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绝望乐园04┃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7章 绝望乐园04┃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 作者:紫界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7章 绝望乐园04┃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在线阅读。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7章 绝望乐园04┃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相关章节: | |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目录 | 紫界的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穆钦向段群大致介绍了一下他们现在的情况。

    段群十分平静地听完穆钦的发言, 他没有惊讶也不曾恐惧, 就好像听到了一件随时随地都可以在街边发生的一件小事,显得再正常不过了, 根本不需要对此感到任何一丝的惊讶或不自在。

    他的平静,也让穆钦对这位名叫段群的少年有些刮目相看, 穆钦不免仔细打量少年的眉目。

    段群是个从样貌上看似温和内敛的人,就像是学校班级里总有的那么几个不善言辞却温柔内向的好孩子, 他在月光下微微勾着嘴角, 笑起时脸颊上有小酒窝,短碎发, 皮肤苍白, 身材瘦弱……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

    他是自杀的,穆钦没有不礼貌地去询问他自杀的理由,穆钦对他说:“我不强求, 但我们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所以我希望你跟着我们走,并且把你身上的卡牌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如果我不愿意,我可以离开吗?”段群这么问穆钦。

    穆钦说:“可以, 但离开之后, 你是死是活,我们就都不会再理会了。”

    段群似乎就穆钦的话慎重考虑了一番,最后他露出古怪的微笑说:“也就是说我不仅可以离开,我也可以去干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哪怕是袭击别人。但这也意味着, 只要我离开了,你们就不会将我视作同伴,你们会对我采取漠视、敌视,甚至攻击性行为。”

    穆钦平静的看着他:“你能明白这一点,已经很好了。”

    段群摊开手夸张笑:“我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是死是活,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活下去的**……这个世界、周围的人,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都令人感到失望。但我挺喜欢你说的这个游戏的,这个……”

    段群微微眯着他深邃的黑眸:“……杀人游戏。”

    穆钦注视着段群良久,然后穆钦问他:“你对杀人游戏很感兴趣吗?”

    “当然!”段群似乎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脸上裂开的笑容大大的,“我太无聊了,已经无聊到谋杀了自己,死后能够来到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实在是让我有些……兴奋而窒息啊。”

    段群短短几句话,和一些细枝末节的动作,让穆钦稍稍看出这个年轻少年的本性……他是个没有多少人性的家伙。

    是的,虽然只是通过仅仅几句话,和一些微末的细节动作,但穆钦就是能够观察出来,这个名叫段群的少年,并没有“人性”。

    穆钦说他没有人性,指得是这个孩子在一定程度上,有情感缺失的症状。

    这个名叫段群的少年,他不能准确表达出自己的感情,也不能准确理解别人的情绪。从他话语中,穆钦认为他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而且对杀戮和暴力展现出非同一般的喜好,这同时代表他很有可能缺少部分共情能力,他对善恶是非没有树立正确的观念,简而言之,他就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又称无情型人格障碍。

    这种人很麻烦,但也很好控制。

    虽然穆钦可以敏锐地察觉、并分析出段群的部分心理活动和身份讯息,但穆钦没有明说,他短暂思索了片刻,对段群说:“你就说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块走吧?”

    “当然愿意啊。”段群笑得十分灿烂,高昂道,“噢,对了,你说要看看我的卡。”

    说着段群开始在自己衣兜里摸索,他身上其实穿着和穆钦等人一样的灰色衣裤,但不知为何他的出场方式与穆钦等人相比却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至少穆钦还是第一次见有玩家居然是套着泰迪熊玩偶装出场的,这是否是游戏系统的可以安排,还是单纯只是一次意外呢?

    穆钦没想太多,他之后的注意力被段群拿出来的卡牌吸引住了,身为新人的段群,手上拿着的却不是新人有很大几率拿到的愚者牌,而是一张……倒吊人。

    塔罗牌的图像中,倒吊人是个挂在树上、骨瘦如柴的男人,常春藤缠绕在这个男人的全身,将他和橡树紧紧束缚在一起,倒吊人身上纹刻着红色的螺旋花纹,像是用刀口划出来的血之纹章。

    段群紧紧地拽着这张牌,他并没有直接交到穆钦的手里,只是向穆钦展示了一下牌面。所以穆钦虽然看出这是一张倒吊人,但不知道这张牌具体有什么功效。

    抱着对段群的试探,穆钦不着痕迹开口问段群说:“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牌?”

    “什么牌?”段群举着卡牌自己看了看,然后冲穆钦摇摇头:“你太难为我了,我初中都没毕业,这牌面上的英文怎么可能看得懂……不过图案是个倒挂在树上的人……”

    说着,段群突然眯着眼睛抬头看穆钦,笑道:“你在试探我?”

