他没在玩偶身上找到任何的异常情况, 陈叔叔又一直昏迷不醒,江问源无从寻找真相。现在骨偶上陈叔叔双眼紧闭表情痛苦的脸, 一切都有了答案。

    陈家的门装有猫眼, 因为江问源这两年没少不打招呼就来陈家搞突然袭击, 陈叔叔养成有人敲门先看猫眼的习惯, 江问源为此吃过好几次闭门羹。那天陈叔叔却直接给他开了门,不是因为陈阿姨生病需要江问源探望,而是因为陈叔叔想要支开他,对骨偶动手脚。

    陈叔叔对骨偶动完手脚的当天, 紧接着就发生骨折、高烧昏迷住院的事故。陈叔叔五十五岁, 每天坚持晨练, 身体比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要好,主治医生都无法解释陈叔叔为什么会一直昏迷不醒。

    主治医生没能给出答案的疑问,江问源看着骨偶的脸,什么都明白了。

    陈叔叔会对他说出“如果圆桌能坐满人就好”的话,能够和圆桌游戏建立匪夷所思的联系,以依附骨偶的方式进入圆桌游戏,极有可能是因为陈叔叔或陈叔叔继承的血脉中,有女玩家和圆桌游戏NPC结合诞下的生命。而陈眠也继承了血脉中和圆桌游戏的联系,所以才能吞吃融合玩偶的能量,以灵魂的形态在圆桌游戏保持自我意识。

    陈眠写给江问源的纸条,分明是感受到了依附在骨偶中和他血脉相连的陈叔叔的灵魂!江问源一瞬间仿佛感受到手中的骨偶重逾千斤,沉得他必须用出全身的力气才没让骨偶脱手。江问源不敢想象,陈叔叔不顾一切地进入圆桌游戏,他还能活着回到现实吗?

    江问源的内心割裂成两半,一半为陈叔叔自杀式的行为感到纠结和痛苦;另一半则开始冷酷地思考着该如何有效地利用陈叔叔所依附的骨偶对抗圆桌游戏……

    当时江问源的行李箱里有两只玩偶,一只陈眠获得的可以退出圆桌游戏的骨偶,一只左知言死去的那轮游戏获得的小提琴演奏家玩偶。江问源和陈叔叔从未交流过圆桌游戏的问题,也是第一次带着玩偶来陈家。陈叔叔不知道小提琴演奏家玩偶的意义,割舍灵魂也不是能够轻易能做出的决定,那陈叔叔究竟以什么标准从这两只玩偶当中选中骨偶的?

    也许正如江问源所猜测的那样,骨偶是圆桌游戏甜美的陷阱,为了破坏他和陈眠牢不可破的羁绊,圆桌游戏对这个陷阱下足血本,赋予骨偶割裂圆桌游戏和玩家契约的特殊能力。陈叔叔的灵魂中,固有和圆桌游戏的联系,与骨偶接近圆桌游戏本源的能量产生共鸣,所以才不顾生命危险,割舍灵魂依附在骨偶中进入圆桌游戏。

    陈叔叔对江问源隐瞒他和圆桌游戏的联系,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坦言会让江问源反对他的牺牲。陈叔叔割舍他的灵魂后,也曾有过机会向江问源坦言他对骨偶动的手脚,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因为他担心把话说出来,江问源不肯把骨偶带进圆桌游戏。

    在江问源和陈眠封闭的死循环中,他们死后记忆会被回档,所以陈眠从来都不曾拥有过死亡后的记忆,他不知道在自己死亡后,他的父亲为了救他付出了什么代价。江问源无法想象,在他们的死循环中,陈叔叔究竟割裂过多少次灵魂。

    如果江问源没有狠下心将玩偶的零部件埋进拇指指骨的位置,隐约留下曾经的记忆;如果陈眠没有破釜沉舟疯狂吞吃玩偶以灵魂的方式留在游戏中,和江问源共同进退。江问源独自在圆桌游戏中挣扎求生基本消耗掉他全部的精力,哪有力气去从容地考虑骨偶的本职?江问源也许就会抱着骨偶是陈眠留给他无可替代的礼物的想法,遵循骨偶特殊能力仅能在现实中使用的原则,将骨偶在现实里保护起来。

