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回溯04┃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0章 回溯04┃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 作者:紫界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0章 回溯04┃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在线阅读。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0章 回溯04┃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相关章节: | |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目录 | 紫界的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何仇打开自己的家门, 看了一眼门外的穆钦, 和他手底下轮椅上的周悦。紧接着何仇将门敞开,让穆钦推着周悦进了门。

    穆钦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问:“这段时间有什么奇怪的人过来骚扰你了吗?”

    何仇回答道:“这倒是没有, 我们俩的关系保持得十分隐蔽,那些追踪你的家伙应该不会找到我这里来。”

    穆钦叹息一声道:“那就好, 我还怕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何仇把屋子门关上,低头瞅了一眼轮椅上的周悦, 回答穆钦道:“即使带来麻烦也没关系, 本来我跟你一样就无亲无故的,而且我的住址可以随时更换转移, 我要是感觉不妙, 离开这去别的地方就好。”

    说完,何仇忍不住盯着周悦看:“这就是你那相好?”

    作为穆钦的心理医生,何仇当然对穆钦的生活经历, 还有心路历程有一个相当的了解,出于对患者的**保护,何仇接待他的患者一般都是带去**场合,或开车直接带到自己家里来, 他会将他的患者讯息完全保密不透露给任何人。

    但也正是因为他掌握了许多患者的私人讯息, 甚至更深层次的讯息。何仇的以往接待的许多患者的身份都比较敏感特殊,特别像是穆钦这样的人,从他们嘴里获得的讯息更是非常危险。

    掌握这些的何仇深知自己恐怕会遭到一些探查或敌视。为了保护自己,何仇与他的每个患者都签订了保密协议。同时,他对外基本谎报自己的工作单位和家庭地址, 他住的屋子都是租来的,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他的电话号码有五六个,手机有三部,这样的何仇很难被人查到痕迹。

    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穆钦事先给他打电话,希望能够在何仇这里暂避风头,何仇也同意了。

    为了获得何仇的理解,穆钦在电话里已经基本上把所有情况告诉了何仇,何仇倒也不怀疑穆钦,就对穆钦说道:“追踪你的那些人是你以前在部队里犯下的‘债务’,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呢?”

    “我想原因不在我,而是在周悦身上。”穆钦把周悦推到了屋子的客厅里,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了何仇家的沙发上。

    何仇见穆钦动作小心翼翼,眼神一直盯着怀里的周悦,把周悦放到沙发上以后,还给周悦按摩双腿,那份专注立刻让何仇意识到,这个名为周悦的男人在穆钦心里是何等地位,不由遗憾地摇摇头,“如果不是知道你早有喜欢的人,我还以为我有机会呢。”

    穆钦闻言,回头对何仇笑了笑:“别开玩笑了,你又不喜欢男人。”

    “但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男人也无妨。”何仇迈开步伐作势要往厨房走,同时询问穆钦道:“你想喝点什么饮料吗?”

    “普通的水就好。”穆钦思索着道,“我不会在你这留很久,大概等几个小时后,会另外有人来接我跟周悦。”

    何仇大概明白了穆钦的意思:“你请了你以前那些战友帮忙吗?”

    “我信任的人不多。”穆钦抬起头认真的瞅着何仇。

    何仇立刻懂了,似乎有点高兴地眯着眼睛:“所以说,我也是你信任的人之一咯?”

    穆钦叹气,忍不住把声音压低,说道:“医生,我可没有在说笑,等会儿,等我离开这里以后,我希望你可以立刻搬离这间屋子。”

    大约是穆钦的话语实在是凝重,语气表情都非常认真,何仇也不由被他带着严肃了口吻,说道:“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至少我觉得是很严重的。”穆钦说。

    何仇只能无奈地摊开手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反正我也经常搬家,那就搬好了,而且这间屋子的租期也已经差不多到期了,我也一直准备要搬走的。”

    “麻烦你了,医生。”穆钦回过头继续看着沙发上的周悦,伸手过去摸了摸周悦的脸颊。

    之后何仇给穆钦准备一些吃食和饮料,虽然穆钦说只要普通的水,但何仇还是给穆钦准备了热腾腾的绿茶,只是当他把这些东西都堆到了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后,穆钦却基本上不碰,不管是茶水还是零食,他都没有动过的迹象。

    “你的精神状态太紧张了。”何仇看了看茶几上堆好的东西,又瞅了瞅脸色阴暗的穆钦,他一眼就看出穆钦此刻仍然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他虽坐在沙发上,却一直紧紧地挨着他身边的周悦,一只手还抓着周悦的手,一副生怕谁谁谁会蹦出来把周悦抢走的样子。

    何仇试图缓和穆钦的心情,他把热茶往穆钦面前推:“你现在就紧张成这样,待会儿要是真的发生什么非常状况,那时候你就没有力气再紧张了,穆钦……你一向是很冷静的。”

    何仇的话很有道理,穆钦心里其实明白这个理儿,但他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令自己放松下来,所以他就忍不住笑着对何仇道:“医生,你有什么法子可以让我放松吗?”