    穆钦面不改色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试探你?”

    “你对这个游戏的了解比我要熟,这种牌你应该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牌,而你却多此一举问我这牌是张什么牌?这句话本身就是试探吧?”段群轻轻摇头,“不管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讯息,这都没关系,我并不在意你的试探或怀疑。”

    “你很聪明。”穆钦说,“希望这份聪慧可以令你活下去。”

    段群则遗憾地摇摇头:“你很快就会为说出这句话而感到后悔的,在你知道了我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渣以后,你一定会恨不得成为第一个上来掐死我的人。”

    穆钦闻言顿时好笑道:“不,我并不会掐死你……说句实话,我见识过不少和你一样的人,一样疯狂、神经质,无情且反社会。”

    穆钦这句引起了段群的好奇心,段群用亮晶晶的眼神瞅着穆钦:“和我一样?你在哪里见到的?”

    穆钦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疑问,而是将话题转移到了卡牌上面,他说:“其实,我确实不知道你手上的这是什么卡牌,因为有些牌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你读一读卡牌上的文字内容吧。”

    于是段群琢磨了一下手里的倒吊人,他发现了卡牌背后的文字,便眯着眼睛,借着月光,对穆钦念出了这段并不是很长的文字:

    你曾坚信自己是最后生还的幸运儿,但遗憾的是你失败了。

    在面对死神的最后时刻,应该怎么做……

    你已心中有数。

    牺牲卡,牺牲自己来复活一名玩家。

    段群念完卡牌上的内容以后,不明就里的抬起头看着穆钦,穆钦没说话,他思考了一阵,冲段群道:“没事,你收好这张卡就行,希望你不会有用上它的那天。”

    之后,穆钦对其他人招招手,让他们聚集起来,他们继续朝着游乐园的办公楼前进。一边前进,穆钦一边回答了段群之前的那个疑问,穆钦说:“和你一样的人……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是。”

    ……

    虽然在半路上加入了段群这个“伙伴”,不过一行人的前进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很快,他们就看见游乐园的办公楼出现在眼前。

    恐怕是为了迎合游乐园的恐怖主题,这个办公楼的造型,也设计得比较独特。它是坐落在乐园中一处迷你小公园里的建筑物,墙壁被刷成了黑色,屋顶是典型的欧式城堡的圆形屋顶,也称穹顶,有复杂的走线和雕花,整个建筑风格偏向古老和暗黑。

    远远在月光下看到这栋办公楼,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荒芜丛林中的秘密城堡,荣渝西见到这座办公楼时明显激动了不少,便率先走到了最前沿,领着穆钦一行人穿过了小树林,来到了办公楼的正门前。

    就像是荣渝西之前所说过的那样,这个办公楼并不高,总共就七层,不过面积应该蛮大的,每一层预计有不少单独的小房间。

    办公楼的正门已经被封锁了,卷帘门拉下来并且锁死,上面还贴了一个大号交叉的封条。由于办公楼附近被小树林包围着,树林交叉的树枝树叶遮蔽了一部分天际,也把头顶明亮浩瀚的月光给遮掩了,所以这栋“城堡式”办公楼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穆钦觉得他们迫切需要一个照明工具。

    荣渝西也意识到这份黑暗给他们带来不少困扰,说道:“进去之后,里面大厅前台应该有手电筒。”

    正门已经被封死了,穆钦等人就开始摸黑观察一楼的窗户,试图找出能够进入这栋建筑物的办法。好在这栋建筑物一楼窗户都没有安装防盗护栏之类的东西,建筑物周围也只是走了一圈灌木丛来做阻挡和装饰。

    很快,段群第一个采取了胆大妄为的行动,尽管这个少年从面容上看是个温柔听话的人,可他的话语和行动都证明他不是那样的“温和派”,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一楼某个窗户,就狠狠地将石头扔了过去,石头不偏不倚,被他精准地砸到窗户玻璃上,脆弱的玻璃顿时应声破碎。

    然后段群又捡起一块另外一块石头,伸手敏捷地爬到了那扇被他砸碎的窗户边,用手里的石头将破碎窗户边缘的玻璃也都一一敲碎,并且将这些碎玻璃都从窗台上扫了下去。

    他不仅敏捷,且动作熟练异常,就像是干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干完之后他转过头,对穆钦等人说道:“来,我们从窗户爬进去!”