    然而,死循环中产生的种种变数汇聚到一起,造就了今天的奇迹,江问源把骨偶带进圆桌游戏。陈叔叔沉默的牺牲,今天终于不再沉默。

    江问源尝试对依附骨偶的陈叔叔说话,摆弄骨偶的身体,轻轻触碰骨偶上的脸,可是陈叔叔的脸依旧双目紧闭,表情也维持原样,没有发生发生半点变化。

    骨偶还在江问源个人特殊空间的时候,陈眠就感受到骨偶的异常。要想唤醒陈叔叔,恐怕还需要借助陈眠的力量才行。当务之急,就是在虎视眈眈的玩家们眼皮底下,和陈眠相认。

    江问源没有把骨偶放回特殊空间,而是搁在枕边,希望骨偶脱离特殊空间后,陈叔叔也能像陈眠感受到他的存在那样,通过血脉的共鸣从沉睡的状态醒来。

    一夜过去,江问源没怎么睡好,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往枕边的骨偶看去。别说骨偶的脸没发生变化,就连江问源昨晚摆到枕边时骨偶的姿势,都完全没有挪动过。这是意料中的事情,江问源并没有太过失落,他将骨偶收回特殊空间,起床洗漱去了。

    和前两天相比,今天的早餐时间,饭堂里的犯罪者们少了许多,估计是对糟糕的早餐失去兴趣,把重点放在献祭任务完成后丰盛的晚餐奖励。江问源不动声色地记下到场的犯罪者编号,将他们整理入库。

    江问源环顾四周的动作并不隐蔽,一个瘦竹竿似的男犯罪者就被江问源的举动吸引,端着早餐在江问源对面坐下。瘦竹竿橙色囚服上的编号被他用四枚扣针固定住的手帕遮挡住,其实他遮挡编号的意义并不大,所有犯罪者的脸和编号都是公开的,只要有心去找,不需要费多少力气就能找出来。

    瘦竹竿把早餐放在餐桌上,由于脸型太瘦而显得有些突出的眼睛盯着江问源,就像一只盯上猎物的怪物,“你进入饭堂之后就一直在观察我们,作为被你观察的一员,我想知道你到底在看什么?”

    “我在观察什么,答案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江问源微微错开瘦竹竿的视线,边对付难吃的早餐,边说道,“我在进行21号交代给我的任务,寻找体格健壮、有狐臭的左撇子男犯罪者。你大可以不必担心,这几个条件你一个都不符合。”

    江问源虽然没有直说,可是他的字里行间都透露出瘦竹竿害怕与21号为敌,所以才来他面前走过场的味道。瘦竹竿有些不快地啧了一声,“22号,你给21号当狗腿还当出优越感来了吧?21号一直守在虚拟场景里,无法自由行动,自身都难保,你真以为21号有那个本事护得住你这只狗腿吗?”

    在瘦竹竿说话的间隙,江问源把剩下的早餐都吃完了,他擦干净嘴巴,望向瘦竹竿,“15号,重度厌食症患者,极度厌恶体型肥胖的人群,以集训减肥的名义骗取钱财,并囚禁30名减肥志愿者,强迫他们饮水绝食减肥至死。”

    瘦竹竿的脸本来就因为过瘦像ET一样恐怖,当江问源直接点破他的罪行,他的五官皱成一团,模样十分恐怖,“你别以为就只有你知道我的罪行,我也知道你的罪行,你的犯罪真相就藏在那里!”

    江问源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你知不知道我的罪行,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你只需要知道如果你想把我送上祭台,我能反过来把你送上祭台。其实我并不关心谁成为祭品,只要你足够有本事,你要把21号送上祭台我也没意见,只要我不成为祭品就够了。我接下来还有事情,就不和你多聊了。”

    瘦竹竿被江问源堵着无话可说,他算是听明白了,江问源不满他被定义为21号的狗腿,所以才拿他掌握的情报拿出来打脸。瘦竹竿后背被冷汗濡湿,能成为祭品候选人的犯罪者,就没几个人是简单的。

    打发掉15号瘦竹竿后,江问源履行和21号的约定,带上今天份的早餐,去21号虚拟场景给他送早餐。江问源这次没有站在楼下喊人,直接来到三楼。江问源正准备敲门,21号便打开了房门,非常自觉地从他手中端过早餐的托盘,“进来吧。”

    21号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了不少,看来他并没有瞎吹,昨晚和怨灵的搏斗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21号不挑食,他很快就把那些难以下咽的面包解决了。21号喝着早餐附带淡的基本没有味道的咖啡,“说说吧,你昨晚和今天早上有什么收获,找到目标人物没?”