    “听听音乐怎么样?”何仇拿出自己的旧式唱片,这东西是他曾经在国外买来收藏的,他当时还连着买了十几张唱片。

    穆钦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何仇的音乐盒,对何仇道:“医生,我挺喜欢你那个音乐盒的,里面放的那首音乐,是一首名叫‘命运’的钢琴曲,以前我听我养父弹奏过,现在终于想起名字了。”

    何仇闻言,不禁摸了摸下巴说道:“你喜欢那个音乐盒吗?这东西是我一位朋友送我的收藏品,据说是出自一位非常有名的钟表匠之手,大概是1970年代的作品了,非常珍贵,但也有不好的寓意,传说这个音乐盒被附着了诅咒。”

    何仇轻易用一个音乐盒的故事带起了穆钦的兴趣,也成功把穆钦从紧张的状态中拉回了正常的步调,穆钦对此毫不自知,只是好奇询问何仇:“不好的寓意?诅咒……是什么意思呢?”

    何仇说:“诅咒的故事也只是故事而已,不用当真,不过你想听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故事是这样的……1970年代,有个专门给人制作钟表的钟表匠,他制作的钟表美观又实用,大受好评,也因此让他在一些圈子里名声鹊起。”

    何仇继续道:“有那么一天,一个有钱有权的富商找到这个钟表匠,要求钟表匠为他制作一个钟表,这本来是个非常简单的任务,钟表匠的手法老练,无论客户有多么复杂的要求,他都可以轻松地制作出客户想要的钟表,然而这个富商的要求,却将自信的钟表匠给难住了。”

    “富商拿出一些骨头,要求那个钟表匠将这些骨头,制作成他想要的钟表。钟表匠一看这些骨头,便大惊失色道‘这是什么东西的骨头?’富商一开始并未告诉钟表匠这是什么东西的骨头,只说‘我给钱、你动手,其他不多谈。’”

    “迫于这个富商有钱又有权,钟表匠不便得罪于他,只好拿着这些骨头,将它们雕琢成一个个钟表的配件……那种细小的齿轮。”

    “在钟表匠将这个钟表只做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个富商落网的消息。”何仇语调不疾不徐,把故事讲得恰到好处,“原来那个富商本有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但是这位妻子不满富商在外面找情妇的行为,所以自己也去包养了一个小白脸和富商作对,富商自己觉得找情妇没什么,但老婆找相好却让他气愤异常,他一气之下将他妻子杀死,剥皮剔骨,还把皮挂在他家院子里晾晒。”

    何仇说:“富商的妻子死后,他妻子的家人感到不对劲,就趁富商不在时,搜刮了富商的家,搜出了他剥下的妻子的皮肉,然后立刻报警,警察就过来将富商带走了。”

    “钟表匠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意识到富商当初带给他的那些骨头,恐怕就是富商妻子的骨头,他本想把这些骨头当做证据也交给警察,但是他当时已经把这些骨头的部分制作成了钟表的零件,这些被他亲手加工过的骨头让钟表匠感到惊恐,他害怕自己被警察当做是那个富商的共犯,所以放弃了交出骨头,而是继续拿着这些骨头,准备用它们制作一样全新的东西。”

    何仇说到这里,就站起身来,去自己的柜子里把那个音乐盒拿了出来,他把音乐盒的盒盖打开,将上面两个拥抱的小人取下来,然后掀开遮盖,给穆钦看音乐盒的内部,里面是一个个精巧的细小零件,有很多齿轮还有一些穆钦看不懂的机关。

    虽然看不懂这么精致的东西,但穆钦却察觉到重要的一点,他发现音乐盒里面那些齿轮和零件都是白色的……那种骨头的白色。

    何仇知道他看出来了,笑着对穆钦道:“明白了吧?那个钟表匠没有继续把骨头制作成钟表,而是改为制作了一个八音盒,就是现在你看见的这个音乐盒。”

    何仇把盒子的遮盖重新盖好,将两个小人放上去,上了发条,让音乐盒发出美妙的音乐声,然后何仇将盒子放在了茶几上,听着它奏响的乐曲。

    “这个音乐盒被当做是钟表匠的杰作,它的故事是后来钟表匠在年老衰竭濒死之际才说出来的,后来这个音乐盒被很多收藏家当做艺术品收藏,辗转流落在多个人手中。然而人们却奇怪的发现,每个拿到音乐盒的收藏家,后来都会尽快将其转手给别人,问其原因,这些收藏家说,只要是听过这个音乐盒演奏的乐曲,晚上就会不停地做同样的噩梦。”

    “做噩梦?”穆钦感觉自己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插嘴提问了一句。

    何仇笑道;“至少我听了这么多遍,一次噩梦都没有,我的一些其他患者也听过,回去也没有做什么噩梦。”

    穆钦没说话,他盯着那个音乐盒看。

    他的沉默让何仇也有点莫名,何仇想到之前催眠穆钦的那件事,忍不住询问穆钦说:“你该不会做了噩梦吧?”

