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回溯03┃浑身毛骨悚然。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29章 回溯03┃浑身毛骨悚然。 作者:紫界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29章 回溯03┃浑身毛骨悚然。在线阅读。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29章 回溯03┃浑身毛骨悚然。相关章节: | |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目录 | 紫界的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虽然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 但入侵者却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走。

    穆钦后来检查病房时, 也的确没有发现自己丢了什么东西的样子,他和周悦的一些私人物品衣服用具之类的东西都在, 钱财手机之类的贵重物品,穆钦一直是放在身上的。

    后来两名警察去调看了住院区走廊大厅的监控, 他们发现这起事件的嫌疑人,就是穆钦在电梯里曾见过的、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此黑衣男在穆钦推着周悦离开医院后, 便摸进入了周悦的病房, 在里面待了十分钟左右,随后就出来了。黑衣男的那身黑衣服在医院里实在是很打眼, 然而医生护士们却都查不到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周悦住的是军区医院, 这种医院管理非常严格,尤其是其住院区,是完全封闭式的。住院区设有前台、门卫和一群保安, 每个来探病的家属或出入人员都得进行登记,登记以后前台护士会给进出的人发一个临时出入的吊牌证明,只有身上挂着牌子才能进门,没有这个牌子, 谁都不可能进来。

    然而这个男人他进来了, 在查到的监控里,警察只翻到了他在住院区走廊里走动、以及在周悦病房里出入的监控录像,在这些监控里,男人一直低着头,脑袋上戴着兜帽, 看不到面貌。

    最神奇的是,这个男人进入住院区之前,无论如何都得经过住院区前台才对,可是调出来的前台监控录像中,并没有出现这个男人的身影,他简直就像是凭空出现在了住院区内部,紧接着又凭空消失了。

    之后警方又询问了登记进出人员的前台接待,接待也表示她根本没见过这个黑衣男人。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呢?”其中一位警察开口询问前台,“你们住院区还有别的入口吗?”

    前台接待在警察的询问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断的摇头:“所有进出住院区的人都要进过这个前台、这个大厅,没有别的出入口,除非他是爬墙爬窗户进来的。”

    之后两个警察又开始琢磨住院区里面的窗户,这座医院大楼总共二十六楼,四楼以下是急诊科、抢救室之类的地方,四楼到七楼都是住院区,需要长期住院,重症需专人监护的患者都被安置在这里。七楼往上才是给患有各种病症的病人看病门诊的地方,什么耳鼻喉科、心肺科……之类的。

    四楼到七楼的住院区,楼层也不算高,确实有被人爬窗户爬进来的可能性,可现在是大白天,有个人堂而皇之在外面窗户上墙壁上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没有人看见才对,警方后来也调查了一下附近街道的监控,仍然没有看见和录像中拍到的那个黑衣男人体貌特征相似的家伙。

    之后就这件事情,穆钦和医院警方的人商谈了很久,穆钦还打电话想把周悦的母亲叫过来,但是电话打给解竹之后,解竹在电话里问了一下情况,当听到穆钦说入侵者并没有偷盗走任何东西时,解竹显然有些不耐烦,说道:“既然小偷没偷走什么东西,那就别管了,给周悦换个病房就好了。”

    “你不来看看他吗?”穆钦偶尔会觉得解竹这个女人,作为周悦的亲生母亲,在对待周悦的某些方面,实在是有些过分无情了。穆钦并不怀疑她对周悦倾注的爱,只是这份爱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有分量罢了。

    解竹电话里回复说:“我没有时间,周悦暂时交给你了。”

    说到这里,解竹匆匆结束了与穆钦的对话,穆钦听着电话那边响起的嘟嘟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按下了手机的挂断键。

    既然解竹已经表态,穆钦也只好暂时与两位过来调查的警官沟通沟通,把这件事情先留个案底做个记录,然后就敷衍敷衍过去了。

    警察走后,穆钦开始着手给周悦换病房的事情,因为住院区遭贼的事情,也有医院管理不当的责任,所以医院这边很是积极,很快就给周悦把病房从五楼换到了六楼,并且加强了保护,说是让医院里的保安多多留意这边。

    于是一天下来,穆钦忙着换病房的事情就已经有些焦头烂额了,因为各种手续而在医院里到处跑,也没空好好照顾周悦,只能托护士帮忙看一下。等回过神来时,穆钦发现自己中午晚上都没吃饭,只能去医院的餐厅打了份盒饭回来。然后穆钦抱着周悦,让他躺在崭新的病床上,给他输一些营养液。输液的过程中,穆钦才终于有时间坐在他身边一边休息,一边啃有些冷了的盒饭。