    江问源坐在21号对面,摇摇头,“你给出的条件,单独每一项都能找到人,同时满足三个条件的人,我并没有找到。我已经把全部犯罪者都排查过一遍,只找到三个分别满足两项条件的犯罪者。满足体型健壮、有狐臭的男犯罪者有10号和37号。满足体型健壮和左撇子的男犯罪者是31号。”

    21号以一种全新的目光看着江问源,“你已经把全部犯罪者都排查过了?这么庞大的工作量,”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现在还不到七点,“你用一晚上加短短的早晨就完成了?”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两天加一个早上。”江问源振振有词地瞎编起来,“能够成为祭品候选人的犯罪者都不是善茬,为了活命,没几个人会老老实实遵守规则,以前曾经出现过犯罪者冒名顶替其他犯罪者的编号上祭台,导致献祭失败的事故。犯罪者编号只有祭典刚开始的时候是完全正确的,在这段时间内必须尽可能地把犯罪者和他们的编号对上,绝不能出错。这是祭典的常识,你怎么什么准备功课都不做就来参加祭典了?”

    江问源说得太过理直气壮,21号都信了江问源的鬼话,“好吧,我相信你。26号应该没有撒谎,你没能找到人,无非就是两个原因,要么26号到死都被目标骗得团团转,她说出来的信息都是假的;要么是目标把狐臭或左撇子的信息隐藏起来了。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高,你昨晚和今天早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有啊。”江问源把44号亚非混血女犯罪者和15号瘦竹竿男犯罪者的事情,原原本本地给21号说了一遍,“我这完全就是无妄之灾,代你受过。”

    21号没忍住抽了抽嘴角,非常小声地说一句,“做人要点脸啊!”

    这届NPC都那么不要脸的吗?44号明明是要来巴结他的,被江问源给毒舌跑了,这难道是他的错吗?15号不过是来试探一下,江问源直接把对方的老底都给揭了,难道也要怪他?明明都不是他的错吧。

    21号喝完咖啡,向江问源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你帮我调查一下15号和44号的人际关系,看看他们最近都在和谁联系。”

    江问源知道21号关心15号和44号人际关系的原因,那个把26号玩家弄上祭台的玩家,和15号和44号有联系的可能性极高,搞不好那个玩家就是15号和44号当中的一个都说不定。“这个任务并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内,恕我不能接受,我的目标是活到祭典结束,我还有一部分犯罪者的罪行没能确定,我必须尽快把他们的罪行弄清楚。”

    21号并没有百分百确定江问源就是NPC,而他也知道江问源有些事情没有向他坦承,他盯着江问源看了许久,“好吧,我相信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毕竟两天时间你都没时间回去自己的虚拟场景看看是否有人发现了你的罪行。你走吧,中午记得准时把午餐送过来。”

    “更重要的事情”这几个字21号咬得很重,他其实并不太相信江问源重要的事情是确定其他犯罪者的罪行,否则江问源昨晚怎么肯浪费时间去帮他找把26号玩家弄上祭台的玩家。不过21号也没继续探究下去,不管江问源是玩家与否,他都有自信站到最后的那个人是他。

    江问源知道自己拒绝21号,会让21号对他产生怀疑。不过江问源没有多加解释,拿起21号用完早餐后的餐托,“那我们中午再见。”

    江问源把餐托还回饭堂后,又原路折返回来,21号此时已经站在虚拟场景的外围,观察在祭坛四周走动的犯罪者们。21号双手插兜看着朝他接近的江问源,等着江问源和他打招呼,可是江问源什么都没说,与他错身而过,走进旁边的22号虚拟场景。

    是谁信誓旦旦地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所以没必要守住自己的罪行不被人发现的?现在真是啪啪打脸。21号呲笑一声,便不再管江问源,继续他的观察。

    江问源打破立下的人设回去看看自己的虚拟场景,当然不是担心自己的罪行被人发现,而是想去寻找编号未知的陈眠。陈眠知道江问源是22号,现在玩家们互相虎视眈眈,他们不方便在江问源的22号房间相聚,那样太显眼,很容易被其他玩家盯上,所以江问源只能寄希望于陈眠会来虚拟场景找他。

    江问源在等待陈眠的同时,顺便检查了一圈房子的一层地板。在公共浴室的地板上,江问源发现了和他第一次检查时有所不同的移动痕迹。江问源虽然预见到自己角色的罪行会被发现,但没料到会来得那么快。