    “我不记得了……”穆钦喃喃说着,突然向何仇提出了一个要求:“医生,你能暂时把这个音乐盒借给我吗?”

    “借给你倒也可以……不过,你难不成真的想试试这玩意儿可不可以让你做噩梦吗?”何仇似乎猜出了他的意图。

    穆钦说:“我想试试……医生,可以借给我吗?”

    “借给你……好吧,可倒是可以,你要是真的想要,我甚至可以送给你。”何仇说。

    穆钦一点都不客气地说道:“那就送给我吧!”

    何仇顿时哭笑不得:“你要是真的做了什么噩梦,到时候可别哭着喊着要把盒子还给我啊。”

    “放心吧!”穆钦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到时候我会拿它去坑别人的。”

    ……

    在何仇家里待了差不多快一小时之后,穆钦要等的人终于找上门来了。

    因为提前打过电话对好暗号,所以那人上门时,专门按照一定频率敲的门,就是短暂而剧烈地敲三下,然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敲门,紧接着继续敲三下,这样重复三次,穆钦就知道是约定好的人上门了。

    在确定好暗号以后,穆钦去给人开了门,门外面站着一个穆钦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一个和穆钦差不多高的男人,从面相看感觉非常年轻,就是那种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剪着略有些凌乱的碎发,弯着眼睛笑眯眯的,穿着打扮也显得非常时髦,有破洞的牛仔裤,黑体恤,运动鞋,穿一件带有兜帽的蓝色休闲外套。他背上背着一个吉他包,不过里面是否装着吉他就不太清楚了。

    这位看起来时髦的年轻小伙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打扮起来就比较正经了,穿西装打领结,穿着擦得闪亮的皮鞋,额头的刘海全都向后梳,眼睛狭长眼神锋利,嘴唇抿成一条线显得不太高兴,虽打扮得干净而整洁,但给人的气势十分锋芒毕露。

    “许浩宇。”穆钦看了看门外的两个人,首先对那个面相年轻的小伙开口,开口喊对方的名字。

    许浩宇听到穆钦喊自己,也十分高兴,手舞足蹈道:“穆钦!穆钦你终于知道要来找我了!”

    见许浩宇这般高兴,穆钦也情不自禁对他笑了笑,他让开身子,示意两个人进门,同时道:“别站外面了,进来说。”

    于是许浩宇和他身边那个西装皮革的男人就一前一后,跟着穆钦进了医生何仇的屋子。何仇见屋子里来了两个陌生人,倒也不惊奇,而是去厨房又准备了两杯茶水。

    许浩宇观察了一下何仇,似乎在揣测何仇是否具有威胁,见何仇递茶给自己,许浩宇礼貌地接过去,露出阳光灿烂的笑说了声谢谢,但随后又看了看穆钦。穆钦见到许浩宇的眼神,明白他的意思,便对何仇说:“医生,我有事情要单独和这两位谈谈,你能去卧室待一会儿吗?”

    何仇点点头表示没意见,干脆地将自己屋子里的客厅给他们让了出来,他起身离开去了自己的卧室,而且还关上了门。

    至于许浩宇旁边那个西装皮革的男人,也并没有跟着许浩宇和穆钦一起在客厅沙发坐下,而是站在屋子的玄关门口,像个守卫一样守在哪里。

    “我知道你的情况不太好,所以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许浩宇一开口就开门见山,虽然他是个看起来面相非常年轻的小伙,打扮得也很时髦显年轻,像是个小鲜肉,但实际年龄和穆钦差不多大,也有二十七八岁了,他曾经和穆钦在一个部队里训练,之后又去了同一个军事部门,算是穆钦在部队这么多年来,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

    “叫你来这里的目的其实没有别的。”穆钦斟酌着话语,他和许浩宇也有很多年没联系过了,自从他退伍,穆钦就再也没有拨打过许浩宇的电话,没有用任何方式联系过他。

    所以这个时候突然给许浩宇打电话,还让人千里迢迢跑到穆钦所在的城市,实在是唐突又突兀,感觉自己会给许浩宇带去不少麻烦,但穆钦别无他法。许浩宇是穆钦认识的人当中,最有可能也最有能力帮助他的人。