    吃了饭,穆钦感觉身体稍微有了些力量,他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整理一下自己,结果突然从自己的口袋里又摸出了那张白色的卡牌。

    穆钦看到这张卡牌后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道:“忘记扔了。”

    本来这张卡牌,穆钦是想随便找个垃圾桶扔掉的,但后来他忙着带周悦去散步,忙着处理病房遭贼的事,忙着给周悦换病房……一连串事情忙碌下来以后,这张卡牌就被穆钦遗忘在自己的口袋里。

    在诸多忙碌、全身放松休息的档儿,穆钦忽然也不急着把这张卡牌给扔掉了。

    因为他突然有种莫名的预感,他总觉得……白天那个在周悦病房里翻箱倒柜的“小偷”,很可能就是来找这张卡牌的!

    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想,这卡牌横看竖看,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注意或特别的地方,偷这样一张卡牌并无太大意义,然而穆钦却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而且这个念头在穆钦脑海中一经冒出,就挥之不去了。

    既然做出了这样的猜测,穆钦便忍不住开始随着这个猜测继续推断下去。穆钦猜想,若那“小偷”确实是来寻找这张卡牌的话,那就代表这卡片对小偷来说很重要,他需要这卡牌,无论他要拿卡牌去做什么。

    关键是,小偷为什么需要这样一张卡牌?而这张卡牌又有什么用?能够为小偷带来什么好处或物件吗?

    以及,这张卡牌留在周悦病床床头柜里,已经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据解竹所说,这卡牌是从周悦两年前重伤住院以来,一直留在他身边的东西,那个小偷之前为什么不来找,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了呢?

    思来想去,穆钦也想不出答案,但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假设这个小偷真的迫切想得到这张卡牌,那么他绝对会再来一次!

    他随时有可能再次回头,继续来找周悦的病房,可能还会趁着穆钦不在时,对周悦做出一些无法预计的事情。想到这里,穆钦心里顿时充斥着莫名又沉重的担忧,这种猜想令穆钦觉得浑身不自在。

    穆钦又看了一眼手里捏着的卡牌,他用手指摸索着卡牌上的血迹,他觉得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愈发加重了,穆钦有种不祥的预感……很多时候,穆钦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自在的穆钦沉默片刻,抬起头看着病床上睡得十分安稳的周悦,然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把周悦从医院里搬出去。

    这个决定是匆匆间定下的,理由荒唐可笑。穆钦猜测一个可能要偷卡牌的小偷会对周悦产生威胁,所以想把周悦从医院里挪走……这种理由实在是可笑至极了!

    但穆钦就是对此深信不疑,当他做出决定后,他站起身来,在周悦的新病房内来回踱步,思考着怎么把周悦从医院里搬出去。

    要让周悦出院的话,首先得办理出院手续,这手续挺麻烦的,要让周悦的主治医生同意,还要让周悦的家属签字,也就是说还得联系周悦的母亲解竹,但解竹不一定能够理解穆钦的想法,因为穆钦想把周悦搬走的理由真的太可笑了。

    所以穆钦得编造一个正经一点的理由,堂而皇之将周悦带出医院。

    穆钦很快想到了好理由,之前解竹不是说过吗?为了尝试唤醒周悦,解竹一直希望穆钦带周悦出去兜兜风,她甚至认为若穆钦带周悦去他们以前共同去过的地方,比如高中那所学校,在那里故地重游,回忆一些美好的事情,说不定会起到良好的效果。

    这其实就是把周悦搬出医院的最好方式了。

    做下决定的穆钦,虽然很想尽快、甚至就现在把周悦搬出医院,但显然今天是不可能的,因为外面的天空已经暗沉下来,天色已晚,解竹也没空过来给周悦的出院手续签字,穆钦只能把事情推到明天,而今天晚上,他打算一整晚都守着周悦。

    为了方便家属陪床,医院病房内都设置有活动床板以及备用被褥,周悦住的是豪华单人间,这些东西更是一应俱全。想着今晚睡在周悦身边也不错,穆钦就把病房里面地扫了一遍,清理好杂物,洗洗漱漱,再给周悦也洗洗漱漱擦擦脸,打开病房里面配备的悬挂式电视机,搬出活动床紧挨在周悦病床的边上,再铺上被褥。拖了外套的穆钦就这样躺在周悦的身边,靠着枕头看看电视。