    说完,他也不等穆钦的回应,自顾自从窗台上跳进了建筑物的里面,剩下穆钦一伙人站在外面面面相觑。

    施文皱了皱眉头,说:“这小鬼……动作这么熟,怕是干过不少盗窃的活儿。”

    施文身边娇小的女朋友没说话,依赖性地抱住了施文的胳膊。

    而肥胖且挺着大啤酒肚的荣渝西则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又抬起头看了看那边并不是多么高的窗台,转头对穆钦道:“我可以留在这儿等你们吗?这窗户……我爬不进去。”

    施文就开始嘲笑荣渝西:“胖成这个样子,怕是从别人身上吸了不少油水吧?现在才知道要后悔,会不会有点晚啊?”

    荣渝西几乎被施文嘲笑了一路,此刻也终于是忍无可忍了,扭过头恶狠狠地看着施文:“你……你这个杀人犯!少在这里得意忘形了!你还不是跟我一样在这种鬼地方玩这个什么鬼游戏!最后能活下来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施文半点不把这胖子放在眼里,冷笑道:“放心,你看看你自己身上这些肉,就知道活下来的人绝对不是你。”

    荣渝西被他气得脸色煞白煞白的,然而却半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穆钦不想听他们俩在这里吵来吵去,打断插嘴道:“别浪费时间了,都给我挨个爬进去。”

    施文又不屑地瞥了荣渝西一眼,他大步向前率先爬上了窗台,然后伸手抓住了他女朋友路佳宜的手,将路佳宜给拖了上去。两个人还算动作迅速地从窗户进了屋。

    荣渝西实在没有办法,看了看窗户,又对穆钦恳求:“我真的爬不上去,就让我留在这里吧。”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那个叫段群的少年怎么说的吗?”穆钦即为冷漠地对荣渝西道,“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离开我们这个大团体,但离开之后,我就不再负责保护你,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荣渝西被穆钦一句话哽住了,便不再言语,而是默默过去努力开始爬窗户。穆钦在旁边看着,叹了一口气,对于荣渝西这个四十多岁,还胖成这样的大叔来说,这个窗户虽然不高,但确实很有难度,所以穆钦走了过去给他搭把手,在下面托着足有180斤的荣渝西成功爬上了这窗台。

    等荣渝西进去之后,穆钦才一个跃步就轻松灵活地跳上窗台,进入了办公楼内部。

    穆钦进去之后,早已经在里面逛了一圈的段群出现了,他手上拿着几个他从大厅前台那儿拿到的手电筒,挨个分发给了穆钦等人。

    等发到穆钦手上时,段群对穆钦道:“这地方我也熟悉的很,我刚刚才发现,这就是我之前打工的游乐园嘛。”

    穆钦拿过他的手电筒,将灯光打开后,若有所思望着段群:“你之前在这里打工?那怎么一开始没认出来?”

    “太黑了,一时半会儿没看出来,等看到这个办公楼的模样时才隐约想起来。”段群说,“而且我在很多个不同的游乐园里都打过工,这个叫做绝望乐园的,不过是我打工游乐园的其中之一。”

    “你为什么要在游乐园里打工?”穆钦说,“除了游乐园,应该还有很多其他的商店、商场、超市之类招工的地方。”

    段群拿着自己手里的手电筒照着自己脸,摆出那种鬼脸的模样,“因为在游乐园里,我才可以穿上玩偶服……说实话虽然我不喜欢那些又大又笨重的玩偶服,但穿上它时,别人就不会认识我,别人就看不到我的真实面目,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并毫不吝啬他们的拥抱,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吗?”

    “原来你渴望被拥抱?”穆钦一针见血地说出了段群内心的渴求。

    段群被穆钦这一句话给说得懵了一下,脸上的鬼脸也摆不下去了,不由将手电筒放了下去。

    穆钦没有继续和段群对话,而是开始往办公楼里面走,他们破窗而入,首先是进入了一个小的办公室里面,从这个办公室出来以后,外面就是办公楼一楼的走廊,走廊两边都有各种各样的办公室和房间。

    荣渝西说:“人事部在四楼,那里有多余的门卡。”

    虽然是一栋才七层高的办公楼,但还是有电梯的,不过此刻整栋楼都没有通电,所以穆钦等人找到了电梯旁边的楼梯,爬楼梯上了四楼。但当他们上了四楼以后,穆钦隐约听见了四楼传来了脚步声。

    听见这个脚步声时,穆钦并未感到惊悚害怕,他看了一眼自己身后跟着的众人,现在站在这里的,加上穆钦自己一共五个人,剩下的人自然只有……

    穆钦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涌上来一层激动,但他还是强装谨慎,打了个手势让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人安静待在原地,而穆钦自己则单独上前,朝着那个传来脚步声和细微翻动声音的房间过去了。

    房间的门没有关,透过房间里窗户外透进来的银色月光,穆钦可以看见屋子里有个人站在里面,那个人对着窗户站着,背影高大壮实,穆钦一眼就看出他是谁,所以穆钦就对其发出声音,他说:“谁在那里?”