    许浩宇是军事家庭出生的孩子,他祖辈三代都是从军,他的祖父现在仍是少将级别的军官,父亲似乎是上尉。和半路上就只能匆匆退伍的穆钦不同,许浩宇可以在部队里待很久,在父辈的熏陶下,许浩宇从小就有不错的军事素质和身体素质,升职晋级、向各方面发展的机会很多,只是这家伙的性格有些吊儿郎当,也对从军立业没多大兴趣,但关键时刻,他是个很靠得住的人。

    “我想请你暂时想办法保护一下我的朋友。”穆钦对许浩宇说着,同时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周悦,“就是他。”

    许浩宇跟随穆钦的视线往他身边的周悦看过去,看见骨瘦如柴犹如干尸的周悦,许浩宇不解道:“他看起来似乎生病了。”

    “他确实生病了。”穆钦解释说,“他现在是植物人状态。”

    许浩宇似乎很惊奇:“你不应该把他送去医院或疗养院之类的地方吗?”

    “不安全……你明白我的意思。”穆钦继续道,“我觉得我跟他都被一伙不明势力盯上了,如果只是盯上我倒还好,但我无力顾及他,而且他身体状态不太好,不能跟随我到处奔波,我只能把他寄放在我信任的人身边。”

    许浩宇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希望我把他带去安全的、最好有医疗设备的、能够照顾好他且不让人侵害的地方。”

    “没错。”穆钦不免用有些期待的视线看着许浩宇,“虽然我知道我的要求非常无礼,但我真的……只能求助于你了。”

    许浩宇回复得十分潇洒:“没问题,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还是做得到的……只是,你能详细说明一下你是被什么人盯上了吗?以及,我可以帮助你吗?”

    穆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其实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头了。

    他只是因为担心那些想抢夺这张白色卡牌的人,会对周悦造成伤害,所以就匆忙迅速地将周悦搬出来,在发现自己家也被搜查以后,又直接而迅速地联系上了多年不见的战友,还请战友帮忙。

    然而实际上,穆钦并不能真的确认有这么一伙盯上自己和周悦的人存在,或许那个在医院翻周悦病房的小偷,和翻查穆钦家的这伙人并没有直接联系,或许只是个巧合,或许只是穆钦想得太多、反应过度了。

    穆钦想着想着却情不自禁伸手摸到了自己兜里的那张空白卡牌,这张卡牌从一开始就给穆钦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它空白一片的牌面,它牌面上沾染的血迹,它若有若无散发着的气息,都让穆钦打从心底里感到恐慌和厌恶。

    而穆钦甚至根本无法解释自己这股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恐惧感。

    他总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事情正在自己身边悄然无息的发生,而穆钦却无法向任何人证明它的存在。

    穆钦干脆的不再解释,他抬起头对许浩宇说道:“我无法向你说明太多,因为我自己都是一头雾水,所以,除了请你帮忙照顾好我这位朋友以外,我还想请你调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许浩宇也不强求穆钦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他知道穆钦的性格,穆钦一直是有主见且擅长行动的人,如果他有自己的计划,那么许浩宇并不需要过分插手。

    “帮我调查一个人,B6703号军区,名字叫做周悦的特种兵。”穆钦伸手抓住了身边周悦的手腕,对许浩宇道:“他就是周悦,帮我调查一下他当年是怎么受的伤,他执行的任务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人事局那边应该有记录他的档案,但我现在进不了军部,也没有身份去查询,因此只能拜托你了。”

    “好吧,交给我了。”许浩宇明白穆钦的意思,他继续对穆钦道:“我有人手可以借给你。”

    说着许浩宇招呼了一旁站在玄关门口的那个西装男,对穆钦解释道:“他算是我下属,名字叫做鹏哲,这家伙最近一段时间都有假期有空闲,我把他借给你,你可以随意使唤他,让他保护你还是干别的事情都行,他会完全听你的命令。”

    穆钦略微有点感动也有点意外,问许浩宇道:“你把他带过来,一开始就有这个意思吗?”

    许浩宇说认真的看着穆钦:“穆钦,我们有近五年没有见面、没有通话,但实际上,你在我心里仍然是我最好的兄弟,今天你打电话给我时我真的很意外,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你以前可从来不会用那么焦急的语气请求我的帮助,你是个有主见有魄力的人,只要是你自己能完成的事情,你都会自己独立完成,而且你会做得很好。”

    许浩宇说着深呼吸一口气:“尽管以前我讨厌你这一点,因为你从来不懂得依赖我。”

    “但偶尔也试着把事情交给我吧。”许浩宇说,“我难道不是你最可靠的朋友吗?”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0章 回溯04┃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0章 回溯04┃最最亲近的一位战友。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4/28.html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关小说推荐: 让你腻在我怀里逍遥流主气运满满小师弟我,万年锻体期老祖入赘神婿我有一棵气运树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超自然创作档案三元神录从灵吸怪开始的异世界之旅我是SCV美特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