    新闻频道里正在播放一些稀疏平常的社会新闻,穆钦看得心不在焉的,他扭头瞅了瞅周悦,然后伸手过去抓住了周悦的爪子。

    “我们以前也是这样躺在床上一起看电视的。”穆钦眯着眼睛盯着电视里的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段时光真好,真想回到过去啊。”

    周悦没有什么反应,安安静静地躺着。

    穆钦则闭上了眼睛,把脑袋靠在枕头上,手仍然紧紧地握住周悦的手。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穆钦的错觉,他总觉得周悦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反过来把穆钦的手握紧了。

    穆钦不敢去看,他害怕这真的是错觉。

    ……

    穆钦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可能是白天时太疲惫了,所以一沾床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穆钦没有做梦,但似乎没睡多久又自己醒来,他醒来时发现病房里的电视还开着,正在播放晚间广告。

    周悦仍然躺在他的身边,还是那个姿势,他们的手也相互握着。

    穆钦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了,然后翻了个身,用另一只手抱住周悦的腰,他磨蹭磨蹭蹭到了周悦的床上去,压在了周悦的身上,开始低头和周悦玩亲亲。

    把周悦有点苍白的嘴唇亲的红肿起来,穆钦不知为何挺高兴的,趴在他身边望着他的脸庞。

    “过了这么久,我还是那么喜欢你啊。”穆钦温柔的看着他。

    这一晚上出乎意料地过得非常平静,穆钦设想中可能会出现的意外一件都没有发生过,也令穆钦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之后他给解竹打了电话,说要把周悦带出去玩几天,让解竹过来签个临时出院的协议书。

    三个月来,穆钦把周悦照顾得很好,解竹其实蛮信任穆钦的,所以也没有过多怀疑,问了穆钦想把周悦带去哪儿之类的问题后,就大方地过来签字了。

    之后穆钦把自己的车开过来,将周悦一些用得上的医疗用具比如轮椅,胃管、排泄用具等等都拿上,穆钦照顾周悦有三个月了,基本上照顾植物人的方式他掌握得一清二楚,清洁、喂食、排泄、按摩他都可以为周悦做,所以他最后毫无意外地将周悦搬进了自己车子的后座,轻松地将周悦带出了医院。

    穆钦首先把周悦带回了自己家,回家的路上,他忍不住注意周边的车辆行人,想看看自己有没有被人跟踪,但警惕地观察了一阵子后,穆钦的结论是没有,一路上他非常顺利地带着周悦回家了。

    这不禁令穆钦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把事情想的复杂了,或许昨天那个小偷真的只是来偷东西的,结果发现病房里没有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才什么都没拿。

    虽然这个结论让穆钦觉得自己就是在自我安慰而已。

    穆钦的家其实离周悦所住的军区医院比较远,开车回去得花一个多小时,穆钦这些年勤奋工作,还是攒了点钱自己买了一套小房子加一辆杂牌轿车。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十几万简单地装修了一番。因为他居住的城市也不是什么大城市,房价也没有贵到离谱,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无亲无故毫无负担,将来也不打算结婚生子,活得十分潇洒自在。

    照顾周悦也完全不在话下。

    穆钦趁着红绿灯的档儿,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周悦,照顾植物人的手段,该学的穆钦都从护理那里学到手了,如果可以的话,穆钦真想就这样把周悦留在他身边,不让他回医院,也不让他回他父母身边,就把周悦藏起来,藏在自己的屋子里。

    有种金屋藏娇的感觉呢。

    穆钦想着就忍不住笑,回头继续开车,随后他开上了高速,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一路上都相安无事,一小时后,穆钦下了高速,回到自己的城市,并把车开到了自己房子楼下。他屋子楼下有他的专属车位,所以穆钦把车子开进车位,搬出轮椅,将后座的周悦搬出来。推着轮椅上了电梯,到了自己的楼层后,又推着周悦穿过走廊走到了自己的屋门前。

    然而等穆钦到了自己屋子门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穆钦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他的屋子门没关紧,是虚掩的!

    等等,我离开家的时候是锁了门的,而且还反锁了一道!