    房间里的人听到穆钦说话后,似乎微微一顿,紧接着转过身,朝着穆钦直接走了过来,穆钦感觉心脏猛地剧烈跳动起来,他目不转睛看着里面那人直线走到了自己面前来,并且伸手抓住了穆钦的手。

    穆钦感觉对方的手心温热的很舒服,对方强有力的脉搏可以略微透过手心传递过来,穆钦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子就落了地,刚想松一口气,那边周悦握着穆钦的一只手,凑过脸来,作势想亲穆钦的嘴唇。

    穆钦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抵住周悦的嘴唇,外面还有一群“队友”守着,万不能在这种地方和周悦这样亲亲我我,所以穆钦按住了他的嘴唇,并对周悦摇了摇头。

    周悦的眸子在暗淡的月光下闪烁着微光,给人一种异样的美丽。不能亲吻穆钦,似乎令周悦十分不满,他张嘴咬住了穆钦的手指,并且吮吸了一下,穆钦顿时感觉自己手指尖一麻,这份酥麻甚至令穆钦软到了心脏里。

    穆钦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深吸一口气,对周悦说道:“你是新人吗?”

    穆钦这句话让周悦明白了什么,用舌头舔了舔穆钦的指尖,最后嘴唇放开了穆钦的手指,回答道:“不是。”

    “那好,先跟我来吧。”穆钦一边说着,一边收回了自己的爪子,看了看被周悦咬过的手指头,下意识地也张嘴去吮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周悦看着他不经意间的动作,眼神里盛满温柔的笑意。

    之后穆钦点了点周悦的手,让他放开自己的另外一只爪子,周悦不太情愿,但被穆钦用目光瞪了一会儿之后,还是一脸委屈地乖乖放开了穆钦的爪子,然后跟着穆钦走出了这间屋子。

    屋子外面的走廊尽头,段群等人依照穆钦的命令等在原地,见到穆钦把周悦带过来以后,施文目光狐疑地注视了周悦一会儿,开口说:“这恐怕就是最后一个人了吧,六个人到齐了。”

    “是的,六个人到齐了。”穆钦说着环顾了一圈在场所有人,同时道:“这也意味着杀手也到齐了。”

    施文继续道:“那我们要不要再次展示一下手里的卡牌,来看看谁才是杀手?”

    穆钦盯着施文沉默了片刻,最后说道:“你真的认为看个卡牌就能知道谁是杀手吗?”

    穆钦这话让施文怔了一会儿,施文最后道:“恐怕不能……对吧?”

    穆钦说:“据我所知,死神牌是可以自我伪装的,它可以伪装成其他卡牌的牌面,但它只能伪装,并不能有相应的效果。”

    “所以,就算你们所有人都展示了卡牌的牌面,我们也不能相互信任,除非我们把卡牌的效果用给别人看。”

    “但那样就浪费了卡牌。”施文说。

    “是的。”穆钦道,“就算这样做能让我们认出谁是杀手,但浪费了卡牌的我们还有多大几率从杀手手中逃生,这是个很大问题。”

    段群在一边插嘴笑道:“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先把卡牌亮出来让大家都看看吧!就算是假的,也得让所有人心里有数才好,不是吗?”

    穆钦考虑下以后觉得段群说得也没错,就算这样做也会把他们的底牌暴露给杀手,但同样的,只要杀手表现出异常——比如无论如何都不能使用自己的卡牌时,其他人也能立刻意识到他的牌是有问题的,他就是杀手。

    所以穆钦就说:“好吧,把你们的卡牌都亮出来吧。”

    施文和他女朋友路佳宜的卡牌,穆钦之前都看过,而荣渝西的卡牌在穆钦手里,他直接保证荣渝西不会是杀手,因为愚者牌是可以用的。段群也展示了他的倒吊人,最后是周悦,他亮出了一张让穆钦有点出乎意料的卡牌。

    “魔术师?”穆钦看了一眼他的牌面。

    周悦就冲穆钦笑:“主牌中的2号魔术师,它的功能是——转化成其他除了死神牌以外的任意主牌,并拥有其相应的效果……简而言之,这是一张可以变成任何卡的魔术牌,缺点是只能用一次,当它转化成某张卡牌时,就不能再转化成其他的卡牌了。”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7章 绝望乐园04┃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7章 绝望乐园04┃所有人都会对我露出笑脸。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4/35.html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关小说推荐: 少女星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千万次心动那条龙又亲我QAQ江医生很温柔(gl)画出来的初恋不想变狐狸就亲亲他霸王花的竹马先生渣受想吃回头草掌心痣王者荣耀之全面战争乱世异数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