    江问源环顾一圈浴室,浴室的空间不大,可以成为地下室控制机关的东西不多,一件件试过去,在摆放卫生纸的卷纸筒找到控制机关,90°旋转卷纸筒后,浴室的一块地面朝浴缸下的空隙移动,露出足以两个成年人并肩通过的地下楼梯。

    江问源把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拿出来,弹出刀片,将其掩藏在橙色囚服的长袖中,走入黑洞洞的地下室。

    一般的地下室,内部环境基本都是潮湿阴冷,通风也相对较差。地下室储物时间长了,还会散发出**的霉味。可是江问源顺着楼梯越往下走,不仅没有感觉到冷,反而感觉到有一股暖意。地下室的通风系统做得非常好,除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碳烧味道以外,地下室的空气质量和室外的空气几乎没有区别。

    走到楼梯的尽头,江问源朝摇曳着火光的方向看去,在燃着三根蜡烛壁灯之下,一个悬挂在天花板上的铁笼轻轻摇晃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铁笼上布满灼烧的痕迹,铁笼的内部空间很大,足以容纳两个成年人,它的功能不言而喻。

    那个晃动铁笼的不速之客,背对着江问源的方向,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来,和江问源直接对上视线,那是一个面相严肃的亚洲男人,编号04。04号用余光扫一眼江问源囚服上的编号,以及他藏了东西的右袖,神色越发冰冷。

    “你已经看到想知道的答案,可以麻烦你离开我的虚拟场景吗?”非常凑巧,江问源昨晚就查清楚了04号的罪行,可他没有像对付15号瘦竹竿那样直接用他查到的罪行去威胁04号,而是把04号的罪行作为杀手锏暂时保留下来,以备必要的时候,出其不意地用04号的罪行威胁疑似玩家的04号。

    04号用审视的目光看了江问源好一会,确认江问源的确没有和他动手的想法后,才冷冷地对堵在地下室楼梯口的江问源说道:“你挡路了。”

    江问源从楼梯口走开,让出离开的道路,04号与他擦肩而过之时,冰冷的眼神犹如锐利的寒剑,仿佛要把江问源整个人扎个透心凉。

    江问源其实不太理解为什么04号会仇视他,按逻辑来说,应该是被发现罪行的他仇视04号才对啊。江问源都要怀疑04号是不是一个演技烂到无法直视的玩家,把他想表现出来的情绪给演砸了。

    等04号的脚步声走远,江问源便抓紧时间检查铁笼,固定铁笼的铁链非常牢固,破坏起来非常困难,再加上铁笼下方的地面无法抹去的多次灼烧痕迹,足以证明地下室曾经发生过纵火事件,掩盖他罪行的最优方法还是彻底破坏地下室的控制机关,以免再有人进入地下室。

    江问源来到地下室时,地下室的通道是关闭的,所以地下室内部应该还有另一组联动的控制机关,为了不让其他犯罪者从外部损坏的控制机关找到线索,江问源更倾向于破坏地下室内部的控制机关,并连带损坏外部的卷纸筒控制机关。

    江问源在寻找地下室内部的控制机关时,把动作放到最轻,竖起耳朵听地下室上头的动静,提防着再有犯罪者NPC或玩家发现地下室的存在。还没找到地下室内部的控制机关,江问源便听到一阵朝浴室接近的急促脚步声,他当机立断离开地下室,旋转卷纸筒,关闭地下室的通道,恰好把来人堵在浴室门口。

    江问源双手撑在浴室两边门沿,把去而复返的04号拦在浴室门外。

    不等江问源开口询问04号的来意,04号抢先一步对江问源说道:“我是陈眠。”

    江问源脸上的表情维持原样,“这是什么新式冷笑话吗?”

    江问源从没想过04号是陈眠,因为陈眠绝不可能把他的罪行翻出来。尤其地下室通道的开合的痕迹非常明显,近期一旦打开过一次,痕迹便很难掩盖,地下室被其他犯罪者发现的概率便会蹭蹭往上涨。所以当04号说他是陈眠,江问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他更怀疑是04号使用了某种特殊能力的玩偶来试探他是不是玩家。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致命圆桌》 第99章 被发现的地下室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致命圆桌》 第99章 被发现的地下室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2/98.html

《致命圆桌》相关小说推荐: 打上花火躺赢太后的现代纪事他的指尖温热你喜欢的面孔我都有对我说谎试试霸总他非要养我制霸编剧界游戏点亮技能树!三国封神系统抗战之烽火战神匹夫天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