    穆钦甚至能够回忆起他出门时拿着钥匙反锁门的情景,然而此时此刻,他屋子的门却是虚掩的,露出一条缝隙来,而且还可以看见门后面的木制地板,以及倒塌的鞋柜一角。

    穆钦觉得有些窒息。

    因为他的心脏在看见眼前这一幕的那瞬间就悬了起来,仿佛吊在了他的嗓子眼里,堵得他呼吸不得,浑身毛骨悚然。

    穆钦觉得自己不应该进门了,看这情形,明显是有人非法闯入了穆钦的家,并且也在里面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穆钦看不出屋子里面还有没有人在,他不敢贸然行动,因为周悦还在他身边,他至少要把周悦送去安全的地方。

    所以穆钦深呼吸一口气,抓住周悦的轮椅转了个弯,冷静地推着周悦转过身,回头往电梯那边走。在他推着周悦走了几步以后,穆钦清楚地听见身后,本属于他的那间屋子门后传来了一些响动,绝对是有人在里面翻动着什么的声音。

    穆钦没有管,继续推着周悦前进,走出楼道回到电梯门口,幸好这时候有同楼层的住户站在那里按了电梯按钮等电梯,穆钦过去时门刚好开了,所以穆钦就推着周悦进去了,他准备再把周悦搬回他的车上,开车带周悦去别的地方。

    下电梯的时候,那位同楼层的住户似乎认识穆钦,对穆钦说道:“帅哥,还记得我不?我住在你隔壁的隔壁。”

    穆钦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电梯里的这个男人,他记得这个住户,是个貌似四十多岁的大叔,总是笑眯眯,长得还胖胖的,挺着个大大的啤酒肚,人还蛮好,穆钦刚刚买房并搬进来时,这男人帮他搬过家具。

    穆钦就对其笑了笑:“当然记得你了,我搬家时你还帮了忙,真是谢谢你了。”

    四十岁的大叔就乐呵地拍拍肚子说道:“邻居嘛,互相帮助是自然的……不过……”

    说着大叔低头看了一眼轮椅上的周悦:“这位是……怎么了?”

    穆钦其实心里有点警惕,不着痕迹地撒谎说道:“我表弟,生病了,现在暂时由我照顾着。”

    “哦哦。”大叔点了点头,“那可真是辛苦啊。”

    好在这位大叔并没有继续再和穆钦过多地讨论什么话了,也许是看出穆钦正在高度警惕着什么,所以他沉默起来,电梯也很快抵达了一楼,大叔率先走了出去,穆钦也推着周悦离开了电梯,他回到停车间,他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轿车,似乎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又看了看周围,一切如常。

    所以穆钦冷静地将周悦重新搬上车,这回他没有再将周悦搬去后座,而是让他坐在副驾驶上,还给他绑好了安全带。

    收好了轮椅后,穆钦开着车离开了小区,路上他拿出手机翻了一下里面的联系电话,心里有些茫然。

    穆钦的家里被人盯上了,回家是不可能的。然而穆钦也不想带周悦回医院,他心里莫名觉得那地方也不安全,很有可能被某些人盯上并监视了起来,但是不带周悦回医院的话,穆钦也不知带着他去哪里比较好。

    穆钦在心里一一思索能够帮助自己的朋友或聊得来的同事,其实这个时候去找朋友同事都是不太理智的行为,因为敌人既然能查到穆钦的家庭住址,还堂而皇之闯进穆钦家在里面搜查,那么对方肯定也能查到穆钦的工作地点、以及穆钦所认识的朋友们,这个时候去找朋友或同事帮忙,除了给别人带去麻烦连累,没有任何效果。

    那还有谁能帮忙呢?

    穆钦想到了解竹,毕竟解竹是周悦的亲生母亲,把这件事情告诉解竹,解竹肯定会采取一些行动的,毕竟周家有钱,住得是豪宅,有安保系统,再请几个保镖,完全不在话下。

    所以穆钦翻着手机里的电话薄给解竹打电话了,只是电话拨过去很久,对面都是忙音,一直无法接通。

    打不通电话的穆钦觉得自己额头上都开始冒冷汗起来,却不得不集中精神继续开车,他在城市里沿着街道转了几圈,匆忙间转头看看身边的周悦,紧张焦躁的心情莫名放松了起来,然后对周悦说:“别担心,我肯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穆钦最后又拨打了一个电话,这是个深藏在他电话薄里的电话,他已经有将近五六年没有拨过这个号码了,但他知道……这个号码将会永远在那里,绝不停机,一直在线。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29章 回溯03┃浑身毛骨悚然。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29章 回溯03┃浑身毛骨悚然。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4/27.html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关小说推荐: 影后的隐婚日常我在地球撒野的日子[娱乐圈]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我老公分裂了1000次我宠的,小奶萌[娱乐圈]纨绔高手混都市霸道总裁的小仙妻我养大佬那些年我怀疑老公出轨了有丝分裂我的论坛果然有问题身为港黑人造人的我幸运EX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